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巧当家〕〔爱若黎光耀星辰〕〔重生之恃美而骄〕〔这个地球有点凶〕〔青梅很强势:小狼〕〔强势宠婚,顾少的〕〔美男榜〕〔八零女配养娃记〕〔赘婿归来〕〔回首江湖路〕〔我的清纯校花老婆〕〔重启全盛时代〕〔穿越到异世界成为〕〔寻宝全世界〕〔征服天国之曙光时〕〔炼尽乾坤〕〔五魂破天〕〔明朝败家子〕〔屌丝道士之厄运起〕〔鱼不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六十六章 你是?
    在以寡敌中战斗中,这样的动作太危险了,在混战的战场下蹲可是极为忌讳的选项,毕竟在你准备站起来的时候,这些完全是不要命打法的怪物,完全可以有多种方法让你再也站不起来,一旦失去敏捷力的优势,这些怪物的随意的划拉一下手中怪异的手指就能够让自己陷入重伤...

    在如今的邋遢男的眼中,这个有些自大的闯入者就像是条落水狗,困兽犹斗而已,就算是他的武力那般的出众,但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的这些宠物就能把他撕成碎片!

    “铛——!”手中的匕首格挡住了一支从空门中探来的爪子,双手一错瞬间便将其搉成连段,再次期间肖恩又抬起右脚,然后将趁机将另一只偷袭的红皮怪物踢倒在门槛前,随即迅速跟上的一脚便将其脖子彻底的踩断,接着趁势一脚又将脚下的那个红皮怪物踢飞,瞬间便将围扑到门前的一众红皮怪物带倒了一大片...

    尽管此时的肖恩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但是周围的慢慢再度围拢上来的红皮怪物们并没有立刻扑上去,显然刚刚以众低寡的打斗场景中这些家伙吃了不小的亏,至少目前的地面上已然有四五具同伴的尸体彻底的倒在哪里没了动静,死亡的一幕多少让它们有些许忌惮。

    但是数量上肖恩依然是处于残酷的绝对劣势,在邋遢男看来,此时已然精疲力竭的肖恩,变成自己宠物们的晚餐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了.而外面也传来了时续时断的枪声,这让邋遢男的眼角不由的眯了一下,衍生中满是不屑,他能够大致的猜出来另一个家伙绝没有眼前的这个青年棘手。慢慢他的表情上露出了一丝厌倦的神情,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他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来。

    “仅此而已了吗?”趁着对方的那些红皮怪物们僵持的时候,肖恩在从手中摸索出了一张十元的冥币,用火机飞快的将其点燃了

    “嗯?!”带着些许好奇的邋遢男的表情不由的一僵,仍旧被近头红皮怪物包围的肖恩似乎……在笑..

    “说实话,你有些让我失望了,我知道这些怪物是你弄出来的,原本还以为会有别的什么,至少给我搓个火球什么的,但现在看来...你也就这点儿本事而已。”肖恩在邋遢男的诧异的神色中一扫满脸的疲惫神情,随即在其面容上挤出了略带着讽刺的笑容

    尽管察觉到了对方那张怪异的冥币上有些古怪,但是他还是被“搓火球”这三个附带着嘲讽的词汇激怒了,他表情狰狞的咆哮道:“该死的劣等生物,竟然敢瞧不起我,鄙视我...”

    “杀了他,杀了他!我眼亲眼看到这个蝼蚁死在我面前....”

    “我已经开始厌倦了有你这人渣出现的晚上,还是赶紧结束吧。”在邋遢男的极度惊诧中,气势重新回到了巅峰状态的肖恩,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指了指站在那些怪物身后跳脚的邋遢男道:“放心吧,我会亲自护将你送进死亡世界的...”

    ==============

    烈焰似乎永不停歇的燃烧着,冰冷的月光照耀在肖恩手中的匕首上面,画着诡异的弧线在大地上来回舞动着。银白色的剑芒仅仅一闪,三头红皮怪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喊出来,躯干上面就多出了一道血线,接着喷着血液抽搐着倒在地上。

    黑夜中的肖恩仿佛成了一位古代身手矫捷的杀手一般,而那些红皮怪则成了衬托杀手的能力一般,用哀鸣、血肉和扭曲的挣扎为他竭尽全力的衬托着,让那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能够尽情的展现着自己的刀光剑影。

    而这场盛大演出唯一的观众-----邋遢男,此时的他却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淡定,那阴鸷而又疯狂的眼珠里面,第一次露出了慌乱的神色。

    他几乎就是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儿,眼睁睁的看着肖恩不停的屠杀着自己转换、饲养的红皮怪宠物们!如今的场景根本不能称之为战斗,像是牲口似的,一头接着一头被他屠宰掉。

    鲜血与哀嚎声开始让这群毫无思考能力的怪物们,居然有了畏惧之心,不敢再轻易上前。这在邋遢男看来简直不可思议,在古籍中被称作活死人的红皮怪们,竟然也知道“害怕”?这似乎超出了自己对试验品们的预想,原来就算是自己溟灭掉它们原有思维,但最终的恐惧还是唤醒了它们的原始本能....

    从惊慌中回过声的邋遢男缓缓的伸出双手按在面颊上,却楞然的发现自己的脸部肌肉已然有些僵硬酸痛了,似乎就连自己的双手也在……不停的颤抖?

    一种近乎死亡的绝望开始慢慢将邋遢男的思绪包裹起来。一直享受着收割折磨鲜活生命与肉体的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是那么怕死,甚至是怕疼,恐惧在其内心开始不可抑止的扩散开来,他的视线开始四处打量,他必须要在这些红皮怪还能拖住这个家伙之前,离开这个死亡之地,同时他的内心也情不自禁的收起来了对密科的轻视...

    匕首的锋刃一转,银亮的剑锋在身前画了一个圆圈,将最后一只哀嚎着想要逃跑的红皮怪踹到半跪在了地上,随即干净利索的割下了它的脑袋——这些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仿佛行云流水般的自然。神情肃然的肖恩将匕首反握在自己的手心中,闲庭漫步似的走向了正惊慌失措退到窗口边的邋遢男身边。

    “不、不、不不不……不该、不该是这样的!”害怕的向后倒退着,却被脚下的一个桌子绊倒。只见此时牙冠乱颤,眼神里充满了恐惧的邋遢男,甚至连抵抗和逃跑都给忘了,一副任人宰割的孱弱模样,完全失去了原来的风范。

    “饶了我,饶了我求求你,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什么都....对了!”跪在地上求饶的邋遢男突然眼前一亮,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表情谄媚的仰视面前的肖恩:“你就不想知道这一切的背后都是谁的主意吗?你就不想挖出更多有用的信息?而这些,我都可以告诉你,我会毫无条件的与你们密科合作....”

    “我保证我说这一切、这一切都定会超出你想象的,一个天大的功劳与阴谋!自然也是和你们密科有关的。”透露着诱惑的声音里面,邋遢男似乎重新找回了自信,他当然懂得情报的价值,焦作的双瞳和面无表情的青年对视着:“我发誓,有人企图颠覆你们的政权,而且那还是个有权有势的大人物,这一切都是他让我做的,全都是他在操纵着...!”

    “想想看,这个情报对你会很有用的,那些大人物会因为你破获了这样的秘密而对你青睐有加,你会受到表彰,你会升官;甚至...说不定一些大人物会因此而记住你的名字,从而对你委以重任。”

    邋遢男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丝丝嘲讽的笑容,他知道这些权势对一个规则权之内的人拥有多达的吸引力,这似乎越发的让他肆无忌惮起来,从而加大了引诱的语气:“想想看吧,这极为难得的机会,仅仅需要一个小小的怜悯之心,还有我们的神灵不也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吗,有时候,对投降的敌人需要多一些怜悯?”

    “你说的没错,这个机会对绝大部分的人来说,都是极具诱惑力的。”肖恩的脸上露出了深以为然的表情,但好像还很犹豫:“但是我得说,我是个另类,而且我更讨厌另外一种情况。”

    “另类?”似乎察觉到了情况有些不妙的邋遢男,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情况?”

    “意外情况!”

    “本来,我打算剥掉你的皮,但可惜我没那个技术,所以,我打算给你一个痛快...”匕首高举,肖恩一脚踹翻了邋遢男,单脚踏住了对方开始挣扎扒拉的肩膀,但随着肖恩踩踏的力度加大,后背和肩胛骨传来的哀鸣声让他好像触电了似的全身僵硬,嗓子里迸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呃啊啊啊啊——!!!!”

    娇嫩的皮肉如黄油般被轻易撕开,匕首的剑锋狠狠的切入了对方颈骨,伴随着鲜血的四溢,匕首切开了对方的喉咙,惨叫声戛然而止,痛苦的扭成一团的面颊和头颅一起随着鲜血脱离了他的身躯,被肖恩掉在了不远处污水滩里,其睁的大大的眼睛里混杂着惊愕和普通人临死前无二的恐惧颜色。

    将匕首重新插回了匕首套上,肖恩不再去看那张诡异的脸——最能够欺骗人的,不是所谓的谎言,而是被歪曲的事实,因为那就是真的。

    这个家伙也许真的掌握着什么,甚至可能是决定性的证据,但是结果真的会如他所说的那样吗?自己一个无权无势的麻杆,手中握着能够决定某个手眼通天的大人物生死沉浮的重要证据,恐怕死无葬身之地才是自己的结局。

    更不用说,只要这家伙还活着才是最大的威胁——死人才不会说出别人的秘密,只有他死了,才不会有人清楚自己掌握了多少东西;只有他死了,麻烦才会正真的远离自己。

    擦了擦手上混着血液的粘液,肖恩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依在门框边,轻轻的默念着:“好好活着,因为我们会死很久”

    咒语刚结束,肖恩便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一阵恍惚,下一刻他便发现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肉体,望着周遭静止下来的世界,周遭闪烁着十余个妖异色泽的光幕,穿着黑袍兜帽的肖恩抬步迈进了那个挨着邋遢男无头尸体边的光幕。

    在灵魂壁垒中他看到了一位正在镜像小屋中还留有恐惧余味的邋遢男正在浏览着周遭的镜像壁画,显然他的警觉度十分的敏锐,身着黑袍的肖恩刚刚的进入他的灵魂壁垒,他便发觉了...

    但下一刻,他便不由自主的颤粟了起来:“你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到底是哪儿...?”

    “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个地方活人可来不了.”肖恩缓缓的抬起额头,在邋遢男极为惊讶的表情中,用没有附着任何情绪的声音缓缓的道:“我是亡者引路人,这里只是死亡路途中的第一站,遇上我,也许是所有亡者们的不幸...”

    “生死复返,终点便是起点,上路吧...”肖恩大步走过来,抓住了想要躲闪的邋遢男的手臂,随即那扇满是古朴气质的死亡大门凭空出现,然后缓缓拉开

    “你..是...神灵..座下的英灵,他们还没有完全...损落?...是不是?”似乎想到了什么的邋遢男,突然激动了起来,他死死的盯着肖恩,希望对方能够第一时间回答自己的问题

    但有些淡漠的肖恩却让他失望了,因为下一刻,邋遢男边被黑袍人粗暴的推进了大门中...

    ..................................

    “砰——!”扔下了手中缴获来的微冲的的蒙多*谢尔循着丝丝的腾升的烟雾,看到了蹲坐在房门后默然叼着烟的肖恩,此时的这个满身染的血红、神色淡定的的年轻人给蒙多*谢尔带来了偌大的冲击,这让他不由自主的倒吸了口凉气。

    “这些....东西...都是你杀的?”仿若眼前的年轻人就是一位蛰伏、收起了自己的利齿尖牙、伪装起来的猛兽一般,莫名的给自己带来了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强忍着微微的颤粟感问道

    视线中破破烂烂,支离破碎的怪物尸体像是坏掉的玩具一样满地都是,根本不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个,光是视野中的话,恐怕任何人都会认为有几十个吧...

    “我们来晚了,洛依*格丽斯已经被这些怪物吃掉了”肖恩将烟蒂掐灭之后,随手将其收到了兜里,站了起来,然后伸手指了指邋遢男的尸体道:“好在罪魁祸首也死了,也算是给她报仇了”

    随着视线的转移,四处搜索了一会儿的蒙多*谢尔面色有些难看的找到了那颗在污水中的头颅,语气憋屈的道:“你...把...这家伙..也杀了,这可是要生擒的...”

    肖恩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眼神瞬间变的犀利起来:“但瑟维*多琳纳可没有跟我说这样的命令...”

    “算了,死就死了吧..”被搭档投过来的眼睛一扫,仿若坠入冰窟的蒙多*谢尔只好满脸无奈的放软了语气,至少到此时为止,他已经对眼前的这位麻杆的能力有了的了解,作为一名密科的外围成员还没有足够的底气来训斥这样的家伙,至于任务搞砸与否,找个理由都推诿给上面吧...

    想到这儿,蒙多*谢尔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捡起了那颗脑袋将其包好,随后一边掏出自己的手机,一边道:“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善后事宜会有相关人员来处理...”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