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十三章 固执的流亡皇帝
    “那些人就是为了让利奥特上当才出现的诱饵!”看着正聚集起来的斯巴达加骑兵,梅列格大声的对旁边的伊桑喊着:“父神在上,这些人一定策划了很长时间,他们肯定是发现了他的营地,然后就摧毁它!鲁博汉达这个狡猾的沃森是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的,我听闻过他的做派。光明之神在上,我们必须尽快赶回去!”

    “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去帮助他?”伊桑表情诧异的看着梅列格脸上的焦急,质问的语气中满满的都是疑惑:“毕竟我们只是他的俘虏,我们没有义务去为他拼命战斗,别忘了不久之前,我们还被他手下的人象畜生似的拖在马后面呢,眼看着我们就要自由了..”

    “当然有义务!”梅列格探出身子一把抓住伊桑的肩膀用力往前一拉,神色郑重的道:“我们都在神灵的见证下发过誓,即使将来我被赎回去之后要和他对阵,但在此之前我必须遵守一个骑士的诺言。而诺言之所以圣神,并非是因为有神灵的见证,则是应为言出必行...!”

    说着,梅列格用力揣动马镫,在战马负痛的嘶鸣中向前冲去。

    ==================

    烟尘越来越近,地面上一些细小的沙粒已经因为震动如抖般颠簸跳跃起来。

    彻斯特老头收回看着面前沙砾的眼神,向远处看去。没经过多久,可他现那队骑兵已经飞快的靠近了不少,如果不是一条已经干涸的陡峭河谷阻挡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他们可能已经越过了大片的戈壁冲到自己所在的小山包的下面了。

    彻斯特不安的喘息着,他不知道自己的孙子是不是已经把消息传达到了主人利奥特那里,与此相比,他则更担心自己的主人会因为一时意气而拒绝躲避,如果是那样,彻斯特真不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毕竟对方的人数可比营地中的武装力量要多的多..

    就在这时,他远远的看到那飞快移动的巨大烟尘突然分成了两股,它们如同两条不断向前涌动的巨蛇般在戈壁上分叉,然后又立刻毫不犹豫的向着自己所在小山的方向涌动而来。

    “太阳神在上,请保佑你虔诚的信徒,赋予你卑微的仆人勇气与力量”彻斯特老头嘴里喃喃的自语着,这个时候他能做的也只能是这种毫无价值的祈祷。

    ……………………

    麦力谷*布登骑在战马上仔细看着前方远处凸起的山包微微笑着。

    作为一个安德拉战士,麦力谷始终认为自己是最好的。虽然他有着一双和其他安德拉人不同的蓝色眼睛和微显金黄的头发,但是这却毫不影响他对自己主人的忠诚。甚至为了证明自己的忠诚,他比其他任何人付出的都更多。他脖子上那条暗红的伤疤就是向他人炫耀功绩的最好证明。

    正是麦力谷*布登在图曼谷城下以非凡勇气和绝对忠诚,才为他的主人---现任的图曼谷皇帝---鲁博汉达*波尔茨挡住了刺客可怕的袭击,当被图曼谷的巴萨尔雇佣的杀手突然行刺的时候,麦力谷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最致命的一刀。

    尽管这并没让鲁博汉达躲过被敌人的刀刃刺伤,可是却保住了性命。当满脸血迹斑斑的鲁博汉达看到同样和自己一样被脖子上的鲜血染红了衣服的麦力谷之后,这位安德拉的王发出了庄严的誓言与绝对的信任

    而现在,麦力谷正在用实现另一个更加令主人高兴的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忠诚和勇敢,他需要将旧王朝的最后一丝余孽绞杀殆尽,以防备他们死灰复燃,只见他抽出挂在腰间的弯刀,用隐隐有些颤粟的声调大喊道:“只要越过前面那座山包,就可以到达利奥特营地躲避的山谷了,这些该死的老鼠们的末日到了...”

    微微平复了一下激昂的心情,麦力谷微笑着对旁边一个全身被黑色长袍包裹的贵族道:“我祖先的姓氏叫布登,这是个尊贵且附着有好运的姓氏,所以我相信这是太阳神在垂青。现在让我们去为鲁博汉达陛下结束那个烦恼吧。”

    “为了鲁博汉达陛下...”那个黑袍贵族点着头轻声回应,然后他举起手臂在空中一挥,对着身后如同黑色乌云般的骑兵出一声大喊:“勇敢的骑兵们,前进!”

    ===================

    “不,我不会离开这里!”坐在骆驼绒地毯上的利奥特,慢慢擦拭着手里镶嵌着一颗黄宝石的弯刀。弯刀镂刻着繁丽花纹的握柄和刀刃成反方向微微弯曲着,整把弯刀如同一个体态丰盈的危险美女横卧在利奥特的臂弯里,显然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宝刀

    “我受够了漫无尽头、毫无休止的逃亡生活”在四周家臣和侍从的焦急催促下利奥特依然镇静自若的擦拭着心爱的佩刀:“这对于图曼谷的合法皇帝来说,在逃亡中度过余生绝对是耻辱的...”

    “可是您的固执会让您送命,陛下,我们应该继续辗转、周旋等待机会”一个年迈家臣近似哀求的抓着利奥特的袍角苦求着:“而且您应该为你的子民们想想,还有您伟大的父亲,图曼谷?哈代家族的存亡可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了。最关键的是现在营地里几乎没有多少人能为您战斗了,我们无法保证那些出去送信的人能把您的军队及时带回来,这太危险了。”

    “我伟大的父亲更希望他的儿子象个真正的战士那样战斗,而不是当个躲避在城堡里直到病死在床上的懦夫。图曼谷?哈代必须历经蜕变,否则将会在逃亡中消磨掉最后一丝复兴家族的勇气...”利奥特极为麻利的擦拭完手里的弯刀。随即将弯刀插进刀鞘,然后把它挂在已经穿戴好的盔甲腰带上,转身、抬起头凝视着自己的传令官:“命令营地里所有能够拿起武器的人做好准备,我们即将战斗!”

    就在那个家臣在他是身后要再次说什么的时候,利奥特突然转身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将其提到自己面前在他耳边,表情狰狞、语调低沉的道:“要知道如果那些人真的是冲着我们来的,那我们就根本没有逃出去的机会,他们定然准备充分了。”

    “沙漠上的骑兵是无法甩掉的,随便带些人逃亡的蠢行我是不会做的。那样我只会象条丧家的野狗一般的被他们追赶着逃跑,然后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最后被他们猎杀在某个绿洲或水塘边上,到那时候我可能连副骨头都剩不下了。”

    “丢掉了子民与家臣的图曼谷?哈代家族还能剩下什么?”说到这里,他微微松了松因为抓的过紧而让那老头开始喘息的领子:“去让人骑上最快的马找我们的人,这是个山谷,有地理优势,只要做好足够的准备,我们就有可能坚持到援军到来。你现在只要去做那些该做的事就可以了,否则我会怀疑你是不是在试图扰乱我的思维,以此拖延我们扳回局面、进而获救的机会!”

    .听着利奥特严厉的指责,那个刚刚还大呼小叫的家臣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丝惊慌,他几乎是挣扎着从利奥特的手里挣脱出来,在慌忙行礼之后立刻跌跌撞撞的冲出帐篷,同时他的嘴里还一直大喊着:“快,快去找最快的马和最好的骑手,我们要立刻去求救!”

    看着惊慌离开的大臣背影和四周忙乱的在做这着准备的手下,利奥特稍微沉思了一下之后转身走进了帐篷深处。

    而帐篷深处一帘降下的帷幔后面,伊洛蒂安静的依靠在床榻上。不过她这时候却已经重新换上当初自己那身海盗服装,虽然没有找到自己原来的武器,可她还是找到了一柄看起来更加合手,十分锋利的弯刀。

    走进帐篷看着伊洛蒂的这身打扮的利奥特微微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他用欣赏的眼光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浑身上下再次充满野性的女海盗。看着她卷起袖子后露出的小麦色肌肤的手臂和还稍微显得苍白却透着股坚忍的脸颊,利奥特的脸上开始流露出一丝莫名的微笑,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正需要这样的一个人在自己的身边,不论他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他能挥的动手中的武器,斩杀敌人便可...

    “我的那些家臣和奴仆,他们总是不停的让我逃跑,以前是躲避我那些兄弟,后来我的哥哥将家族的权利交托给我后,又要躲避鲁博汉达,一直是这样,似乎逃跑才是我人生中的主旋律。”越发冷静的利奥特坐在伊洛蒂的对面仔细看着她,倾诉着自己以前的经历:“我到过很多地方,从图曼谷都城逃出来之后,我几乎走遍了图曼谷帝国的每一个角落,为的就是躲避那些追杀我的人,可是我始终没有放弃我的权力,那是太阳神赐予我家族的权力。作为图曼谷?哈代家族的拥有者---我必须夺回这些权力。而这次,他们送给了我一个不做懦夫的机会。”

    利奥特下意识的拍了拍挂在腰上的银色弯刀:“这柄刀是我的父亲留给我的,要知道他有十三个儿子。可他们都没能成为这柄刀的拥有,最后他把这刀给了我。”

    过惯了常年遇弱就抢,遇强就跑的海盗生活的伊洛蒂并不认为躲避强大的敌人是可耻的,甚至她还对那些只因为一时虚荣而试图挑战强敌,却最终落得船毁人亡的同行十分鄙夷,显然这是蠢货的行径..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却彻底颠覆了她多年来的信念,甚至有那么一会她的心头还产生了一丝无法抑制的激动,她清楚这并非其他原因,而是源自于自己身体中蕴藏着的战斗本能...

    “可是你的人不是太少了吗?”伊洛蒂有些迟疑的看着这个流亡的沙漠贵族,她无法想像是什么样的执着让这个家伙决定甘愿放弃多年的逃亡生活而面对强大的敌人,特别是在现在这种他手头几乎没有多少兵力可用的情况之下。

    “冲锋的战士需要用勇敢和高超的战斗技巧取胜,而高明的将军却要用策略和头脑取胜,只要把握得好,即使弱小的人也可以战胜巨人,而弱小的军队也可以战胜强敌。”说到这儿,他慢慢抬起手,用粗糙有力的手指轻轻触摸着伊洛蒂滑润的下颚:“有时候高明的军事策略就像是一场赌博,但高明的赌徒在赌桌上除了有足够的筹码外,还需要足够的勇气...”

    “我需要有人能支持我,你知道吗?那不是家臣和奴仆式的言语慰藉,而是是能够让我的心安静下来的支持,是那种能够透彻心灵、能予以绝对信任心灵抚慰,你愿意给予我这样的抚慰么?为了我的未来和应该收回来的权力永远支持我。作为回报,我将会给予你世界上最尊贵的王冠和最华丽的宫殿,你不会是我的女奴,你会成为我妻子中身份最为尊贵的一个,甚至可以成为我后宫里的王后。”

    “可我是个海盗。”伊洛蒂轻轻回答,她不知道这个沙漠王者对自己有多少是爱,而又有多少是纯粹因为厌恶了那些后宫女人才产生的猎奇之心。即使,他是图曼谷*哈代的后代,图曼谷曾经的拥有者,但没人能够否认,在美丽女人面前,所有正常的男人都会潜意识的激发出占有欲...。

    “是的,你是个海盗,可你也能成为替我掌管后宫的王后,你可以把我的后宫当成你的船,而我的那些妻子就是你的船员,而你就是船长。”利奥特微笑着托着伊洛蒂的下颚,此时他特有的气质在这个时候表露无疑。这让伊洛蒂心底不由的开始猜测这个家伙心宽程度,毕竟这个魅力十足的男人在可能随时有强敌攻来的时候嘴里依然孜孜不倦的流淌出无尽的情话....

    被微显粗糙的手指划过的肌肤泛起一阵轻轻的战栗,伊洛蒂心头不禁升起一丝说不出的不安。面前这个威严而不失优雅的图曼谷贵族似乎有着令人无法忽视的魅力,而自己不知是俘虏还是客人的奇妙身份又让她在这里有着说不出的尴尬地位,这一切都让伊洛蒂更怀念海上的那种惬意和自由,也许是因为她更害怕拥有牵绊...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