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九十三章 变脸的骑士
    ;

    “看来我得找个神灵祈祷了,在天的父神呀,伊桑,你到底在想什么呀!”伊洛蒂不可思议的看着伊桑,如果不是对他的性情还算熟悉,她真的以为这个人是被眼前的大块头吓破胆子了:“难道你不知道,他坐了你的位置,那就是对你的侮辱,是对你最大的挑衅。而且...他明明知道,按照惯例即使是侍从的席位,我旁边的这个位置也应该是你的,可他还坐了,那就是在公然向你出挑战,他在为我向你挑战,你知道吗?!”

    到这里,伊洛蒂的脸上已经是杀气腾腾,那样子让伊桑不由想起那个站在亡魂者号船像头顶上的那个女海盗,任何人都能感觉的到这个时候,她是真的愤怒了

    “你...你是他为了你,向我挑战?”伊桑不确定的指了指一直斜着眼睛看自己的那个大块头,当他得到肯定答复的时候,他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傻瓜的眼神真有问题呀。

    然后,当想一个在后世听到过的奇闻异事之后,他立刻意识到,眼前这个人的确是在向他挑战.想到这里,伊桑不能不认真对待了,想想这个时代,决斗杀人是合法的,莫里便默然了...

    “听着,你必须接受他的挑战,不论是为了你的坐席还是为了我,你都必须打败他,否则你就是胆怯,就是可耻的逃跑。而且,以后也别想再在这个队伍里混下去了。”伊洛蒂盯着伊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向眼前的这个大男孩灌输这自己的生存规则与世界观:“你要让他知道,你才是老大,你才是那个席位的拥有者,你必须为了那个席位战斗!”

    “为了块毯子战斗?!”尽管知道眼前的形势,可伊桑还真是有些无法理解的摇摇头,可转头看到四周的情景之后,他也知道,自己还真的要为一块不值半个铜埃居的破毯子拼命了。

    “这里的人真是不可理喻。”伊桑盯着对面那个始终斜楞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大个子无奈的叹着气,他回头看了看似乎把这种生死决斗当成家常便饭的女海盗,看到她脸上那种兴致盎然甚至充满满足的表情,伊桑不由暗暗在想她是不是盼着自己早点死才会这般怂恿着自己

    再转头看看已经闻讯走过来的梅列格和纳斯蒂娜夫人,他有些失望的发现,这位虔诚的骑士对即将生的决斗的兴趣一点不比女海盗少,甚至看上去还多那么一点点期待与好奇...

    至于那位夫人和她那个似乎精力过于充沛的儿子,则象是在看一出戏剧似的对着两个当事人微微一点头,然后就坐在了已经为他们准备好的椅子里。

    梅列格走到有些不知所措的伊桑身边,仔细看了看他,然后突然伸手抱住伊桑的脸颊用力晃了晃,压低了声音道:“伊桑,无论是我,还是伊洛蒂都知道你不简单,所以尽情的放手打到他..”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好像就是专门找我麻烦来的...”伊桑诧异的看着梅列格,而且这个时候他现有几个人正走到那个大块头面前声嘀咕着什么:“该死的,我根本不想打架...”

    “他是那个曼西力克的侍从。”伊桑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低声询问道:“曼西力克?不就是那个...”

    “对,就是那个被我挑散了铠甲的笨蛋骑士..”梅列格向后面的人群里歪了歪脑袋,伊桑顺着他的示意看去,果然在人群里看到了那个被梅列格的剑技吓得跪到地上的曼西力克。这个时候,他正满脸愤恨的盯着梅列格的后背

    “他的侍从是德泽尔的一个远亲,刚才就有人告诉我,这个家伙想为他主人曼西力克找回点面子,不过他还没资格向我挑战。而你恰好是我的侍从,和他地位相当。所以..”梅列格无奈的抬了抬手,一脸轻松的道:“现在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了...”

    “为什么这事儿都能找上我,看来你的侍从并不好当...”伊桑一边念念自语,一边懊恼的看向已经坐好就等待着好戏上场的人们,向一旁的梅列格疑惑的询问道:“他们好像都知道这事?这是早就计划好的么?”

    “侍从为主人找回面子,是很正常的,难道你不想为我的荣誉而战吗?”梅列格一本正经的看了看伊桑。

    “这简直是我遇到过的最荒谬的事了。”伊桑欲哭无泪的看了看梅列格硬塞到他手里的一柄手斧“我能不能不打?”

    “可以。”梅列格干脆的点了点头,用幸灾乐祸的语气道:“不过你要先当众承认你是个懦夫,然后你要重新背诵你成为侍从时候的誓言,并且当众承认违背了这些誓言,”

    “可...我只是个侍从!”伊桑不服气的嘀咕着,可他立刻想到了后世曾经听到过的关于骑士侍从的传。

    “侍从必须和主人一样参加战斗,难道你的家人没有告诉过你吗?”梅列格又一把捧起伊桑满是憋屈的脸用力摇晃着,神色郑重的同时,心的嘱咐道:“要知道主人的荣誉就是侍从的荣誉,同样,侍从的耻辱也是主人的耻辱,别让我失望,子。”

    “当然,你也不会让我担心的,对么?你只需要露出与你的身份匹配的伸手就可以了.既然他的主人是个蠢材,这个侍从也不会多高明。放心的去吧,将他干净利索的揍趴下,但记得下手的时候,你不需要留情,因为这是场你死我活的战斗,而不是友谊赛...。”

    “放心的去吧?难道你就不能句更好听点的?”伊桑愤懑的瞪了一眼自己这个“主人”,这时候他真有些后悔为什么要答应成为他的侍从。

    “好吧,孩子..”梅列格一边看着对面已经跪在纳斯蒂娜夫人面前,请求夫人允许自己向他人挑战的侍从,一边低声:“你听好了,那个大个子与你相比有足够的体型优势,常规战斗中,你绝对不能和他正面交战,否则他会把你像捏一根木条似的捏断,记住孩子!别忘了我教给你的那些东西,别忘了你不是个骑士,你只要胜利就可以了,所以我给了你一把手斧,并准备了一些打斗方式...”

    到这儿,梅列格用更低的声音在伊桑耳边声叮嘱着自己的打斗计划:“你应该这样...”

    听着梅列格的教导,伊桑的脸上时阴时晴,可他刚要张嘴再询问点什么的时候,一个兴奋的声音已经打断了他的思绪。

    “侍从伊桑!”坐在纳斯蒂娜夫人身边的博列尼大声的喊着,他和所有人一样一脸兴奋,好像即将开始的不是一场关乎生命的决斗,而是一幕好看的戏剧:“曼西力克骑士的持标侍从杜莱普特认为你的坐席和...”

    到这里,博列尼很好奇的看了看走到伊桑身边的伊洛蒂,稍微编辑了一下自己卡克的语言逻辑,随即道:“曼西力克骑士的持标侍从杜莱普特认为你的坐席和你的女伴,都应该由他拥有,所以他要求你放弃这些权力,否则就要向你挑战,你是否敢于迎战?!”

    “哦!”尽管早已经都知道理由,可四周还是响起了一片惊诧的呼声,那样子就好像所有人真的都很震惊,这让默声的伊桑没来由的从心底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厌恶,因为这惊呼声听起来却觉得更象是在----好戏终于要上演了。

    伊桑瞪着对面那个脸上露出阵阵残酷笑容的大个子,在看看四周那群显然等着用一个人的血浆做下酒菜的人们,心里愤懑的念叨着:“好吧!既然这样就来吧!”

    ===================

    “嗨!”毫无征兆之下,伊桑突然出一声大吼,然后就在博列尼还没按习俗出父神公正的台词的时候,伊桑已经突然一猫腰,双足用力猛的向那个叫杜莱普特的大块头冲去!

    “啊!”杜莱普特出一声呐喊,他满是横肉的脸上闪过一丝狞笑,手里硕大沉重的钉锤,迎着比自己矮上整整一头的伊桑手里挥舞的手斧狠狠砸下!

    他要在头一下碰撞中就打飞对手的武器!可是伊桑手里的手斧却根本还被碰到就撒手飞了出去,而且是向他直接飞了过去,手斧从伊桑手里直飞而出,翻滚的斧刃夹带着死亡寒光砸向杜莱普特的额头。

    可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看着笨拙的大块头居然灵活的向旁边扭动肩膀,随着一串血珠飞溅,手斧在他右脸上划破了一条长长的血痕,杜莱普特嘴里立刻出一声夹杂着痛苦和愤怒的嘶吼,可是侧过的身子还没有转过来,伊桑随手斧前冲的身体已经扑到了他的面前。

    伊桑的双膝猛然跪倒,在沙地上滑行的膝盖带起的大片尘土直向上扬,他手里突然出现的一柄短刀,随着手腕反握的刀锋抹过,杜莱普特大腿上立刻爆开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汹涌的鲜血直接喷溅到他的脚面。杜莱普特出一声痛苦的嘶号,可是大块头沉重的身体刚刚砸到地上,半跪在地的伊桑已经迅速回头,搬住他扬起的头颅,挥动匕在他喉咙上狠狠的割出了一条深深的血沟!

    立刻,杜莱普特庞大的身体象段大木桩似的,喷着鲜血一头栽到在地上,喧嚣立刻响起,所有人都被这样的开头和结局惊呆了。

    “父神在上!”

    “这可真是太血腥了!”

    “该死的,这是卑鄙的行径!”

    “这是谋杀,不是决斗!卑鄙的偷袭者必须付出代价...”

    几乎所有站在曼西力克骑士旁边的贵族和骑士都出了愤慨的怒吼,他们大声喊叫着,挥舞着拳头和手里的餐刀,有的人甚至还举起了骑士剑。

    妇女们则一边尖叫着,一边转过头去,不敢去看扑在地上,扭曲的脖颈下一片血污的尸体。

    “这人是个凶手!”曼西力克骑士大喊着向伊桑冲来,如果不是有几个骑士立刻意识到这有损骑士尊严阻止了他,他手里已经出鞘的长剑肯定就要劈向眼前这个可恶的西门人了:“他违反了决斗的准则,使用卑鄙的方法谋杀了杜莱普特,...”

    到这里,他愤然转过身对着伯爵夫人用力鞠躬大声控诉着:“夫人,我请求您拘捕这个卑鄙的凶手,他用并不光明且卑鄙的手法杀死了我的侍从,这可也是您的亲戚,他必须为杜莱普特的死付出代价!”

    “对!...,必须惩罚凶手!”

    曼西力克的话立刻得到了一群骑士的响应,他们怒视着站在空地上的伊桑,同时也怒视着走过来的梅列格。

    “惩罚吗?!”梅列格的嘴里出愤怒的吼叫,他站到伊桑旁边,眼光在所有叫嚣的脸上扫过,那种可以直刺心底的犀利且可怕眼神让那些人立刻安静了不少。

    “你们想得到什么?是这孩子的命吗?那你们就拿去!”梅列格一声大喊立刻让伊桑当场傻了,有那么一瞬间,大男孩觉得他被自己的这个队友卖了。这时候,他脑子里唯一闪动的念头,就是真要找垫背的,也得拉着梅列格一起!

    “杀死他,烧死他,把他吊在营地外面的枯树干上,然后用长矛戳他,随便你们怎么做都可以,只要你们开心就好,只要你们觉得报仇了就好,只要你们认为自己的名声得到了挽救就好。”梅列格毫不在意的把伊桑向那群人推去,这让伊桑有想立刻就回头给这个两面三刀的骑士一刀的冲动,但理智与敏锐的嗅觉又让自己按捺下了心中的冲动与愤怒....

    “可是,在你们做这些之前,你们最好先用手按着自己的剑想想,最好先对着代表着公正、良心的叶子环忏悔,否则你们的灵魂就不再属于你们自己了,它们属于沃森,属于在地狱中行走的魔鬼!可就不属于你们,不属于父神了!”梅列格慷慨激昂的斥责着那些叫嚣者

    “你在污蔑!”曼西力克习惯的握住剑柄,可他又立刻想起什么,不由向后退了两步:“我,我们绝对不能容忍你的污蔑,你污蔑了这里所有的骑士。你必须道歉否则就是决斗!”

    “我更希望看到你的剑,而不是你的伶牙俐齿。”梅列格轻蔑的斜了一眼曼西力克,然后他转身对纳斯蒂娜夫人和博列尼微微点头示意:“夫人,请允许我为我的侍从辩护,他的一切行为都是由我授意的,在这里我绝对不会否认这一点。”

    听到四周一阵惊呼,梅列格微笑着转头看了看伊桑:“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他是个孩子。可他的虔诚在这里的很多人都可以作证,就在不久前,当误会夫人您的军队是卡尔菲的时候,他和我一起为了保护那些朝圣者并肩战斗。”

    “在沙漠里,我亲眼看到过他杀死卡尔菲的勇敢行为,尽管这个恩赐我本人并不很的清楚。但是我却知道他是父神的一个虔诚仆人。这一点在座的很多人,甚至包括夫人您自己都会认可的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