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女主宰〕〔重生后,我抱上了〕〔庶可嫡国〕〔大明文魁〕〔木叶之次元聊天群〕〔瘟疫医生〕〔都市灵剑仙〕〔在霍格沃茨的时光〕〔厌尔〕〔施法诸天〕〔慕少的秘宠甜妻慕〕〔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学神:封少娇〕〔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温若晴夜司沉〕〔都市最强仙尊〕〔超牛女婿〕〔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十一章 分派新的任务
    “说实话,让你当麻杆确实有些屈才了”望着不久之前刚褪下“面具”伪装,重新换上了一副西装革履的肖恩,身着便装、转着手机的凯瑟琳*艾迪毫不掩饰满脸欣赏与欣慰的神色及语气,不过话语中倒也隐隐的蕴含着一丝疑惑,道:“观察你越久,就越是看不懂你了,到现在我隐隐的有种感觉,你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到底哪一个才是正真的你?”

    对方的话尾,刹那间让肖恩生出了一种默然苦涩的感觉,最后也只好保持苦涩的表情,嘴硬的辩解道:“时事异事,何况是人呢?”

    凯瑟琳*艾迪倒也没有去刻意的争辩,就连她自己也不能否认,对如今前夫的改变而产生的欣慰及欣赏,已经压倒了内心中的那份疑惑。当然还有隐匿在心中的那丝不敢深想的恐惧,如果他不是以前的那个他了呢....?这不由的让凯瑟琳*艾迪想到了两人的孩子,收拾好心中纠结的情绪后,凯瑟琳*艾迪才用略带叹息的语气道:“可惜如此多才多艺的保镖却被人解雇了...”

    “解雇?什么意思?”肖恩有些诧异的望着一副幸灾乐祸、但神色中隐隐带着些许言不由衷的前妻,随即想到了什么,他尽力的隐匿着自己心底的疑惑,赶紧将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一看,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智能手机已近关机了

    “你在上面唱嗨了,但雇主却在下面急的团团转找你,恼怒成羞之下,只能打电话通知安保总部解雇你这个不称职的员工,当然我也是刚刚接到消息的”说到这儿,凯瑟琳*艾迪耸了耸肩膀,然后伸手打断了想要解释什么的肖恩,带着些许忧虑的道:“失去了雇主的信任,也可以间接的说,你的这次任务已经失败了,不过好在我们还有后手,所以接下来,我打算给你放三天假放松放松...”

    “这个可以...有?”肖恩略带些许犹豫的质问了一下,做麻杆这么久了,自己竟然有些习惯了被特殊式的剥削

    “当然,谁让你目前的上司是我呢”

    “能不能多给几天假,我想回趟杜德拉城,去看看...小桑德...”肖恩伸出了右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时至今日,他仍旧记得自己身上背负的义务,也许等到哪一天自己不在这个世界了,或许这义务才能正真的被甩掉...

    此时的凯瑟琳*艾迪表情上略带些许愧疚的表情瞟了一眼正满脸惆怅的,随即将视线也投向了西北方,仿若自言自语般的道:“是啊,...我们..都亏欠他的太多了....”

    ==================

    “没想到,你小子伤好的这么快,怪不得我在医院里没碰到你...”刚刚出院的劳伯*安利显然对于继续担任麻杆这一职业,穿着便装的他有着强烈的怨念,一边言不由衷的和自己的老搭档打着招呼,一边用眼神瞟着自己的新上司----凯瑟琳*艾迪

    从杜德拉城回来后的当天晚上,作为新上司的凯瑟琳*艾迪便带着肖恩来到了一个新,并重新为肖恩*塔利介绍了一位搭档。对于和劳伯*安利重新搭档,这多少让肖恩有些意外。

    “你们俩先在这里住个两三天,我估计之后,上面会给你们分派新的任务...”两人还没有来得及客套,一旁的凯瑟琳*艾迪就开口提示着,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眼神着重投向了肖恩的身上,并嘱咐道:“在任务期中,一定要注意安全..”

    劳伯*安利似乎从自己的上线的口中微妙的语气里品出了些许不一样的味道,他略带些许诧异的眼神瞄了一眼自己的老搭档,随即便先点了点头,而肖恩也紧随其后的点头道:“恩,我...们会注意的..”

    欲言又止的凯瑟琳*艾迪最终还是将表情演变成了一丝寂寥,随即再次嘱咐道:“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你们一定要保持手机处于待机的状态中,如果没有必要,就待在这里,不要乱走动,上面会有人随时联系你们...”

    望着倾城姿色的上线离开的身影,劳伯*安利若有所思看了一会自己的老搭档,最终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嘶...,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你的女人缘比我要好呢?”

    “什么意思?”肖恩恢复了往常的略带些许颓废的气质望了一眼眼前的老搭档,心中却是嘀咕道:“这老小子的鼻子蛮灵的嘛..”

    “小兄弟,别装傻啊,你感觉不到吗?无论是上一位怪异的法医上线,还是这一次的新上线,我总感觉到她们对你的...态度,要比对我...好..那么一些..”若有所思的劳伯*安利砸吧着嘴巴纳闷的闲聊着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这么一种感觉了,可能这就是年轻与帅的优势吧...”肖恩咧开嘴,打趣的说笑着,心里却是咧咧起来:“如果你知道,这两个人中,一个是你的前妻,一个是特殊组织里的上司,你就不会有这种差异感了吧”

    “年轻人,别轻狂,我也年轻过...”劳伯虽然对于肖恩这样牵强的解释有些有些憋屈的

    三天的时间一转即逝,就在第三天傍晚时分,警局打来了电话,让两人迅速赶到车站,坐一辆d字头的火车去往南方,同时也可以的强调了一下让肖恩两人只带一些简单的日常行李。

    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两人虽然对这项任务多少有些唠叨、甚至是抵触,但最终也只能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直奔火车站,当然随声携带的还有刚刚拨付给两人的那一万块纳尔的动身费,这也让两人的内心越发的坎坷起来...

    在火车站,肖恩*塔利两人还遇到了身着便装的凯瑟琳*艾迪,不过她的身边却跟着一名打扮的跟个黄牛党一样的高个子青年人,年纪在三十多岁,气质倒是很和谐,没有一般警察的那种气势,当然,这个人最大的特点便是话多、健谈.

    轻咳了一声的凯瑟琳*艾迪止住了对方的话头,刻意的多打量了一眼肖恩,这才道:“介绍一下,这位是你们的新上司---葛兰*吉姆警官,以后你们接手的任务工作可以向他联系,至于联系方式,会很快发送到你们的手机上”

    “最后,注意安全...”凯瑟琳*艾迪扫视了两人一眼,随即才向自己身侧的便衣警官点了点头,后者这才拿出两张火车票,说是随后会有人跟两人联系。

    肖恩*塔利猜这个随后,大概是要等两人到南方,亦或是下火车之后才行。显然联络的主动权并不掌握在两个麻杆的手中,多问也很可能会吃软钉子,肖恩*塔利也就俩压着性子没多问,只好低着头,一副窝囊像的打量着手中的两张火车票,这次出行待遇还不错,至少两人的位置都是软卧。

    一般客人坐软卧,那是一种享受,但在劳伯看来却是一种变相的煎熬,上一次自己的遭遇还历历在目,不知不觉中就被送入医院中急救,而且诡异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在他看来这次跨区域的任务,很可能会有过而无不及。

    在两人的嘱咐声中,两人登上了去南方的火车,肖等两人上了火车后,肖恩*塔利发现这趟车的人不少,甚至很多都没座,这不禁的让肖恩想起了记忆中“家乡”中站票。不过让两人舒了口气的是两人做坐的那个软卧厢,除了肖恩*塔利和劳伯*安利,就没其他外人了,这倒是让两人一阵诧异,劳伯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撇嘴的形象,囔咕着道:“国家体制里的人员的待遇就是不错,但可惜我们不是,所以这很可能是变相的监视...”

    肖恩*塔利看了一眼心态有些不好的劳伯*安利,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倒是没有想的那么的复杂,倒不是无所谓,而是无法挣脱,稍稍安抚了一下自己的搭档,然后便可是刷起了手机.这一路上,肖恩*塔利倒是想开了,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劳伯一开始还有些憋气,但慢慢的也被肖恩的这份气氛传染上了,倒也想开了.....

    一晃火车到了濉河特站,这也是北方到南方的中点。濉河特站是个大站,无论是上车,还是下车的人流量都比较大,所以停靠的时间比较长,足足半个小时左右。

    肖恩*塔利两人倒也没有下去的想法,依旧躲在软卧车厢,吃着猪蹄子喝着啤酒、饮料。

    没多久厢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男一女。那名男子还背着一个旅行包。劳伯*安利虽然受搭档的坦然面对的气氛感染,但心底多少还是有些气恼的,加上又喝了也些啤酒,这个时候倒也没有刻意的再隐忍,而是极为不爽的瞪了他们一眼,语气阴阳怪气的道:“走错了吧?朋友?”

    让肖恩微微有些诧异的是这一男一女倒是没有被劳伯的语气与表情吓住,更没有没理会劳伯*安利,反倒又往里走了几步,而且那女子还刻意的落后一步,顺手把厢门关上了,倒是在外边把起了风。

    这个时候,就算是微微有些醉意的劳伯也察觉出来了什么。还没等肖恩*塔利两人随后出声询问,前面的那个中年男子便亮出了警官证,上下打量了也眼两人后才道:“肖恩*塔利?劳伯*安利?”

    肖恩*塔利与劳伯*安利越发淡定的对视了一眼之后,才皱着眉头询问道:“两位是?”

    到了这个时候,肖恩*塔利也大概能猜的到这两人很可能是警方的接头人。肖恩*塔利客气的带着劳伯*安利,给这位警官挪地方,让他坐下来。

    “我们是你们此次任务的接头人...”男警一边说,一边趁空也把旅行包放在桌子上,从里面掏出两套衣服,都是相同的款式的水手服,而且衣服多少还有些陈旧,这顿时让肖恩*塔利联想到了大海。当然最让肖恩*塔利敏感的是,这衣服不但陈旧,而且自己手中撑开的白衬衫上还分布着好几个飞溅的黄点子,对于有一定杀人经验的肖恩,隐隐能感觉到这就是血迹,至于是人、还是动物的就拿不准了...

    中年男警、留着一头极为土气的平头,用不用质疑的语气对着肖恩两人道:“先穿上试一试,看大小合身不?”

    肖恩*塔利只是低头一边陪着笑,一边择弄着衣服上的黄点子,并没有立刻动弹照做。劳伯*安利更是满脸憨憨的“呵呵”笑了,一边打着酒嗝,一边指着衣服语气中带着些许刺的道:“警官,这他妈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吧?我们俩再怎么说也是戴罪立功的麻杆,没有功劳,但也不至于还要穿死人的衣服吧?”

    中年男警脸色一沉,压根不跟劳伯*安利废话,冷冷回答说,“让你穿就穿,多墨迹个什么劲,还挑挑拣拣上了...”

    其实肖恩*塔利打心里也不舒服,早知道老子就直接接了密科的全职了,这临时工干的也太马的憋屈了。此时自己一边这样想着,顺便也看出来了,对方态度这般强硬,这衣服显然是非穿不可.

    微不可查的给越发默契的老搭档打了个眼色后,劳伯倒也不再墨迹了,两人都清楚试探动作到此也差不多了,至少两人都隐隐能够猜猜出,这次任务十有八九可能是和海挨着边。当下肖恩*塔利当先起身,换起衣服。劳伯*安利则是拿出一副不乐意的样子,但最终也照做了。

    待两人现场换好衣物后,男警看着肖恩*塔利俩,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干咳了一声,门外的那名爽利的女警察推开了房门,带着一丝微微的好奇打量了两人一眼后,才从自己的夸包中掏出了一个笔记本递给了中年男警官,随即又退到门外

    之后又从自己的旅行包里又拿出一个小本,劳伯*安利最烦看书,忍不住嘘了一声,男警又瞪了劳伯*安利一眼。随即中年男警官将两个笔记本转递过给肖恩的男警官特意压低声音的强调道:“接下来你们一直把这套衣服穿在里面,也看看我给你们的这个资料,把上面的一些刻意圈下来的话,全记下来...”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