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五十六章 会催眠术的法医
    就在肖恩没办法准备摸出十元面值的冥币与打火机的时候,肖恩*塔利裤兜里的手机响了。甩了甩头,让泛散的视线再次重新聚焦的肖恩*塔利骂咧了一声,将打火机换手,从兜里掏出手机眼睛定了定神的往上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但这号码似乎又有些熟悉,但肖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按下了接听键,还没等他说话,对方便开口了:“对了,临走的时候忘了跟你说一件事,你...”

    “别...说了,我们俩都发烧了,劳伯现在喊都喊不醒,我也快扛不住了...”听到对方的话声,肖恩没来由的精神一怔...

    “你现在..在哪儿?”

    肖恩*塔利也不知道她从哪弄到自己的手机号,但此时的他顾不得再纠结于这些细节了,接着在手机里俩人当前地址说出来了。

    “记住,能不睡就别睡,就算是睡着了也要保持清醒的意志...”电话那头传来了瑟维*多琳纳的最后一段嘱咐后,便挂断了。微微筹措了一下后,肖恩便把十元面值的冥币收了起来,在他想来,既然瑟维*多琳纳能提前预测两人会发烧,肯定有解决的办法。但没过一会儿,他但脑袋中的倦意却越来愈浓,没抗多久,眼前一发黑就彻底睡了过去...

    所幸肖恩的意志还算是清醒,没有睡的并不久,便听到有人呼喊声,接着好像有人把肖恩*塔利从车里架出来了,又把肖恩*塔利抬放到了床上。坚持到了这时,肖恩才真正的放弃了与席卷而来的浓浓困意抗争...

    当肖恩再次睁眼时,却被眼前的无影灯的亮光刺激到了,下意识的肖恩想举手挡一挡,却发现自己躺在了手术台上,肢体已然完全没有了知觉,视线已经被搭在颈部的隔离布阻断了视线,任凭他如何转动视线,但所能看到了东西也少的可怜,只能听到手术刀划破皮肤时的嗤嗤声与手术人员的呼吸与脚步声..

    随即便听到一名看守监控仪器的护士带着些许惊诧的低呼道:“患者已经清醒,麻醉效果提前褪效...”

    “麻醉师,准备适量麻醉药剂,其余人各司其职,继续手术...”一阵沉着的声音传来,没多久肖恩再次陷入沉睡中

    当肖恩再次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仍和先前一板躺在手术台上,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肖恩*塔利顿时慌了,而这时那名看守监控仪器的护士再也抑制不住语气中浓浓的惊诧道:“患者已经清醒,麻醉效果提前褪效...那个康特医生,你这麻醉剂量是不是...?”

    “请不要怀疑我的专业技能,剂量没问题...”一名穿着手术服、带着口罩的的麻醉师白了一眼看守仪器的护士反驳着。

    看着其眼神中露出浓烈的疑惑,一旁一名已经完成了手术的主刀手,将手中的镊子放到了手术器械盘中,他眼神深邃的看了一眼手术台上的人,莫名其妙的道:“剂量的确是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人...”

    此时的肖恩倒是没心思听旁人的嘀咕,满肚子的疑惑,他只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只不过是发了一场烧而已,有必要这般的大动干戈的被推上手术台么?

    “我到底怎么了?”肖恩*塔利带着些许莫名的恐慌的追问着。但那些带着口罩的医护人员却都不回答,助手们开始收揽用过的手术器材,肖恩的遮挡视线的手术布也被掀开一部分,主刀手们却是在一旁用眼神交流,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还打开了。

    瑟维*多琳纳在另一名穿着手术服的老医生的陪同下,一同走了进来,从其一直与瑟维*多琳纳微微错后半步的态度上来看,就能看出这两人的社会地位,在场的众人也大都是人精,纷纷在向老医生打招呼“院长”的同时,微微的将视线撇向了同样穿上了手术服、蒙着口罩的瑟维*多琳纳身上

    老医生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随即点了点头,算是勉励了众人了:“大家辛苦了,先出去休息一下吧,接下来的手术有我们来负责...”

    众人倒是极为干脆,一个不拉的全部走了出去...

    肖恩*塔利看着瑟维*多琳纳,一时间呆住了,瑟维*多琳纳只是看了一眼满眼疑惑的肖恩*塔利,并没有过多的解释,反倒抬头看了看正墙上挂着的钟,向老医生点了点头道:“说可以了,手术吧!”

    “还来...”肖恩*塔利的心里瞬间没来由的冒出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念头,甚至冒出差点脱口而出----你们不会是想解剖老子吧:“有完没完了,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身体尚未恢复控制权的肖恩,只能反抗性的耍嘴皮子,但瑟维*多琳纳根本不予理会,冷着一张脸,在旁边迅速的配置着吸入性的麻药,很快便拿着一个所料仪器走了过来,想要卡到肖恩的口鼻上,肖恩立刻反抗的道:“别玩了好不好,这他妈的是麻药,你以为我是牲口啊,用多了是有副作用的...”

    瑟维*多琳纳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肖恩,将呼吸器皿随手扔到了一旁,然后走到肖恩的眼前,伸出了两个手指在其眼前晃了晃,肃然的问道:“这是几只手指?”

    “..两..个“肖恩的表情上迅速的腾起了楞然,随满心的诧异与忐忑----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两个?你再仔细看看...”瑟维*多琳纳眼神中腾起了抑制不住的惊讶,让肖恩不由的对自己刚才的观察结果产生了动摇,等他再次将视线投向了依旧在晃动的瑟维*多琳纳两根手指的时候,竟然没来由的产生了一丝恍惚,随即便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状态中,就在肖恩就要丧失自我意识的时候,脑海中没来有的腾起了一次尖锐的刺痛,使其懵了的思维瞬间惊醒起来...

    “卧槽,..你..竟然催眠老..我...”在瑟维*多琳纳极为惊诧的神色中,刚刚想要昏昏欲睡的肖恩突然重新醒过来,下意识的爆了一句粗口

    “好吧,你竟然这么不配合,我也没办法了”瑟维*多琳纳收敛起眼神中的惊讶,瞬间便将其转换成了一丝温怒,她返身重新拎起了那个吸入性的麻药呼吸器走到肖恩的面前,粗暴的将其按在了其脸上....

    肖恩*塔利呜呜的反抗着,瑟维*多琳纳皱眉看着这一切,微微的挑起了眉尖,对着正在憋气极不配合的肖恩*塔利的耳朵一掐又一拧。

    肖恩*塔利哇了一声,之后肺部全是甜甜的味道,只是一会儿就彻底晕了过去。

    手术室里的两者的行为倒是让站在一旁的老医生看呆了,瑟维*多琳纳回首看了其一眼后,才在眼角腾起了一丝无奈的笑意道:“对付这样的人,简单粗暴的手段永远是最有效的...”

    “...,我是在好奇,这家伙是怎么挣脱你的催眠术的...?”已然给自己双手消过毒,带上了专用手术手套的老医生尴尬的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瑟维*多琳纳眼神中闪烁着浓烈的疑惑与纳闷,随即无奈的道:“现在还说不清楚,毕竟催眠程度的深浅程度取决于被催眠的意志,更何况他....不是一般的普通人...”

    肖恩*塔利不知道接下来瑟维*多琳纳他们对肖恩*塔利做了啥,事实上,在这过程中他跟个死猪差不多,晕的那叫一个一塌糊涂。

    再次悠悠转醒时,肖恩*塔利发现自己躺在病房里,这也是一天之内第二次进医院了,这不由的让肖恩的心情越发的低落,对自己的前路也越发的忐忑起来。

    等他悠悠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然离开了那个手术台,进入了一个特殊病房中,在病床的旁边还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褪下了手术服、换上了便装的瑟维*多琳纳,另一个是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这个人年龄和自己应该相仿,长相虽然没有前者那般正常男人一看见就荷尔蒙激增的倾国倾城的容颜,但是却也十分的耐看,精致的五官,高挑的身材配上一身的白大褂,将自身的气质同样映衬的有些冰冷。

    瑟维*多琳纳手里还捧着类似玻璃瓶的封盖器皿,俩人聊着什么,有些好奇的肖恩微微的一蔑楸,扫视了一眼病房里的环境,就又立刻闭上了眼。此时的他并没有急着立刻睁开眼睛,而是仍保持着原有的状态,想要偷听她们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看不出这寄生在皮肤表层的虫子这么神奇,竟然是制造幻境的媒介..”过了几秒钟,那女医生开口了,连连啧啧几声,语气中充满了好奇,随即又纳闷的问道:“不过这些虫子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寄生进入人体的?”

    瑟维*多琳纳扭头望了一眼仍旧没有醒过来的肖恩,随即才无奈的道:“这种虫子寄生时的隐蔽性很强,主要是通过皮肤接触进而渗透进人体的,它带着异常诡异的致幻毒素,其诱发手段,上面已经在一些古老的典籍中查到了一些头绪,这是猫妖的独门诡异手法...”

    “哈?真有猫妖啊...?”穿着白大褂女医生语气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了浓浓的恐惧,她念念自语的道:“有时候真的有些羡慕那些无知者,恰恰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越深,反而越发的恐惧...”

    “其实,随着众神时代的终结,末法时代的来临,这些猫妖的能力也被压制的非常严重,而且孵化形成的环境与之后的生存环境也越发的苛刻了。到了现在,据我们研究和了解,猫妖的诸多诡异手段已然只剩下最后一门幻术了,只要破掉其幻术,它和普通的猫没什么两样,一条土狗就能将它们追的落荒而逃,一颗手枪弹就能要了它们的命...”

    “但前提是也能挣脱它们的幻术啊?”女医生仍旧是满心忧虑的说道

    “所以我们一直在寻找黄珠子,也就是这种寄生虫的的卵,据古籍上记载,这其实就是猫妖施展幻术的媒介,凭借着现在的科学技术,这种类似于盅的寄生虫,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的医学的药物免疫手段对其产生抗体,只要这种寄生虫无法在体内寄生成长起来,那么猫妖对我们而言威胁性就可以彻底解决,考虑到它们特殊的进食方式,只要这种免疫手段彻底铺设开来,它们彻底灭亡只是时间问题...”

    “但关键的是现在如何对抗这种幻术?”穿着白大褂女医生语气中仍旧有些有些疑虑和担忧:“据我所知,世界上还没有这种药剂”

    “人体本身就拥有相当出车的免疫能力,只要保持好充沛的精力,时刻注意自己的体温,一旦出现异常,避免和猫类接触,赶紧到医院检查就诊..”瑟维*多琳纳微微的露出了一丝轻笑,随即安抚的道:“放心吧,我们这次寻找黄珠子的任务就是为了为了试验这类免疫药物的最后攻关,虽然离普及大众的程度还有些远,但总算有了些克制的办法不是么?”

    顿了顿后,瑟维*多琳纳一定又看向肖恩*塔利,继续说:“不过很可惜的是,从这俩位麻杆的身上挖出来的寄生盅,无论是成虫还是卵,都是没有繁殖能力的,不然这类免疫药物的攻关的研发速度会更快...”

    肖恩*塔利脑袋里嗡了一声,尤其被“挖”这个字眼刺激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打算装下去了,猛地睁开眼睛,有些气愤的道:“你们怎么能这样呢?这也太坑人了吧,好歹多少给提个醒吧,这么做,也太不把我们当人看了吧...”

    肖恩*塔利盖了床被子,除了脖子以上能动之外,躯干与肢体什么的都动不了,显然麻醉效力期还没有过,但就算是这般,肖恩*塔利这突然的举动倒也将坐在床边聊天的两人吓了一跳。

    女医生还诧异的站了起来,看了肖恩一眼:“你怎么这么快就醒...?”

    随即她便将视线投到了肖瑟维*多琳纳身上,只见她拧着眉头,一脸严肃的看着肖恩*塔利,随即敷衍的道:“这是上面的决定,你跟我吼也没用...”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