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五十九章 你跟我谈责任、义务
    “..你...,你还讲不讲道理了,我他妈的跟你说了,现在真的救不了,别让我难做....”肖恩的眼神越发的不耐烦与凌厉起来,对于眼前的女孩耍无赖的方式,肖恩的心中多少腾起了一丝厌恶...

    “什么意思?你还想杀我灭口不成,蒙面..呜..”瑟微*纳沙眼神中露出了些许恐惧,一边不由自主的向后挪腾着脚步,一边想要先发制人的叫喊、拆穿对方的身份..

    “停..停...”肖恩一把上前搂主了对方的身体,顺势捂住了对方的嘴巴,在对方奋力挣扎与异常惊恐的神色中,为了尽快的安抚住女孩,肖恩只能憋屈让步道:“行行行,我答应你了,答应你,你别乱叫了啊,我真他妈的服了你了....”

    看着瑟微*纳沙点头,肖恩这才放开了女孩,有些恼怒的看了一眼刚刚从惊恐中挣脱出来的女孩,定了定神的询问道:“他是你同学?为什么要跳楼啊?”

    瑟微*纳沙明显对于肖恩刚才粗暴的做法有些忿然,看到其视线投递了过来,本来汹汹气势顿时便没来由的弱了三分,叹息的道:“还不是因为失恋了,你问这些干什么,赶紧变身上啊...”

    “变身?”肖恩苦笑不得的望了一眼瑟微*纳沙,摇头道:“你真以为我是内裤外穿的超人啊,想变身就变身...”

    “什么意思?你反悔了是不是?还是想见死不救、拖延时间,是不是?”带着些许威胁的口吻,瑟微*纳沙恶狠狠的望着一脸若有所思的肖恩..

    “反悔倒也不至于,不过救人也不一定非要超人么?”

    “真他娘的啰嗦,你到底是救?还是不救?另外说人话?”瑟微*纳沙满脸鄙视看着眼前的这位在自己心中形象开始坍塌的大侠...

    “你们的商业演出台在哪儿?带我去,咱们去唱歌...”肖恩一本正经的说道

    “哈?”这主意瞬间将瑟微*纳沙搞懵逼了,回过神后连连质问道:“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这可是人命关天,你脑子是秀逗了么?人家要跳楼,你唱歌给他助威是么?”

    “你懂什么?语言才是我们最锋利的武器,我们现在需要心灵触动,心灵对话,而音乐配合歌声,则是最容易触景生情,同时还能拖延时间...”肖恩也不多解释什么了,反正这个时候,他是不会把内裤外穿变身的,更何况瑟维*多琳纳警官前些日子的警告可是还在耳边萦绕,再说了,这个世界每天跳楼的人那么多,难不成都要自己去救...

    肖恩一边想着,一边一把拽着满脸呆滞了的瑟微*纳沙向最近的一个演出台走去,迈开步伐的同时,询问道:“现在你给我简述一下,你同学的失恋史,越简单越好”

    “他暗恋上了一个女孩,但人家女孩并不喜欢他,今天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刺激,就想到了用跳楼的方式想要挽回些什么.....”瑟微*纳沙微微的撇了撇嘴,显然对于这样心理承受能力弱的家伙多少有些鄙视...

    “你说你们现在这些在校的大学生,是不是都是脑子有坑?这法子也能想出来,人跳下来,人家女孩就能改变心思喜欢你...”肖恩气急败坏的说道,临了还念咕了一句:“你跳楼就跳楼吧,别她娘的拉着我给你垫背行不行..?不过我可以给你收尸...”

    本来在嘟着嘴暗自的念咕回击--你脑子才有坑,你全家才有坑的---的瑟微*纳沙,听到肖恩临了无奈的念咕声,没来由的露出了一丝淡笑,倒是停住了心里的唠叨,毕竟着家伙若是真不尽力,自己倒还真不能怎么样,当下有些不安心的问道:“你这个方法能行么?”

    “无论行不行...,老子仁至义尽了,我告诉你,别再逼我了啊...”肖恩满脸郁闷的拨开了被瑟微*纳沙拽着手腕向前走:“再说了...我和你很熟么?”

    “你这人..怎么这样?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你没听说过么?”瑟微*纳沙则是挑起了眉尖,将肖恩的手腕抓的更紧了

    “哈?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老子一个抢劫犯,你跟我谈责任、义务...”肖恩气得嘴角直哆嗦,老子是罪犯,救人是黑皮的活计好不好,话都讲到了这个地步,但对方只是狐疑的回首打量了一眼自己,却仍旧没有撒手,这让肖恩越发的无奈起来:“别逼我了啊,我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你么...”

    “..行行行...,按你说的来..,不过人要真跳下来了,你也要承担连带责任的啊...”看着对方誓死不从的样子,瑟微*纳沙蔑楸了一眼肖恩,满脸都是无奈与鄙视.....

    “什么联带责任?你还讲不讲道理了?”

    “老娘长这么大,就没讲过道理,别他妈的磨磨唧唧的,赶紧上”

    “你能长这么大,你爸妈为你操了不少心吧...”

    “..你..”

    “你什么你,把那个吃棒棒糖的小朋友的面具抢过来,待会我有用...”肖恩大义凛然的指使着楞然的瑟微*纳沙,见其不为所动,不由的只上火:“动手啊...”

    “要不我去给你买一个吧...”显然抢小朋友的东西让瑟微*纳沙有些不齿

    “行,反正我等的起,不知道你的那位同学能不能等的起....”

    “...你...”

    =================================

    “他是谁啊?学姐”在搭台留守的是一名外貌英俊的类似小鲜肉的同学,长的白白净净的,脸型很帅,一头利索的中短发,加上特有的书卷气息,再配上一身上白下黑的名牌休闲服,倒是一副不错的卖相,他瞄了一眼这位带着猫脸面具和鸭舌帽的青年,心中疑惑的同时,也不由好笑的嘀咕起来-----------这吊毛的这身装扮不去打劫,倒是可惜了。

    看着那人在搭台上正调试着自己的心爱的电子竖琴的面具男,小鲜肉同学这才对着正在操弄着扩音器的学姐----瑟微*纳沙,压低了声音犹豫不定的询问着:“这办法靠谱么?”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没?”瑟微*纳沙抬首望了一眼,正在熟悉琴键的肖恩,看着自己的学弟满脸郁闷的摇了摇头,这才嘴角微微的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的弧度:“..他啊..,是我心目中的侠客...”

    这顿时让小鲜肉学弟的内心腾起了一丝没来由的嫉妒,他带着些许不甘的吃味道:“学姐,别逗了...,他应该是社会人吧,我们学生还是少和这种人来往.....”

    “卧槽,你脑子乌七八糟的在胡乱想什么呢,这可是老娘我请来的救兵,别瞎哔哔...”瑟微*纳沙瞬间炸毛压低了声音反驳着,看着肖恩将视线透过来,顿时就不再咋咋呼呼了,慌忙掩饰自己女汉子的气质,反问道:“可以了么?”

    肖恩点了点头,望了一眼节拍器,简单的将刚刚写下的一小段谱曲撕下来捏在手里道:“我缺一个节拍手给我打节奏,你们俩谁来...”

    “我来...”瑟微*纳沙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窜到了节拍器的位置上,朝肖恩点了点头,随即又向学弟道:“麦迪,给伦巴他们三个打电话,让他们就绪,在天台上不要刺激肯德拉,让他们看准了再动手,另外注意安全....”

    虽然此时学弟的心中吃味归吃味,但是在人命关天的时候还是有不弱的大局观,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触指一划,便拨开了伦巴的电话,很快那头便接听了,麦迪这才将瑟微*纳沙的嘱咐说了一遍,对方的那头倒也极为利索的应承了下来.

    还没等麦肯挂电话,从搭台的音响中扩出来的节奏拍与流畅的音质倒是让他微微的有些诧异,他眼神迅速的聚焦到了正在弹奏电子竖琴的肖恩身上,从对方这弹奏的乐器的水准上来说,这水平显然不是一般业余水平可比的

    而广场上的嘈杂声,瞬间被调到了最大音量的音响中前奏乐压下了,而在超市下围拢的看热闹的人群纷纷扭头看谁在闹这出,更是有不少人低声骂咧起来-----“这她娘的是谁啊,也太缺德了...”

    -----“是啊,还让不让人好好的看跳楼”-----

    .............

    当然也有瞎起哄的-----“这不挺好的么,有音乐伴奏,才会有些艺术感么,光跳楼有什么好看的..”---

    -------“上面的兄台,你倒是赶紧跳啊,别耽误大家时间...”

    “.................”

    但无论人群如何躁动、纷争,人群之后的搭台已然开始演奏起来....

    ...我从春天走来你说秋天说要分开说好不为你忧伤...,轻快的节奏带着些许雌性的嗓音缓缓的将歌词流淌出来,轻快的语调刚刚打开头,便又瞬间转折,淡淡的哀伤随着音乐歌声弥漫开来,这迅速的引起的围观跳楼者们的频频回首,这也让站在节拍器后的的瑟微*纳沙微微挑起了眉尖...

    拎着两杯奶茶归来的凯瑟琳*艾迪,略带些许抱怨神色的她看着广场雕像下的那个人已然不见了踪影,微微的挑了挑眉尖。随即她便将视线投向了不远处被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群,随着视线的不断的调高,她迅速的皱起了眉头,刚刚想要向那边迈开步伐,便被广场上偌大且骤然而起的前奏乐,弄得升起了疑惑,遥遥望去,她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正带着面具站在一座搭台上专注的演奏着自己手中的电子竖琴。

    这让她脸上微微诧异的同时,神色中也腾起了一丝诧异、会心的笑意。

    但随即她又想到了什么,带着一抹忧虑和犹豫将视线投向天台上的那个孤零零的身影,然后她最终还是放下手中的奶茶,此间她还不忘回望一眼不远处的搭台上嘲弄着乐器的面具人,垂首摇头,但脸上却怎么也掩饰不住一丝淡淡的笑意,在她看来,那家伙这么做很可能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这都什么情况了,还这般的任性与肆意。

    如果搁在以前,凯瑟琳*艾迪也许会没好气的投过去一个大白眼,然后上前训斥制止,但死亡过一次的她却莫名的对这个人多很多的包容。在那个怪异的静止世界与灵魂壁垒中,也让她彻底的悟透了,自己真正要守护的是什么,以往的秉性促使着思绪在脑海中斥责她开始变的自私,但随即思绪中却又腾升起了另一个强烈的念头----我已经为无私死过了一次,而此后的余生我只想活的自私一些....

    等她站起来的时候,脸上多余的神色早已收敛完毕,接着她迈开步伐来到围观的人群边,就在她从随身的精致的挎包中掏出一张黑色的证件正准备拨开人群的时候,让她感觉微微有些惊诧的歌声传来,这不由的让凯瑟琳*艾迪微微的驻足回首了一下,然后便又继续向前迈开步伐...

    随着节奏感越来越强,往后回望的人头也越来越多,用嘴衔警官证,双手将披散在肩膀上的长发利索的挽起,随后呵斥着人群让一让,一脸肃然凯瑟琳*艾迪迈着越发越沉重的步伐沿着人群让开的通道迅速的来到了超市门口,和急的脑门上直冒汗的超市负责人与超市保安队长简单的吩咐了一番后,保安们开始与临时急调出来的超市人员开始不断的将人群向后扩。

    -----为何总是这样在我心中深藏着你想要问你想不想陪我到地老天荒------

    而凯瑟琳*艾迪则在两名超市的保安的引领下快步的走进了超市的紧急楼梯口上,而就在这时,搭台上的歌唱声也骤然的变的高亢起来--------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的那样的爱我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的那样的爱我像我这样为爱痴狂到底你会怎么想-------

    听着歌声中高亢、凌厉且忧伤的质问嗓音,凯瑟琳*艾迪在迈着步伐越发的沉重起来,这迅速的触动了她心中的那一丝越发温柔的情愫,她想到了那晚他从天桥上跳下来的那一幕、想到了再自己被子弹击中身躯时,他发出的痛苦叫喊声与无畏的冲锋,她感觉到了当自己躺在他的怀里视线越发涣散时,从他眼眶中溢出的冰冷的泪水与喉咙中发出的痛苦的嘶吼声,到了最后,她的思绪中满满的翻腾的都是在那个诡异的世界中,他哀嚎着、扭曲着表情、单膝跪在那里,自己泪眼朦胧的看着看着他的满头的黑发一片片泛白的情景...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