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好甜:爹地诱〕〔重生之绝世废少〕〔我只想享受人生〕〔乡村小神农〕〔最坑军婚:我跟名〕〔我!最壕狂婿〕〔良奴为妃〕〔玉女派掌门〕〔她来时,南风撩弦〕〔带着智能横扫异界〕〔快穿之神级大佬别〕〔逆天灵变〕〔至尊道祖〕〔都市之仙医佳婿〕〔武道凌天〕〔神魔之上〕〔魔武大帝〕〔装一片海阔天空〕〔仙途大陆〕〔网游之破天邪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八十三章 叙述
    “反正,据说在那个时候,那个家伙几乎成了幸运儿的化身。他的胜利和幸运成为了圣叶环军中最大的奇迹,甚至在他得到别人梦寐以求的伯国之后,撒哈拉的王座也最终向他做出了召唤,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人们正式称呼他为康赛迪一世。”

    “接着他就请跟随而来的一位东征大主教宣布他和那个法兰托尔贵族女儿的婚姻不符合教会法,立刻废除了这桩婚姻。之后他娶了一位爱德拉的公主为妻,之后,获得获得了伯国的正式的继承权,从此,康赛迪伯国诞生。”

    说到这里,梅列格慢慢的吐了口气,他狠狠的咬了一口手中的肉干,语气中带着些许丝丝苦涩与难言的情绪:“克森*康赛迪这个人的确很幸运,因为他的聪明,他得到了一次飞黄腾达的机会,因为教皇的赏识,他平步青云,因为那块神奇的圣器,他春风得意。他认为好运永远会跟随他,而且他也的确一直走运,直到多年之后有一天……”

    “有一天什么?”伊桑被这个一路开挂的故事吸引了,他不知道是因为好奇还是什么,看着火光在梅列格脸上晃起的阵阵明暗交替的影子,大男孩不由之主的升起了一种想探究下去的冲动:“后来肯定发生了什么,对不对?”

    “的确,后来一个男人出现了。”梅列格轻声继续讲着:“而且克森*康赛迪伯爵见了他之后很激动,因为那个人自称姓康赛迪,他的母亲,就是那个法兰托尔贵族的女儿。”

    “当时,康赛迪伯爵夫人已经给克森*康赛迪生了四个儿子,可是如果按照继承法说起来,那个人才是他真正拥有王位继承权的长子。而当时已经成为撒哈拉国王的克森*康赛迪则已经病入膏肓。于是,一个阴谋就立刻出现了。”

    “不言而喻,肯定是个夺位的老桥段...”伊桑有些无趣的抓起干硬的风肉干,显然在这种干热的环境中这样的食物很难让人提起食欲,他一边咬着一边低声嘟囔着:“他们杀了那个‘长子’是吗?否则如果是那个‘长子’胜利了,就不会有后来的落魄的康赛迪家族了。”

    “是的,他们杀了他...”梅列格看了看似乎不太感兴趣了的伊桑:“他们把让人把他吊在一棵树上,逼着他承认自己是个骗子。否则就威胁要烧死他,而那个人始终坚持说自己才是真正合法的康赛迪伯爵。最后,他们在愤怒、嫉妒中烧死了他...”

    “这就完了?”伊桑奇怪的看着似乎陷入沉思的梅列格,显然这个故事并没有给予自己更多的惊奇,恰恰相反自己身边的这位骑士大叔却有些情绪不对了...

    “当然不是,其实真正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梅列格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很快他就将这不正常的表情收敛了起来:“就在那个‘长子’被烧死的当晚,克森*康赛迪也病死了。在他做最后忏悔的时候,他对神父说了一句古怪的话”

    “什么话?”

    “神灵的赐予,最终会被神灵收回..”梅列格将视线放远,眺望着夕阳西下的沙海戈壁:“后来,克森*康赛迪的儿子们才明白他们父亲这句话的含义,那块给他们家族带来好运的圣器,随着克森*康赛迪的死,也消失了。人们可以肯定,克森*康赛迪没有把它带到坟墓里去,可是它的确是失踪了。带来奇迹的圣物也许本身就是神灵的恩赐,当然也会理所当然的被收回。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康赛迪伯国走了下坡路,没过多久就被那个强大的安德拉人吞并了。”

    “那的确是个不怎么好的结局,”伊桑嘴里应付着,不过他更关心的是那位瑟维*康赛迪小姐,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那位主人就会再次询问他关于这个人的消息。于是在看到梅列格似乎并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之后,他舔了舔嘴唇,终于轻声问:“那后来呢,那些康赛迪家族的人呢?他们在干什么,还有,为什么说他们和卡尔菲有勾结?”

    “实际上你是想问你那位瑟维*康赛迪小姐的事情吧?”梅列格嘲笑的用手指头点着伊桑的鼻翼,轻叹的摇了摇头道:“小滑头,别向骗过我,因为年轻时候的我也曾仰慕过哪些贵族家的小姐...”

    “我的确想知道她的事,让你知道了也没什么。”伊桑无所谓的躺在沙地上,满脸理所当然的道:“毕竟我撒了一些谎言,如今想知道她的情况也没什么。”

    梅列格笑嘻嘻的看着更像是在掩饰的伊桑,然后学着他的样子躺了下来,看着头顶上的树荫,他幽幽的说:“康赛迪家族很不幸,他们从鲍德温手里继承了康赛迪伯国,没给她们带来任何一点好处,爱德拉人不停的蚕食着他们的国土,结果康赛迪家族家族只坚持了两位伯国的国王就失去了自己的领地,不过他们的国家从开始也不过是从西门人那里巧取豪夺来的,倒也无所谓。

    “可是他们不甘心,甚至到了现在,那位瑟维*康赛迪小姐的父亲--康赛迪还在梦想着复国。所以他把自己的女儿许给麦顿加克服的德泽尔的儿子,只是想借助德泽尔的力量从新回复康赛迪。但是,不论是他,还是他的那些先辈,都太相信爱德拉人了。”

    “以至于,他们忘记了,康赛迪是当初康赛迪一世从爱德拉人的手里夺走的。那些人,他们始终痛恨着康赛迪家族的统治。尽管后来的康赛迪伯爵为了安抚他们,都是娶的亚美尼亚女人,可那些爱德拉人从来都没忘记过复仇,所以,他们一边怂恿康赛迪家族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安德拉人合作,一边又不停的在暗中破坏康赛迪试图复国的计划。而康赛迪为了复国也不惜出卖自己的信仰和灵魂,他们甚至……”

    说到这里,梅列格向四周看了看,然后低声说:“他们甚至不惜和过去的仇人合作,他们在各自的阵营里到处游说,希望共同对付他们更大的敌人鲁博汉达,这些几乎不是什么秘密。或说,只是人人都不愿意承认曾经的神眷者家族会背叛自己的信仰与神灵的秘密而已”

    “不过,他们所有人都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梅列格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讥笑,就像是看透了这写事件最终的本质一般:“他们这样的争夺,其实始终是在西门人的土地上的争夺,不论是鲁博汉达,还是西门国王,撒哈拉国王、甚至是现在我们这位落魄的图曼谷流亡皇帝,他们都不可能喜欢一个重新建立起来的康赛迪伯国...”

    “以至于,那个利奥特?图曼谷?哈代诅咒了无数次的胖子里奥,既然他能和这位流亡皇帝合作,又怎么可能会甘心把你的瑟维*康赛迪小姐送到她的‘婆家’去呢?那样,一旦麦顿加克服的德泽尔真帮助了康赛迪家族复国,那么爱德拉人如此长时间苦心经营的一切不就没有希望了吗?”

    “至于答应过帮助康赛迪复国的撒哈拉的表亲国王,呵呵,这些虚幻的承诺在二十,甚至三十年前就已经重复过很多次了,如今待在神诞之地的撒哈拉国王,他们的表亲---康赛迪三世承诺过,他的弟弟承诺过,甚至到了后来鲍德温的儿子也承诺过,可康赛迪公国始终没有再出现。当初康赛迪一世的后人对这个使自己家族最终兴旺起来的地方已经失去兴趣了,对他们来说,撒哈拉的一切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鲁博汉达对撒哈拉的贪婪是世人皆知的。只要是被光明之神的光辉笼罩的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个安德拉人迟早是要对神诞之城下手的。悲哀的是,至于什么时候下手,现在看来完全取决于鲁博汉达。”

    梅列格无奈的叹息着,他的眼睛里透露出说不出的疲惫,微显不健康红晕的脸上时不时的掠过一丝阴郁:“一切砝码都在鲁博汉达的手里掌握着,圣叶环军的虔诚虽然是举世公认的,但是光明世界里人们的相互倾轧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西门,撒哈拉,安条克,麦顿加克服……如果我们的骑士能团结而不是争权夺利,即使是鲁博汉达也是无法动摇我们的。但是,现在神诞之城受到了威胁,可是更多的人想到的只是自己,在这个时候,还有多少人去关注一个已经灭亡了几十年的小伯国呢,至于它可怜的某个继承人,难道还是值得他们关心的吗?”

    “所以说……”

    “所以说,你感兴趣的那位瑟维*康赛迪小姐的遭遇是可想而知的,也许父神保佑她,现在她正在某座城堡里被软禁着。或者,她已经成为了某个安德拉人的女奴,等待她一生的就只有服侍一个卡尔菲,甚至是和妓女一般无二...。”

    伊桑沉寂了下来,他想要张嘴似乎还要说些什么,可是,梅列格显然不想再和他闲扯下去,恰好这个时候,他看到一个系着黑色腰带的斯巴达加正催马穿过营地向利奥特的大帐奔去,于是他的视线瞬间便被吸引了过去,并迅速坐起了身子,站起来向着不远处自己的帐篷走去。

    “可是……”伊桑疑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这些事情虽然不是很大的秘密,可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详细,特别是关于康赛迪一世的那个遗言?”

    听到伊桑的疑问,梅列格神色肃然的慢慢转过身来,歪头看了看正满眼好奇、盯着自己的伊桑,然后轻轻一笑:“因为...我就是知道。”

    随机那个中年骑士起身踱步离去,看着梅列格似乎变得轻松的身影消失在帐篷里,伊桑只有暗暗的叹息一声,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来到了一个疯狂的时代,疯狂的时代往往由疯狂的人创造,在所有疯狂的人中,利奥特即使不是最疯狂的,也差不多算是名列前茅。

    ================

    就在伊桑和梅列格“纵论江山”的时候,利奥特正躺在一个巨大的木桶里享受着身边美女的服侍。木桶里已经注满清水,任由一捧捧掺着香料的水流顺着他黝黑的胸膛淌下,他根本不在意这些在沙漠里无比珍贵的“财富”。

    看着由一个黑人宦官带进帐篷的女海盗,利奥特的嘴角滑过一丝微笑。

    伊洛蒂静静的站在帐篷中间的空地上,透明罗纱罩在她微现黝黑的皮肤上,胸前若隐若现的蓓蕾在罗纱上隆起两座诱人的峰峦。纤薄的裙裤衬托着平滑的小腹和丰盈的胯部,和那些娇宠的后宫美女不同的矫健身材,多年来在海上征战练就的柔韧肌肤,还有从骨子里渗透出的那股说不出的狂野……

    看着眼前充满诱惑的女郎,利奥特从心里升起一股强烈的征服欲望,当他想到这个充满野性的女海盗在自己身下婉转呻吟的景象,身上不由立刻感到一阵说不出的燥热。

    “过来,到我跟前来,”利奥特打走旁边的其他女人,然后对着始终站在远处的伊洛蒂招着手:“说起来,你应该得到更多的奖励,因为你是我所见过的女人中最勇敢的...”

    “但事实上,我更希望得到一条船。”伊洛蒂翘起了嘴角,带起了一丝僵硬的微笑

    “那可不行,如果给你一条船,你会跑得无影无踪的。”利奥特笑了起来,他把手肘放在木桶的边沿上枕着下巴,看着走近的女海盗:“你就象条滑溜的鱼儿,只有把你放在陆地上才行。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一辈子你也不会再回到船上去。你要在我的后宫里度过一生,或如果你有那个运气,也许还可能为我生个继承人。”

    说着利奥特突然从桶里站起,水花飞溅中,全身赤果果的利奥特一把抱住刚刚走到面前的伊洛蒂,他身上的水渍立刻染透了伊洛蒂原本就稀薄透明的纱罗,紧贴在身上的薄纱如同完全透明一般显露出了诱人的身材和双腿间与曲线,此时女海盗的衣服瞬间变得仿若形同虚设...。

    “啊!”伊洛蒂出一声惊叫,她滢蓝的眼睛惊惧却又不忿的盯着紧紧抱住自己的男人,那样子就如同一只受惊却试图反抗的小野猫。

    “我坚信神灵依旧在看顾着我,你简直就是太阳神赐给我的奖赏...”看着怀里这个似乎随时会挥舞起爪子的“小母兽”,利奥特终于压抑不住心头的欲火,两臂紧箍伊洛蒂柔韧的腰肢,低下头向着她微张的殷红双唇狠狠吻了下去!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