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十九章 狡诈的心思
    想着这个传说,伊桑嘴角不由挂起一丝玩味的笑容。不论什么时候,不论什么人都会有自我陶醉的幻想,显然与西方相比,中界大陆距离东方世界更近,最后只能在历史章归结出了这样一个近似荒唐的传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在野蛮的卡尔菲里会出现那么一位充满传奇和伟大的皇帝,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无法接受失败的神权骑士们觉得心里好受些。

    可事实上,造纸术还要过上几十年才会由一个穷途潦倒的西方画匠把纸张的制造技术“偷”到西方世界的时候,伊桑就不得不对关于鲁博汉达“偷师西方”的传说出感叹:“自我陶醉,的确是人类面对失败时候的一剂良药...”

    就在伊桑因为一张柚草纸的出现感慨万千的时候,一纸简陋的停战协议摆在了谈判双方的面前,两个涂了黑色墨水的拇指次等都没打的相继按在了上面,看着从中间撕开各自保存的那份协议,伊桑不得不再次为“古人”的诚实守信唏嘘不已。

    喝下同一碗代表着和平的清水后,黑袍贵族摸了摸胡须上的水渍,突然指着始终在旁边沉默的参观着整个谈判的伊桑和梅列格微笑着道:“这是两个忠诚的斯巴达加。”

    “我愿意用二十个最勇敢的斯巴达加骑手,外加二十匹好马换他们两个,不知道阁下愿不愿意交换?”泰勒斯*迪勒脸上肃然的对着利奥特?图曼谷?哈代提议着,其语气中更是步伐满满的羡慕

    听着这匪夷所思的提议,伊桑目瞪口呆看着黑袍贵族张了张嘴,可他最终还是没有出任何抗议的声音。尽管来到这个时代的时间不长,可经历的几件事情已经让他知道了个铁一般的事实:这是个没有后世所谓公正的时代,反而恰恰是个完全可以由一个人决定另一个或是更多人命运的时代,这是个有血统、神权决定着人们命运的时代..

    .在伊桑还在纠结自己无法预测的命运的时候,这笔交易已经迅速出现了结果。

    “不,这两个人我并不打算交易,他们为我扳回了局势”利奥特抚摸着修剪整齐的短髯认真的微微摇了摇头:“他们是我最好的战士,我要好好奖赏他们...”

    利奥特歪头看了看紧张的盯着自己的伊桑,嘴角挂起一丝微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如果我用四十个最好的斯巴达加和三十匹纯种上游马交换呢?”黑袍贵族显然并不甘心,他收敛了脸上多余的表情,认真看着利奥特顺势提升了自己的交易砝码。而他的这个提议立刻令四周响起一阵轻微的抽气声。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用关切的眼神看着利奥特,不说四十个最好的斯巴达加战士,单是那三十匹纯种上游马就足以令任何一个小贵族疯狂了。而代价不过是这么两个随手俘获来的奴隶,虽然这两个贵族的战斗力非常优秀,但这里的时候,所有人眼睛里都露出了向往的神态,很显然,这是个很有赚头的买卖。

    “不!”一个砸碎所有人幻想的回绝从利奥特的嘴里蹦了出来,他认真看着眼前的黑袍贵族,用令旁边的人感觉到一丝压抑的口吻道:“不,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如果你需要其他的任何的东西,我都会毫不吝啬的送给你,可是这两个人我是不会交易的,相反我会好好的奖赏他们”

    说话间,利奥特已然靠近了黑袍贵族,他带着蕴藏着讥笑的神色,微微探过身子在对方的耳边轻轻道:“放弃你的那些诡心思,我清楚你的作为是在试图让我失去我最后的一点东西,那也是我唯一可以活下去的保证,别在固执的侥幸了....”

    “你可真是位警惕而又顽固的敌人。”黑袍贵族神色微变,随即又恢复如初的轻笑着向后退了一步:“伟大的图曼谷?哈代家族的继承者,希望能在下次见面的时候,我能有幸履行完成我们之间的约定。”

    说罢,他恭敬的抚胸躬身向着利奥特深深行礼,然后撩起袍角转身便向帐篷外走去。

    “一个心思缜密且狡猾的对手...”利奥特看着那个人的背影,紧皱着眉头轻轻自语道:“这是个将来了不起的人物...”

    直到跟随他的人完全从帐篷中鱼贯离开,他才转过身,对着始终毫无表情的梅列格做了“跟过来”的手势,随即便向外走去,他一边走,还一边道:“子爵,我不会做傻事的,否则早在离开图曼谷之前就已经死在囚所里了。别忘了,我的22个兄弟只有我活下来了,在这残酷的淘汰赛中,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生存下来....”

    看着旁边那些大臣狐疑的表情,梅列格的嘴角轻轻扬了扬,他知道在这些人眼里自己两个人不过是被俘获的奴隶,是可以随时被出卖的货物,甚至在他自己心目中,都并不认为如果利奥特答应了那个交换有什么不妥当。可是这位沙漠王最终的决定,却不能不让他有似乎是面对一位伟大人物的冲动,但事实上,他的智慧与警觉也足以匹配了他非凡血脉...

    “唏~”一声凄厉马嘶从帐外传来,当利奥特在臣仆的陪同下走出帐篷的时候,那个黑袍贵族已经在骑在马上。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始终指挥着这支奔袭奇兵的麦力谷却沉默的跟随在他的旁边,丝毫找不到刚才的嚣张豪气,显然这个时候,就连最愚蠢的人都能看清楚,那个敌人队伍中,谁才是真正的最贵者...

    看到利奥特走出帐篷,黑袍贵族拨动缰绳向他们方向奔来。在紧密对峙的两军当中,他的黑色外袍随着战马的奔腾烈烈摆动,当奔跑到离利奥特的侍卫只有几步远的时候,他勒住战马,对着利奥特恭敬的行了个礼:“伟大的图曼谷?哈代的家族继承者,我以我主哈里鲁博汉达大人的名义起誓,你将会是我最尊重的敌人,希望有一天能在战场上再次和你见面...”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跟随在利奥特身后的梅列格和伊桑,爽朗的大声笑道:“令人尊敬的勇士,希望你们也能活到我们再次见面,很荣幸和你们做敌人,不要忘了,我叫泰勒斯*迪勒。鲁博汉达的最忠诚、睿智的战士...”

    说完,这个勇敢中兼容着机敏稳健的贵族扬起马鞭,狠狠的在自己的坐骑上来了一下,在战马嘶叫声中,直向自己整好队形的队伍奔去。在他身后,一缕尘烟随着战马的奔驰升起,把他的身影衬托在一片虚幻的尘霭之中。

    梅列格由衷的从心底出一声感叹,即使对方是一名卡尔菲,自己信仰的死敌,可作为一个骑士的胸怀还是让他不能不出这样真诚的叹息:“能和这样的人对敌,是骑士的荣誉。”

    “可他也是个可怕的敌人”利奥特侧头看了看旁边的异教骑士,他不能不承认自己的确对这个因为巧合得到的奴隶心存感激,毕竟是他们的勇敢使自己再次获得了生的机会,望着崩腾而去的敌人,利奥特?图曼谷?哈代并没有丝毫的死里逃生的欣慰,反而神色越发凝重起来:“拥有这样的手下,才是鲁博汉达最可怕的地方。”

    就在利奥特和梅列格出无限感慨的时候,在他们的身后,伊桑则是完全呆滞的看着那个远去的敌人,他的脑子里同样不停的闪动着这个名字――利奥特?图曼谷?哈代。

    “这个人...似乎...”伊桑无比震惊的想着,开始因为紧张和恐惧而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敌人是谁的伊桑在清醒之后终于震惊了。

    他知道自己终于在这个时代看到了一个历史上真正着名的人物,甚至是一个被传奇传记和正史章裨都刻意描述过的人,他曾经只在前世的那些传说和影视演义里出现,可现在这个人却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甚至,还曾因为被自己用长剑顶着后心而无奈的签署了一份停战协议,这让伊桑觉得自己就好象在做一个根本不现实的梦!

    泰勒斯*迪勒这个名字似乎并不稀奇,但是,在想到这个名字的同时,他还想到了这个人在将来无与伦比的崇高身份――鲁博汉达的王弟,后图曼谷王朝的亲王,甚至是未来让整个中界大陆都为之仰视的汗加王朝的开国皇帝!

    “我居然看到了这个人?”伊桑站在原地喃喃自语着

    ======================

    站在主帐里被无数珠宝装饰的眠幕帐前,利奥特从旁边奴隶托着的锡盘子里抓起一把金币,撒到站在面前的梅列格和伊桑脚下:“你们作为无疑是出色的,这些金币是你们应该得到的奖赏”

    说到这里,他又转过头,看着站在另一边的那个身材矮小、神色有些紧张的少年“你叫桑迪?是我的畜牧官---甘卜力老头的孙子?”

    “是的,主人。”桑迪拘谨慌张的回答着,事实上在他的内心还牵挂着这个世界上自己唯一的亲人,在爷爷让他赶回来报信的时候,他并没有多想其他的东西,可是到了现在,桑迪才开始想起一直没有见到的爷爷。再想到那些不久前离去的可怕敌人,他的心里就更不安了。

    “这是你和你爷爷该得的....”利奥特并不在意少年的心思,把同样一大把金币扔到少年面前,然后直白的道:“另外,你可以继承你们家的世袭畜牧官的职位,这也是你该得到,勇敢和忠诚人应该得到奖赏.”

    他大声的向走周围的家臣与勇士们宣布着,意图让他们获得的东西合法化,然后在四周人羡慕的注视下,利奥特嘴里暗暗吐出另一句谁也无法听到的诅咒:“而背叛者也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

    梅列格弯腰拿起地上一个金币,用两个手指夹着它,举到眼前,然后他回头对着没有拾取金币的伊桑点了点头,在与伊桑对视的那一瞬间,其眼神中流露出了一抹一闪而过的警告。在他转身看着自己的主人---利奥特的瞬间,面容肃然的道:“大人,我收下这个金币,是因为这的确是我应该得到的回报。不过我不会接受其他的金币,我是易尔拓子爵、法兰托尔贵族,我不会接受阁下对一个奴隶的赏赐.....”

    在其他人还没有听懂这个卡尔菲说的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利奥特已经迈步走了过来,他毫不掩饰自己欣赏的表情,并在此期间,抬手抚摸着颌下的短髯,仔细看着眼前这个似乎想维持自己最后尊严的异教贵族,温声道:“看来我们的子爵大人的自尊受到侮辱了....”

    梅列格略显苍白的脸颊上浮起一丝异样的红晕,披散在脑后的凌乱的头发因为激动微微的颤粟着。这个从始至终一直被理智控制的骑士,这个时候反而更像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他的鼻翼微微呼扇着,似乎并不健壮的身体散着危险的气息,这甚至令四周的人都感到了他丝毫不掩饰的丝丝杀气,就连站在一旁的伊桑也不可抑止的紧张起来。

    兵器出鞘的声音从四周响起,忠诚的斯巴达加们手里弯刀锋利迅速的直抵梅列格的全身,甚至连旁边刚刚直起腰来的伊桑也被数把弯刀架上了脖子。

    “子爵,你是个勇敢的觉醒者,也许还是什么地方的贵族。可在这里,你得记住你首先是个奴隶,其次才是其他。而且按照你们的贵族法则,只有你付出自己的赎金之后才有可能回到家乡去享受你的权力,在此之前,你永远只能是我的俘虏”利奥特站在梅列格面前平静的看着他,语气适当的温和了些:“当然时间是我们所有人最大的敌人,而在你那块可怜的领地还没被其他人瓜分掉前,如果你能再上一笔小财,我想这也是一份保障...”

    “我到神诞之地来是为了瞻仰父神的荣耀,而不是追求财富,在那里尝赎罪孽、祈祷悔过是我一生的执着...”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