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好甜:爹地诱〕〔重生之绝世废少〕〔我只想享受人生〕〔乡村小神农〕〔最坑军婚:我跟名〕〔我!最壕狂婿〕〔良奴为妃〕〔玉女派掌门〕〔她来时,南风撩弦〕〔带着智能横扫异界〕〔快穿之神级大佬别〕〔逆天灵变〕〔至尊道祖〕〔都市之仙医佳婿〕〔武道凌天〕〔神魔之上〕〔魔武大帝〕〔装一片海阔天空〕〔仙途大陆〕〔网游之破天邪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八十四章 恍惚
    早晨的阳光刚刚把东面沙堤映起一层红昏,梅列格已经把伊桑从睡梦中拖起来,此时的他一边在沙地上踏着圆步,一边不经意的把手里的长剑挽出一各个的剑花:“你该感到羞耻!父神在上,如果你不是个光明神的信徒,那早该用手里的家伙把自己了结了!”

    在他对面,伊桑则是全身灰尘,一手拄着插在沙地上的剑,一手用力从大口喘着气的嘴角上抹去一层沙粒。

    “我真的越来越奇怪了,到底哪一个才是正真的你...”梅列格轻蔑的用剑指着喘息的伊桑,然后就在伊桑奋力挥剑前冲的同时突然横架剑身,随着一声刺耳的金铁蹭撞声,梅列格一步闪到了伊桑的背后,他的剑脊飞快的掠过伊桑肩膀,接着就象鞭子似的在伊桑的**上狠狠的抽了一记:“显然你的身体素质与你往昔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有着巨大的差距,也许这其中隐匿着什么密辛,但你应该知道战场上没有侥幸,小子,你得变强....”

    “哈哈..”显然四周围观的斯巴达加们却并没有这同说教的意义,而是轰然大笑起来,他们指着不停揉着胸口的伊桑大声讥笑打趣着,在这些以战斗为目标的战士们的眼里,笨拙呆滞的伊桑就象个小丑似的,给他们单调残酷的生活带来了一丝难得的轻松。

    “注意你的手臂,如果它抬的太高你就要失去它了……”梅列格依旧在毫不留情的一次次的击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的同时,说出了对方战斗中的不足并予以指正:“该死的,雏鸟儿,盯紧你的敌人别到处乱看,你是在战场,不是在菜市场...”

    “难道你没吃早饭吗?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菜刀、木棍还是汤勺?就是最蹩脚的农兵也比你强的多...,该死的,你得学会记住我说的话,并将他转换成行动力...”梅列格的神色越发肃然起来,此时大男孩的打斗经验的陌生程度让他越发的看不明白了,难道在海盗船上的那次牵制救援是一场神迹不成,尽管心中充满了疑惑,但是骑士依旧尽职尽责的教导着自己的小扈从:“笨蛋,别随便用足力气,你需要预留足够的反应能力...!”

    整个早晨,伊桑都在梅列格不停的讥讽和嘲笑中重复的挥舞着手里的长剑。劈刺、削砍、冲击、防御...灰尘弥漫了他的双眼,衣服早已经被汗渍和尘土染得到处是肮脏的痕迹。

    特别是两臂,伊桑已经几乎不知道每次自己是怎么举起那柄又沉又笨的长剑了,终于在梅列格手里长剑完美的绕了一个剑圈之后,伊桑的剑被他轻巧的带起,然后划着圆弧飞了出去。

    接着,伊桑就被飞快靠近的梅列格剑柄尾端上的配重球狠狠的打中了下巴。

    “嘭!”的一声,伊桑重重倒下,大男孩侧躺在沙子上,看着扔在远处的长剑大口的喘着粗气,试图把胸膛里那股憋闷的火气喷出来。

    可突然,一条飘摆的白色裙裤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微微抬起头向上看去,进入他眼帘的,是一双隐藏在裙裤里的修长大腿,**的镶嵌着细小宝石的小短氅,再有就是一张已经用面纱覆盖起来的脸。白色面纱上,已经梳理得整整齐齐的饰上的几丝散落下来的丝随风飘零。

    伊桑看着眼前突然变得陌生起来的伊洛蒂,似乎只有在那几丝隐匿在桀骜不驯的碎发下,他才依稀找到以前那个女海盗的影子。

    大男孩一个咕隆的从地上爬起来,他无意识的拍了拍身上到处都是的尘土,然后才抬起头看着一直沉默看着他的伊洛蒂,略带疑惑的询问道:“你...你有什么事情吗?”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伊桑有些不知所措,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眼前的这位昔日的伙伴,更不知道在四周都是利奥特忠心的斯巴达加的围观下该说什么。

    “我想你应该称呼我为女主人。”伊洛蒂用透着丝丝清冷的语气平静的回答,她慢慢向伊桑走去,露在面纱外的双眼闪动着莫名的光芒。

    带着恍惚感,伊洛蒂从伊桑身边错身而过,从她身上散出的一丝说不出的熟悉幽香搅得伊桑心头一阵迷茫,大男孩有些呆滞的慢慢回过头,看着背对自己走向利奥特大帐的那个似乎完全失去了生气的背影,伊桑深深的吸了口气。

    伊洛蒂缓缓的在沙地上走着,经过她身边的斯巴达加和臣民、奴隶们纷纷低下头去。这个时候几乎整个营地的人都已经知道这个被俘虏来的女海盗已经成了“主人的女人”。于是,她在他们当中的地位突然变了,变得很微妙,现在的她,既高贵又低贱,既是主人又是奴隶。想到那些人看她的复杂眼神,伊洛蒂就有种想放声大笑的冲动,可更多的,是一种想放声大哭的悲哀。

    谁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她,脑子在想些什么。人们只看到这个已经换上了一身华丽服饰的“主人的女人”,她在营地里如同一尊毫无精神的行尸走肉般慢慢游荡着,直到她无意间走到一个小帐篷前,被从里面出来的一个人撞到,才回魂似的低头看着眼前吓得不轻的孩子。

    “你是....那个叫桑迪的孩子吧?”伊洛蒂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对惊慌失措的孩子,随后又改变了自己对其的称谓:“哦,应该叫你畜牧官老爷对吧,这是你的……家?”

    她似乎失神似的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小帐篷,又扭头看看四周,然后不等那吓坏了的孩子回答,就转身向利奥特的王帐后的一片小帐篷走去,一边走,她一边用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着谁也听不清的话语...

    ==================

    对于那天的鲁莽造成了主人的愤怒,米奇懦总管老爷直到今日还记在心中,此时的他撅着屁股跪在地毯上,他手里举着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信筒。信筒的腊封已经打开,不过总管老爷还是小心翼翼的举着空空的信筒,深怕有一丝意外发生...

    这个时候他的主人正在用一根头上包裹着细纱的小木棍,从一个晶莹剔透的瓶子里沾着某种淡绿色的药水在一张羊皮信纸上轻轻涂抹着。他的动作十分缓慢,几乎是小心翼翼的把药水涂便了整张信纸。

    不过他的这种小心谨慎绝对是有必要的,因为在厚厚的信纸夹层里,已经涂满了火磷,只要稍微过大的摩擦,信纸就会烧着,信上的秘密也会立刻随着火焰不复存在!

    而他涂抹在信纸上的则是另一种可以隐藏字迹的秘写药水,这种经过图曼谷帝国后宫医官们反复研究而成的神秘药水,在过去多少年里,曾经为图曼谷帝国的宫廷保守过无数的秘密。当然,它的出现,也制造过数不清的阴谋诡计。

    “米奇懦,你把这封信收好,记住一定要让可靠的人送出去,而且一定要亲手送到目的地。”利奥特看了看跪在远处连头都不敢抬的太监总管,对着他招了招手,语气肃然的吩咐着,随即,他停下了话头,低头看着小心的把密信放到犀牛角信筒里的太监:“告诉信使,如果半途生意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毁掉这封信。”

    “是的主人,我向太阳神起誓,一定派最忠诚的战士去完成您的命令。”米奇懦低声回答着,那紧张神秘的样子就好像四周就有人在偷听。

    “我相信你是我最忠诚的仆人,米奇懦。”利奥特的脸上闪过一丝富有温度的笑意,对这个忠心耿耿的太监总管,尽管在心目中利奥特并不认为他比自己豢养的那些宠物高贵多少,可他还是觉得比较放心。至少,从他被哥哥囚禁在图曼谷宫殿里的那个时候起,这个虽然肥胖甚至有时候有些蠢笨的太监就一直跟随着他。就这一点来说,利奥特不得不承认即使是那些享受着高官厚禄的大臣们,很多人的忠诚都是无法和眼前这个满身肥肉的太监奴才相比的。

    “太阳神保佑,一切终于要有个了结了。”利奥特有些疲惫的用手支着头,他的眼里闪露着说不出的玩味:“一切都最终要有个结局,这就是命运。不论是信奉光明之神的所谓的异端,还是信奉太阳神的图曼谷的英雄,一切都要了断的。”

    “主人,您是不是要休息一下?”擅于察言观色的太监总管小声的问着,同时他飞快的对守候在大帐外的卫士打着手势。立刻,一群刚刚被驱出去的后宫的女人就被早已等待的侍女引了进来。

    “你这个会拍溜须奉承的胖子。”利奥特看着那些走进来的女人笑了起来,说起来他也只有在米奇懦面前才会彻底放轻松。在那些大臣面前,他永远是那个威严决断,伺机收复故土的图曼谷之主:“这个时候可不适合休息,而且现在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利奥特用挑剔的眼神在那些女人身上扫过,不过当他看着那些女人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昨天晚上所看到的那具和这些后宫佳丽们完全不同的躯体,这让他不由一阵燥热。

    “我想我知道老爷想要谁了...”站在旁边的米奇懦看着主人似乎陷入遐想的样子,心里暗暗的做出了判断。

    他悄悄的退出大帐,然后向着后面一排被帷幔挡住的小帐篷走去。那里是利奥特最得宠的宠姬们的住处,昨天晚上,他刚刚亲自给伊洛蒂在那里安排了一个舒适的小帐篷。

    “主人果然是很喜欢那个女人...”米奇懦一边走一边心里嘀咕着,他还记得昨天晚上当那女人离开帐篷的时候,主人把自己带的一块小手帕顺手扔给了那女人:“但男人总是会喜新厌旧的,不是么?”

    也许那一块小手帕在一般的女人看来,实在算不了什么,可是对熟识图曼谷贵族宫廷规矩的太监总管的眼里,这个动作简直让他震惊的差点掉了下巴。老爷居然把随身的东西赏赐给了那个女人,这不能不让心思灵活的太监总管立刻小心翼翼的亲自打点起这个主人新宠的起居用度来。甚至他有些嫉恨这个被宠幸的女人,因为这个女人有两个让他厌恶的同伴...

    “也许,该给那女人找个离老爷居室更近的地方,说不定,老爷会想自己去找那女人……”米奇懦心里不断琢磨着,对他来说,能让自己的老爷过的舒泰满意,可以说就是他人生中最大的目标,但如果能够伺机找到落井下石的机会,他也毫不犹豫的会上去踏上两脚:“或应该多给她找个女仆,老爷喜欢干净和香喷喷的女人,如果不精心打扮一下的话,很可能会让老爷不高兴的...”

    米奇懦总管就这么不停的暗自嘀咕着,直到他走到帐篷前的时候,才豁然的想起来,自己居然一时没记住那女人的名字:“该死的,那个女人叫什么来着...”

    不过,随即他便释然了,因为他并不太担心这个,因为在他自己切身的记忆里,实在不记得自己主人究竟会对哪个女人的热情能维持长久,大概在主人的心中,也许只有图曼谷的王权才是他永恒的情人吧。

    米奇懦挑开帐篷的帷幔走了进去,对一个太监来说,这是他唯一比其他人都多出来的权力,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他能这么随意的接近主人的女人,甚至他可以看到那一个个被主人宠爱的女人婀娜多姿的迷人身体,但显然这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有些惆怅的甩开了脑海中混乱的思维,米奇懦总管将视线肆无忌的在干净整洁的帐篷里扫视着,只见伊洛蒂如同一个没有生命的偶像般盘膝坐在一个靠枕上,她的面前是一块用上好材质镶边的镜子,镜子里映着她毫无表情的脸。原本充满野性的脸上似乎已经失去了生气,微显单薄的身体孤寂僵直的坐着,这个时候的伊洛蒂身上似乎再也找不到那个桀骜不驯的女海盗的影子,仿若富有侵略性的海盗性格都被抽干了一般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伊洛蒂只是面无表情的对着镜子里门口的方向淡淡撇了一眼,然后又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她又陷入了完全的死寂之中。

    “好好打扮一下”米奇懦看着伊洛蒂的背影咳嗽了一声,然后轻声吩咐着,面对主人这些得宠的女人,他既不畏惧也并不自卑,因为他知道主人永远不会在她们中任何一个的身上浪费宝贵的精神,图曼谷的王,天生是为了更伟大的目标而生:“准备一下,主人要你侍寝。”

    说完,看着她毫无反应的背影,米奇懦懒得再理会这个不太识抬举的女人,他转身向门口走去,这个时候却在身后听到伊洛蒂平板的声音:“我想要洗澡......”最后的公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