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都从阳神开始〕〔天降萌宝:总裁爹〕〔魔帝归来当女婿〕〔透视小春医〕〔农家傻女〕〔极品贴身家丁〕〔伏天圣主〕〔魅姬惑天下〕〔反穿第一甜婚〕〔回到古代当匠神〕〔异世之召唤亿万神〕〔岑少的枕上甜妻〕〔我家有个仙侠世界〕〔白瓷梅子汤〕〔世界末的镇魂歌〕〔骄阳灼我心〕〔京城废少〕〔总裁爹地超给力〕〔夫人,你马甲又掉〕〔全职国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十八章 造纸术
    显然他的这句话并非是对梅列格说的,他透过面纱看着利奥特提议道:“就算失去我们,他们仍具有绝对的优势,我们会离开这里,不过我想下次这一切就会结束了”

    “你认为呢?伟大的图曼谷?哈代家族的子孙?”他对利奥特恭敬的点了点头,露在面巾外的双眼里闪动着一丝狡狯的光。

    “我想知道我是在和谁谈条件”利奥特并没有因为得到一个难得的喘息机会而沾沾自喜,他仔细看着眼前这个把自己的面貌隐藏起来的战士,似乎想从他的举动中找到什么可以被识破的蛛丝马迹:“更想知道这些条件是不是会被遵守。”

    “没有什么条件,更不会有人和你谈条件!”麦力谷的愤然的叫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他震惊的看着刚刚还在奋力救他的战友,他实在无法想像这个和自己同样忠诚于主人的战士,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向始终被主人视为心腹大患的敌人求和:“该死的,你在做什么,泰勒斯*迪勒!你在和敌人谈判吗,你要背叛我们的陛下么?!”

    “该死的,闭嘴,这一切都是你的鲁莽造成的,在我的眼中,谈判也是一种战争,”那个被称为泰勒斯*迪勒勒的黑袍贵族突然收起了自己搭在梅列格肩膀上的长矛,随即又极为大胆的拨开抵在自己后心的长剑,直视着极为谨慎的大男孩,毫不避讳的赞扬道:“你的勇气与智慧已然超过了你的武力,一个聪明的孩子”

    随即他从大男孩的身上转移开自己的视线将其投向了另一个人,并极为绅士的向其行了个贵族躬身礼,同时用低沉的声音向麦力谷轻声道:“我们得承认,有时候谈判获得的东西比用弯刀抢来的还多得多。”

    说完,他不再理会愕然看着他的麦力谷,也根本不看四周随时会把他刺成筛子的密集长矛,极具胆色的向利奥特径直走去。

    “这是个真正的战士……”随着越来越近,注视对方的利奥特?图曼谷?哈代的心头不由自主的升起了这个想法。

    而当那个黑袍战士终于停在利奥特面前并摘下始终包裹脸颊的面巾之后,即使是始终紧张的旁边注视这一切的伊桑也突然产生了一种古怪的预期-----这两个人,似乎就是命中注定的对手,而如今的遭遇也许只是两个人斗争的开始。

    两张年龄近似的脸,都是那种强悍棱角中渗透着极具狡诈的圆滑,同样常年被沙漠里的风沙磨得微显粗糙黝黑的脸颊,唯一不同的是,黑袍贵族的颌下浓密的胡须没有象利奥特那样经过精心修剪,凌乱的胡须让他看起来显得更加彪悍、狂野,也显得更加危险:“向曾今伟大的图曼谷?哈代家族致敬。”

    黑袍贵族微笑着扶胸鞠躬,那种彬彬有礼的样子怎么看都不会让人相信,就在刚刚不久前,他还经亲自带领杀红了眼的斯巴达加骑兵冲击利奥特的营地,甚至逼迫得这位前图曼谷王朝最后的流亡皇帝差点走投无路,饮鸩自尽。

    “永远赞美太阳神..”似乎忘记了刚才惨境的利奥特谦和的点了点头,虔诚的赞美着中界大陆的唯一神灵,然后他甚至还轻轻的对着这个敌人念了一小段祝福经文,以表示对这个险些干掉自己的敌人对他的家族的尊重表达了感谢。

    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生的一切的伊桑,到了这时候才现,整个山谷里这个时候除了自己因为还傻呼呼的紧攥着那柄并未入鞘的长剑外,其他刚才还剑拔弩张的双方士兵这个时候早已经卷旗息鼓,甚至有的人已经开始在沙地上就地卧趟在那里举起了水袋痛饮了起来,而就在他们附近不远的地方,双方死亡战士的血浆正把沙子凝聚成一团团暗红紫的血泥,两相对比之下,总让人觉得十分的讽刺....

    伊桑有些不知所措的将手中的长剑插回了别在腰间的剑鞘中,他回过头,看到梅列格正坐在地上用一块石头磨着手里已经非常锋利的匕,而那个刚才还被他抵着脖子威胁的安德拉将领,这个时候却正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龇牙咧嘴的包裹着自己的手指。

    “该死的,这难道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争么?太儿戏了。如果这个世界没疯,那就是我疯了....”伊桑喃喃自语着走到梅列格的身边,并坐了下来,这时,一个身穿白色短袍,下巴光秃秃的太监穿过人群向他们跑来。

    伊桑立刻认出,这就是那个曾经赏过自己一鞭子的米奇懦总管老爷,这让他的内心不禁的腾升起了一丝莫名的厌恶:“这个该死的胖子想干什么...”

    “老爷要见你们,是的,是你们两个人。”米奇懦总管老爷伸出短粗的手指在伊桑和梅列格中间来回指着,带着复杂的神色嘱咐道:“你们最好赶快跟我走,否则耽误了时间老爷会生气的,虽然你们的刚才的行为让主人十分的欣慰,但你们得明白主人永远是主人...”

    太监稍微耸了耸鼻子,似乎对他们身上出的混合着血腥和汗渍的味道有些不适应,转身调头,向远处的大帐走去:“去拿你们该拿的东西,而不该拿的东西永远也不要奢望...”

    伊桑愣愣的看着太监的背影,他实在无法想像这个刚刚还在为获救欢天喜地的太监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这些恶心的家伙的心思永远都是肮脏的,但不可否认,他们有一样可贵的品质----忠诚”梅列格用轻蔑眼神扫视了一眼视线前面不停摇摆着肥胖身躯的太监,显然他诉说的优点并未影响到他对这个职业的厌恶,吐了口口水后的骑士却又将自己的表情转换成了无奈:“这些丢了命根子的家伙们或多或少的都有些变态的心理,只有卡尔菲的贵族们才喜欢这些恶心的家伙..”

    “并不是只有卡尔菲的贵族才会使用太监的,人的内心世界总是会蕴含着许多灰暗的思维....”伊桑轻轻嘀咕着跟在后面,虽然知道的并不详细,可他还依稀记得某些史书上曾经记载着一位中界大陆王国的公主在远嫁某位西方世界的公爵的时候就随身携带着人数高达几十的宦官。

    而且这些宦官很快就成了这位公爵夫人馈赠亲朋好友的一份不错礼物,至于那些以父神的仁慈和子民自居的西方贵族,显然并没有因为这来自异教的风习而拒绝,反而大多以能拥有一份这种奇特珍贵的“礼物”而沾沾自喜。

    跟着米奇懦总管老爷穿过一队由戒备森严的战士组成的屏障,伊桑和梅列格走进了那座孤零零的耸立在营地正中的大帐,这也是目前唯一一座在营地中保存还算完整的帐篷

    帐篷里依然飘荡着那股令人昏昏欲睡的香气,隔绝了烈日的照射,微显阴暗的帐幕间撒着阴凉的气息,走进帐篷的瞬间,似乎外面血腥的气息边被立刻隔绝开了。

    伊桑看着帐幔后那些若隐若现的婀娜身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既迷人又危险的女海盗,低垂的目光在四周小心翼翼的扫视了一遍后,却并没有在这些女人当中没有现她的身影,这让自己莫名的有些失望。

    “美丽的皮囊总是能够获得男人们更多的关注,也许因为正应为如此,她才更受受宠,所以理所当然的会待在利奥特的身边吧。”伊桑心里暗暗想着,而人性中的贪婪与自私衍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情绪,让大男孩的心底更加不快,不过也正因为这个,他根本没有注意前面已经停住脚步的胖管家,结果他立刻毫无悬念的直接撞到太监肥厚的背上。

    而米奇懦总管肥胖的身体则在惯性的助推下,猛的向前一冲,可好巧不巧的脚下一个小圆桌子成了他脚下挡路噩梦。

    “啊!”随着米奇懦总管老爷一声尖锐的喊叫,他如同一座肉山般的身体狠狠的向前扑去,夹着盆盆罐罐出的可怕响声,米奇懦总管一头扎进了一大堆丝绸和靠枕当中。

    “该死的,你这个蠢货!”利奥特被这突至的一幕搞蒙了,瞬间缓过神的他,愤怒的站起来看着地上像个肉球似的太监,狠狠的怒视眼前这个给自己丢人的家伙,当他看到坐在对面毡毯上的那几个鲁博汉达的战士脸上流露出的丝丝嘲笑之后,图曼谷高傲的皇族的后裔心中立刻升腾起一股比刚才面对强敌还要激烈的杀人冲动。

    看到主人愤怒脸庞,米奇懦总管这个手已经被吓得全身抖擞的蜷缩在地上,连半个字也辩解不出来,这不由让紧跟其后的梅列格在看向大男孩的时候,露出了一抹诧异的笑意,那笑意中蕴含着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

    “该死的病秧子...”伊桑暗中腹诽自己的同伴的时候,一只大手却突然搭上了他的肩膀,这让有些走神的大男孩被吓了一跳

    黑袍贵族看着眼前这个似乎被吓到的异族青年,不由微微笑了起来。他实在无法想象就是这样一个脸上带着稚气,神态间也流露着不安的大男孩是会成为导致自己的行动失败的源头。其实他更希望相信旁边那个始终不一言却透着一股稳健的中年异族人,才是那个用箭矢抵着自己额头的“罪魁祸”,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抚平他内心中的不平衡...

    “但当时他的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却完全震慑住了自己,但他太年轻了...”黑袍战士的心里无疑是纠结的

    “太阳神见证,我的战士都是最好的。”仿佛是看穿了黑袍贵族的心思,利奥特微笑着走到伊桑面前,他的眼睛里闪动着些微赞许,对于高高在上的图曼谷之王来说,这几句话对一个斯巴达加奴隶,理所当然的就是最荣耀的赏赐和恩德。

    “的确是最好的。”回过神的黑袍贵族并没有丝毫的尴尬之意,而是毫不吝啬的赞同着,但他的眼睛始终在伊桑和梅列格的身上闪动,似乎在打什么奇怪主意。

    “那么,你准备怎么履行刚才的承诺?”利奥特面带鼓励的拍了拍面前垂首而立的大男孩,突然转变话题,他鹰一般的眼睛凝视着黑袍人,似乎随时要从对手的一举一动中找出破绽,然后伺机出致命一击。

    “太阳神在上,作为贵族我绝不会失信,就如我之前说的那般,我会带领我的人离开..”黑袍战士简洁有力的做出回应,可说到这里,他浓黑的眉毛突然一挑,然后用一种平静的语气,毫不顾忌的道出了最清晰无比的威胁:“而你则会在我们下一次见面的时候被我杀死!”

    围拢在利奥特身后的家臣们听到这么直白的威胁,立刻露出来遏制不住的愤怒表情,有的人甚至握住了腰里的刀柄,而黑袍贵族的一方也不甘示弱起来,帐篷中原本诡异得出奇的平和气息里立刻掺进来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就连梅列格也情不自禁的给自己的小伙伴打了个默契的眼色...

    “哈哈,那可真是件值得期待的事情,我一直很想知道究竟是谁能帮我完成死亡这个宏愿呢。”利奥特突然大笑起来,而且笑得十分的爽朗,这笑声中丝毫听不出半点的愤怒,以致所有人都不由的产生一种他似乎真的渴望这样一个结局的错觉。

    “图曼谷?哈代家族的子孙果然有着非凡的胆识....”黑袍贵族看着利奥特脸上沉稳的笑容,隐匿在心底中的杀意却是越发的浓烈起来。

    随着双方的气氛被缓解下来,双方也都纷纷的坐回了原位,而在这拔尖拉弓的紧张气氛中,只有一个人保持着自己原有的姿势。站得远远的伊桑看着用削尖的鹅毛笔在纸上书写的书记官,一张微带黄色的柚草纸铺在大张角落边已然腾空的小圆桌上。

    这让伊桑在惊诧之余,不由的将视线投向了那张粗糙的文字载体上,脑海中的记忆再次翻腾起来-----那个始终未经证明的历史传说,仿佛已然映入眼帘----相传中界大陆的后图曼谷王朝的伟大皇帝----鲁博汉达*波尔茨曾经改名换姓远渡米腊德海,跋山涉水的去学习西方的渊博知识,并从哪里带了回来了先进的技术,包括刚刚从遥远的东方传播过来的造纸术....”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