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女主宰〕〔重生后,我抱上了〕〔庶可嫡国〕〔大明文魁〕〔木叶之次元聊天群〕〔瘟疫医生〕〔都市灵剑仙〕〔在霍格沃茨的时光〕〔厌尔〕〔施法诸天〕〔慕少的秘宠甜妻慕〕〔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学神:封少娇〕〔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温若晴夜司沉〕〔都市最强仙尊〕〔超牛女婿〕〔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六十八章 假货的演唱会
    “那家伙在冒充你开演唱会,你就没有什么想法么?”跟在一身西装革履、显得十分精神的肖恩身后的瑟微*纳倒是显得沙忿忿不平的,看着当事人不为所动的在场馆外、神色懒散的坐在休息椅子上刷着手机,瑟微*纳沙一把夺过了在其手中的触屏,语气忿然:“我跟你说话呢...?”

    “那你让我怎么办?冲进场馆里的塔台上质问那家伙--你是谁?然后跟着台下的观众说,他是假货,我才是真的...”肖恩无奈的耸了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随即重新夺回了自己的手机,满脸无趣的提示道:“你再不进去,人家演唱会一旦开始就要封场了,到时进不去可别怨我...”

    “..你...”看着满脸无所谓的肖恩,瑟微*纳沙倒是被气得有些哭笑不得了,最后她长舒了一口后,倒是转换成了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道:“假货的演唱会有什么好听的”

    就在这时远处的演唱会的大门已然缓缓的关上,负责维持治安的大多数安保人员已经退入了彻底被封锁住了的大门内,只留下两名安保人员在外面站岗,看到这状况肖恩耸了耸肩膀,倒是有些替对方可惜的叹了口气后,才道:“怎么哪儿都能遇到你呢?”

    “你啥意思?我表姐的一个学姐就住在这附近,我跟我表姐到她的学姐家来玩,顺便来凑凑热闹不行么?”看着西装革履,依旧留着中短发,将自己打扮的极为精神,配上卖相还不错的脸庞,起眼神中隐隐的附着了一层看不见的慵懒的才气,瑟微*纳沙竟然一时间微微的怔了怔神,在肖恩的视线转移过来之前,为了掩饰腮边腾起了丝丝红晕的羞意,用刻意的语气追问道:“打扮的这么精神,不会是来私会女孩子吧...”

    “不过,说实话,你这家伙到底有多少身份?”刻意压低了自己声音的瑟微*纳沙满脸好奇的追问道:“我说,是不是像你们这类人,一般杀人都是不用负刑事责任的...”

    “别瞎说,我现在的身份可是正经的司机兼保镖,被保护人进去看演唱会去了,我只能在外面等她...”对于瑟微*纳沙的质问,肖恩无法否认、更没办法解释,他只能岔开话题。

    当然,至少这个有自己前妻发布的临时任务,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临时任务了.他一边说,一边将视线投向了演唱会的会场大门外,此时大门外的两名安保人员正在与一名推着轮椅的男人发生语言冲突,他拿着两张演唱会的门票似乎在解释什么,但门边的保安却不为所动,所以双方的语言也越发的激烈起来,甚至一度就要发生肢体冲突,最后坐在轮椅上精神萎靡、面色倦怠,带着一顶帽子的女孩颤巍巍的伸出手阻止了这场即将上演的全武行..

    推着轮椅的青年那只能红着眼,忿然的推着轮椅徐徐的朝着广场的中央走来,就在这时,会场里面已然想起了激昂的音乐,显然一开始就是熟悉的那首熟悉的---清明上河图,音乐的想起,然两人驻停在了哪里,女孩似乎在说些什么,但巨大的音乐声混搭着唱声已然压制住了女孩虚弱的声音,青年会意的躬下身子尽量的将自己的耳朵贴过去,随即他直其了身子,将轮椅再次推转过来,直面对向会场,然后将坐在轮椅上的女孩的的脑袋轻轻的依抚在自己的怀里。

    他红着眼睛,神色复杂的凝望着被隔离起来的会场,从里面每传来一声呐喊的呼啸声,都会让他不由的将自己的拳头攥的跟紧,眼神中弥漫的恨意也越浓,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缓缓的将轻抚在怀里的脑袋依放在轮椅的靠布上,眼神已然凝视到了唯一敞开着的紧急疏散口,但那里依旧有几名保安守着...

    青年的表情越发的坚定,而神色倦怠的女孩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紧紧的拉着青年的手,轻轻的摇着头,意识不要再去了..

    但青年露出了温情浓郁十足的笑意,却轻轻的捋下了女孩的手,重新转身走到轮椅的扶手后,就在他即将迈步推着轮椅的时候,一支大手拉住了对方的胳膊:“别鲁莽,你冲不进去的...”

    青年诧异的转首望去,看到了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正抓住自己的胳膊,神色郑重的正在对自己摇头,而站在他身旁的一个漂亮异常的女孩,也是连连点头,诧异之后的青年红着眼,忿然的甩开了对方抓住对方的手,倔强固执的想要继续向前推动轮椅...

    但那名西装革履的男人再次抓住了对方的胳膊,向坐在轮椅上神色倦怠中流露着惊慌的女孩:“你男朋友..?”

    女孩带着些许央求的神色望着青年,这才满脸苦涩的转首,缓缓的对肖恩点了点头,但青年脸上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了惆怅的微笑,随即挣扎的幅度愈发剧烈起来,肖恩死死的抓着对方依旧挣扎不断的胳膊,厉声的质问道:“你一个人能打倒那些人?就算你能打倒他们,但在你挨打,亦或是打人的时候,你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她会哭、会心疼,谁来照顾她?...能看得出来,她很虚弱,等下一次再....”

    骤然停下了挣扎的青年,捂着止不住涌出泪水的眼眶,呜咽的道:“没时间了,等不到下一次了,我不能让她留下遗憾...”

    说到这儿,青年擦干了溢出眼眶的泪水,微微筹措的神色中随即又变的坚毅起来,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望着肖恩与瑟微*纳沙,哀求道:“麻烦你们..帮我照顾她.”

    说罢便放手轮椅,便握着拳头迈开步伐,而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却撕心裂肺的喊道:“多利蒙*泰诺,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你的勇气来的永远都是这么的迟?我不要你的怜悯,我更不需要你为我做些..什么..,我..只想..静静的依靠在你的怀里..,等待...那一刻...的来临...”

    听到身后的女孩的呼喊,多利蒙*泰诺止住了步伐,泪眼朦胧的松开了紧攥着的拳头,仰望着天空嘶吼了一声,这才默然的留着泪水走到女孩的轮椅边轻轻的拥抱着抚摸着对方的脑袋,泣声呜咽的忆往的道:“从刚刚进入大学校园,在校门口第一次遇到遇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但那时的你如众星拱月一般的出众,而我是那么的普通,甚至连星星都算不上,我只能默默的遥望着你,将你的一点一滴铭记在我的心里,那时我唯一能做的...只是默默的守护着你....,但现在我却连你的最后的一个愿望...也迟到了.....”

    “傻瓜..,在我的心里,也许你迟到了很多次,但这一次,..你没...有..”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带着些许的喘息,微微的红着水雾弥漫的眼眶,带着浅浅的微笑眺望着天空中挂着的圆圆的月亮,默然了一会儿后才道:“我们..回吧...”

    多利蒙*泰诺默然的点了点头,带着不甘的神色回望了一眼已然锁住了沸腾声的会场,随即才转身走向轮椅后,迈开推开轮椅的步伐..

    “等一等,也许你们的遗憾,我有办法弥补...”已然被微微感动的瑟微*纳沙,伸手朝着多利蒙*泰诺喊去

    而后者也是瞬间驻足,带着些许欣喜与疑惑的问道:“你能帮我们进..会场...?”

    “..恩..,也许我们能让你看一场真正的面具演唱会...”说到这儿,瑟微*纳沙将自己的筹措不安中混杂着哀求的眼神递向了微微皱起眉头的肖恩身上:“别让他们留下遗憾...”

    而瑟微*纳沙的言语与举动这让多利蒙*泰诺越发的疑惑起来...

    沉吟一会儿的肖恩,复杂的看了一眼已然推着轮椅转过身两人,满脸无奈的道:“你知道我不能走远,而且这里没有...”

    “你答应就可以,其余的事情,全部交给我...”瑟微*纳沙信心十足的,随即扭头望了一眼越发疑惑的多利蒙*泰诺两人,安抚道:“给我们二十分钟,弥补你们一个遗憾....”

    多利蒙*泰诺望了一眼神色再度颓废下去了的轮椅上的女孩,然后狠狠的点了点头,得到双方的认可后,瑟微*纳沙迅速的拿起了一个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学姐,来一下xxx体育场的广场呗,顺便把你的舞台音乐车也开来,那个人答应pk假货了...”

    “...,你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瑟微*纳沙情绪有些亢奋望了一眼,从自己背包中借走了笔记本和笔,正在一旁的广场灯下专注写词与谱曲的肖恩,压低了声音对着电话的另一头说道:“那家伙好像又在现场写词、谱曲,看样子,似乎灵感爆棚了啊”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那家伙性格有些古怪,你们赶快来啊,他答应唱是有诱因的,这诱因要是没了,谁知道他会不会改变主意...,哦,对了,别忘了,带个面具来...”挂了电话的瑟微*纳沙,倒也没有管蹲在广场路灯下面写写画画的肖恩,而是来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女孩身边嘘寒问暖起来,这样的举动在瑟微*纳沙看来是虚伪、做作的,但此时微妙的心态却让她自己甘心这般的虚伪,试图引来对方专注之余的些许目光

    不得不说,自从面具哥从天桥现世以来,一连五首歌都是首首爆红、经典,时至今日也是传唱不衰,此时演唱会外面的广场上,已然聚集了不少人望着场馆内的演唱会驻足望去。

    而就在这时,一辆规格不小的简易的舞台车从马路牙子上直接驶上广场,在人群惊慌的避让、骂咧下,驶入了广场的中央,然后从前排的驾驶室,连带司机在内跳下来了一男两女,只见为首的一名穿着穿着款式淡雅的百褶裙、脚踏着平跟凉鞋、气质绝佳、面容姣好、扎着短马尾的的女人,她有条不紊的一招呼着男司机赶紧将简易舞台车打开,调试好上面的音响设备,一边询问着身侧正在打电话的卡娜*姗卓:“人在哪儿?...”

    “在那呢...”卡娜*姗卓一边听着电话,一件转动着自己的视线,很快她便看到了正站在轮椅边和自己招手的瑟微*纳沙

    走在卡娜*姗卓身侧、手里拎着一个装着面具的纸袋子的洛依*格丽斯看到了瑟微*纳沙后,便迅速的递给了对方一个询问的眼神----面具男呢?

    会意的瑟微*纳沙向不远处的一个广场灯下正垫着瑟微*纳沙的女式包神情专注的写画着的身影,看着对方年青的身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随即又压低声音向身边的卡娜*姗卓,神色复杂的询问道:“是他么?但网上不是盛传他长的有点那个...,所以才带面具的么?”

    “长的磕碜,是吧?但事实上人家就长这个样子...”卡娜*姗卓看着在西装革履衬托下,无论是面容,还是气质都算的上是上佳的肖恩,极不淑女的咂了咂嘴巴,似有无穷回味般,眼角闪烁着些许莫名的情愫念念自语的道:“这就是我心中仰慕已久的侠客啊...”

    “你说什么?”脸上微微腾起了些许惊诧的洛依*格丽斯,恍惚了一下之后的洛依*格丽斯下意识的追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心思灵动的卡娜*姗卓压低了声音,带着别有韵味的语气,调皮的道:“是不是越看越丑..?”

    “丑..?”随即会意过来的洛依*格丽斯,腮边不禁的升腾起了一丝若有所思的笑意,语气轻佻的道:“的确是越看越丑.这么丑的人,老娘先拍个照先...”

    “你对这个人了解不深,所以别给他乱拍照...”卡娜*姗卓一下攥住了对方已经掏出兜儿的手机,看着学姐对方投递过来满脸疑惑的表情,卡娜*姗卓微微挣扎了一会儿,才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划出了一段视频递到了洛依*格丽斯面前,语气中夹带着满脸的惆怅道:“这可不是拍摄特效动作片,是我表姐第一次在天桥上录下来的..”

    惊诧的看着视频中蒙面人从十数米的天桥上跳下去与之后打斗的画面,洛依*格丽斯慢慢的开始有些不淡定,眼神中更是毫不掩饰质疑的问道:“你就这么相信你表妹...?你确定这没加特效...?”

    “不...,我相信的是我自己的眼睛,因为....”带着些许困惑、迷离神色的卡娜*姗卓,随即便清醒了过来,然后尴尬的道:“总之他的背景有些不一般,也许这也才是他恰恰每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时都要遮掩真面目的原因吧...”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