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都从阳神开始〕〔天降萌宝:总裁爹〕〔魔帝归来当女婿〕〔透视小春医〕〔农家傻女〕〔极品贴身家丁〕〔伏天圣主〕〔魅姬惑天下〕〔反穿第一甜婚〕〔回到古代当匠神〕〔异世之召唤亿万神〕〔岑少的枕上甜妻〕〔我家有个仙侠世界〕〔白瓷梅子汤〕〔世界末的镇魂歌〕〔骄阳灼我心〕〔京城废少〕〔总裁爹地超给力〕〔夫人,你马甲又掉〕〔全职国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八十章 唯独不能给予他自由
    “这个我绝对相信,尽管我们信仰着不同的神灵,但我相信,我和你对自己的信仰是足够虔诚的”利奥特看着眼前的“奴隶”,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微笑,图曼谷?哈代家族的继承者探过身子,在梅列格耳边轻轻道:“子爵,希望你的这种虔诚能更长久一些。因为……很快就要有一件考验你们这些所谓光明之神的信徒,究竟会有多么的虔诚了。”

    “那么你呢?我应该给你什么奖赏呢?”利奥特不再理会梅列格震惊、疑惑的注视,转头看着一直沉默的伊桑:他托着下巴看着伊桑:“我得承认你的勇气与睿智超出了我的预料,而你的骑士主人拿了我的一个金币,那你想要什么呢?让我看看,你是不是会提出更出我意料的要求,你想要什么?”

    伊桑有些意外的看着利奥特,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有些呆似的和利奥特对视着,就在所有人都在猜测他究竟想提出什么样的要求的时候,伊桑微微摇了摇头,摊开了空空如也的两手:“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该要的我们已经得到了。”

    说到这里,他回头看了看梅列格手里的金币,利奥特的脸上终于闪动过一丝诧异的表情,很快他便缓过了神,随即微微点点头,低声自语着:“这可真是一个更出我意料的要求...”

    “不得不说你是个聪明的家伙,是在以退为进么?但我还是会奖赏你的,我得让你记住你是在为一个慷慨公正的主人服务。”他用手指轻轻对伊桑点着:“我在此许诺,在以后需要的时候,你可以向我提出一个要求,作为对你的奖赏。”

    说完,利奥特对着四周侍卫挥了挥手,然后向依然诧异的望着他的伊桑笑了一下,转身向帐篷的深处走去。

    ====================

    “他为什么不向你要求获得自由呢?”半趟靠在靠枕上的伊洛蒂看着走进后帐的利奥特奇怪的问着,她一直隔着薄纱看着前面的那出好戏,显然那个大男孩的选择再度刷新了自己对其睿智的认知

    “因为,他知道即使提出来也没用,作为他的主人,我可以给予他索要的一切,但唯独不能给予他自由...。”利奥特用粗糙的手指在伊洛蒂已经微显圆润的下颌上滑动着:“当然我确信我是个慷慨的主人,只要是为我服务的,我都会给予他应当的报酬,你也一样,只要你忠于我,你就可以成为我的后宫之王...”

    伊洛蒂微不可查的叠起秀眉头,显然她对于有关一切蕴含着禁锢自己自由的词汇有些反感,但显然伊洛蒂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所以这细微的表情动作很快便被隐匿了起来。

    梅列格站在利奥特让人为他们新安排的一顶比以前舒适、空间更大的帐篷里面对着半掩的帐幕呆呆的沉默着。自从回到这里之后他始终一言不的这样呆,直到伊桑在旁边再也忍耐不住耐性张口安慰道:“也许是他话里的什么东西刺激到了你,但在这个鬼地方,我们要懂得开解自己,别让自己太压抑了”

    “或者,你可以向我倾诉一些东西,随便什么东西都行...”

    梅列格突然转过身,一把抓住了大男孩的肩膀,附着着焦急的语气吐出一句话:“卡尔菲们要对神诞之地动手了!”

    “什...什么?”伊桑错愕的看着这个始终很冷静的骑士,即使是在海上遇难和战斗的时候,他也没有失去的冷静,但恰恰在这个时候却荡然无存,此时的骑士因为焦虑而凝到一起的眉毛在额头结成一个重重的疙瘩:“你到底想说什么?”

    “是鲁博汉达,鲁博汉达要行动了!”梅列格一字一句的从嘴里蹦出这句让伊桑惊诧莫名的话。

    鲁博汉达*波尔茨这个从古中界大陆的悠远历史而来,震撼着整个世界的人,似乎如同一个始终隐藏却无所不在的幽灵飘荡在每个人的心中。而恰恰在这个时代,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人能回避他的存在,甚至很多人由于他而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命运。

    历史上鲁博汉达收复---神诞之地的德昂里奥的细节究竟是什么样的呢?看着梅列格沉重的表情,伊桑心里拼命的回忆着。此时的他不得不为自己历史知识的贫乏而汗颜。

    不过很显然,如果历史没有生变化,那么现在正是那个历史时刻即将来临前的宁静。然后会生什么呢?伊桑心里晃过一阵颤抖,当想到即将生的事情,他就有种说不出的兴奋和恐慌。他始终无法想象自己会亲眼看到这段曾让无数史家震撼的事件,更无法相信自己会融入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洪流之中,这其中显然不会缺少混乱、杀戮以及血腥,这都是一个现代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环境

    “鲁博汉达*波尔茨是头狡猾的狐狸”梅列格说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嘴角轻蔑的抽搐了一下,可接着他又出一声叹息,不得不纠正自己先前的说法:“不,他是一头狡诈且不失勇敢的狮子,极富力量与智慧的王者...”

    此时的梅列格仿佛魔怔了一般,他目光呆滞的看着帐幕外已经燃起的点点营火,脸上浮现出苦涩的笑容:“也许你认为我很奇怪,甚至可能会以为我被魔鬼附身了,可我不能不赞美这个人,伊桑你知道吗?这个信奉异教的鲁博汉达,是个真正的英雄!一个比很多披着圣叶环的骑士都公正伟大的王者...”

    “他的确是个英雄!”对同伴的说法伊桑毫不思索的点头同意,可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做了件多傻的事,果不其然自己的同伴投来了疑惑的眼神,迎着梅列格惊诧疑惑的眼神,大男孩立刻用单纯的口气解释道:“我了解你,你是个品德值得敬佩的骑士,所以能让你敬佩、甚至是妒忌的人,一定是更优秀的。”

    看着伊桑脸上似乎透着天真的崇拜神色,梅列格不由开心的笑了起来,对这个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年轻人,梅列格越发的喜欢起来了。特别是当他觉得这个年轻人还“有些嫩”,梅列格就认为自己有必要担负起一个启蒙的重任,至少在他看来,有必要将这个信仰不虔诚的小滑头带上正确的道路上...

    “鲁博汉达*波尔茨是安德拉人的骄傲...”梅列格抓起地上的一把沙子,看着黄色的沙粒从手指缝里缓缓的流下,语气也越发幽幽的起来,大男孩能敏锐的捕捉到这语气里蕴藏着满满的遗憾及羡慕:“他似乎是得到了那个所谓的太阳神的保佑,总是能在最危险的时刻逃脱。”

    “但神灵们真的会在意这些生命短暂的蝼蚁么?”伊桑心里却有些不以为意的反驳着,虽然他自己本人就是...

    “事实上,在西方的世界中,更多的人怀疑他和魔鬼有约定。”梅列格当然不知道伊桑心里想的是什么,他自顾自的说着:“不过所有人也都承认,只有最伟大的王者才能和鲁博汉达*波尔茨这样的人物所抗衡,很多骑士都盼望着打败这个人从此扬名立万,但是那些人最后无一例外的都被他打败,而且很多人还为此丢掉了脑袋”

    “要知道几乎每一场战斗中就有几十个骑士被俘,然后这些人会像马似的被他们的亲人赎回去,这简直就是个灾难。可制造这个灾难的只是一个人而已。这不能不说是光明世界的耻辱,至少对于一个虔诚的圣叶环骑士是无法忍受这种耻辱。”说到这里,梅列格停下来抬头眺望着天空:“小伙子,你知道吗,有时候一个伟大的敌人比一个卑鄙的同伴更让你喜欢,即使这个同伴和你有相同的信仰和共同的封主,但是这也掩盖不了他的卑鄙和渺小。”

    伊桑有些错愕的看着梅列格,尽管在内心里很赞成这个说法,但他却真的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不得已之下,张了张嘴的他还是识趣的没有出声。缓过神的年轻人清楚,梅列格的这些话其实根本就不是对他说的。

    果然,站在帐篷中央的梅列格眺望着帐外蔚蓝的天空再次陷入了沉思,似乎这会儿总会有数不尽的思绪在纠缠着他一般,看着他似乎凝固了的身形,伊桑稍微沉思之后便不再理会他了,他清楚这个时候,语言的慰藉对于这个固执的伙伴的效果是微乎其微的,而且此时的自己也是身心疲惫,一遭放松下来的他,这才觉得全身疼得就像快散架似的,在伊桑看来,这个时候再也没有比好好的休息一番更具诱惑力的东西了...

    就在梅列格有感而发的眺望着帐篷外的天空时,另一个人也在做着同样的事,只不过这个人却显得无比虔诚,憧憬,利奥特坐在巨大的帐篷门口看着慢慢西下的夕阳轻声的彷如自言自语般的道:“风沙之地是太阳神赐予我们世代生活的地方,这是神灵的旨意,任何人都不能改变,也没有人能够改变...”

    而在他身后不远,伊洛蒂赤脚站在金黄的沙地上默默的看着利奥特雄壮有力的背影,神色越发的纠结起来...

    ===============

    弯曲如一张满弦长弓的白月孤寂的悬挂在深邃的夜空里,在群星的映衬下,清冷的月光显得格外明亮。

    “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爷爷说过,有月亮的第二天,一定是个晴朗的好天气”桑迪站在营帐外的空地上呆呆的仰头看着黝黑的夜空,此时的他的手里攥着一把金币,那是主人利奥特白天时候给他的赏赐,另外作为勇敢的为主人通风报信的奖赏,桑迪还得到了继承图曼谷?哈代家族“世袭畜牧官”头衔的恩典。

    可是这个时候,这位还不满十三岁的“世袭畜牧官”却觉得心中无比的空旷、甚至恐慌起来,无依无靠的站在空地上发着呆,眼角却不知不觉中渗出了一丝丝的泪痕。

    当白天那些可怕的袭击离开之后,桑迪曾经到处向人打听爷爷彻斯特的下落,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告诉他爷爷在哪儿。随着“不知道”的回答越来越多,桑迪就越来越害怕,他不敢去想爷爷可能会遭遇的意外,更不敢想象如果失去了爷爷这个唯一的亲人,自己究竟会怎么样,尤其是在这个越来越残酷的世道里..

    “不会有事的,爷爷一定会好好的。”桑迪不停的这样告诉自己,爷爷已经活了那么大的岁数,他见过足够多的大场面,理所因当的能够让自己在这混乱的年代里生存下来

    “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爷爷一定会赶回来的......”年幼的世袭畜牧官慢慢蹲在地上,把头紧紧扎在两个膝盖中间不停的这样告诉自己,直到眼眶中的水雾终于不受控制的迅速凝聚、划过黝黑的脸颊滴落地上,然后渗进沙土之中。

    “桑迪?”一个有些古怪腔调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桑迪抬起头,看到一个年轻的西门人站在身前,正低头看着自己。

    世袭畜牧官立刻认出,这个西门人是那队赶来救援利奥特老爷的斯巴达加中的一个,而且这个人因为勇敢的行为和自己一样得到了老爷的重赏。

    “你...你是,我认得你...,我是桑迪。”桑迪一时想不起这个人的名字,甚至连能听懂这个人的话都有点困难,最后这个嘴拙的大男孩只能一字一句的用仅会的几句西方世界的通用语介绍自己。

    “我叫伊桑,伊桑*纳德。”伊桑慢慢蹲下,低头看着眼前的这个比自己年纪更小的大男孩,他尽量放慢语速向面前的少年解释着,他知道由于和西门王国的常年的接触,很多安德拉人能大致上听懂这种变了味的西方语种,甚至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安德拉人能说一口很流利的西门语。从这点上说,倒是那些自诩文明的西方人,显得更加闭塞和不够豁达,至少他们的显贵中,很少有人能说的出一口流利的安德拉语...

    看着眼前的少年,伊桑不知道该从哪说起,不过他知道最终还是要让这个少年面对残酷却无法回避的现实的,也许语言的慰藉能够稍微宽慰一下心中的痛苦,但是之后呢...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