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主八荒〕〔斩神绝之君临天下〕〔超级寻物APP〕〔吞海〕〔万兽朝凰〕〔重生之平凡的人生〕〔冤冤相抱:老婆请〕〔重生之超级银行系〕〔都市无上仙尊〕〔重生主神混都市〕〔美利坚纵享人生〕〔深空之流浪舰队〕〔市井之徒〕〔残王邪爱:医妃火〕〔这个地球有点凶〕〔三国之黄巾神将〕〔丹师剑宗〕〔从山贼王开始〕〔水浒浮世录〕〔传奇华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五十七章 主业与兼职
    女医生将视线投到了肖瑟维*多琳纳身上,只见她拧着眉头,一脸严肃的看着肖恩*塔利,随即敷衍的道:“这是上面的决定,你跟我吼也没用...”

    肖恩*塔利被对方这么一顶,倒是半天也没说不出一句话,自然也就顾不上女医生的诧异..

    “这位是特殊监护室的值班医生---凯茜*卡罗琳,在这里修养的阶段,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找她...”气氛有些尴尬,瑟维*多琳纳轻咳嗽了一声,向肖恩介绍着一旁的白衣大褂的女医生,后者则是向躺在床上的患者和气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瑟维*多琳纳这才接过话茬,顺势从床边站了起来道:“既然醒了,就好好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哦,对了,这手术也不是大手术,应该一二十天就能下地蹦跶了,别太担心,不会留下后遗症的..”

    瑟维*多琳纳向女医生点了点头,后者知趣的往病房外走,离开的时候还顺势将病房的门给带上了。瑟维*多琳纳这才重新拽过来一把椅子,坐到了肖恩的床头边,将手里拿着玻璃皿递到其眼前。

    肖恩*塔利瞬间被眼前的这个只有婴儿拳头大的玻璃皿吸引了,这里面都是红红的液体,似乎有血的成分,另外血中漂着不少碎肉和不知名的絮状东西,反正肖恩用肉眼看不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来...

    “这里都是什么东西,都从我身上弄出来的?”似乎想到了什么的肖恩,硬着头皮的问道

    “恩,这只是其中极少一部分的样品,本是想给你开开眼界的,要不我把医用显微镜拿过来,挑一块给你看看...?”瑟维*多琳纳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弧度

    望着玻璃器皿中的东西,肖恩默然的摇了摇头,此时的他已然缓过劲儿来,他突然明白一件事,沃尔夫*理查警官让肖恩与塔利找的黄珠子,其实就该是刚刚两人说的寄生盅的卵,而桑吉娜*蓓蕾在进入亡者世界的时候也给予过自己的提示,至于她为什么没有说清楚,肖恩不清楚,也许她的心中还隐匿着一丝愤恨,亦或是觉得神秘的自己可以搞定。

    但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肖恩只能暗叹自己两人的愚蠢,在这么多明显的提示下,还傻不拉几的想要用肉眼寻找,原来这东西就在两人的身上,只是着一瞬间,肖恩对于密科与黑皮的好感度就再次刷新底限

    沉默了一会儿的肖恩*塔利似乎想起来什么,抬起头望着正凝视着自己、做出一副有什么问题就问吧、但我有权利不回答的瑟维*多琳纳,肖恩极为蛋疼的扭了一下嘴角,询问道:“劳伯怎么样了?”

    瑟维*多琳纳微微叹息了一声道:“他身上的寄生盅远远比你要严重,需要二次手术才能彻底清除掉”

    说到这儿,她的脸上随即腾起了一丝浓烈的好奇:“说实话,从你的身体上我们并没有提取到预料中的数量的寄生盅,就好像你的身体里有一种专门抑制、杀死这种寄生盅的抗体,只是这种抗体很弱....”

    这让肖恩下意识的想到了苏芮给自己的那头黑狗崽子,也许是规则之力的作用...

    看着对方再度若有所思的模样,瑟维*多琳纳的眼神中闪烁了一丝一闪而过的诧异,随即道:“虽然你的身上不多,但是你的搭档劳伯身上却与你的状况相反----远远超乎我们的预料,不过情况好在还在治疗预案之中...”

    两人就这样在病房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更多的时候,只是瑟维*多琳纳在说,大多是一些安抚的话语。而肖恩沉默不语,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他的脑子里也想到了很多问题。有好的,也有不好的,这让他的理智与愤怒在不停的翻腾着.

    但好在,肖恩的情绪一直都被理智说掌控,他太清楚了自己没有和她动怒的必要,因为这不是明智之举,可以说眼前的这位冰山女神很可能是自己半个间接直属上司,第二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最终还是从执勤地将自己弄到医院来的,也是她把自己身体里剩余的虫子挖出来了,这或多或少还是让肖恩*塔利有一丝感激的...

    这期间瑟维*多琳纳就坐在肖恩*塔利的床头边,静静观察着肖恩*塔利的表情,直到看着因为麻醉开始消退后而龇牙咧嘴的肖恩,才笑道:“疼就对了,不然就麻烦了,不过最好忍着点尽量别动,不然缝合的伤口会重新裂开的...”

    而此时的肖恩子爵的浑身上下没有不痛的地方,这让他愈发的郁闷起来,顺嘴就问道:“这怎么浑身上下都是疼的,你们在我身上到底划了多少刀?”

    “也没有多少,也就缝了二三十个伤口而已,大多集中在上半身的躯干上...”瑟维*多琳纳微微的挑起眉尖,用鄙视的语气道:“好歹也是个大男人,这点痛都忍不了?”

    “什么叫也没有多少,也就缝了二三十个伤口而已,你们怎么没把握活剐了?”肖恩的声调立马不淡定的尖锐起来,伸起刚刚恢复知觉的手,便要掀开被子

    “你干什么?别乱动,伤口会裂开的,你还想缝针吗?”瑟维*多琳纳立刻制止对方的动作,见对方固执的不听,就站起了身子,语气凛冽的道:“想看是吧,我帮你...”

    瑟维*多琳纳一边说着,一边就将盖在肖恩身上的被子全部掀了下来,望着光溜溜的身子上董一快西一块的贴的医疗伤口贴,就连自己的鸟也被剃的光溜溜的,肖恩惊呆了,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语气有些不自然的对一旁毫不在意镇看着自己的瑟维*多琳纳道:“那个..非礼勿视...,麻烦给盖一下...”

    “矫情,男人的身体,到现在为止,老娘没解刨一百,也有八十了,还在意多看你一个...”瑟维*多琳纳一边满脸不屑了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将被子重新盖上,随后安抚道:“伤口虽然多,但毕竟没有伤筋动骨,很快就能好”

    随即瑟维*多琳纳一转话题,神色凝重的看着肖恩*塔利问道:“沃尔夫*理查警官失踪了,目前警方正在找他呢,失踪前的几个小时他不是和你们在执行蹲守任务吗?”

    肖恩*塔利瞬间便纳闷了起来,随即便摇头道:“你说的太笼统了,我和劳伯被他带倒ktv蹲守的时候,大概是将近凌晨三点左右,他好像跟一个叫断指的人聊了一会儿,随即就留下我们在哪里继续蹲守,他走到时候好像是凌晨四点左右吧,然后没过多久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等我挣脱幻境从天台上弄醒车的劳伯之后,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要你的手机号,但是没打通,之后劳伯就开始发烧昏迷....,事情的简单经过就是这样的..”

    肖恩*塔利怀疑他失踪的事,会不会跟妹子有关,甚至跟断指有啥联系?但肖恩*塔利打定主意不想在这事上多说什么,更不想在养病期间让自己没事找事么?

    看着瑟维*多琳纳默声的坐在那儿思考,肖恩*塔利顺带着问了一嘴:“沃尔夫*理查警官失踪了,以后肖恩*塔利俩归谁管?”

    “这个我倒是还不清楚”瑟维*多琳纳用食指的手尖戳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摇了摇头,随即安抚道:“这个思虑且先放下,毕竟你刚做完手术,劳伯还需要再做一两场手术才能彻底解决寄生盅的问题,虽然都是割肉的皮外伤,但短时间内还是需要休养的。关于上线的事情我会跟市局领导汇报的,你们俩也多少能消停、舒服一阵子...”

    “哦,对了,你之前打电话好像就是忘了跟我说件事情...,什么事情啊?”对此倒是没有反驳的肖恩,突然想到了在凌晨时瑟维*多琳纳突然打过来的电话还没有讲完的内容..

    “哦,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你老婆在昨天晚上已经脱离危险了..”说到这儿,瑟维*多琳纳咂吧了一下嘴道:“说真的,她长得很漂亮,对了,当初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似乎之前,她并不知道你是觉醒者的事情...”

    “那是我前妻,..你..还有其他事么?如果没有的话,我有点困了...”对于凯瑟琳*艾迪,肖恩并不想与其深入交谈...

    看到对方有逐客的意思,瑟维*多琳纳只好下意识的止住了心头的好奇心,点了点头道:“好吧,那你好好休息,外面有专职的护理人员和值班的护士会经常性的过来查岗、护理,如果有需要就按上面呼叫器,当然有什么工作性质的问题,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对了,那..个..,行动经费可以提前..预支么?”肖恩有些难为情的在对方正要拉开门的时候问了一嘴,此时他身上的七八百块的活动经费早已经所剩无几了

    瑟维*多琳纳回首耸了耸肩膀,转身重新走了回来,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了一个钱包,随即掏出了四五张百元的纳尔塞到了床头柜的抽屉中,然后道:“我出来也没带太多钱...就这些了...”

    随即这才尴尬的回答道:“你说的那个活动经费预支的事情,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按以往的经验来说,恐怕不能,而且你现在的身份是麻杆,你住院期间,如果没有行动的话,恐怕也没有活动经费,别想那么多了,先把伤养好再说吧”

    肖恩倒也没有矫情,带着些许感激的表情道:“谢谢,这钱算我暂时借你的..”

    瑟维*多琳纳点了点头,才转身离开,还顺手将病房的门给带上了,留下肖恩躺在病床上静静的望着天花板,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心理却憋屈起来了,自己能走到这一步全是被钱坑的,但纵然走到了这一步,却恰恰还离不开它。看来得在养病的这二十多天的时间里找机会创收,但随即他便郁闷起来,这躺在床上能干什么...

    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视线中无意的看到了床头边的的网线插口,随即他想到了自己的这具身体原主人在之前做过一段的的兼职网络小说作者,怎么说对网小说网站的注册的流程也十分熟悉,多少也了解一些小说网站的薪酬规则。

    而关键是这个世界的网络小说仍旧是题材僵硬、单一化,目前流行的题材元素依旧是单一的武侠风...。这个情况对自己来说,总体而言就是可能更好来钱,不过对于绝大多数的入行者来这收入很微薄,所以收入决定了这行业更适合兼职....

    不过在肖恩看来,都到这份上了,也讲究不了那么多了,苍蝇再小,也是肉啊,借人家的钱总得还吧,而麻杆手里的活动经费被上面卡的很紧,按照如今的境遇及状态,就算是扣扣搜搜的从自己的嘴里抠,可能也得好大半年才能还清.反正现在这二十多天,在这儿躺着也是躺着,索性照搬一些前世较为熟悉的题材写一些东西...

    不过注册时候需要填的一些个人真实信息和电脑倒是让肖恩有些为难,毕竟自己说的好听些就是冒名顶替的重刑犯,难听一些的就是个十足的黑户,以前的身份也许被注销了吧,别说银行信息资料了,就连身份证明也没有。

    无奈之下,但他随即想到了先前的那个白大褂的医生,也许对方能够在这方面帮一下自己,当然肖恩也知道自己身为麻杆,真正空闲下来的时间也不会多,所以写作可能也许只能只有这二十多天的时间,能不能赚到一些小钱只能尽力一试了...

    想到这儿,他伸手按下了手边的呼叫器,很快一名穿着粉色护士服的护士推门走了进来,略带好奇的询问道:“怎么回事,哪儿不舒服么?”

    “能把值班医生---凯茜*卡罗琳叫来一下么?我找她有点事情..”

    “那你等一下,我去叫人,哦,对了,待会要输液消炎,跟你提前说一下...”护士狐疑的打量了一下肖恩,然后转身离开了病房....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