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十五章 谷地危机
    那个骑兵指挥官仿若看出了大男孩的紧张,他毫不顾忌即将到来的残酷对撞,大声的在桑迪耳边喊着,他试图压过对面轰鸣的喊叫。他大吼的声音让旁边严阵以待的骑兵都不由转过头来看着他:“他是我见过的...最不称职的畜牧官!”

    听到自己的父亲被人蔑视,桑迪的脸上立刻升腾起一片血色的昏红,他无法忍受有人侮辱他死去的父亲,那可是他心目中的最挚爱的亲人,愤怒迅速取代了桑迪内心中的恐惧,理智也在逐渐的消退,这让他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里的弯刀!

    就在这时,一片黑色的浪潮突然穿透漫天烟尘出现在对面山谷里,所有人都知道敌人的骑兵终于到了!

    那个骑兵指挥官扫视了一眼正忿然凝视着自己的桑迪,面容极为肃然的大声的喊道:““我得说你父亲不是个好畜牧官,可他是个好战士,不要给他丢脸!”

    “击溃他们...”几乎同时,几百米外的麦力谷出一声呐喊,他旁边所有骑兵手里的长矛在奔驰中平伸出去,立刻形成一道移动的锋利枪墙,附着了马匹沉重的身躯和猛烈的冲力,那道刃墙以无法阻挡的气势直压谷道对面那一小队可怜的敌人。

    桑迪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紧张得全身颤抖,他的头皮一阵阵麻,已经攥得疼的五指几乎陷进缠绕弯刀握柄的麻布缝隙里。

    “别着急,稳住,步兵保持好队形,骑兵押阵”指挥官开始大声吆喝着指挥着排成一个横队的斯巴达加。

    敌人如同泄洪般冲过谷道最狭窄的地方,直接向阻挡在自己面前的敌人冲去,他们有信心这个时候把任何挡在面前的东西都无情的予以捻碎,即使对面的敌人再多出几倍,也无法抵挡住这可以把一切践踏成碎片的铁骑狂潮。

    “稳住―稳住―稳住!!”依旧是那名指挥官,他用越来越大的声音吆喝着四周的战友,丝毫不管已经近在眼前的敌人,甚至他还趁机拍了拍已经惊骇得张大嘴巴,任由尘土灌进嘴里的桑迪,试图不让他乱动,以免扰乱现有的队形。

    几百米的距离一闪而过,麦力谷的骑兵毫不犹豫的撞向他们的敌人,长矛组成的锋利刃墙狠狠的向前戳去,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一堆被自己撕扯成碎片的尸体。

    “退!!”一声呐喊从一名大个子步兵军官嘴里出发出,阻挡在谷道正中的战士们突然同时转身向后撤去,而桑迪则也是茫然的被人群裹挟着向后退去。

    防线后面,一大片密密麻麻一头插进地面,另一头白惨惨的尖利锋口斜指前方的原木拒马横在谷道中间!

    “啊!”冲击在前面的前锋看着迎面而来的拒马出绝望的惨叫,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人能让他们停下来躲避那必死无疑的可怕命运,随着本能提起缰绳让战马阻挡在自己面前一刹那的停歇,绝望的前锋立刻连人带马被后面冲上来的骑兵硬生生的撞进了一排排可怕的锋利拒马阵中。

    一片血腥抛撒而起,夹杂着被挤压变形的尸体和扯脱出来挂在拒马尖口上的内脏立刻把那片惨白的木尖染成一片猩红。

    “冲过去!冲过去!”立马在一块高石上的麦力谷看着前面飞溅起的一片片血色,无名恼火立刻冲上他的心头。他不知道怎么会遇到意外的阻击,那些阻挡的士兵和成片的拒马说明偷袭的意图已经被识破。他不知道他的敌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到来而且还设下了这个让他付几十名骑兵的代价。

    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考虑这个疑问,他唯一担心的是那个早就该死的前朝的图曼谷皇帝已经逃跑,而自己费尽心血与努力的偷袭,到了最终可能会是一座已经遗弃的营地。

    冲击如同不可扼制的潮水再次涌来,被完全阻隔在拒马后的骑兵因为无法绕过去只好顽强的踏着已经稀烂的人马尸体向前压去,可是狭窄的通道中不满了宽厚的拒马带,这已然成了他们举步维艰的障碍,他们的战马被卡在整片尖利的木矛林中,从对面射出的一排排利箭顷刻之间把那些陷进进退两难境地骑兵射得人仰马翻,一片哀鸣。

    “冲进去,我要亲手抓住利奥特,将他斩杀与刀下”麦力谷咬着牙狠狠的出一声誓言:“太阳神在上,就算是他逃跑了,我发誓就算是到了天边,也要追到他....”

    ===================

    “这可真的让人无法相信,我最优秀的骑兵竟然被一堆破木头挡住了步伐...”麦力谷指着前面被挡在谷道里的骑兵,不可置信的对身边始终跟随着他的那个黑袍贵族咆哮道:“而守在木头后面的则只是一队数得过来的敌人呀,该死的,我的猎物就要跑了...”

    “麦力谷,你被激怒了。”始终跟在他旁边的用面巾包裹着脸的那个黑袍贵族用低沉的语气提醒着,他并不象其他人那样对麦力谷有所畏惧,甚至在说话的时候也显得十分超然:“这个利奥特,是陛下在图曼谷最后的隐患,他拥有对那些老图曼谷贵族的影响。而且他更加的狡猾,和他比起来,他的那个早死的哥哥简直就是只愚蠢的家猪,对付这样的敌人你必须冷静与理智。”

    “可是这个时候这个人可能已经躲到了谁也不知道的什么地方去了。”焦虑慢慢击退了麦力谷的理智,而心底的怒火也越发的旺盛起来,他怒吼的驳斥着,对这个跟随自己一起来的副手,他更多的是有着说不出的顾忌,毕竟以这个人可是个拥有着出身不凡的贵族的身份,而不不是那些斯巴达加奴隶兵能比的。

    “也许我们的心腹之患还在那儿。”黑袍贵族皱起眉头,语气轻佻的说,不过那腔调与其说是在告诉麦力谷,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他不会跑的,利奥特?图曼谷?哈代可不单单只是一头狐狸,而是一头披着狐狸皮的豹子。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躲避,也知道什么时候不能躲避,他也许任性,可不会做蠢事,否则早在十数年前他就已经死掉了,这些人可是他最后的家臣、部属,丢掉了他们,他还能倚仗谁来彰显他的权利、地位....”

    “轰隆隆~”一阵沉闷的声响从山谷两侧的峰顶突然传来,就在麦力谷诧异抬头看去的时候,一大块沉重的石头几乎是擦着他的身体狠狠的砸到他脚边的地上,立刻迸溅起一片碎渣残砾。

    “当心,”黑袍战士狠命的扯着麦力谷的肩头向后跳去,可即使这样,一块锋利的石头还是划过麦力谷的眼角,立刻他的额头皮掀肉翻,出现了一条深达眉骨血淋淋的伤口。

    “轰~”身后也响起巨大的滚石声,大片的石头从峰顶投落下来,而且那些石头毫不例外的都投向了那段最狭窄的谷道。伴着被石头击中的惨叫,骑兵们被那些滚落的巨石头分割成了前后两段。

    而前面的骑兵则因为前有拒马,后有滚石,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些突然生的事情而杂乱一片。立刻,已经被断了后路密密麻麻的拥挤一起的骑兵就成了弓箭和石头袭击的最好目标。

    “只要把握得好,即使弱小的人也可以战胜巨人。而弱小的军队也可以战胜强敌。”利奥特站在谷地里一大片临时堆砌起来的石墙后看着前面光线微暗的谷道,低吟着不久前刚刚对伊洛蒂说过的话。利奥特的嘴角微微牵起一丝笑容,但得意之色只是一闪而逝,很快他又陷入担忧之中。

    即使竭尽全力以那留守的二百多斯巴达加为主,在营地里也不过组织起了一支不到五百人的队伍,甚至其中那些战士未成年的儿子和很多已经年迈的老人也拿起了武器,可是依然无法弥补面对强敌的弱势。

    唯一让利奥特不太担心的,是自己拥有着巨大的地利优势,另外就是他丝毫不认为这支鲁博汉达派来剿灭他的奇兵会有过于庞大的数量,因为他知道,一支数量庞大的军队要穿越过数座由圣叶环军防守的前锋堡垒千里奔袭,显然是不那么现实的。

    当初在选择这个营地的时候,除了安逸的生活,更重要的就是考虑到了可能会遭受到强敌的袭击,所以这个隐秘而又有险可依的山谷就成为了利奥特的最终选择。

    像狐狸般隐藏自己的行踪,又象豹子般随时窥伺着猎物,这就是利奥特、一个随时准备用冒险和行动夺回自己权力的人。

    可是现在,他却有种被人耍了的愤怒,特别是当他想到自己因为听信了某人的谗言派出去的骑兵可能已经被彻底歼灭,而自己也面临着巨大危机的时候,利奥特就不由得在心底暗暗誓:“如果太阳神让我挺过了这次灾难,我发誓一定要亲手宰掉那个该死背誓者...!”

    谷道里的激战愈演愈烈,暂的混乱付出短伤亡之后,麦力谷的斯巴达加骑兵立刻表现出了非凡的韧性和勇敢,他们用手里的圆盾围成一个四面向上倾斜的巨大圆盖,同时手持强弓的射手透过盾牌间的缝隙飞快的向山壁和拒马阵后的敌人射出一片片严密的箭雨。

    凌厉的袭击立刻被压制下去,毫无章法甚至是完全被热血激励着形成的袭击在训练有素的回击下迅速土崩瓦解,除了那些在谷道拒马后面依然依托巨大山石和突出的峭壁不断射出弩箭的战士,两边山谷上的石头已经因为不时有人中箭掉落下来而再没人敢探出身子瞄准而大多失去了准头,甚至有的人还把石头随便投进了拒马阵中而砸倒了好几根削尖的木桩。

    “太阳神果然还是眷顾我们的...”麦力谷几乎是在己方弓箭射出的同时跳出了隐蔽的石凹,他的眼睛盯着四周的山壁,投下的石头刚刚稀落起来,他就出了高声的呼喊:“斯巴达加们,成散兵阵冲锋,趟过去...”

    如同堤坝上的蚁穴一般,趟过拒马带的骑兵越来越多,高大的战马和由铁甲、黑袍包裹的战士如同巨浪一般淹没过血淋淋的拒马林,即便如此也掩盖不住浪潮中夹杂着的一阵阵惨叫,以可怕的血腥代价闯过的拒马阵在骑兵们的背后留下一片令人胆寒的猩红。

    “这都是伟大的太阳神护佑,“利奥特,你注定是我的,这是神灵的安排”麦力谷盯着已经染成一片血色的拒马阵狠狠的誓:“斯巴达加们!以最快的速度冲到营地..!”

    以血的代价穿过拒马阵的骑兵奋力向前冲去,不过从他们用强壮战马的躯体强行冲击拒马阵开始,除了谷峰顶上还有稀疏的石头投下之外,在己方的更密集的箭雨压制、打击下,对面已经没有再射来足以致命的弩箭,当他们终于冲到迎面敌人隐藏的地方之后,他们才现,那些从他们开始艰难的越过拒马阵就再无声息的敌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除了地上几具被他们反击的弩箭射死的尸体歪歪斜斜的倒在那里,谷道里已经没有活着的敌人。

    看着那几具搀杂有孩子甚至老人的尸体,麦力谷心里说不出的懊恼,他实在无法接受自己强悍的骑兵居然会被这样一群杂兵般的敌人阻挡住前进的道路,甚至还付出了近百条人命,这让他自己有种被彻底藐视了的耻辱感。

    “可惜你的好运气也大概只能到这儿了,利奥特,让我倒看看你到底还有什么方法能阻挡住我的刀锋,让我为伟大的太阳神收割掉你这腐朽的灵魂吧。”麦力谷随手抓起丢手中的弯刀在空中虚劈一下,抬高身子的同时,声调激昂的对四周的骑兵们喊着:“整队,冲进去!斯巴达加们,一切夺取的财务都属于你们自己,不论是武器牲畜还是金钱和女人,都属于你们自己!”

    显然这样的许诺无疑是提升士气的,没有人能忽视一位流亡皇帝的财富,震动山谷的欢呼和尖啸的呼哨随即彻响起来,无数把弯刀在空中画着圆圈的挥舞起来。

    “我许诺所有的东西都是你们的”麦力谷着向周边的战士呐喊着:“而我只要利奥特,只要那个腐朽者的脑袋...”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