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九十四章:偏袒的惩罚
    “的对,这个孩子是个虔诚的光明信徒!”一群闻讯围拢过来的朝圣者率先大声的喊着,他们在四周纷纷述着梅列格主仆的义举,有的人还用力划着圣叶环以证明自己的话是多少诚实可信。

    “他很勇敢,不可能是凶手!”

    “那样对待他不公平!”

    “尊贵且睿智的夫人,请你三思啊!”

    “可是他在对手毫无准备下,用偷袭的方法杀死了一个骑士的首席侍从,他的方法既卑劣又阴险,是典型的谋杀!”曼西力克仍旧坚持着自己的辞,尽管这样的辞在慢慢的变得苍白无力起来

    “光明之神在上,这可真是太好笑了...”梅列格对着曼西力克从鼻孔里出一声轻蔑的鼻音:“难道他们不是面对面吗?难道不是你的侍从先提出决斗的吗?难道他不是在接受了挑战之后才起的进攻吗?你所谓的卑鄙是什么?是他使用了飞斧?还是他使用了匕?难道你的侍从依仗比这个孩子高的多和更健壮的身材不是一种谋杀?为成年的他的身高还不到你的侍从的肩头,可卑鄙的他依然向这个孩子提出挑战了吗?难道这就不是谋杀?”

    “你...这是无耻的狡辩……”曼西力克满脸通红的喊着,可他的话立刻被一只砸到脸上的手套打断了。

    梅列格身子站得直直的,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已经脸色白的曼西力克:“我----法兰托尔的易尔拓的梅列格?里昂子爵,当你将我的法称之为是无耻狡辩的时候,我可以将你的话语当初是你是在侮辱我,同时也是在侮辱我的家族和我家族的荣誉,因此我要求和你进行生死决斗!”

    虽然在很多书里看到过很多贵族都喜欢用决斗来解决争端,可是伊桑实在无法理解和接受这种拿生死博弈如同儿戏一般的当成生活的一部分的习惯。

    为了信仰可以决斗,为了荣誉可以决斗,为了某个天知道是哪个乡村城堡的贵妇人的名声可以决斗,甚至为了一块破坐席也可以决斗,而赌注则是自己唯一的一条命而已

    而现在,梅列格只是为了一句斗气的话居然提出了比维护荣誉更严肃甚至更危险的生死决斗!看着这一出出戏剧性的变化,伊桑不得不再次开始怀疑起谷人们的头脑是否灵通。或,他们的头脑里装的都是一堆顽固不化的石头,才会这般的不知变通……

    “我不能接受这样要求!”纳斯蒂娜夫人突然站了起来,她的脸颊因为激动透着绯红,坚挺、均乘的鼻翼在话的时候不住煽动,看上去似乎就象一头随时可能爆的母豹:“阻止你们决斗的最大原因是因为你们都是我最忠实的骑士和朋友,而且你们都是父神的战士,只有为父神战斗才是你们的职责,也只有为父神战斗你们才会得到荣誉!否则,只热衷决斗得来的,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虚荣...”

    “但..真正的骑士不畏惧决斗..”曼西力克毫无底气的声音让他自己都觉得羞愧,可是一旦想到梅列格那近乎邪异的剑技,他终于还是向纳斯蒂娜夫人鞠躬,作势服从的道:“不过作为您治下的封臣,我遵守您的命令。”

    “让我们为莱普特的灵魂祈祷吧,他是为了主人和他自己的荣誉牺牲的,这是一位合格侍从,愿父神在他回归其怀抱的时候,赐予他应有的荣誉。”夫人在胸前轻轻划了个圣叶环,然后她转头看着依然站在空地上等着“倒霉”的伊桑:“过来,你这个狡猾的坏子,我想我的给予你一些什么东西....”

    随着梅列格暗中的一推,伊桑有点踉跄的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纳斯蒂娜夫人的面前。显然这般有些笨拙的举动,让他的憨厚更具服力,这也让四周的人出一阵笑声,不过这样一来,人们对他的敌意也无形中淡了不少。到了这时候,伊桑奇怪的发现,原先一脸肃然的纳斯蒂娜夫人的脸上居然也透着一丝不该有的笑意。

    “我得你很聪明,孩子”纳斯蒂娜夫人对面前的伊桑低声,她向旁边依然愤愤不平的曼西力克看了一眼,然后就从旁边侍女手里拿过了一条的丝绸手帕,她把手帕对着伊桑晃了晃,然后把它递到了伊桑面前:“这是你的奖赏,是你维护自己主人荣誉的奖赏,也是你获胜的奖赏。”

    “侍从跪下!”旁边一个身材健壮的骑士大声的呵斥着,这个时候他需要维护封主的荣誉及威严

    伊桑看着那条在自己眼前不住晃悠的手帕,尽管知道一条来自贵妇人奖赏的手帕在这个时代代表的无限意义,可伊桑还是清醒的知道,这和那种中贵妇和骑士之间暗通款曲的手帕赠于是不同的。不过他还是表现得无比恭顺的单膝跪下,双手接过了那条带着淡淡香气的手帕,在手帕展开的时候,他看到了巾角上绣着花式字体的一个的特殊符号。

    “我的你的勇敢值得奖赏,不过你的行为不值得奖赏,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评价”纳斯蒂娜夫人低头看着跪在面前的伊桑:“一个真正的骑士应该正面迎击他的敌人而不是依靠诡计胜利,尽管你还不是真正的骑士,但是,你还要受到处罚。”

    听到夫人这句话,伊桑本就有些忐忑的心绪开始变得更加不安了,他提心吊胆的看着纳斯蒂娜夫人,不知道她会用什么方法处罚自己。同时,他脑子里不住出现了一大堆听起来就令人毛骨悚然的残酷刑法。

    “你将不能因为胜利得到其他奖赏,而且还要你的主人把付你六个月的薪酬都捐献给教堂,为死去的杜莱普特诚心的做一次祈祷,让他的灵魂安息。你有异议吗,侍从?”

    “是的,我完全遵命,伯爵夫人!”听到夫人的询问,不顾四周人出的惋惜议论,伊桑立刻毫不犹豫点头。也许和这个时代的酷刑相比,来自后世对“罚款”这种事见怪不怪的伊桑立刻选择了接受这个似乎有些偏袒的处罚。

    只不过,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四周的人会因为这样的处罚出那么惋惜的声音,他不由的将视线投向了自己的封主----梅列格的身上,但后者只是肃然的立在一旁,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直到恭敬的看着夫人带着一大群侍从离开,伊桑才看到博列尼有些遗憾的走到自己面前。

    “可惜了,侍从。你叫伊桑吧,原本你今天有站在我母亲身后为她斟酒的荣誉的,而且你还可以得到其他贵族的奖赏,这对你你来可是一大笔财富呀,真是可惜了。”博列尼替伊桑不住的惋惜着,那样子倒象是他自己遭受了巨大损失似的,他一边惋惜,一边又像是想通了一般的安抚的道:“不过你还是应该得到报酬。”

    “今天这个侍从也是一个客人!他用自己的勇敢换取了应得的荣誉!你们可以为他尽情的祝贺!”博列尼转身对四周的士兵和侍从们大声的宣布,这是他为这位与自己年龄相仿者发至内心的欢呼

    “赞美光明之神!”“永远赞美在天的父神!”

    营地里立刻沸腾起一片欢呼和祈祷,刚才还激愤难平的人们出兴奋的呼喊吼叫,有几个年轻侍从直接冲到前面把伊桑抬了起来。他们的眼里充满了不出的羡慕,显然能得到一位大贵族继承者的看重,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这代表着什么,在场的人只要不是傻子都很清楚...

    年轻的侍女和那些朝圣中的年轻女性们,则对着获胜者发出了倾慕的尖叫,有的侍女甚至还向伊洛蒂投着挑衅的目光,似乎现在的她是她们最大的敌人。

    在人们的簇拥中,伊桑向着本应属于自己的坐席走去,而这个时候再没有一个人记得倒毙在地上的那个失败者,而他的视线也最终从那一滩血迹中收回,也许这就是这个时代人的下场,在接下来的整个宴会上,伊桑都在这样不住的告诉自己。

    回想着那块还渗着失败者血污的草地,伊桑似乎看到了自己将来某一天的结局,他甚至觉得如果之在这般倒霉下去,也许自己的将来还不如这个其实是被利用和驱使、却最终失去了生命的倒毙者。

    当想到自己也许有一天就可能那么无声无息的死掉,却没有一个人会为自己悲伤,甚至没有人记得自己,伊桑心底就不由升起一阵巨大的恐惧,亦或是他自己本身就清楚,死亡本身就蕴藏着巨大的恐惧..

    “我一定不能让自己在这个时代像条狗似的被人使唤,最后又像条狗似的被无情的抛弃...”伊桑不住的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但在任何一个时代,还有什么比掌握自己的命运更困难的呢。不过,也许拥有底牌的人生更值得期待呢,伊桑第一次产生了某种不出来,却无比强烈的求生**,他暗暗的在心中嘱咐着自己:“我必须变强!”

    不知什么时候,梅列格走到了伊桑身边,他和伊桑并肩看着营地里的人们。整个营地这个时候沉浸在一片亢奋之中,他们看到某个身穿黑色教袍的神甫正站在一块石头上,对围拢在他周围的人们高声布道,还看到几个骑士正为一副产自某地盔甲的优劣争得面红耳赤。

    “今天晚上你是这里的英雄,”梅列格突然向着伊桑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至少今天你有资格喝任何一位骑士赏赐的酒,这是你应得的...权利...”

    攥着酒杯的伊桑压低声音,不无讽刺的道:“然后,直到有一天和那个倒毙的侍从一样?”

    “伊桑*纳德!”梅列格突然严肃的看着伊桑,他将自己炯炯有神的眼睛微微眯起,如一只野兽般盯着眼前的猎物:“所有人都是父神的产物,维护自己信仰、荣誉及尊严而死亡的人我们必须予以尊敬,就算是失败者也一样,这就是这个世道的生存规则。”

    “即使死的这么毫无意义?”伊桑嘲讽的向营地外阴暗的一片荒地看去,在那里正有几个人把挖了个浅坑,把那个倒毙的侍从草草的埋掉。除了一个用枯木枝绑成的简陋的叶子环上刻着他的名字,从此根本没有人知道在这个山谷里埋葬的这个人究竟是谁,但不可否认,与暴尸荒野相比,这也是一种幸运....

    “可是这也是他的选择,也许这发生的一切选择都是父神的安排,也许那个大个子注定死在你的手上。也许这世间的一切、以及所有人的命运,都必须遵守这种至高无上的意志。”梅列格在胸前划了个圣叶环,然后才极为虔诚的叙述着这种也许是刻骨铭心的命运理论

    ================

    “父神在上!不可否认,作为一名侍从,你的伸手可真是厉害!”

    一个还带着稚声的喊叫从伊桑背后传来,他转过身,看到了举着酒杯走过来的博列尼,在他身边,还有两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跟了过来,不过当他们走到篝火旁的时候,伊桑看到那两个少年并不很愉快的表情。

    “你抛出飞斧的那一下,虽然不是一个正统骑士该使用的手法,但是却绝对是最可怕的一击,这绝对是致命一击的前奏辅助动作,我喜欢这种凌厉的攻击方式。”博列尼大声的叫着,然后还回头对旁边的两个少年点点头,那样子倒象是在刻意肯定自己的评判。

    “可那种行为不是一个骑士该有的,很多人都那是卑劣的偷袭,骑士的荣誉和尊严是不会允许这种行为的。”一个留着金黄色短的少年犹豫了一下,可他还是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那你什么是骑士的行为,和你那个蠢爹一样?”博列尼因为自己被反驳有些恼羞成怒,他反手抓住那个短少年的衣领把他拽到自己面前,冷嘲热讽的道:“他喝醉酒之后到处喊着要去屠龙,可最后扎到一个流沙坑里活活闷死了,这样是不是就是骑士的行为了?但愿你的家族只出这么一位了不起的骑士,否则你的家族可能等不了多久就要灭亡了。”

    听到博列尼的话,短少年的眼睛里立刻升腾起一股屈辱的怒火,他的鼻翼剧烈张弛着,因为愤怒和激动烧得火烫的脸颊不住颤抖:“该死的,你必须为此向我的家族道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