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都从阳神开始〕〔天降萌宝:总裁爹〕〔魔帝归来当女婿〕〔透视小春医〕〔农家傻女〕〔极品贴身家丁〕〔伏天圣主〕〔魅姬惑天下〕〔反穿第一甜婚〕〔回到古代当匠神〕〔异世之召唤亿万神〕〔岑少的枕上甜妻〕〔我家有个仙侠世界〕〔白瓷梅子汤〕〔世界末的镇魂歌〕〔骄阳灼我心〕〔京城废少〕〔总裁爹地超给力〕〔夫人,你马甲又掉〕〔全职国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八十一章 出卖者
    伊桑轻轻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染着一片干枯血迹的蒙脸布,当想到在路上遭遇到的那个被无数支箭矢生生钉成了刺猬的老人的时候,再看到眼前的那个大男孩满眼无助的时候,他的心不由一阵微微的颤抖。

    “这是我爷爷的!”桑迪一把抢过那片血迹淋淋、但绣有特殊标志的蒙脸布,随即男孩意识到什么,脸颊上刚停滞住的泪水再次衔接成线,他呜咽着的同时,满是污垢的手指也死死的抓住伊桑胸甲上的扣环大声喊着:“他是不是...是不是……”

    “这个世界对于老人总是残酷的,我想这遗物回到你手中的那一刻,他定然也会瞑目了”伊桑轻轻的把已经说不出话的桑迪揽在怀里,听着他哭泣中似懂不懂的呓语,感受着这个瘦弱的身躯不停的颤抖,伊桑满是感慨的叹息着

    桑迪伏在伊桑肩头哽咽的倾诉着,也不管这个“西门人”是不是听得懂他的话,亦或是就算是眼前只是一匹无法交流的动物,男孩也无所谓..

    伊桑的肩头已经一片湿渍,桑迪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衣服,悲伤气氛的渲染让他觉得心头一阵悲痛,此时的他只能用肢体的安抚,轻抚着桑迪瘦弱的肩膀轻轻叹息着,他不知道这叹息究竟是为谁更多一些,是为自己同样不幸且迫不得已的遭遇,还是让这个失去了最后一位亲人的孩子....

    “很快你将比他更可怜。”梅列格的声音从后面的帐篷里穿过来,他一边低头鼓捣着腕子上的护具,一边不满的抱怨道:“小家伙,你知道吗,我们可能就要有大麻烦了。”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着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中的东方,念念自语:“神诞之地,德昂里奥城,还有真叶子环,鲁博汉达现在一定正盯着这些神圣的事物吧。和这些伟大神圣的事物比起来,凡俗世界的悲欢离合又算得了什么?想想都觉得可怕,如果鲁博汉达夺回了神诞之地---德昂里奥城,真的统一了所有安德拉人,那将会生什么事?”

    “那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吧?”伊桑不得不伪装的懵懂起来,作为一个小小的西门王国的农兵,他当然知道这不是表现自己的时候。看到梅列格对他这回答深有同感的表情,伊桑接着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低低自语着:“你喜欢的杀戮的时代终于来了,这该死、操蛋的动荡年代”

    ======================

    “哦,太阳神见证,这可真是疯狂呀...”一个抱怨的声音从暗处响起,肥胖的“米奇懦总管老爷”一边带着两个抱着锦缎绣毯的太监摇晃着走着,一边不停的叨咕着:“主人真的应该把他们给卖了,这可是四十个最好的斯巴达加和三十匹纯种上游马啊,主人真是大方,就那么一张嘴就拒绝了。这是多大的一笔钱,难得有个傻瓜愿意花钱,可主人老爷....,”

    肥胖的总管嘴里不停的唠唠叨叨,而且还回头对身后的两个黑人太监不住的质问:“你们说,主人为什么就不肯卖那两个人呢?不就是两个俘虏的奴隶吗?就算是他们再怎么厉害,但能比的上四十个最好的斯巴达加和三十匹纯种上游马值钱么?”

    “当然不能,总管大人,就算是觉醒者,他们两个也顶多只能顶的上十匹纯种上游马,那可是正真的宝马啊...”一个精瘦的黑人太监带着嫉妒的语气奉承着胖总管

    站在巨大帐篷门口的伊洛蒂一直远远看着被月色包裹下的伊桑他们,当听到太监们独特的尖利声音的时候,她向后退了退,把自己隐藏在帐幕的阴影里。直到总管老爷带着抱怨和手下走远,她才从新走出帐幕。

    “为什么他不答应那笔交易?”伊洛蒂看着走远的太监总管嘴角翘了翘,略带嘲讽的念念自语道:“他当然不会答应,这又怎么是你眼光短浅的奴才能明白的...”

    “他现在唯一剩下的,只有手下的忠诚了,而且能让他夺回一切的也只有忠诚。”随即,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帐篷深处,暗暗叹息着,她不能不佩服利奥特的气度与睿智

    “如果他这么简单就被那些条件诱惑答应了这笔买卖,他的那些手下会怎么看他。对自己的救命之人都能那么简单的出卖?以后谁还能对他效忠?也许那个梅列格是个顽固的卡尔菲,也许那个小西门人是个呆头呆脑的笨蛋,不,那显然是个伪装成呆头鹅的小狐狸...”心中这般想着的伊洛蒂不由了在嘴角边牵起了一丝微笑,随即便有将思绪集中到原来的思维上,伊洛蒂感慨的摇摇头:“但是即使这样利奥特也不会做那种愚蠢决定的,而且那个泰勒斯*迪勒还真是厉害,居然随便一想就想到用这种方法离间利奥特和他的手下,这个人真可怕,恐怕他的主子---鲁博汉达*波尔茨只会更加的厉害,只有更厉害的人才可以掌控着这样的人物...”

    “愚蠢的奴才呀,这些你怎么能明白呢?”她看看幽深的帐幕,然后又回头看了看夜色中的那三个人,歪头想想,突然微笑起来:“也许这是个契机....”

    =========================

    沙漠戈壁里旅行是一种苦难,比这个苦难更可怕的,是在可以把人烤熟的炙热阳光,汗水不停的从皮肤中蒸发出来,并带出体内的盐分,这会让人迅速的疲惫、慵懒...

    整个队伍拖的很长,骑马的士兵和拉着辎重车辆的骆驼骡子混淆在一起在黄沙戈壁上缓慢前进着。

    状态有些慵懒的伊桑半睡不睡的骑在马上,事实上,这个时候,出了队伍前面的警戒哨外,没有人能打得起精神,最关键的此时四周的黄沙泛起的大片反光让他的眼睛痛、甚至看不清东西。他不知道是不是得了被后世称为假性光盲的沙漠病,不过他能确定自己比几天前至少掉了好几斤肉。

    看着从旁边经过的干涸河床,伊桑不能不承认,人总是追求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至少对他来说,不久前他渴望陆地,现在最奢望的却是大海,最起码哪儿会有潮湿的气息与带着水气的海风,而如今这里充斥的几乎全是干燥...

    在这个完全被干渴和绝望笼罩的世界里,他们已经这样走了好几天。

    当刚刚确定鲁博汉达的战士的确远去之后,逃亡中的图曼谷贵族立刻就从誓言的陶醉中清醒过来。利奥特在所有人还在为脱离险境高声欢呼的当晚,就突然下令收拾营地,然后就在如同旋风般催促中带领着他忠实的部下走进了可怕的戈壁深处,这个选择看似有些鲁莽,并充斥着一定的危险程度,但是对“退却”的敌人,又何尝不是呢?

    就在伊桑征神,思绪飘散的时候,身后传来“叮当~叮当~”的铃铛声,机警的伊桑迅速的转过身,然后他看到了一顶架设在两个并排走着的骆驼背上的驼轿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厚重的帷幔挡住了驼轿里面的风景。

    不过一阵从驼轿里传来若有若无的香气却让伊桑再次迷惑起来,这种在利奥特大帐里闻到过似曾相识的香味,让伊桑有种说不出的熟悉,可又一时想不起究竟在哪里闻过。

    “你在干什么,睡着了?”梅列格的声音从旁边响起,伊桑转过头,看到行到自己身边,用蒙脸布将自己的头颅裹的象个巨大粽子似的梅列格,只见梅列格抬头看了看高高的驼轿:“还在想那个女人?”

    伊桑苦笑着摇了摇头,自从再次返回到这个时代,短暂时间里经历的一切让他实在无法接受,可是残酷的现实却逼迫着他面对可怕的一切,他需要在这里首先挣扎着生存下来,然后再去考虑别的....

    但这并不能缓解他的思绪回顾过往,当被当成货物押上奴隶船的时候,当被迫成为一个被他人趋使的“见习”斯巴达加炮灰的时候,当现在被不自愿的驱赶着在沙漠上前进的时候,伊桑第一次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饥渴。是的,是饥渴,但那是一种对力量的渴望,这种渴望比头顶阳光还要炙热的侵袭着他的身体,再次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他想抓住点什么……

    “伊桑,伊桑*纳德!”一个斯巴达加用生硬的腔调叫着伊桑的名字,和其他斯巴达加不同的是,他外罩的腰间系着一条黑色的束腰武装带,按梅列格的解释,伊桑知道那是主人亲兵才会有的特殊标记。这样的斯巴达加,与其说是战士,不如说更近似侍从,绝对是亲信中的亲信...

    就在伊桑还在疑惑不解,这个陌生的为什么要叫自己的时候,那个家伙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开始连连像自己摆起手来:“主人要召见你,快去。”

    在这支队伍中,显然利奥特?图曼谷?哈代的威严仅次于神灵,迅速甩掉了慵懒神色的伊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后,便跟着那个斯巴达加向队伍中一辆巨大驼车跑去,看着前面皮肤粗糙面色黝黑的士兵,伊桑想象着多年之后就是这些被主人视为工具的奴隶,最终创立起巨大帝国的奇迹,不由暗暗从心底感叹着世事的沧桑和无常。

    由几匹骆驼拉着的庞大驼车里,利奥特正认真看着一封刚刚从图曼谷送到的密信,此时的他眉头间隐隐的露出了一丝纠结,尽管他和他的家族已经失去了那座城市,但是从他爷爷的时代起,图曼谷?哈代家族就在那个地方创建起来的巨大影响力,就算是到了现在家族权威的坠落,但依旧还发挥着旁人无法想象的力量。

    “鲁博汉达真的要进军德里奥丁了吗?”利奥特尽量控制着内心激动仔细看着信上的内容,期盼和仇恨、以及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这些让他甚至有些无法明白自己究竟是希望自己家族的这个敌人大获全胜,还是希望他惨败身亡。

    直到走到驼车前的伊桑,利奥特才小心的点燃了信纸,让那个令他震撼的消息化为一团飞灰,利奥特稍稍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才向站在驼车外的伊桑点了点头:“年轻人,你说你是在你的家乡---西门王国的=门罗见到我们的朋友里奥是吗?”

    “是的,大人。”伊桑表情疑惑的点点头就没了下文。他不知道为什么利奥特会突然问到他关于那个胖商人里奥的事情,虽然此时自己记忆中完全不存在那个家伙之前的任何记忆,但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回应。过现在看来,那个家伙肯定不简单了。在这种时候,伊桑自然觉得自己还是少说为妙。

    可是利奥特却显然并不这么认为,他用托着下巴的右手手指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脸颊,在经过一阵沉思之后,他向伊桑招了招手:“过来,年轻人,告诉我你是怎么遇到他的,是只遇到他一个人,还是还有别人,把一切都告诉我。别着急仔细想想。”

    “里奥*达尔文,这是那个胖子的全名,达尔文,是康赛迪伯国最知名的几个显赫家族之一。”利奥特用一种拖长的腔调说着这个名字,任何人都能听得出此时利奥特的语气算不上好,甚至在听着利奥特说话的时候,伊桑注意到当他提到康赛迪伯国这个称呼时脸上那种近似讥讽的表情,也看到了他轻蔑的眼神。

    同时,再焦急的同时,伊桑迅速的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想着如何编排着自己的回答。显然利奥特嘴里的话题也不由自主的抓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回归到本体世界后,他并非没有查阅一些关于中界的大陆上的一些这个时期的古典书籍,而利奥特口中的康赛迪伯国也越发的让他确定这恐怕是那个来自那个已经灭亡了的圣叶环军国家――康赛迪伯国。

    “这个家族历代都有人在那个短命的国家里担任重要职务,虽然他们并不是那些异教圣贵族、叶环骑士的后代,实际上他们都是混血杂种....”看到伊桑脸上疑惑的样子,利奥特微笑了一下:“这个家族的祖先的血缘中有一部分是是中界大陆上的土着---爱德拉人的,他们为了更好的统治那里,不得不寻找盟友,最后他们似乎觉得爱德拉人是他们最好的盟友,甚至曾经有好几个康赛迪伯爵娶了爱德拉人的女人当妻子。而且还让他们那些所谓的外戚担任要职。”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