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十六章 绝望与希望
    这位中年沙漠贵族、此次突袭而来的斯巴达骑兵们的指挥官,模仿着多年前他的主人----鲁博汉达*波尔茨进入图曼谷皇城时说话的口气,试图激起战士们最高昂的战斗士气。

    当他骑在颠簸的马背上终于远远看到巨大王帐上插着的黑色旗帜的时候,麦力谷喉咙里吐出了一口粗气----那个该死的家伙或许还在....

    利奥特的手下依然在抵抗,当冲出谷道之后,麦力谷的骑兵面对的是同样有准备的躲避在一堵石墙后的弓箭的袭击,不过随着士气高昂与不对称数量的骑兵们的弯刀的砍杀,固执的抵抗立刻变成了慌张的溃败。虽然在这一路上不停的遭受到了各种零星的偷袭,甚至在冲进营地之后还遭到了整个营地里不论男女老少出乎意料的顽强抵抗。

    但是,当那顶巨大的王帐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双方的所有人都已经明白,最终的失败和接踵而来的屠杀已然而至,至于那个再糟糕不过的结局何时降临,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图曼谷的王族血统,即将在这片戈壁深处彻底断续。鲁博汉达在图曼谷最后的统治威胁将不付存在。

    “感谢伟大的太阳神,赐给了我们一个宝贵胜利。”麦力谷回头看着旁边同样望着那顶王帐的黑袍贵族的微笑了起来,语气中再也没有担忧:“我们要把利奥特的头颅带回去敬献给皇帝陛下,这也定然会让鲁博汉达陛下万分高兴的。”

    听着麦力谷欢快的笑声,一直收敛着表情的黑袍贵族露在面巾外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他用麦力谷听不到的声音轻轻自语着:“鲁博汉达陛下在意的并不是利奥特的人头,与此相比,那些异端们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就在麦力谷和他的伙伴微笑着注视着王帐,准备那最后雷霆一击的时候,在巨大无朋的王帐里,利奥特?图曼谷?哈代也正在微笑着,不过敏锐的人们都能发现这微笑之中蕴含着浓郁的苦涩

    “看来只能走到这儿了...”他安详的坐在平时最喜欢的一张亚麻毡毯上,手里端着一只晶莹剔透的水晶杯子,杯里微带浑浊的液体随着他手腕的晃动来回盘旋着,看起来就象一个小小的旋涡。利奥特透着满腔不甘的声音让围拢在他四周的人一阵心酸,他们都死死盯着他手里的杯子。因为他们知道,那将是结束图曼谷?哈代家族传奇的最后工具。

    一杯搀杂了足以令人致命毒液的果汁,但此时经过利奥特忠心的宦官总管的调配后,它却撒着诱人的香气。这让利奥特很欣慰,作为一个从小享受惯了锦衣玉食的王族,即使是人生中最后的饮食,他也挑剔着其中的味道和做功。

    “大人,您可以和他们谈判,”一个年迈的家臣呜咽的乞求着,他知道自己主人一旦喝下了杯子里东西的后果,无论是于公于私,这都不是最好的选择:“您是图曼谷最后的皇帝,只要您活着,即使是鲁博汉达也不敢随意加害您。为了您的家族您……”

    “为了我的家族,我必须忍受一切苦难和耻辱,直到最后使家族振兴是吗?”利奥特微笑着打断了老臣的话,他平静的看着眼前举措不安的家臣们,然后他抬头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站在人群外面的伊洛蒂,突然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已经躲避的太久了,也耻辱的太久了。高贵的图曼谷?哈代的子孙已经快从狮子变成豺狗,到处流浪,到处掠食。吃腐烂的食物和别人丢弃的残渣。”

    “或说鲁博汉达就是希望我这样活下去,可是我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也许死亡对我来说更有价值,至少后人不会再用羞辱的词汇描述图曼谷?哈代这个有着辉煌历史的家族!”说到这里,利奥特?图曼谷?哈代抬手制止了大臣们要继续的进言,然后神色肃然的站了起来。在大臣们惶恐的注视下,他穿过人群走到了伊洛蒂面前。

    “你说的对,你是个海盗,陆地只会束缚着你,也许你只适合大海……”说到这里,利奥特突然出一阵低低的咳嗽,咳嗽声牵动了其肢体的颤动,而被握在手掌中的杯子里的果汁溅到了地上。

    “你受伤了?”伊洛蒂轻声问着,拥有着不俗的战斗意思与敏锐眼光的她看到利奥特原本硬朗的下颚微微颤抖着,一丝丝汗滴正渗出他的额头凝聚着。

    “一个即将回归太阳神怀抱的人不会在乎是不是受了伤的,而我们的坚韧也许会换来神灵在死亡路途上的垂青...”虽然这么说,可利奥特还是下意识的按了按肩膀:“被一块碎投石砸到了,鲁博汉达的斯巴达加的确很厉害,不过他们没有我的士兵勇敢...”

    利奥特长叹了口气后,表情寂寥绝望的突然转身大声的对所有人到:“我给你们最后的命令只有一个,向鲁博汉达投降,然后把我的尸体交给他。这是我最后的命令!绝对不允许违抗!”

    “至于你....”他对伊洛蒂轻声说“你可以离开,我会写一封信给敌人的首领,作为图曼谷最后王族的最后要求他们会答应的。”

    “你为什么不逃跑,你其实可以逃跑的,为什么一定要留下来?”伊洛蒂在浓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下,问出了心底的疑惑,对于这个半掠夺似的把自己带到这个沙漠深处来的落魄王族,她实在说不清楚此时自己复杂的心思。

    “逃跑也许适合以前的我,却不适合现在的我。”利奥特神色淡然的回答了这个其实连他自己都无法说清楚的问题:“也许,可能是我错了..”

    “杀~”

    一阵巨大的响声从帐篷外传来,大帐里的人立刻被惊得一阵慌乱,利奥特嘴角挂着莫名浅浅的嘲笑看着帐篷外晃动的人影,随即将视线投向外面的天空,念念自语:“看来太阳神对于利图曼谷?哈代家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就在这个帐篷外面,除了最后剩下不足一百人的斯巴达加们和那些忠心耿耿的护卫着自己的几百族人依然围护在帐篷周围之外,已经没有任何能够帮助他脱离死境的力量了。

    “就这样吧,这也许就是太阳神的安排,安排我在今天离开这个世界,这或许就是太阳神的恩典....”利奥特在家臣臣和族人的哭泣声中微笑着举起水晶杯,伴随着心酸苦涩的祈祷,利奥特把杯子送到了嘴唇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帐篷里的人突然听到了帐外一阵如同潮水般混杂的响声,同时帐篷里的人们也听到了自己族人们出的震天的欢呼喊叫。

    随即帐篷里面的大人物们立刻被震惊了,即使是利奥特也不由得暂缓了继续举起杯子的手,然后所有人都听到了一个让他们出同样激动欢呼的声音:“是斯巴达加们!是我们的斯巴达加们,他们回来了!”

    在中界大陆的历史上,强悍善战的斯巴达加骑兵们,其实在开始只是图曼谷贵族们早期的“奴隶”,贵族们把那些贩买来的奴隶从小加以严格训练,然后组建成骑兵部队,逐渐成为由皇帝直接指挥的一支精锐部队。

    后来这种做法被这个沙漠大陆上的其它各国的国王、皇帝争相效仿,纷纷组建自己的斯巴达加部队,使之这支悍勇无畏的军队成为国王们直接指挥的精锐禁卫军。

    经过几百年的衍化,斯巴达加们已经变成了战场上公认的强,他们凶悍的作风,残忍的行为和高超的战斗技能成为了无数敌人的噩梦。而让人高兴的并不是斯巴达加这个词本身,而是“我们的斯巴达加”这样的称呼。

    尽管很多中界大陆上的国家贵族都拥有这种令人胆寒的武装,但是人们更希望看到的是属于自己一方,而绝不是属于敌人的斯巴达加骑兵。

    所以当隐匿在了望塔上,随时准备扑上去和敌人拼命的桑迪看到一队突然出现在敌人后面的斯巴达加骑兵瞬息之间掩杀过来的时候,他因为高兴过度而喊出的话实在让其他人感到莫名其妙:“斯巴达加来了!在杀斯巴达加!”

    斯巴达加骑兵们的确在杀斯巴达加骑兵。完全出乎意料的袭击随着一片利箭的降临横扫而来,然后是挥舞起来的雪亮刀片划过空中带起的呼哨。

    袭击是如此突然,没有隆隆作响震动大地的骑兵奔腾,也没有惯常带着如虹气势的呼喊和吼叫。如同突然从地狱出现的死神般降临的杀戮刹那间从麦力谷骑兵的背后袭来。如同隐秘的死神般突然降临的利箭瞬间从背后射倒了一片毫无准备的骑兵。

    听到身后一片混乱的麦力谷惊疑的回过身,无法相信的看到了一面属于利奥特的旗帜在一队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怪异”的骑兵队前迎风飘扬。

    这些骑兵身上除了贴身衣服几乎都没有任何甲胄,有的人甚至光着上身,他们身上的汗水和**战马的汗水搅和在一起,混着翻腾起的尘土在炙热的沙地上居然蒸腾出一片烟尘。

    拥有绝对开阔视野的麦力谷很快就发现这些骑兵拥有着比他们的人数多得多的坐骑,而几乎每个骑兵身边的空马都同样全身淋漓,声粗气重。

    “他们居然为了加快速度扔掉了盔甲!”麦力谷立刻明白生了什么,他最担心可又相信绝对不会生的事情却恰恰生了,这让他下意思的太头向蔚蓝的天空望去,心中满是疑惑的祈祷:“伟大的太阳神,你到底想要指引着你卑微的仆人们干什么....”

    他始终相信,即使利奥特那些被引诱离开的斯巴达加现圈套并用最快的速度,也是无法赶回来的。可是现在他却看到了一支及时回来的援军,这是一支扔掉了一切不必要的辎重,甚至为了减轻战马负重连盔甲都扔掉的骑兵,而且这些人只是利奥特那支斯巴达加骑兵中的一部分,显然这些人是集中了所有的马匹,每个人一路不停换骑,终于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赶了回来!

    就算是神灵们的指引,这绝对不是麦力谷想看到的,看着那支突然出现,乘着突袭优势肆无忌惮砍杀已经楔入自己后队的敌人,麦力谷似乎看到自己已经到手的胜利被人玷污了似的无法忍受。

    “该死的,他们是想救利奥...!”跟随在他身边的黑袍贵族提醒着似乎想要要冲上去的主将,他知道这个勇敢的麦力谷也许是个优秀的斯巴达加,可却不见得是位称职的将领,他更多的是用他勇敢而不是智慧换取来了现在的地位。

    但是麦力谷还没来得及回答,一大片夹带着骑兵冲击的可怕惯力产生的更加强大穿透力的强紧投矛,已经铺天盖地的迎头落下。

    “砰!”一个骑兵被投矛直接贯穿了胸膛,可这还不算,他的身体如同被一条看不见的绳子扯着般向后飞去,直到撞上另一个骑兵,两个人的身体被投矛穿在一起歪倒地。

    “叱~!”又一片利箭划破空气的声响传来,可是这次却是从营地方向。

    依靠着最后障碍和工事的近卫们疯的把大片的弩箭和碎石毫不停顿下向进攻而来的鲁博汉达军队抛射过来,只是顷刻之间就有一片骑兵倒在血泊之中,有人死了,而还有更多的人倒在血泊中挣扎、惨叫。

    “前队继续进攻,只要攻进去,杀掉利奥特就好!”麦力谷对着身边被前后袭击打得有些混乱的手下出命令,即使是在这个时候他还是坚定的遵循着自己主人的命令,而且他也知道,只有这样才不会因为突然出现的敌人的生力军而导致自己队伍的动摇,他们需要一个明确的目标,亦或是命令。

    但是,在看到前队恢复进攻之后,由于按捺不住的怒火煎熬,他依然固执的盯着后面的敌人。

    “该死的偷袭!”麦力谷怒不可遏的咒骂着,可是回答他的是另一片更加犀利的袭击。那袭击无比强烈,以至麦力谷刚刚看到一片烟尘里窜出的影子,一缕强劲的箭风已经掠过他的脖颈,带起一串血珠,还扯掉了撘在他脖子上一条绣着繁丽花纹的围脸布。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