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九十二章:挑事
    同样,如果要在这个时代里找一个不论敌我双方都无比厌恶的人,那这个人选肯定非圣殿骑士团副团长,斯尔泰歌德的德泽尔莫属。

    这个有着“毁约”坏名声的大贵族,一次次的破坏着早已今非昔比,无复昔日荣光的图曼谷王国和正在日益强大起来的“安德拉帝国”之间的脆弱和平。

    他一次次的撕毁了经由自康赛迪三世与安德拉人辛苦达成的合约,更肆无忌惮的破坏着康赛迪四世以抱病之身和鲁博汉达奋力周旋换取的短暂和平。

    如果历史依然延续着原有的轨迹展,即使是对这个时代十分懵懂的伊桑,也知道纳斯蒂娜这个鲁莽的丈夫,很快就要做出一件把整个基督世界都牵扯进去的大蠢事了。

    不过出于一种不清楚的缘由,他对那个最终导致生了战争的毁约却有着浓厚的兴趣,这主要是因为在后世看到的某部西方电影的原因。经由那部电影的熏染,德泽尔的样子让伊桑总是不由自主的联想起一个痴肥如猪的矮人来。

    就在伊桑臆想着那个“毁约”的时候,另一个人也在暗中惦记着那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那个德泽尔,我总有一天要宰了他。”伊洛蒂骑在马上不住嘀咕着。她刚刚换上了一身伯爵夫人的女侍给她的骑裙,因为还不习惯那些繁琐的搭环和绳扣,所以她干脆直接用一根很宽的牛皮腰带扎起了宽松的裙子,不过这样一来,倒在无形中凸显出了她高挑的身材和丰腴的体型。

    很多骑兵都有意无意的向伊洛蒂的身边靠近,甚至有几个骑士还刻意让战马跳过一道沟壑或飞快的从她身边掠过,跑上几步之后再假装想起什么调头回来,试图吸引对方的目光...

    看着这些想尽办法要引起自己注意的男人们,伊洛蒂把头昂的更高,有时候她会对某个骑士稍微倾斜身子,就好像要和他独自话,可当那个满心激动的家伙靠近的时候,她又会催动战马一下跑出老远,只留下一道卷起的烟尘和烟尘中那个失望呆愣的倒霉蛋。

    “瞧瞧,男人可真是真是世界上最蠢的东西...”伊洛蒂哈哈大笑着,讥讽着那些被她挑逗得失魂落魄的骑士们,然后又对那几个脸上透着明显的嫉妒和愤懑的女侍大声道:“别把他们当成什么高贵的存在,他们和那些发情的动物没有区别,总是想拼命吸引女人,然后占她们的便宜,将她们哄上床...”

    “可他们是骑士,你在戏弄骑士?!”一个看上去有些身份的女侍不满的呵斥着伊洛蒂,显然对于这个没有多少教养的女人的粗鲁言辞极为鄙视,并予以反驳道:“骑士对女士的爱慕是高贵和神圣的,可你这种轻浮的挑逗让这种神圣别玷污了。特别是刚才,你...你居然向彼得里奥骑士抛媚眼,你真该感到羞愧!”

    那个女侍越越激动,到了后来她的眼睛里甚至已经含满泪水,这让伊洛蒂立刻意识到,这个女侍显然是十分爱慕那个刚才被自己戏耍了的年轻骑士。这让她觉得很高兴,或充分的满足了自己的虚荣。虽然,这个时候她已经想不起来,那个被自己扔到身后失魂落魄的骑士究竟长的什么模样了。不过,她并不后悔自己开的这个不大的玩笑,她只是笑嘻嘻的对那些女侍厌恶嫉妒的表情回一个轻蔑的笑容,然后就轻驱战马向前奔去。

    当她奔到伊桑身边的时候,看着她黑色的长被风吹起在空中飘扬的样子,伊桑突然觉得,这个特立独行、我行我素的女孩竟然有种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却不知道此时的伊洛蒂的心思已经飘到了很远的地方,仿若她骑在马上的样子,看上去更象是在驾驭一条正在辽阔的海洋上破浪前行的航船。

    当宿营的号角按照多年来流传的传统出一长两短的低鸣在谷地里响起的时候,整个队伍终于停下了脚步。

    在朝圣者们因为疲惫随地坐下相互依偎着喘着粗气的时候,因为半路上携带了物质与一些走不得的老弱而变得行动缓慢的骑兵们,并没有立刻下马,他们向四周井然有序的派出了数量不等的斥候,甚至有骑兵在巡视完毕下马之后,立刻动手砍伐起附近的树木,然后用砍下的粗壮树枝搭建起简易的拒马木蒺。

    在混乱嘈杂的人群中,伯爵夫人带着她的几个随身侍女在人群中走动着,她不时停下来关注一下某个生病的朝圣者,或是派人多留心关照某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或是命令身边的侍女把随身携带的干粮和果脯等东西放给那些跟着她们、但嘴里却一直留着口水的孩子们。

    “这真是位仁慈的贵妇人。”一个朝圣者看着走过的纳斯蒂娜,发至内心的感慨的大声祝福道:“愿父神保佑你,斯尔泰歌德的纳斯蒂娜!”

    “愿父神保佑我们每一个虔诚的信徒!”纳斯蒂娜夫人微笑着向对方回祈,然后继续巡视着正在建立的宿营地。

    走到一个角落的时候,纳斯蒂娜夫人看到了正在忙着帮伊桑支起一根压帐木桩的梅列格。看着他奋力用一把木锤敲打桩头的样子,纳斯蒂娜夫人微微摇头,对着身后的女侍们做了个手势。一个女侍极为默契的立刻把手里抱着的一罐清水倒进碗里,捧到梅列格面前。

    “克里特,你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夫人看着喝完之后用袖子随手抹掉嘴边水渍的梅列格,不无感叹的道:“你以前是多么优雅啊,格尔丽就是被你那种与众不同的优雅吸引才爱上你的,可现在的你就象一个粗俗、没有受过任何贵族礼仪熏陶过的平民...”

    “有时候一个粗俗的平民也可以创造奇迹。”梅列格看了一眼身侧的纳斯蒂娜夫人,毫不在意的继续用手里的木锤敲打着桩头,引咎昔日的事例道:“还记得那个比尔吗?是那个发现了圣枪的比尔,他就是一个侍从。可他却创造了即使是公爵也无法实现的奇迹。”

    “你是在用一个骗子侮辱自己,”对于引用这个事例中的人物,纳斯蒂娜夫人有些感冒,她无奈的摇起了头:“人人都知道那个所谓的发现了圣矛的人是个骗子,而且他自己也为自己的欺骗付出了代价。克里特,你不能因为一些虚幻的理由就放弃自己高贵的出身和好名声。”

    梅列格并不赞成对方的法,反驳道:“可那个骗子却让在世间维护父神威严的军队在最危险的时刻获得了胜利。而能获得这样壮举,那个人是不是骗子,又有什么关系。”

    “克里特,你实在是....”纳斯蒂娜夫人抬了抬手,可还是停了下来,显然她不想让这个话题,将双方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关系僵化了,只好回避转身,向营地中间走去。走了几步之后,她有停下转身对梅列格道:“晚餐的时候我们要举行向父神祈祷的仪式,你过来吗?”

    “当然,随时聆听父神的声音是让我们靠近父神的捷径,我当然会去....”梅列格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用力一锤把木桩砸进了土里。

    熊熊的篝火旁,身穿盛装的贵族、骑士们围拢在一个身着黑袍的神职人员的跟前,即使是那些远道而来的穷苦朝圣者,也穿上了平时不舍得穿的好衣服恭敬的站在四周。

    神职人员大声的祈祷着,他那悠扬的声音在山谷里不住回荡着,似乎把人们的思绪带到了千年前的某个神圣的时刻。对这种特殊、无聊的仪式,伊桑是很陌生的。所以,他很好奇的看着那些似乎一个劲的向神职人员靠拢的人群,随着神职人员念出的经文,四周的教徒低声应祈的声音此起彼伏,。

    “高贵永远高贵,卑微永远卑微。父神保佑!”

    “愿父神保佑!”

    随着一声悠长的应祈,弥撒终于结束了。

    “父神赐予我们欢乐,我们就必须以欢乐报恩!”一个高昂的声音在人群里呐喊起来,接着伊桑就看到一个身穿长袍司仪官模样的人走到了人群中间:“按照神圣的习俗,我们必须把最高贵的席位留给最高贵的人。所以,尊敬的纳斯蒂娜夫人,请坐到这里来。”

    随即,那个司仪官对着站在前面的纳斯蒂娜夫人鞠了个躬,然后引导着她走到了篝火前面一个用织成繁琐花纹的细亚麻披布搭着的座椅前。

    ========================

    .随着夫人就坐,贵族和骑士们相聚坐到了代表着他们各自地位的座椅上,有的人则直接坐到了铺着地毯的草地上。

    “父神赐予我们食物、荣誉和勇气,让我们用这三件恩赐之物回报父神!”伯爵夫人举着酒杯站了起来,她眼中的坚定感染着每个人,随着她举杯仰头,满满一杯红葡萄酒被她一饮而尽。

    这个时候所有人甚至包括伊桑,都似乎感受到了她那种虔诚与豪迈并存的磅礴气概,这让他觉得既激动又好奇,伊桑实在不明白,这样一位侠义大气的女中豪杰,怎么会拥有那样一个几乎是人见人厌的恶心丈夫呢?

    这让他不由想起一句后世听到过无数遍,可在这里想起来却感慨太深的话---------我就奇怪了,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就在伊桑内心无比感叹的想坐下的时候,他突然现四周的人,正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那些眼神里,有兴奋,好奇,期待,可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伊桑奇怪的摇摇头,他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让那么多人关注的事,而且他也一直在避免做出太多让人关注的事,至少他知道在这个时代,不,也许是任何世界,不出风头是明哲保身的不二法门。

    可是似乎有意和他作对,就在他向后退了两步,准备躲到人群后面坐下来的时候,他现四周的人突然有意无意的向两边让开,这样一来他完全暴露在了空地上,而且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伊洛蒂特有腔调的愤怒咒骂:“你这个混蛋!”

    伊桑有些愤怒的转过身,虽然他不是个大男子主义,可他也实在无法忍受被一个女人当众无缘无故的辱骂。

    可他立刻现,伊洛蒂的愤怒并不是针对自己的。

    在已经就坐的伊洛蒂身边,原本应该属于他位置的毯子上,正坐着一个全身肌肉可能会随时把衣服挣破的侍从。他肆无忌惮的看着旁边的伊洛蒂,而且还时不时的对着刚刚转过身呆的伊桑挑衅的扬扬下巴。

    伊洛蒂这个时候正表情不悦的对着那个侍从,而且她的眼睛里已经开始冒火。这让伊桑觉得她就好像已经耸起肩毛的野猫,随时都可能会挥舞起爪子扑向眼前这个可恶的大块头,但事实上伊桑毫不怀疑这只野猫能够轻而易举的撕裂眼前的大块头....

    “你的学会隐忍,现在可不是惹祸的好时候...”伊桑一步迈到伊洛蒂身边用力拉住她,然后压低声调道:“我们把地方让给他就是,别为这点事惹祸。”

    “嗯哼..,你什么?!”伊洛蒂惊诧的看着一脸泰然的伊桑:“父神,他侮辱了你,你居然就这么算了,你难道还算是个男人吗?!”

    “侮辱?我没觉得呀。”伊桑奇怪的嘀咕着,尽管来到这个时代已经时间不短,可他还是始终保持着一种隐忍好学的态度,因为他现以前因为爱好和工作涉猎到的那些少量的考古文献和历史资料,和这个时代生的事情居然有很多的差异,甚至有些东西,即使是书上能看到的,也往往和书上看到的样子大相径庭但伊洛蒂的话把他给弄糊涂了,这让他不明所以的声询问道:“他没对我什么失礼的话,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动作,只不过坐了我的位置,这里地方大着呢,何况我只是个侍从,坐哪儿都可以,这无所谓侮辱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