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十四章 梅列格眼中的搅屎棍
    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从帐幕外传来,利奥特那个全身都被肥肉包裹的胖管家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他肥嘟嘟的脸上密布着从皮肤中渗出来的汗珠,身上那件宽宽大大的白色亚麻布袍子被汗水浸得湿趴趴的粘在身上:“主人,我们都为您准备好了。”

    胖管家似乎完全没有看到自己的老爷正托着一个美女的下额准备品尝她唇齿间的芬芳,实际上对这个下巴光秃秃的宦官管家来说,整个巨大帐幕里的所有女人都不过是主人消遣的玩物。尽管主人可能会暂时沉迷于某个女人的姿色,但是不论是管家还是任何一个始终追随利奥特的忠实部下,都毫不怀疑这位心志坚定的主人最大的梦想不是获得世间的所有美女,而是渴望着重新复习家族的荣光,成为图曼谷的拥有者!

    “恩,好的”利奥特似乎不很情愿的收回始终停留在伊洛蒂颚下的手,他站起来稍微想了想,深邃的瞳孔认真的凝视着伊洛蒂,从他站的高度看上去,伊洛蒂半卷着双腿坐在靠榻上的姿势有种说不出的慵懒且富有别样的韵味,但是她腰带上斜挎的弯刀更让她看起来显得是那么与众不同。

    而且利奥特从柔弱且不失坚韧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近似挑衅的余光,这让他毫不怀疑,在这场危机中她一定会做出什么让别人觉得吃惊意外的事。

    在和这个美丽的尤物相互沉默对视一会儿之后,利奥特突然头也不回的吩咐管家:“去调一小队卫士过来,我要他们从现在开始随时保护她,即使牺牲性命也不能让她出哪怕一点意外,否则我就杀掉他们所有的家人。”

    说完,在宦官管家瞠目结舌的呆滞和伊洛蒂愕然失神的注视下,利奥特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帐篷。

    此时,整个营地这个时候已经被彻底打破了宁静,男人,女人,老人还有一群群的孩子,只要是能动的,都开始动了起来,他们来回奔走忙碌着,一群群扛着大块木头和一筐筐碎石的人群不停的走过利奥特身边,他们脸上流露着对即将到来的战斗的紧张,甚至连走过利奥特身边的时候都顾不得再向以往一样弯腰行礼表示尊重。

    对此利奥特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径直的走向帐篷外等待自己的那支由二百个整装待的斯巴达加组成的骑兵队伍,这也是整个营地里唯一能被他集中起来使用的最为精锐的战斗力量。

    翻身骑上一匹神骏高大的黑色战马,利奥特催动坐骑在骑兵中间穿行,直到终于停在他们的中心。

    “我最能为之倚仗的斯巴达加,图曼谷*哈代家族最忠诚的矛和盾”利奥特对四周的骑兵呼唤着:“我,是利奥特*图曼谷*哈代,多年以来,不论是你们的父辈还是你们自己都忠实的追随我的家族。”

    利奥特平静的声音在斯巴达加中间传播着,迅速的抚平了人群中的躁动与不安:“这过程中,有很多人死去了,可是我们还活着,不论是来自西方的异端,还是面对鲁博汉达,你们的勇敢和忠诚都是无与伦比的。现在则是展示你们勇敢和威力的时候,在这儿,我们只有二百人,可是我们必须面对比我们多几倍的敌人。胜利,你们将得到最丰厚的奖赏。如果失败,我会和你们一起战斗到最后一刻。”

    “为了我以及你们的誓言”利奥特突然从腰间抽出锋利的弯刀在空中奋力一挥伴着匹练般划过空中的雪亮,他出一声低沉有力的怒吼:“斯巴达加们,为你们的主人而战!”

    “血战到底!”二百人并发出来的呐喊声响彻山谷。

    ==========================

    麦力谷催动着坐骑在沙漠上奔驰着,尽管战马后股已经被他的鞭子抽得一片伤痕,可他依然嫌速度太慢,进而把跨下战马鞭打得更是不住嘶鸣。在他身后,包裹在烟尘中的黑色骑兵伴随着无数马蹄敲击地面的轰鸣飞快的在戈壁上驰骋着,大片的沙丘被他们抛在了身后,如同一条土龙般在沙漠上奔驰的骑兵队伍执着的向一个方向冲锋着。

    “利奥特*图曼谷*哈代,你的脑袋是我的了!”麦力谷心底不段的重复着这样的胜利誓言,并且他坚信这场有预谋的战争定然会完美收官:“看在虔诚的份上,伟大的太阳神,请赐给我往昔般的好运...!”

    干枯的河谷越来越崎岖难走,嶙峋狭窄的道路上不断的闪现出一片片松动的碎石和硝利的断壁,甚至有些战马因为躲闪不及而被道路边伸出的尖石割断腿骨,急速奔跑的战马立刻象被投石机抛出的石头般翻滚着栽出去,可后面的人立刻毫不犹豫冲过在沙地上挣扎的士兵和嘶鸣的战马,踏着并溅的鲜血及惨叫声,裹挟着扬起的烟尘继续狂奔而去。

    看着前面带领队伍如旋风般奔驰的麦力谷,稍微错后他的那个黑袍贵族露在面巾外的双眉不由紧皱着,对这个一直试图用激烈行动表示忠诚的斯巴达加勇士,只要是和他熟悉的人都可以感觉到他那种强烈得近似不尽情理的好胜心。

    “太阳神保佑,但愿孤傲及荣誉真是利奥特那头倔驴的最大弱点...”黑袍贵族同样不断鞭打着战马,不过他的思绪比前面的麦力谷悠远的多:“就在这里结束一切恩怨吧,旧王朝最后的主宰---利奥特*图曼谷*哈代,你的终结将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彻底落幕...”

    河谷里的甬道虽然漫长,但是总有尽头,这只奔袭队伍的所有人都知道,冲出甬道后,自己面对的将是这次艰苦行程的最终目标――号称“图曼谷的主宰”的最后一位合法继承者,也是伟大的鲁博汉达陛下在图曼谷的最后一个最具威胁的敌人。

    ============

    .“利奥特*图曼谷*哈代这次已然是在劫难逃了...”黑袍战士信心十足,根据提供的情报,他很清楚现在利奥特营地里的情况,单薄的守卫部队根本无法抵抗自己这支强大的骑兵突袭,即使被他调走的诱离部队现那支辎重队是个陷阱,并且能够迅速消灭、亦或是摆脱这支诱饵的纠缠,按照他们的距离也无法做到及时回援。当他们最终回到营地的时候,等待他们的只有被彻底摧毁的营地,焚烧的王帐和被割掉头颅的主人尸体。

    一旦这个鲁博汉达最后的心腹之患死掉,他们就将开始无数先辈为之梦想奋斗却始终无法完成的伟大使命――进军神诞之地!

    “快,再快!”黑袍贵族突然出比麦力谷更激昂的呼喊,尽管在激烈的奔跑轰鸣中无法听清他的话,可是他高举的不轻易出鞘的弯刀,依然激励四周的安德拉战士们出如潮的同样呼喊

    谷口,跃然在目!再过去,就是那座沙漠里流浪的王宫,显然这里的防御措施比预想中的还要松懈不堪

    在另一个方向,同样疾驰的一队斯巴达加骑兵也如拼死般向着营地奔来。

    近似狂的向前奔驰的骑兵丝毫不吝惜马匹的体力和它们近似崩溃的嘶鸣,甚至有的骑兵为了催促战马干脆用长矛尾锥狂刺马股,一串串浑合的尘土的血珠从马股上流淌下来,可没有任何人在这个时对它们有一丝的怜悯。骑手们这个时候只知道:狂奔!

    “利奥特,你这个该死的卡菲尔,你一定要坚持住..”梅列格在马背上狠狠的念叨着:“你这个搅屎棍,在这个时候可不能死!”

    ==========

    趴在沙地上,把耳朵紧贴在水皮囊上的桑迪仔细的倾听着,从中空鼓胀的羊皮水囊里传来的震动让桑迪有些恐惧的看着旁边的主人。

    桑迪从没这么近的看到过自己的主人,他总是跟在爷爷的身后远远的对着主人的身影行礼鞠躬。而现在这个拥有显贵无比头衔的主人就在离自己几米的地方安静的跪坐铺好的毡毯上,默默的祈祷着。

    对这位曾经伟大的图曼谷统治者的继承人,所有跟随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敬畏。甚至桑迪听他的爷爷彻斯特老头说过,看到现在的利奥特老爷,就看到了以前老皇帝的影子。这让不论是否见过老皇帝的人都不能不从心底产生敬畏。毕竟,连那个传说中英勇无敌的图曼谷的现任皇帝---鲁博汉达,都曾是老皇帝的封臣。

    甚至有人说,当鲁博汉达在索哥拉王国自认独立为王的时候,如果不是闻讯之后决定征讨这个手下叛将的老皇帝被突然而致的病魔击倒并最终夺走了性命,也许现在的图曼谷帝国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甚至就根本不会出现那个令不论是圣叶环军、还是在这片沙漠之地上的贵族都闻名丧胆的奇迹般的鲁博汉达。

    “一切都是太阳神的安排,你虔诚、卑微的仆人祈求你的护佑...”利奥特跪坐在地上默默、不甘的祈祷着:“伟大的太阳神,现在难道也要我象我的父亲那样,用自己的生命点缀鲁博汉达的光荣吗?”

    “主人,那些人,他们离我们很近了……”一个卫士轻轻靠近了利奥特,在其耳边轻声的禀报着。

    “知道了”收敛了心中多余心思的利奥特抓起面前地上横放的武器慢慢站起来,他用犀利的眼神扫视着围在自己身边的战士,配合着铿锵有力的语调:“那就让我们看看太阳神的目光有没有从我们的身上转移走,谁死谁生,将有伟大的神灵见证...”

    一个披着土灰色披风的斯巴达加在山脊的最高处仔细的看着山谷对面,随着所有人都可以听到的一阵阵越来越清晰,感觉越来越沉重的震动声,那名骑兵掉转马头,抬起手臂晃了几下,他手里的一块白色的长巾伴随着他的晃动在空中带起了一片白色的浪头。

    看着那个信号的出现,在山谷道路尽头的一队骑兵中稍微引起一阵骚乱。一些从没真正参加过战斗的年轻骑兵们紧张惊骇的死盯着山谷拐弯处一个最狭窄的路段,甚至有人忍不住轻声问那些老兵为什么不在那地方设置防线,至少狭窄的谷道可以让自己这队少得可怜的队伍稍微安全一些。

    可是,那些老兵显然很不屑于对那些紧张得脸色白,四肢颤粟的幼雏们解释。他们只是轻松的把弯刀横放在马鞍上相互嬉笑着,那样子似乎根本没把即将到来的战斗放在眼里,至少他们表面看上去是轻松的....

    “所有人检查武器装备,准备战斗”稳健的坐在战马上的一个大个子指挥官沉稳的发布出了自己的命令,他的视线在队列中扫视着,随即将眼睛凝视到了旁边一脸紧张的桑迪,面对这个还只是个半大孩子的战士,他的脸上堆起了难得的笑容:“你是畜牧官家的孩子吗?”

    “是的,大人,我的爷爷是世袭畜牧官---彻斯特”桑迪听着从山谷缺口另一边穿来的激烈的轰鸣,嘴里情不自禁的咽下一口唾沫,即将面对的血腥场面促使这个没有上过战场的大男孩的声音有些变型:“我是他的继承人,也是将来的畜牧官...”

    地面上的一块小石头在远处巨大的震动中抖动起来,就如同桑迪剧烈跳动的心脏一样,对于这个朝夕和马匹打交道的大男孩来说,他太清楚这种程度的震动需要多大规模的马匹奔驰了..

    “我想起来了,那你应该是伦巴的儿子了?”那个指挥官有些意外的看了眼这孩子:“我认识你的父亲...。”

    无数马蹄敲击地面的声音在山谷里被聚拢在一起逐渐放大,回声无情的贯进骑兵们的耳朵,即使隔着裹脸部和头盔也免不了被震得耳膜痛,气血翻腾。

    此时的桑迪已然顾不得和自己身边的指挥官搭话了,他的脸已经一片煞白,从他记事起便听人讲述、甚至看到过如何杀人、杀戮,但他却从没真正的参与到战斗之中,更不用说要直接面对杀戮,经过补脑的画面与恐惧感促使他越发的紧张起来...

    山谷拐弯处已经扬起一片烟尘,敌人就要出现!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