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六十章 渣男,还让不让男人活了
    “在你的心里,我一直都是这么的自私的,对不对?但纵然这样你还是爱着我的,对不对?你这么做,到底是在躲避?还是想要为我分担些什么?你这个大傻帽,但屡教不改的我依旧还是这般的任性...,这辈子..你都别想..放手.,也不会让你放手..”眼眶微微有些泛红的凯瑟琳*艾迪微微驻足朝着肖恩所在的搭台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即她便扭过头再次向楼梯上迈开步伐...

    而此时站在超市顶楼的天台边的穿着一身朴素着装、体型有些瘦弱的肯德拉,痴痴地望着搭台,从哪里传来的音乐与歌声却是深深的触动着他此刻的内心,随着高亢的质问让他的身体不可抑制的发出了不可抑制的颤粟感,而与此同时他的眼睛中也越发的雾气朦胧起来,然后他慢慢的重新坐到了天台的楼沿边,静静的将视线眺望到了远处,眼眶中的泪珠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落,就在这时他的肩膀上揽住了一个沉稳有力手臂,随之而来的是另一支手臂被另一个人的双手死死的拽住了

    “别做傻事,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我们还有更多的东西需要珍惜...”

    “......”肯德拉用手背抹掉了自己眼眶中溢出的泪水与泪痕,点了点头,有些呜咽的道:“..我...只是想坐在这儿听一会歌,谁唱的,真好听...”

    “那就下去亲自跟人家道谢啊,这可是瑟微*纳沙拉来救你命的外援...”说到这儿,伦巴也顾不上肯德拉的意见,与楼上的其他两人一同将其拖下了楼沿边..

    ===================

    而就在这时,超市外的人群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呼,随即紧跟着的又是一阵欢呼与掌声彻响,更有“抓住了、救上来了”呼喊声,止住步伐,透过外墙玻璃,看着人流便开始迅速的退潮,反倒是将那个小小的搭台围拢起来的凯瑟琳*艾迪微微犹豫了一下,扭头便向楼梯下小跑起来。

    而身后则传来了保安追来的询问声:“警官,不上去看看了么?”

    “人都救回来了,还看什么看,我突然想到了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你们上去帮一下手,急救车和执勤的警察很快就赶过来的”凯瑟琳*艾迪一边嘱咐,一边提起裙角小步快跑的向楼梯口跑去,心中却是骂咧的道:“去他娘的职责...去他娘的义务,再这么下去...老公的心可就真留不住了....”

    ==============

    麦迪挂下了电话,向站在节拍器前的学姐点了点头,顺势摇了摇手中的手机,舒缓了一下自己紧张的表情后,才又比了个ok的手势,顺便递上了一个询问的眼色?只见瑟微*纳沙微微露出了一抹欣喜,瞄了眼仍在专注深情演唱的面具男,摇了摇头,瞟了个眼神让他看看周遭被吸引过来的人潮,眼神中的诧异与疑惑也越发的浓烈起来...

    张嘴欲言的麦迪,神色有些复杂的望了一眼面具男,带着些许失落的垂下了脑袋,就在这时,他低垂游弋的视线看到了一双迈到了自己身侧、踏着平底凉鞋的美足,接着一股清淡的体香飘进了自己的嗅觉中,情不自禁抬起视线的麦迪,瞬间便被一股扑面而来的美感窒息掉了,他呆滞在了原地的同时,心里还在狂呼---女神,这才是我心中最完美的女神-----,几番筹措之后,麦迪才带着些许紧张用套路搭讪:“你好,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听到身侧的搭讪声,女神转移了一下视线,眼角带着些许疑惑的笑意与麦迪对视了一眼后,随即又将视线扭转到了搭台上的那个面具男的身上。与女神对视的那一瞬间,麦基瞬间被开始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甚至举止都略显的有些局促、笨拙了起来,自我感觉良好的麦迪,微微的调试了一下自己的心境,绅士的搭讪的道:“怎么样?这首歌还不错吧..”

    女神默然的点了点头,看见搭讪没有遭到拒绝,麦迪也就继续大胆的的侃下去:“其实,唱这首歌的时候,背后是拥有另一番意义与作为的...”

    看着女神好奇的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身上,麦迪正要继续自己深入搭讪的话题的时候,周遭的一些人纷纷投来的“禁声”的犀利眼神,麦迪在周遭的威压之下,只能尴尬的闭上了嘴巴,而就在这时这首歌的高潮部分再次降临----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的那样的爱我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歌声中高亢、甚至夹杂着哀伤、呐喊般的质问声调,让现场甚至出现了一阵声潮与掌声..

    这顿时将女神的目光再次吸引到了搭台上,她眼角的蕴含的笑意隐隐有绽放盛开迹象,麦基甚至能从女神的眼神中恍然的看到些许心酸的迷离感,这让他插在口袋中摸索着手机的手,不甘心的抽了出来....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的那样的爱我像我这样为爱痴狂到底你会怎么想...”也许是歌词太简单,所以只是复唱了两边便被一些有心人记住了,当在阶位复唱的这一段的时候,竟然还有一些台下的听众跟唱声响起,甚至将搭台上的面具男主唱声一度压制住,索性他只是适时的接唱,一边弹奏着手中的电子琴,一边用闪烁着的目光游弋着人群,最后他的视线停留在麦迪身边的凯瑟琳*艾迪身上..

    而作为局外人的麦迪敏锐的抓住了面具男的视线投递,让他心痛的是自己的女神竟然露出了微微的娇羞与激动,而怪异的是面具后的那双眼睛中却闪烁着无奈与歉意,这让麦迪不由自主的将视线投向节拍器后满眼都是小星星的瑟微*纳沙,愤恨的暗暗的骂咧了一句:“狗日的渣男,还让不让男人活了....”

    随着单调的音乐声彻底的消失,搭台上的面具男扶着电子琴微微的躬身一礼,眼看着就要拉幕了,而身后的瑟微*纳沙却突然一把攥过了节拍器前的话筒,大声的向围观者大喊的问道:“想不想再听一首...?”

    人群中迅速的爆发出来了巨大的热情与回应声---“想”,随即“再来一首,再来一首”的叫嚣声一浪接着一浪,正要取下电子琴的肖恩,诧异的望了一眼正在人群中起哄的凯瑟琳*艾迪,肖恩不由的苦笑了一声。

    然后肖恩又扫视了一眼,越发壮观的人群,筹措了一番,顺势又将其背在了肩膀上,他走到话筒边后,望了一眼站在人群中正定定的望着自己的凯瑟琳*艾迪,没来由的一股心头撩妹的骚劲涌上心头,只是微微沉吟了一番才开口道:“那就再来一首吧...”

    随后,他扭头向站在节拍器的瑟微*纳沙点了点头,后者轻轻的嗯了一声,随即单调的节拍声再次响起,也许是因为上一首歌高潮部分给人们太深的影响,所以对这首歌也不由的升起了期待,现场也为之一静。但让站在其身后的瑟微*纳沙好奇的是,什么时候这家伙这么好说话了...

    就在瑟微*纳沙狐疑的时候,单调的节拍声再次响起,肖恩也抚摸起手中的电子琴,一段轻快愉悦的前奏响起,接着歌声响起-----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带着些许追忆与青春感十足的温柔却不失轻快的腔调唱出第一句,瞬间让人联想到了和心怡的异性的搭讪的场景...

    而凯瑟琳*艾迪倾城的容颜上,已然毫无掩饰的弥漫着慢慢的诧然,随即她不由自主的将视线撇向了身侧的麦迪身上,而后者也是同样如此...

    --好像那是一个春天我刚发芽-----不过下一句,搭台上的面具男瞬间变音,用揉揉诺诺的女声接声反串了一把,瞬间把在场所有的听众都雷懵了,但这歌声也恰到好处的瞬间让所有人都知联想到了青春期时少女的含蓄与懵懂...

    ---我走过-----之后又反正过来,用男声唱,似乎在诉说两人最初模糊的遭遇

    ---没有回头-----反串女声音,刻意的回应反倒是衬托了女孩羞怯与在意

    ---我记得-----再次用男声,短暂的三个字却将所有在场男听众们联想的场景中,与心怡的女神搭讪时,想搭讪却又不敢搭讪的自尊心调了起来,从而引起了共鸣..

    ---我快忘了-----反串女声,短短四个字却将在场女听众们心嘴不一、羞怯的通病挑了出来,进而又引起了共鸣

    一段宁静的顿断,恬静的音乐仍在继续,而现场的围观的听众们,却都目瞪口呆的望着搭台上的演唱者,在引起思绪共鸣的时候,听觉与感官也在显然在刷新着,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反串演唱似乎还没有成为一股流行风格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盛开如花我唱歌没有对我但我记得可我快忘了---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好像那是一个秋天夕阳西下你美得让我不敢和你说话你经过我时风起浮动我的发----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记得那是一个冬天漫天雪花我走过没有回头我记得我快忘了--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那时你还是个孩子我在窗棂下我猜着你的名字刻在了墙上我画了你的模样对着弯月亮----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当我们来到今生各自天涯天涯相望今生面对谁曾想还能相遇一切就像梦一样....---

    唱过了春夏秋冬,仿佛诗情画意般的对话,却又那般的真实贴近心灵,明明每一句都是那般的恬静,却又韵味十足,萦绕在心头的甘甜回味却愈发的浓郁,明明每一句都是那么的淡然,却又句句都是小高潮,当搭台上的肖恩用迷茫、惆怅、忐忑、庆幸的语气唱到最后结尾真正的高潮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搭台中央,溜着步伐向凯瑟琳*艾迪走来----当我们来到今生各自天涯天涯相望今生面对谁曾想还能相遇一切就像梦一样---

    当他用女声将----梦一样----落幕的时候,他突然在高高的搭台上,解下了身上的电子竖琴的背带,将电子竖琴小心的放好后,跳下了搭台,来到了凯瑟琳*艾迪的面前,将极为绅士的将手伸向到了对方的面前,用极为正式的口吻向满眼闪烁着诧异、震惊、欣喜、疑惑、羞涩等等揉捏成的复杂神色、顺带微微腾起红晕的凯瑟琳*艾迪,道:“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

    瞬间周遭的眼神全部聚焦了过来,隐隐还有一些起哄声,本就有些羞意的凯瑟琳*艾迪微微低首整理了一下羞涩的表情,伸手便攥住了对方的手,随即带着满脸红晕、诧异的语气中带着掩不住的娇柔、疑惑,问道:“这就是全部真实的你么?..但...,..你..还愿意记得我嘛?”

    “......”本来打算撩个妹子,却没想到对方却反撩了一下自己,这顿时让肖恩默然了,如今过的是什么日子、会走什么样的忐忑之路,只有自己知道,这条注定坎坷曲折的路,也许正如瑟维*多琳纳说的那般------觉醒者从来都是孤独者,我们游走在世俗规则之外,却又被扞卫世俗规则的锁链枷锁于身...

    但她殊不知自己的身上却拥有一个更加惊骇世俗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也许会是自己生命终结的催化剂,因为他依稀记得,飘荡在古中界大陆的米腊德海海面上的时候,作为海神的眷顾者---伊洛蒂,当时用不屑的语气评论着神灵的话语------神灵是贪婪...,这句话像一颗刺,..不...,像一颗种子般,在自己的心中不知不觉的生根发芽,不可抑制的茁壮成长起来了。

    他不知道在这个所谓的末法时代,隐藏在自己思维空间中的那个神灵会有怎么样的结局,但他清楚绝大多数的贪婪者最终都会步入疯狂,而疯狂之后则是挣脱不开的死亡,亦或是凋零,这也许就是另一个轮回,但无奈的是自己已然被绑上了贪婪的战车上,无论自己愿不愿意,这个战车都不会轻易的停下来.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