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十二章 潜返
    说实话,此时的肖恩*塔利很好奇这上面写着什么,所以也就没有顾忌的先拿起一本,但毕竟时间有限,看了开头半页后,自己便开始加快了速度,之后又随意翻了几页看看,但等大体明白这里面写的是什么东西后,肖恩*塔利完全诧异了。

    看到搭档的这幅表情,劳伯也“矜持”不住了,顺手将另一本捧到手中浏览了起....

    显然坐在一旁的男警很久耐性,等肖恩*塔利看了一会儿后,多少也收敛起了自己身上盛气凌人的气势,不时的和肖恩*塔利、劳伯*安利搭着话,期间还特意的耐着性子解释了几句,最后也许是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这才一边抬胳膊看看手腕上的表,一边嘱咐道:“你们俩到了中转地以后,立刻赶往码头,那里有猎鱼人远航公司的人在招工,你们俩的任务就是按着资料上说的,冒充是资料上安排好的身份,这样会被优先录取的”

    说到这儿,中年平头警官加重了嘱咐的语气道:“一定要切记,把有上面资料要背熟了,千万不要露出马脚...”

    肖恩*塔利听完后,心中立刻中的疑惑也越发的浓烈了,情不自禁的望了一眼身边的搭档,只见此时的劳伯也在若有所思着什么。

    男警没再透露太多东西,只见他从兜里掏出了几个在普通不过的纽扣递了过来,并解释道:“这是特制的装备,功能主要是窃听、录像,以及定位”

    劳伯好奇的拿过了一枚纽扣,反复打量着,显然这个纽扣看起来跟其他的没啥区别。

    男警倒也干脆,立马一边上手示范,一边郑重的嘱咐道:“你们出海后,要是看到任何关于猎鱼人远航公司非法雇佣劳工的现象,都要偷偷拍下来。这个相机的拍摄开关就是纽扣边缘这一圈,使劲按住两秒钟就行,至于其他的功能会我会专门的讲解...”

    “警官,难道我们的这次任务就是去查猎鱼人远航公司的非法雇佣劳工?”肖恩*塔利现在就试着拍了一张,当捏着纽扣边缘时,稍一用力,肖恩*塔利就能感觉到,它能稍微往里凹进去一块..

    中年男警眉头一叠,随即点了点头道:“算是吧,不过你们的任务主要就是配合...”

    这时车厢外有列车员喊话,显然火车是准备离站了,相应的工具和资料也都交接嘱咐好了,两人也就没有再在这里待下去的必要了

    “注意安全...”中年警官留下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后,便朝着门边的女警察点了点头,随即起身离开了...

    望着手中的资料,劳伯*安利原本还剩下一些酒没喝,但此时也都没了兴趣。

    劳伯*安利无奈的骂了句娘,说也只能如此了。接下来这一路上,肖恩*塔利俩跟个学生一样,捧着资料读起来。这里面不仅仅是介绍一些他俩在南海某个小岛上的的“经历”,还提出一些出海的专业词语,有时还配着图片。

    劳伯*安利看一会儿就呼呼睡一会儿,肖恩*塔利虽然没有搭档那么逊,但枯燥的车厢里倒也没有其他的娱乐措施,相继肖恩也迷糊了起来,还未等他完全陷入梦乡,一股莫名的力量便将意识拖入到了意识空间中...

    “欢迎来到死亡办公厅,阁下...”坐在依旧简陋的办公桌后面的苏芮面带笑意的望着死亡领地的宿主,站起身来道:“现在我需要你履行当初的承若,我需要你再一次的突破时空的壁垒,潜入先前入侵的世界.”

    “我还有拒绝的权利么”耸了耸肩膀的莫里苦涩的笑了笑,随即询问道:“这次又是什么任务?”

    “我喜欢爽利的人,如果不介意,我们可以边走边说...”苏芮并没有直接的坦言,而是起身走到那扇链接着死亡世界的木门,并顺势推开了它

    =============================

    “哗啦”的一声,莫里的身躯跃入往生池,瞬间极强的失重感便袭上心头,让莫里忍不住的呐喊大叫起来,而眼前也是一片漆黑,一阵阵从心灵深处传来的悸动和满是黑暗的视界造成的越发强烈的恐惧感折磨着自己,这种情况持续了不知道多久,几乎将自己折磨疯了。

    就在自己感觉快要疯掉的时候,一阵剧烈的撞击感突然袭来,耳边传来哗啦啦的玻璃的破碎声,接着又是一阵失重感袭来,也许是习惯了之前的感觉,这次失重感并非不能忍受,就在自己心中腾起终于到头的念头的时候,一阵莫名的昏厥感却猛烈的袭来.....

    “该死的...杀戮世界..”陌生的灵魂重新附着到了原来的那个单薄的身躯上后,禁止的时间开始流动,而伊桑的肢体动作也在惯性行动着

    “啊!”一声暴喊从不远处响起,伊桑立刻本能的盲目挥舞起手里的弯刀。这时候被自己杀死的是不是敌人已经不再重要,所有人都只为了自己的生存疯狂杀戮着。

    有一声怒吼响起,浓烟中梅列格的长剑从一个身影前掀过,随着一片血水冲出,那人站在原地抽搐着,然后伴着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内脏从他胸腹间挤了出来,而那个人只知道低着头不停的把流出的五脏往翻裂开的肚子里塞着,接着一道乌光闪过,随着一支长矛贯穿他的身体,这个人终于彻底摆脱了可怕的噩梦安静的倒在了地上……

    四周的战斗已经越来越稀少,车阵一旦突破,其中埋伏的士兵就再也经受不住骑兵的蹂躏和践踏,举起的弯刀居高临下的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然后在一个个的敌人身上带起一蓬蓬飞溅的血水,适合结阵的长矛这时候成为了无法近战的噩梦,而斯巴达加骑兵则象一个个和战马融合在一起的屠杀的幽灵般在人群中穿梭,杀戮着。

    倒下的敌人越来越多,而更多斯巴达加骑兵的面前因为没有了敌人开始调转战马向后面还在抵抗的前卫队伍包抄过去。这让再次回归中界大陆的莫里神情恍惚了一下后,才得以判定眼前的一切终于要结束了。

    其实在回归数百年后的东方大陆之前的车阵被突破的时候已经注定了这些人的死亡,被分割成两个旋涡似的战斗只要有一个结束,另一个的结束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再次躲避开一个安德拉人疯狂的劈砍,梅列格几乎是在对方的弯刀就要砍到自己肩头的时候把剑尖送进了对方胸口,随着眼前敌人不停张嘴吐出的血沫里搀杂着模糊的呓语,他用力把对方已经瘫软的身体向后一推,终于彻底结束了这个人的生命。

    “梅列格!”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伊桑的喊声,梅列格毫不犹豫立刻向伊桑声音方向跑去,穿过浓烟,他看到伊桑站在一个歪倒在一个残破的车轮前的安德拉战士,一柄长矛插在他的肚子上,锋利的矛尖穿过了倒塌了的木质的车板上,把他死死的钉在地上。

    “这个人还活着!”望着这个都快要被自己忘记了的中年骑士,伊桑努力的让自己进入先前的角色,并尽量的去转移梅列格的注意力,轻声道:“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我听到他不停的叫利奥特的名字...”

    梅列格半蹲下身子把耳朵侧到那个濒死的嘴边,伴随着吐出的血沫,他听到从那人嘴里出的一阵阵断断续续的呓语:“都结束了....太阳神的使者就将牵引我回归真神的怀抱,太阳神将惩罚....惩罚...罪人,利奥特...注定在劫难逃....”

    然后,随着从他喉咙里出的沉闷的“咕噜”声,他的身子下滑的重量把那根穿透他身体的长矛压得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直到他的头终于慢慢垂了下去,再无声息。

    梅列格看着这个死去的安德拉战士,习惯性的在胸前缓慢的画了个圣叶环:“父神原谅那些迷途的信徒吧,不论他是否在生时被异端引诱,当他的灵魂离开躯体,都将会回归你的神国....。”

    梅列格轻声的祈祷着,对于死去的敌人,作为遵守骑士法则的他,是不会再去计较这个人生前的罪责了。

    “他说什么?”伊桑看着梅列格的背影重复了一下自己的问题,这并非是源之于自己内心的焦急,而是他希望用语言和交流来缓释自己内心中被隐藏的陌生感,同时他对这位骑士在此时此地的所谓行为实在不敢恭维,要知道这可是战场,在战场上为敌人祈祷,进而导致丧命,可是件再愚蠢不过的事情...

    “都结束了....太阳神的使者就将牵引我回归真神的怀抱,太阳神将惩罚....惩罚...罪人,利奥特...注定在劫难逃....”梅列格怜悯的看着已经僵硬的尸体重复着死生前的话,他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可怜的人在临死前还在诅咒他的敌人,也许这是个鲁博汉达忠实的部下,亦或是他太恨利奥特了。”

    “惩罚....惩罚...罪人?在劫难逃?”伊桑张了张嘴,听到这些,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从心底升起一丝不安,可是却说不出什么原因。

    “没有神圣力量加持的诅咒永远是都是无力的咒骂,事实上,我们都知道那个所谓的利奥特,不是好好活着吗?”梅列格没有再理会那个已然死去的敌人,翻身上马向前奔去,随即仿若警示一般的道:“伊桑,跟上,我们去帮他们消灭最后的敌人!这些该死且愚蠢的卡尔菲们,他们已经被敌人的押运队完全吸引住了,我们得再出一些力才行,这也许会让我们今后的日子更好过些...”

    伴随喊声,他扬起马鞭似乎要做出鞭打战马的手势。可突然,他的手定在空中,他慢慢回过头,看到的是伊桑别样呆滞震惊的眼睛,只见那个男孩摇着脑袋嘀咕道:“期望我们的敌人不会真的那么狡猾..”

    “狡猾...,吸引...”梅列格嘴里不停念叨着这两个词,然后他对着所有正在向顽强抵抗的押运队冲去的斯巴达加骑兵高喊了起来:“该死的,我们上当了!这是圈套!!”

    “我它玛讨厌圈套……”伊桑喃喃的自语着,而他的脑海里这时突然闪过一个古老却更加形象的中国成语:“调虎离山!”

    ====================

    “桑迪,吃饭了!”彻斯特老头站在沙丘上用沙哑的声音喊着,然后,看着远处正从羊群里挤出来的孙子,干瘦黝黄的老头微微叹了口气。

    “这要还是图曼谷时期,桑迪就是畜牧官家的少爷呀,一个地位尊贵的贵族啊”彻斯特老头看着坐在一块巨石下阴凉里,不断往嘴里塞着沙漠上特有食物的孙子心疼的嘀咕着。

    “那时候的贵族们过的那可真是好日子啊,可惜...”彻斯特老头不停的唠叨着,这么多年来,他也只能在孙子面前回忆过去的风光,试图来转移、躲避现在的凄苦:“桑迪你知道吗,我们家一直是图曼谷?哈代大人家世袭的畜牧官,那时候我们家可是住在用白色石头建筑的房子里,不但有大花园式的庭院,还有一群仆人。那些租户,每到太阳节的时候都会送来各种礼物、货物...”

    彻斯特老头絮絮叨叨的唠叨着那些陈年往事,然后又伸手准备去拿铺在地上的粗布单上放着的一小碗清水给孙子喝,就在老头的指尖还没触到碗边的时候,一丝涟漪突然从平静的水面上扩散开来。

    彻斯特老头呆呆的看着碗里微微跳动的水面,那个离他指尖只有几分的碗里的水这时候已经泛起了层层波纹,甚至连碗看起来都在轻微的震动。

    彻斯特沧桑的脸庞上先是一愣,随即像是疯了一般的跳了起来,他丝毫不顾自己的老骨头已经经受不住攀登的艰难,费力的爬上了那块原本当作遮阳屏障的巨石,用力的向远方低缓的丘陵尽头看着,即使飞沙吹进了他眼睛,他也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直到看到地平线尽头一缕不似有似无的烟尘飘起。

    “骑兵,是骑兵...”彻斯特嘴里喃喃自语着,也只有成群的骑兵才能卷起这般的烟尘,他知道利奥特大人为了对付鲁博汉达的后勤队伍几乎把所有战士都派了出去,这个时候营地附近除了一些为数不多的贴身的卫士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像样的战士了。事实上,这些人也已经是利奥特最后的力量。

    这让彻斯特老头感到不安,他仔细的看着那倒轻淡却似乎不住向着自己方向移动的烟尘,脸色越来越低沉。虽然不知道这支来历不明的骑兵是不是冲着这边的营地而来,但立场的习惯性让彻斯特还是决定立刻回去给利奥特老爷报信。

    “桑迪”老头将刚刚攀上巨石,正学自己观察远处的孙子连忙的按下了身子,同时低声吩咐着,那样子就象生怕被还在很远的来人发现:“你赶快回营地报信,告诉大人们,有人向我们这儿来了。”

    “好的爷爷!”

    看着孙子麻利的跳下巨石,向营地方向跑去,彻斯特老头这才回过头继续向戈壁尽头看去,就这么会功夫,他觉得那队骑兵已经更近了,而且这时候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他们就是冲着自己这个方向来的。

    “这些该死的豺狗,到底还是来了”看着那股不停移动的烟尘,彻斯特老头不由握了握腰上的短刀。

    ========================

    .一大杯清凉的葡萄汁摆在伊洛蒂的面前,看着水晶杯子里如同紫罗兰般深邃的颜色,伊洛蒂感觉一丝淡淡的倦意,似乎那杯子里有着说不出的神奇魔力,在让她逐渐坠入一种幻景似的。

    伊洛蒂有些无力的摇了摇头,可这又让她一阵微微的眩晕。自从被救之后,她一直被这种时有时无的眩晕困扰着,甚至有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清醒还是正在梦中。

    不过,看到为自己举着杯子的利奥特,伊洛蒂还是觉得有些感动,特别是当她看到那些从远处帐幕里嫉妒的注视着自己的那些女人,她就有种说不出的自豪和满足,她清楚这是自己心地的虚荣心在作祟

    “也许我可以试着吃一些烤熟的羊肉...”伊洛蒂露出了淡然的微笑提议着,但在心里对自己暗暗嘲笑着:“这该死的虚荣心...”

    “这个时候,你可不适合吃这些东西,要知道现在的你身体太虚弱了,必须经过精心调理、治疗才行。”利奥特温柔的声音中蕴含着不容反驳语气,拒绝了伊洛蒂的要求:“你必须遵守医师的规定,要知道为你治疗的药师是个真正的宫廷医师。他的叮嘱可是死神的克星...。”

    伊洛蒂斜靠在柔软的靠枕上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不能不承认这个危险的安德拉贵族同样也充满迷人的魅力,同时她也更清楚这魅力是附着在权利上的温柔酝酿出来的,一般的时效性不会太长。但不可否认,即使是常年在海上和海盗们在一起已经完全被男人粗旷奔放气息熏染的她,也可以从他深邃的眼神里感觉到那种让人沉溺的温柔和宠爱,这对绝大部分的女人绝对是致命的

    “你的眼睛宛如夜晚的星辰,芬芳的嘴唇令我回味无穷,”利奥特在伊洛蒂耳边轻轻的吟诵着多年流传下来的情诗“爱情的琼浆是神灵独特的赐予……”

    “灵魂的交织,让我对你的留恋永不相望。”伊洛蒂轻轻念出情诗的最后一句,看着利奥特有些意外的表情,她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淡淡的的笑意。对于这个似乎能掌握一切的安德拉贵族感到意外,伊洛蒂内心里有种小小的得意。

    “你真的让我有些惊讶了,我没有想到一个女海盗会听过这些情诗,或说是有人向你倾诉过感情吗?”看着利奥特探询的表情,伊洛蒂脸上得意的笑容更浓了,她疏懒的在靠枕上移动了一下身子,可全身一阵说不出的酸痛让她不由轻轻呻吟出声。

    “我的承认我被你迷住了”利奥特用一种宠溺的语气表白着,然后他伸手轻轻托起伊洛蒂微显消瘦的下颌,把散着奇异味道的杯子送到了她的唇边。

    看着利奥特深邃的眼神,伊洛蒂有种自己就要陷进一个深渊的无力感,毫无疑问这个男人的魅力是出众的..

    而恰恰就在这时,一阵嘈杂的喧闹突然从帐外远远的地方传了过来,而且那声音越来越近,以至伊洛蒂觉得似乎那些人可能随时都会冲进帐篷来似的。

    随即她便看到了利奥特黝黑的脸上升腾起一股温怒,那种严厉就如同当初在海边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这让伊洛蒂的内心没来由的一阵不安。

    随着一阵急促脚步,一个身着黑袍的侍从匆匆忙忙走了进来,他在离帐幕很远的地方便向自己的主人弯腰行礼,然后才急切的走到利奥特身边轻声低语着。

    听着那个侍从的话,利奥特的脸色急速的变幻着,到了最后变得越发阴沉起来。可当看到正抬头注视着他的伊洛蒂脸上的惊诧之后,便立刻将脸上多余的神色隐匿了起来,然后腾起微笑、弯下腰温柔的在她耳边轻声的道:“我有些事要去做,在我回来之前你最好把那些药都喝了,否则...”

    半关怀、半威胁的话语留下了个悬念后,他便就在伊洛蒂骇然的注视下大步走出帐篷。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