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系统管理员〕〔我是怪物爸爸〕〔无敌辣条系统〕〔幕后玩家〕〔人生歪在了九八〕〔窗口修仙〕〔花都逍遥仙尊〕〔超级寻物APP〕〔太上青龙〕〔大秦神捕〕〔全业大亨〕〔武凌蛮霄〕〔金龙仙途〕〔重生封神我是姜文〕〔谋策天下〕〔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修罗刀帝〕〔重生八零学霸小神〕〔美男榜〕〔快穿守则:黑化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八十二章 康赛迪家族
    利奥特停了一下,他向站在沙地上已经汗流浃背的伊桑招了招手,示意他登上驼车,然后他继续悠悠的说:“不过,那些爱德拉人并不可靠,而且他们的忠诚也并非是单纯的婚姻及血脉能够维持的,他们贪婪、自私、目光短浅,特别是容易背叛!”

    说到这里,利奥特的眼睛里闪动过一丝凛冽的冷意,他死死盯着帷幔外的沙漠,语气缓慢的说:“他们可以背叛自己的封主,背叛朋友,背叛亲人,甚至在关键的时刻,可以背叛他们的信仰!最让人憎恨的是他们可以一边和你盟誓,一边却在计算着如何从你的身上偷走最后一枚银币。要不就是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突然从背后给你一刀。所以,永远不要相信他们,年轻人,否则你的死期就不远了。”

    伊桑沉默的听着这位“主人”的“教诲”,虽然他知道其实这些话根本就不是对他说的,但他能从这些话语中察觉出,这位“主人”似乎对那个胖子有着滔天般的怨气,所以他始终沉默,在心中慢慢的编排着接下来要糊弄对方的话语。

    直到利奥特终于泄完了,转过头似乎凝视着眼前垂头躬身的奴隶:“告诉我,你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和什么人在一起?”

    听到利奥特这个问话,伊桑的脑海里莫敏莫名的飞快的闪过一个娇小的身影,和这个身影相关的信息,虽然仍旧有些模糊不清,但却足够让大男孩诧异万分,他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被自己附身的这个大男孩的记忆出现了什么问题,但自己的恍惚也因为被驼车轮子碾到一块石头剧烈的摇晃了一下突然惊醒,当他看到脸上已经显露出不耐烦的利奥特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没有回答“主人”的提问。

    同时,伊桑也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他需要尽快的挽回这种即将要滑向糟糕的局面

    “是在和一位小姐在一起,那位小姐叫他里奥舅舅,”伊桑立刻飞快的回答,他一边小心掂量着该说什么一边谨慎回答:“她叫...瑟维*康赛迪....”

    “瑟维*康赛迪?”

    听到男孩小心翼翼的回答,利奥特的眼角挑了挑,随即其的脸上显露出一丝玩味的表情,他轻轻抚摸着短髯微笑着道:“年轻人,你知道...那个短命的康赛迪的君主姓什么吗?”

    姓什么?伊桑稍微一愣神之后,立刻张开了嘴巴。虽然他对这个近千年前的中界大陆了解不多,但是根据之前的谈话和“主人”此时嘲讽的表情,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已经摆在他的面前了。

    “难道,那位小姐...”伊桑有些艰难的自语着,虽然这其中的语气及表情有些做作的成分在其中

    “啊哈,你看来你却是非常的聪明。”利奥特很享受伊桑这种吃惊的样子,他从旁边的小靠桌上拿起一杯葡萄汁一口喝了个干净,然后他顺手把杯子倒扣在桌上,口吻中蕴含着愤怒:“那个该死的里奥,就是康赛迪家族现在的代表,而你说的那位瑟维*康赛迪则是康赛迪家族的直系后人,她的母亲,就是里奥的亲妹妹,而且据说她本人还是麦顿加克服伯爵德泽尔独子的未婚妻,听说那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经过恶补古中界大陆的一些历史常识后,如今的伊桑已经对这些“小琐事”给予的震惊开始免疫了,只是很麻木的点了点头,毕竟这似乎这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此时的他有些疑惑,疑惑那个模糊的背影及这个女孩的信息为什么突然残缺不全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而且,更让他觉得奇怪的是,眼前这位似乎从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甚至即使是对神奇的鲁博汉达也敢于不屑一顾的予以讥讽的沙漠王,这个时候怎么会突然有兴趣对他这么一个地位低下的小侍从唠叨起来了,而且一唠叨还就没个完了呢?

    就在伊桑胡思乱想,甚至在心目中已经开始把高贵的王族和某些喜欢说人长短的长舌妇等同起来的时候,利奥特突然一下站起来。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呆望着自己的伊桑,一字一句道:“年轻人,看看这就是人性,习惯背叛的人可以背叛掉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亲人...。”

    听到利奥特这句莫名其妙的的话,伊桑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

    =================

    当酷热的沙漠旅行快让人彻底崩溃的时候,已然回到了自己队伍中的伊桑豁然的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一个规模不大,却还是有着一条小小水溪的绿洲边缘。这让伊桑不能不佩服始终坚定的引导着整个队伍前进方向的向导,以及这些这个队伍的主人的睿智,甚至他觉得,在这样的地方,就算是死神也不会轻易涉足...

    至于利奥特突然下令要在这个绿洲里停留两天的决定,则让伊桑觉得这个家伙到底对自己人还是有一些体恤之情的

    “里奥?达尔文?”坐在一棵大棕榈树下的梅列格看着伊桑轻轻念叨着:“瑟维*康赛迪...,这到底是...”

    “这才是真正父神的安排,没想到你认识的那个胖子竟然是康赛迪的达尔文家族的人.”梅列格微微皱了下眉头,随即将腰间的水袋拔开狠狠的灌了一口后,才低声感叹着:“看来那个传说居然是真的....”

    “什么传说?”这显然勾起了伊桑的好奇,对这个时代的陌生感及消息的闭塞,让他不知道该信什么,不该信什么。

    “是关于据说康赛迪伯国曾经和卡尔菲的一些...”说到这里,梅列格不由警惕的抬头看看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斯巴达加,随即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他们之间曾经暗中勾结的流言蜚语,但显然这并非是没有依据的...!”

    “这也许可能只是个误会...”伊桑意外的张了张嘴,即使是来自后世的他,也知道宗教的分歧在这个时代划分出的不可逾越的鸿沟,甚至这个鸿沟、分歧,即使是跨越过千年也丝毫不能减少它的威力,这点,伊桑自信自己是比这里任何一个人都了解,更有发言权的人

    而恰恰在此时,当听到一个由信仰光明之神,依托着光明教廷的教义建立的国家居然和安德拉人有牵连,即使这个国家大概、也许是不复存在了,但也依然让他感到说不出的震惊和诧异。

    “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不过知道的人也并不是很多。”梅列格耸了耸肩膀,将自己的后背依靠在棕榈树干上,极为舒适的伸了个懒腰:“事实上,即使是在我打家乡----西方大陆的腹地---法兰托尔,这个不利于康赛迪家族的谣言在很多年来也一直流传,因为康赛迪家族的一个旁支家族,希望通过这种谣言和诋毁击败康赛迪家族在教廷中的信任,从而得到康赛迪伯国的统治权,或多或少,我们都更愿意相信这传说级流言蜚语中掺杂着许多复杂的利益,但现在看来这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天呐,真够乱的!”伊桑不得不抬起手掌按揉着自己的开始隐隐发涨的脑门,他实在无法理解这些错综复杂的西方贵族之间的关系,这听上去简直就如同一座完全没有头绪的迷宫,也许就算这些贵族自己也是无法彻底说清楚自己究竟和什么人或哪个家族有什么样的关系的.

    “事实上,这对你来说的确是太复杂了些...”梅列格伸过自己的右手,拍了拍伊桑的肩膀,打算终结掉这个话题:“小伙子,你现在更应该好好的休息一下...”

    随着他的视线的转移,他看了看伊桑腰上新佩戴起来的简陋武装,笑呵呵的道:“至少你现在看起来有了那么一回事了,也许会随时叫你去他的身边伺候他,说不定过不了几年,你就会成为‘主人’的一个侍卫长之类的什么。”

    尽管中年骑士说话的时候,表情和煦,但在提到“主人”这个词的时候,伊桑仍旧能够敏感的察觉到梅列格的嘴角上露出了那一丝丝讥讽。

    “我才不想永远当一个奴隶兵,”伊桑不忿的摇了摇,从始至终他都清楚应该和谁结盟,这也促使他说出了一些自己的心理话:“我也不相信你会这般甘心永远成为一个奴隶兵。”

    “奴隶也不是那么不可接受的,地位低下的人也不是不能成为伟大人物,据说以前的西门王国的一位国王,不也曾经是个地位低下的放羊人吗?对你来说,给一个有雄心的安德拉贵族当奴隶兵并不是很丢脸的事,要知道小伊桑,可怕的遭遇永远比可怕的同伴更值得庆幸。”虽然大男孩的说法十分切合自己此时内心的想法,但是此时此地的梅列格更清楚应该敲打一下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要知道,与原则相比,奴隶主们讨厌没有忠诚的家伙,这会让我们的处境变得糟糕,所以,孩子,你需要时刻注意你的言辞....”

    “我只是想要表达一下我的一些想法,在关键的时候,也许我们可以...”伊桑有些不忿的低声辩解着,试图将自己那尚未说完的意图传递过去...。

    异常的气氛让伊桑抬起了头,但立刻就对上了梅列格审视的目光:“我不能不承认,一个普通的西门人居然对自由的向往是这般的浓郁,是不是有些过了呢?”

    伊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脑子里飞快的酝酿着能想出来的一切借口,但最终他觉得也许沉默才是最好的解释

    梅列格凝视着伊桑,似乎在等待着他说些什么,但最终却不得不丢掉一些期待,事实他并没有介意这些,对他来说一个自称是西门农兵的大男孩也好,亦或是其他身份也好,可还不至于让他在此时此地干出些过于不可思议的事情,毕竟谁都有一些小秘密....

    “好吧,让我们来谈谈关于那个已经过时了的康赛迪伯国,我相信这是个不错的话题...。”

    伊桑终于抵抗不住诱惑再次问着,而且他需要借这个转移梅列格的注意。事实上他更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利奥特会那么肯定里奥会出卖他自己的外甥女。

    “好吧,不过小伙子我提醒你,你的好奇总有一天会给你惹麻烦的,”梅列格似乎受不了伊桑的纠缠,终于在队伍宿营之后一边翻腾着陶瓷罐子里的一块熏牛肉,一边缓慢的说:

    “我想你应该知道,康赛迪伯国,是在西门王国的一块领地上建立起来的。当初光明教廷的教皇的演说让无数人走上了拯救神诞之地和拯救自己的道路,其中就包括后来的康赛迪伯爵。不过那时候他只是个走投无路、到处投靠的落魄小贵族。他到处钻营,只想混个好出身,甚至有段时间为了有口饭吃,他还当过某位领主家族教堂的仆役...”

    顿了顿语气,梅列格嘲讽似的歪了歪嘴,他闻了闻被抓在手中的肉干,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表情后,才继续说:“这个倒霉的小贵族当时正在法兰托尔想找个领主投靠,结果他听到了教皇的演说。只有神灵才知道他当时是不是受到了神启。就在所有人还只是激动的做祈祷的时候,他已经变卖掉最后的家当,给自己置办了一身劣质行头。接着就跑到教皇面前宣誓要讨伐异端,而当时的教皇显然很高兴这位“虔诚”的教徒的出现,立刻给这个勇敢虔诚的教徒很大的奖赏,他给甚至还把自己收藏的教廷圣器赠送给他当护身符。据说那件圣器会给人带来无限的好运....

    “真的有这般的作用?”伊桑诧异的问着,事实上他很难相信这些古老的传言,毕竟就连自己背后隐藏着的神灵也未曾这般显迹...

    “的确是这样,”梅列格认真的点点头“要知道,后来那根圣器给他带来了非凡的好运。因为教皇的赏识和圣器的神奇,那个穷小子立刻成为了一个炙手可热的名人,大贵族和农民都把他当成教皇的代表和宠儿。他甚至还得到原来效力的那位领主某个女儿的青睐,很快他们就结了婚,不过他们分开的也很快。因为那个小子听从教皇的召唤,成为第一批远征撒哈拉的骑士中的一个”

    然后,他在圣叶环军东征的时候,把圣器携带在自己的身上,以求父神的庇护,也许是父神真的显了灵。在伦巴战役中他被一块投石击中却居然毫无伤,后来在和提奥洛斯的斗争中,居然还奇迹般的在大军中偷袭了那个强大的康赛迪总督等等..”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