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藏宝图〕〔仙帝归来混都市〕〔我的神级选择系统〕〔退后让为师来〕〔二次元之真理之门〕〔极品透视医仙〕〔原始生存守则〕〔梁山事务所〕〔无敌枪炮大师〕〔我的分身能挂机〕〔女总裁的极品赘婿〕〔重生之巨变〕〔大唐腾飞之路〕〔首富杨飞〕〔妖夏〕〔神秘老公:高调宠〕〔终南隐士〕〔修仙之王者归来〕〔你跑不过我吧〕〔星际之宝妈威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九十章 攀亲
    ;

    “可他是,他是你的同伴呀?”伊桑诧异的看着这个贵族少年,他实在无法理解这个人怎么会那么兴高采烈的谈论自己同伴可能的失败,甚至居然还要下注。

    “我不喜欢他。”少年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一丝厌恶:“虽然他是我们的守护骑士圣曼西力克的后代,可他不是个真正的骑士..,等等,他们打起来了!”

    随着少年的话音刚起,空地上对峙两人的长剑已经猛然碰撞在一起,可是战斗却立刻结束了!

    在第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依然在人们耳边回响的时候,站在曼西力克对面的梅列格突然借着砍在对方横架长剑上的一记重击,身体借力腾空而起,剑尖顺势向对方怀里一带!

    随着曼西力克出惊恐无比的喊叫,梅列格已经一个跟头翻过敌人头顶,随着手中长剑挽起的一个利落剑花,调在剑尖上的一大块白色罩袍碎片已经落到地上,显然这两人的战斗力并不是一个档次的,亦或是不是一个重量级别的

    “我的父神!”少年大声的喊了起来,他先是转头看看同样显得很意外的伊桑,然后突然跑到吓得跪在地上的曼西力克骑士面前,低头仔细看着已经被从领口直接挑成两片的红圣叶环罩袍,接着他再次大喊一声:“父神在上,这可是为货真价实的觉醒者骑士!”

    少年根本不顾旁边慌张的骑兵们的警告,转身向已经气定神闲看着他微笑的梅列格跑了过去毫不吝啬的夸奖道:“你才是真正的骑士,我的父神,我终于见到一个真正教会骑士了!”

    少年惊诧中透着不出的崇拜的腔调,让伊桑不由想起了那些后世盲目崇拜名人歌星的少男少女。

    “这个病鬼想不到还真厉害...”伊洛蒂喃喃的看着远处的梅列格,对于刚才那完全违反骑士决斗惯例的一幕,她真的有些大出意料,作为海神的眷顾者,失去了海洋的庇佑,如今的她并不比其他觉醒者要强...

    “的确是,太厉害了...”伊桑在那个始终因为恐惧过度呆跪在地上不动的骑士和梅列格之间看来看去。虽然他对梅列格获得胜利把握十足,可是这样的结果还是让他和伊洛蒂一样感到不出的意外:“这家伙原来始终藏着一手呀....”

    “能告诉你的姓名吗?如果是刚到东方的,你可以到我的城堡里做事,我会给你很多封邑。”少年不停的对梅列格许诺着,甚至他还作势拔剑,大有立刻就册封梅列格的架势。

    已经收回佩剑的梅列格始终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明显精力旺盛得有些过头的少年,直到他终于停止了不断的许愿,然后用圆鼓鼓的眼睛死盯着梅列格的脸之后,梅列格才向这个少年微笑着:“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斯尔泰歌德的纳斯蒂娜的儿子博列尼了,对吗?”

    “你是谁?”微微有些诧异的少年的脸上瞬间变得一片凝重,刚才的热情立刻消失,同时他好像不经意的向后退了两步,双脚分开,手握剑柄,一股戒备气息立刻横在两人之间。

    同时,那些骑兵也迅速向中间聚拢过来,虽然他们没有更近一步的动作,可是不论是伊桑还是伊洛蒂都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失去了一个绝好的劫持人质的机会。

    梅列格却对四周生的一切毫不在意,他依然微笑着看着那个被他叫做博列尼的少年贵族。直到所有人都因为他的沉默感到不耐烦的时候,他才轻描淡写的:“我是法兰托尔的易尔拓的梅列格?里昂子爵,也就是你妈妈同母异父的哥哥的表兄,你应该叫我一声叔叔。”

    “叔叔?”那个叫博列尼的少年贵族有些意外的看着梅列格,他圆鼓鼓的眼睛时不时的眨动一下,接着摇了摇头:“很抱歉,我不知道你的名号和爵位,我的家族里有很详细的世系家谱,请原谅我不记得有你这个人。”

    尽管少年的很婉转,可是所有人都立刻听出了他话的含义,四周的骑兵立刻逐渐围拢过来,他们似乎就要马上动手捉拿这个胆敢骗到博列尼少爷头上的骗子。

    伊桑立刻握紧了手里的弯刀,他大步迈到梅列格旁边,紧盯着那些身材魁梧,神情肃然.

    “该死的,随意的攀亲的招数在这里可不好使,这下玩砸了吧,”伊洛蒂嘴里不屑的嘀咕着,可她还是手腕一抖,用那柄华丽的弯刀摆开了防御的姿势,这同时也表明了她的立场

    “如此这般的阵势,我不认为有这样的必要...”梅列格依然沉稳的站在原地,他甚至没有再去将剑锋从剑鞘里抽出来,反而信誓旦旦的道:“我会证明我的身份,只要让我见到你的母亲。”

    听到梅列格这句话,名叫博列尼的少年贵族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向四周的骑兵做了个停止的手势,然后笑嘻嘻的:“如果你这么有把握,我倒要相信你了。不过如果你是个骗子,那你也拖延不了多长时间,因为我的母亲,就在后面的队伍里。”

    完,他对着梅列格招了招手,转身向着后面的队伍指了指。

    在博列尼带领之下,梅列格几个人向着后面大队骑兵中的一辆马车走去,在周围,几个骑士严密的监视着他们。甚至有两个骑士的手已然搭在了剑柄上。

    “我们是不是现在想好怎么向那位夫人求饶呢?”伊洛蒂并不很在意四周的紧张气氛,常年的海盗生活和生死一线的经历,似乎已经让她对生死看得很淡薄了:“也许那位夫人是个心软的主儿,不定她会饶过我们,是不是?”

    “斯尔泰歌德的纳斯蒂娜...”梅列格好像琢磨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这位他自称有点亲戚瓜葛的贵族夫人:“属于那种,让你绝对无法忘记的人。”

    “啊哈,这个比喻可真是让人无法想象,是不是你对所有曾经见过,或只是听过的女人都这么评论?”伊洛蒂讥讽的哼了一声,这时候她真的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和突然泛滥的同情心了。

    在马车的门前,几个身穿典型的西门风格服饰的侍女正在空地上忙活。她们把一个踏凳放到高高的车门边,然后打开车门向着里面禀报了几句。

    看到一个侍女的招手的手势,博列尼走向马车,然后探头向着车里了些什么。然后,“呯!”的一声,车门突然被用力打开然后撞到车身上,就在马车还在不停摇晃的时候,一个身穿长袍的贵妇人已经从车里跳了出来,她显得急切且气势汹汹,甚至连车沿上的脚踏都没使用。

    这是个十分壮实的女人,如果按照一般人的眼光看,她长的还算漂亮,和她儿子一样的健壮身材把她身上的高腰长裙挤得满满的,一头和博列尼近似的金直接用一根珊瑚簪子高高的束在头顶,看上去很利落。

    看到远远的站着的梅列格,这位贵妇好像先是一楞,接着微微眯起双眼,然后放慢了脚步,一步步的慢慢向他走去。

    “纳斯蒂娜,你好吗?”梅列格的脸上露出一丝让伊桑误认为是讨好的笑容,就在他觉得这和梅列格的性格实在不符予以否定的时候,那位夫人已经走到他们面前,她微眯的双眼突然睁大。

    然后,一记狠狠的耳光毫不客气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的确是满脸讨好的梅列格脸上。

    ===============

    一条白色的亚麻布浴巾搭在用粗石砌成内壁的浴池边,随着池里的水一荡一荡的,半躺在池里的伊桑闭着眼睛享受着温泉热水在身上带起的阵阵舒适的感觉。

    在离他只有半堵矮墙的另一边,伊洛蒂同样躺在温泉池里半睡不睡的养着神。对他们来,能享受洗温泉澡这种奢侈到极点的生活,真是比让他们吃上一顿丰盛的大餐更人满意。

    “伊桑,你们在那边吗?”伊洛蒂有气无力的对墙另一边问着。

    “恩...在...”伊桑含糊的回答,这个时候他只希望能好好的睡上一阵。

    “那位夫人和梅列格是什么关系,你。”伊洛蒂好像突然来了精神似的站起身子,爬在墙头看着另一边池子里的伊桑。

    “你...你在乱看什么!”伊桑尴尬的向池子里缩了缩。

    “别那么没见识,伊桑。我可是个海盗,我见过的那人果体比你见过的沙漠里的骆驼还多。”伊洛蒂不屑的盯着水里若隐若现的伊桑的身体:“更何况,你最多算是个大孩子,离男人还远着呢..”

    到这,她根本不顾伊桑懊恼的表情,眼睛斜着看了看远处一堵矮墙后温泉池里的几个骑兵,然后低声:“你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很独特的关系,从我们认识以来,我从没见过梅列格对一个人会有那种表情,更想象不到他被人打了一个耳光之后居然只是摸摸哪颗牙给打活动了。”

    着,她兴奋的拍了拍墙头,毫不避讳的猜测道:“你他们以前是不是有私仇,或是有私情,亦或是两样都有,总之,梅列格的表现有些奇怪....”

    “我得承认每个女人都有一个八卦的通病,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自己就象个长道短的长舌妇吗?”伊桑无奈的用手巾盖住了脸,他实在无法理解,怎么不论什么时代什么身份的女人都会对这种事情兴趣盎然,看着现在满脸兴奋,个不停的伊洛蒂,他实在无法把她和那个红海上的着名女海盗、凶狠的亡魂者号船长联系起来。这个时候的她,真和那些在街头巷尾长道短的大妈没什么区别。

    “难道不是吗?这位纳斯蒂娜夫人,看上去就是个大贵族,如果我们的梅列格没有吹牛,那他们的关系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否则她就不是给他一耳光,就该是肯定给他一刀了。”

    “父神,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动不动就杀人动刀吗?海盗就是海盗,怎么能理解贵族的想法。这位夫人,看上去人不错,至少她听了那些朝圣者的遭遇之后,就立刻让人强行打开了维尔基镇的大门,接待那些朝圣者。而且就因为这个我们才能享受到这个镇子里的温泉,真想不到这个不起眼的镇子里居然有这么好的温泉……”

    “的确,这位纳斯蒂娜夫人,为人很豪爽,但我得明一点,她的身上可是也有点海盗的味道呢。”伊洛蒂赞同的点着头。

    可她突然“啊”的一声轻叫,因为她看到伊桑好像中风似的突然从池子里站了起来!

    “对了,这位夫人,她的名字叫什么来着?”伊桑毫不在意自己全身*的面对着伊洛蒂的窘像,他有些呆滞的看着伊洛蒂,心里“噗通噗通”的跳着

    “纳斯蒂娜呀,斯尔泰歌德的纳斯蒂娜,这有什么了,难道你想告诉我,你也恰好认识这位夫人吗?”伊洛蒂讥讽的瞪了一眼伊桑,然后转过身靠在矮墙上,试图避开那个让自己尴尬东西。

    “斯尔泰歌德的纳斯蒂娜,她的儿子叫博列尼,对吧。”伊桑苦笑起来,他开始担心自己的心脏如果再遭遇几次这样的事情,可能就会早早的衰竭了。

    “是的,有什么奇怪的吗?”伊洛蒂好奇的问,她觉得现在的伊桑好奇怪。

    “那你知道,你之所以遇到这些事是因为谁吗?譬如成了人家的俘虏,还差点成了人家后宫的女人,知道是因为谁吗?”

    “当时是因为你们!”伊洛蒂有些气恼的转过身靠在矮墙上,并岔开了话题:“如果没有你们,如果你们抵抗的不那么激烈,如果你们的船不经过那片海域吸引了我,我现在正在亡魂者上享受海风,或正抢某个倒霉的家伙呢。”

    “不是呀,”伊桑有些无奈的放弃了对这个女海盗是非观念的分辨:“我是,是谁攻击了你的船,袭击还险些要了你的命?”

    “是德泽尔!”伊洛蒂想起那个突然袭击了自己,导致她逃跑的时候遇险落水差点送命的圣叶环军战船的主人就愤懑不已:“当时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我早就把你们那条贩奴船抢光走人。如果顺手,不定当时我就把你们这些奴隶一起带走,要知道白人奴隶在索哥拉王国是很值钱的!那个德泽尔,他其实比我好不到什么地方去。只不过我是什么人都抢,他是只抢安德拉人。可他和我没区别,都是想夺取别人的财产而已。”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