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女主宰〕〔重生后,我抱上了〕〔庶可嫡国〕〔大明文魁〕〔木叶之次元聊天群〕〔瘟疫医生〕〔都市灵剑仙〕〔在霍格沃茨的时光〕〔厌尔〕〔施法诸天〕〔慕少的秘宠甜妻慕〕〔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学神:封少娇〕〔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温若晴夜司沉〕〔都市最强仙尊〕〔超牛女婿〕〔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十章 另一个特点
    这让肖恩越发的焦急起来,他迫不及待的走到舞台前,虚按了一下,声潮迅速的退潮,肖恩将视线投向了收回视线的轮椅女孩,声音带着些许哀伤与呜咽的道:“我是面具,..但..今晚,我只为一个人唱歌...”

    这瞬间让舞台车上的一行知情的人百感交集起来

    而广场主屏幕上直播的拍摄者也再次顺着面具男的视线聚焦到了坐在轮椅上女孩身上...

    随即面具男也不管呼啸如潮的声潮,将视线投向了陌生的节拍手----中年男子身上,随即点了点头,随即环视了一眼红着眼眶的瑟微*纳沙、卡娜*姗卓、最后是已然换坐到了古筝位置上、正向他点头往来的洛依*格丽斯,只见此时她明亮的眼睛中也被一层水雾朦胧住了,望着肖恩的表情上更是夹杂极为复杂的神色,但其中最显着的神色却是一眼就能识别出来的倾慕与钦佩...

    随着音乐声再度响起,持续连连的的声潮迅速的退去,接着一曲电子琴与古筝合奏的前奏,轻快而又婉转的音调迅速的肃清了现在的杂音...

    ------徐徐回望,曾属于彼此的晚上红红仍是你,赠我的心中艳阳如流傻泪,祈望可体恤兼见谅------这迅速勾起了现场人们刚刚的那幕让人呜咽泪下的求婚的场景,想要翻腾的现场却诡异的寂静异常

    -----明晨离别你,路也许孤单得漫长一瞬间,太多东西要讲可惜即将在各一方只好深深把这刻尽凝望-------带着独特的颤音将顿时将歌曲引入了一个小高潮,但这却提早被台上肖恩骤然抬起手虚按住手势,抑制住了人潮想要躁动的小高潮的呐喊声潮,顿让越发壮观的声势憋屈凌乱起来,前方的人宁静,而后方及更远的地方却先一步的卷积了起来声势,最终还是在面具男的坚持虚按的手势压制了下来

    再也抑制不住眼中泪水漫出自己的眼眶的卡娜*姗卓,任凭泪水滴落在琴键上,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一连被两首歌击溃自己的泪腺,而这也感触瞬间让她的在琴键上跳跃的手指,更加的灵动、传神起来,随着铿锵的两声钢琴声骤然响起,随之颤粟心灵的高潮歌声,接踵而来--------来日纵是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来日纵是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都比不起这宵美丽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ah..因你今晚共我唱-----

    翻腾的声浪彻底的从后至前沸腾起来,这个时候人山人海的已然不足以形容的围观者的势众了,而正在乐谱弹奏着手中电子竖琴的瑟微*纳沙也比自己的表姐更是不堪,此时的她在心灵颤粟的同时,眼眶中的泪水可以说是泪如雨线一般。

    正在而沸腾起来的声势更是直入云霄,而会场里的演唱会也彻底的停滞了下来,声势已然不在,观众席上退场的人越来越多,到了这个时候,竟然在四条紧急疏散通道中排成了一条条长长的退席的人潮,而留下来的人则大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静静的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站在舞台中央神色颓废的望着舞台上被台下粉丝扔上来的各种垃圾,伪面具哥揭下了脸上的面具,绝望的瘫坐在舞台上。

    当退场的票众们走出场馆的时候,却悲哀的发现环形会场的四个紧急疏散通道已然被人山人海的环围住了

    坐在轮椅上的女孩眼神越发溃散起来,她带着些许艰难的微笑听着现场彻底腾腾起来的声潮,艰难的抬首仰望了一眼再次溢出泪水、再次被哀伤刺痛的表情、正带着满脸央求着自己的多利蒙*泰诺,伸出颤粟的手指为其抹掉了其眼角的泪水,却绝望的发现,这溢出的泪水却怎么也察不干净,最后只能无力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对着多利蒙*泰诺的摇头,低声呻吟的道:“答应..我,..让..我..看完这...一场..,好么?”

    多利蒙*泰诺抬头仰望着天空,想要擒住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但他悲哀的发现,泪水依旧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溢出,感受着怀中的人儿呼吸声越发急促起来,多利蒙*泰诺带着泪眼狠狠的点了点头...

    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再次艰难的转动脑袋,仰望着夜空中越发明亮的圆月,颤巍巍的伸出了骨粼粼的右手,想要触摸什么,但呼吸却越发急促起来,但下一瞬间,坐在轮椅上的女孩抬起的手臂便彻底的摔落了下来,那脸上的表情彻底的凝固住了,就连骨粼粼的手指上的那枚戒指也应为落臂的动作太大而被惯性甩滑落了下来,只留下了人在脸颊上滑动的泪珠。看到这一幕的多利蒙*泰诺再也抑制不住心中哀痛,低声哀嚎呜咽的同时,再也没有丝毫顾忌的将其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中...

    时刻注意这边的肖恩,看着女孩升起的手臂滑落下去的那一刹那,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悲切的加了一段悲切的呐喊声--ha-----,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再次从眼眶中溢出,在脸上滑动,最后沿着面具后的下颚滴落,这让舞台上正在按照乐谱演奏的众人瞬间的就是一颤,这算是加词么?

    随即他们便意识到了什么,相继的纷纷抬眼望去的时候,才发现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已然闭上了眼睛,寂静的依趟在了微微调斜了幅度的轮椅上,而神色悲痛欲绝的多利蒙*泰诺已然转身来到了轮椅的后,双手紧紧的攥住轮椅的推手,而他周遭围拢的人群也默默的留着泪静静的注视两人....

    还未等台上的演奏者们来的及哀叹,面具男便再次张口复唱,不过他没有唱原先在乐谱下的歌词,而是瞬间改词,这让舞台车上的所有人都没来由的一慌,毕竟这首歌唱到现在,绝对是惊艳之作,只要把这首歌按原计划完整的复唱完,那绝对又是一首经典,而临时改歌词的风险性那是不言而喻的...

    不管演奏者们如何的想,但演唱者却没有犹豫,瞬间便篡改掉了原来的复唱歌词,而是改为了更为应景的歌词唱出了声.

    而演奏者们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沿着原来的曲谱演奏-----临行临别,才顿感哀伤的漂亮原来全是你,令我的思忆漫长何年何月,才又可今宵一样停留凝望里,让眼睛讲彼此立场----听到这儿,正在操作节奏拍的中年大叔雾气朦胧的眼神中闪烁着的凝重,在眼眶中直打转的泪水后的蕴含着朦胧神色,瞬间化成了惊诧与震撼,他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站在舞台中央,笼罩这浓浓哀伤之意的背影,带着些许苦涩与羡慕的神色低声念念自语的道:“这才是他真正的才华么?这才是真正的面具么?这样音乐才华横溢的人世间被称为凤毛麟角或许也不为过吧...?”

    而正坐在古筝前处于演奏间隙期的洛依*格丽斯,更是擒住了眼眶中越来越盛的雾气的同时,震惊的差点掉了自己的下巴,这临时改词改的也太惊艳了,作为一名作曲人,她太清楚能能把歌词在不破坏掉原有旋律的情况,改的如此应景、这般惊艳是多么的困难,但这家伙像是信手拈来一般的轻松容易,这同时也让她不由的舒了口气,对下面的几句衔接的歌词也不再悬着心了,反倒引起了她浓浓的好奇心和莫名的悲戚....

    剩余的两位顶多只能算上半职业的瑟微*纳沙和卡娜*姗卓只是被这淡淡的哀伤直击心灵,在灵魂微微颤粟的同时,眼眶中的泪水更是没完没了的往外流...

    -----当某天,雨点轻敲你窗当风声吹乱你构想可否抽空想这张旧模样-------当面具男带着淡淡的哀伤唱出这语段歌词,并在尾段留下微微的颤音的时候,在现场迅速的牵引出来又一波小高潮,但呼啸的人潮声浪瞬间直上云霄.

    而与之对比鲜明的却是围拢在西边副屏下的人潮,这面副屏的直播的显然心思更加细腻,拍摄者则是更加侧重对偏爱对轮椅女的跟拍,当人潮掀起冲天的声浪的时候,唯独西面的人流却个个泪眼朦胧的寂静默哀,当面具男唱到这一段的时候,屏幕下已然弥漫起了一大片声势不小的呜咽与低泣声...

    而舞台上四目对视之下,无论是洛依*格丽斯、还是节拍器后的中年人已然是红着眼眶,带着脸上映射着丝丝的泪痕,毫不掩饰的露出了震撼与点头认可。最后的这几段衔接歌词比想象中还要惊艳,这首歌绝到这个时候,无论是歌词还是谱曲,已然足以够资格成为一首能够在一代人的心灵深处划上深深烙下印记的绝对经典,虽然在乐曲的演奏方面还有一些小瑕疵,但经典从来都不是毫无瑕疵的东西......

    随着传神的铿锵的两声钢琴声再次骤然响起,随之颤粟心灵的高潮歌声,接踵而来,而屏幕上也适时的显出了词幕--------来日纵是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来日纵是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都比不起这宵美丽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ah..因你今晚共我唱-----

    跟唱声更是骤然而起,声潮比起万马奔腾的声势似乎还要强上一些,几乎将整个夜空掀翻,-----都比不起这宵美丽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ah..因你今晚共我唱-----

    随着音乐缓缓停滞,彻底宁静下来,现场翻腾了一一波又一波呼啸的浪潮,整整持续了数十秒,面具男只是站在原地,等声势相对弱下来之后,走到台前,举起手中的麦克风闭上眼,略带些许哀伤的扫视了舞台车正面的人群,声音低沉的道:“我是面具...,但我从来不想以这种方式唱歌,今天晚上,请大家让我安静的送走我的第一个...粉丝,让我为她做最后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请让我从容的..”

    说到这儿,他将视线投向了轮椅上所在的方向,继续道:“和今晚的他们静静的离场.....”

    说罢,他向越发寂静的人流静静的鞠了个躬,将手中的麦克风返身放置到了钢琴架上,穿着风衣、带着面具的他再度返身跳下了舞台车,走到了推着轮椅的多利蒙*泰诺身边,向其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在多利蒙*泰诺忧郁复杂的神色中,走到了轮椅的边分攥住了一个推扶手,两人合推的轮椅静静的在涌动的人流中硬生生的劈开了一路,舞台上的几名演奏者们也都纷纷驻足在台上凝视着面具男背影,多利蒙*泰诺,以及已然彻底闭上眼睛、面容安详的躺在轮椅上的女孩身上

    轮椅所过之处,人潮寂静的自动让开了一条通道,弥漫在人群中淡淡的哀伤抑制住了人流的躁动,人流分而复合,直到他们彻底的消失在了人头攒动的人潮中,瑟微*纳沙的脸上还依稀有着一丝泪痕,带着些许迷离的眼神望着那个人消失的地方,念念自语的道:“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方式离场...”

    洛依*格丽斯红着眼眶怔了怔神,脸上腾起了一抹淡淡的浅笑,对着身边的卡娜*姗卓轻叹道:“你说的对,这个人很丑,而且我还发现他有另一个特点-----蠢...”

    “蠢?”微微有些诧异的卡娜*姗卓带着仍旧没有平复下来的心境,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才红着眼眶笑意越发浓烈的点头认可道:“这家伙..的确有些蠢...”

    “是啊,但很感性...”瑟微*纳沙的脸上也随即露出了一丝恍然的表情,随后扭头望向体育场里已然彻底寂静下来的会场,突然坏笑的道:“这场子砸的,里面的那个假货恐怕要气晕过去了吧?”

    “管他去死,他的苦头还在后面呢,我相信面具粉们的声讨与人肉搜索可不是一般人能抗的住的....”当洛依*格丽斯与卡娜*姗卓几乎不约而同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三人却又是一阵无言的微笑..

    围拢的人群开始逐渐的退潮,看着慢慢空旷起来的广场,只剩下怔着神、若有所思洛依*格丽斯站在舞台车上念念自语着什么

    “想必你见过他的真面容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其侧身的节拍手大叔,满脸肃然的望着洛依*格丽斯

    “总监,这个人比我们想象的要....年轻..”洛依*格丽斯语气中带着微不可查的诡异的说道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