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九十六章 袭击
    ;

    走进一间微敞的帐篷,外面的喧闹立刻被阻隔在厚重的帐幕之外,透着暧昧的昏暗空间里,伊洛蒂若隐若现的身影站在帐篷支柱边,看上去显得无比生动。

    营地里的篝火火光透过帐篷壁的破洞照进来,一道道的光线把伊洛蒂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黑暗中勾勒出几条模糊的曲线。看着这个不论是安德拉贵族还是信仰光明的骑士都不由对其心生绮思的美丽海盗,伊桑的心头是火烫的,看着等待自己过去的伊洛蒂,他觉得能够得到这个美丽的女人,也许是来到这个陌生年代经历的事情当中,最值得庆幸和骄傲的事情。

    伊桑慢慢走到伊洛蒂身前,闻着她身上一抹熟悉的幽香,他不由想起那个令他难忘的沙漠贵族,这种让他觉得无比熟悉却始终想不起出处的香料正是在利奥特大帐里闻到过的,沙漠贵族显然把这种香料送给了伊洛蒂。

    显然,女人爱美的天性让她即使是在逃亡,也没有忘记把它带在身边。

    伊桑微微笑了起来,抬起手刚要触摸眼前透着无比诱惑的身体,在昏暗中,他看到眼前的伊洛蒂好像也对着他笑了笑。

    接着,眼前一闪,伊桑只觉得腰侧皮带上突然一紧。他本能的伸手摸向身后,可是只摸到空空的刀鞘。随着雪亮反光晃过,被伊洛蒂摸去的短刀已经抵在他的咽喉上。

    “你...你要干什么?”伊桑的心一下跳到了喉咙,他的脑海里飞快的闪过“糟糕”这个词,而雄性激素的分泌也迅速的冷却了下来,这个时候他才回想起对方有一个最致命的头衔----海盗。

    “我想看看,一个神眷者是不是永远幸运的。”此时的伊洛蒂的眼神中闪烁着浓烈的疑惑,然后她极为警惕的摸出了一张十元面值的冥币:“显然光明之神是个吝啬的老东西,这个老东西并没有赋予他虔诚信徒的眷顾,亦或是不识货的梅列格根本就不是为虔诚的信徒...”

    “你想什么?”心思急转的伊桑微微的挑起眉头询问着,至少他并没有从女海盗的眼神中察觉到杀意

    “难道你不想知道这东西我是从哪儿得到的么?”仍旧警惕十足的女海盗带着戏谑的笑意,好奇的问道

    “好吧,这东西你从哪儿得到的?”打算嘴硬到底的伊桑识相的追问了一句

    “你可真是....”也许是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伊洛蒂轻叹了一声后才道:“这是我从梅列格哪儿要来的,显然他没有察觉到上面的神秘力量,虽然在到我手上之后,上面诡异的力量消散掉了,但我得作为神眷者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到底是在为哪个神灵服务?”

    “这些重要么?”

    “当然,自从离开大海之后,我就失去了借用海神力量的能力,也许...”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

    “我不会失望的,不过不得不神眷者这个称谓可不是谁都能拥有的。”伊洛蒂嘴角挂着那种特有透着讥讽的笑容,她手里的短刀在伊桑脖子上轻轻划过,冰凉的刀刃让伊桑的皮肤不由打起个寒战。接着,伊洛蒂带着温热气息的嘴唇慢慢凑上来,在伊桑的耳边微微一划,然后她突然一口狠狠咬住了伊桑的耳垂

    “哎呦!”措不及防的疼痛让伊桑不由出一声惨叫,他本能的想抬手护住耳朵,可他的胳膊却立刻被凶猛的女海盗死死抓住,不能动弹。

    “别乱动,侍从”伊洛蒂张口吐出了伊桑的耳垂,却依然把嘴唇紧贴在他耳边声着话:“好吧,让我们来换个话题,听我就可以,你别出声。”

    “你要什么?”伊桑疑惑的看了看紧贴在自己身侧的伊洛蒂。

    “告诉你个事儿,”伊洛蒂用到只能凑上耳朵才能听到的声音,在伊桑耳边若无其事的出了一句让他差点跳起来的话:“明天,可能会有人袭击这个队伍。”

    “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心你就没必要操了吧....”

    ========================

    干燥黄的岩石裸露在中午炙热的阳光下冒着热烘烘的燥气,一只戈壁蜥蜴懒洋洋的匍匐在棕黄色岩石上,直到突然受到惊扰,转头钻进了乱石间的裂缝里。两个斥候骑兵催动着战马从岩石边呼啸而过,马蹄溅落的沙土在地面上扬起一片枯黄烟尘。

    队伍走在崎岖嶙峋的谷道中,前方骑兵扬起的灰尘在空中弥漫起大片遮盖了日光的阴影。坐在后面马车上的人们只好用围巾包裹着自己的头脸,只露出看着外面的眼睛。

    伊桑骑在一匹辎重马上摇摇晃晃的跟在一辆高高的驼车后面,试图躲避着迎面而来的尘土,但显然这是徒劳的

    中午的热浪让所有的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可是伊桑却始终警惕的看着四周,腰上还挂着一柄从沙漠逃亡时就带着的长剑,他马鞍侧囊里装着一柄新手斧,这是梅列格早晨的时候给他的。按照梅列格的法:这是承认他这个侍从尽职忠诚的证明,同时他认为伊桑使用手斧的天赋更高...

    “尽管我有种感觉,你从来没把我当成过你的主人。”在给他这柄手斧的时候,梅列格有些自嘲的这么:“伊桑,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人,你的态度就好像在告诉别人,你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你自己。”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的思维与人格,不是么?”伊桑尽量用梅列格能接受的方式回答,尽管当时他很想顺口出:“天赋人权”这句在后世拥有着最广泛普世思想的话,但最终他还是将这句大逆不道的话憋死在了肚子里。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甚至你想些什么,但在世间你怎么去效忠你的国王,封主?甚至是你的主人呢?”显然对于伊桑的回答,梅列格很不感冒,当时他用那种满是探究的眼神凝视着自己,还有就是那眼神背后不出的意味:“伊桑,也许你是与众不同的,可是你要永远记住,父神的意志不是凡人能揣测的。”

    即使是被炙热的正午阳光照射着,可伊桑还是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冷,到了现在他才真正想起,不论拥有多么宽大的胸怀,梅列格始终还是一个虔诚的光明神的信徒,他是不可能容忍和接受任何敢于挑战父神地位行为的,也许当初自己给予这个病怏怏的家伙那张十元面值的冥币是愚蠢的,但好在它现在在女海盗的手中

    自己必须在以后心,更心,否则,可能把自己送上火刑架的,就是这个曾经和自己一起共过患难的战友。

    伊桑在心底不住的提醒自己,梅列格难得露出的对信仰执拗的狂热,让他开始警惕起来。他暗中告诉自己:这是在诸神黄昏的年代,是在可怕的屠杀异端和火烧异端的时代中....!

    就在伊桑恍惚走神的时候,一阵微显急促的马蹄声从后面传来,伊桑微微抬手抚摸了下身侧的手斧,想起伊洛蒂所的秘密,他的精神就本能的警惕绷紧起来。

    “伊桑,伊桑*纳德!”博列尼有些急促的声音从后面响起,伊桑回过头,就看到了正骑在高大战马上的博列尼正一边抹着额角的汗水一边叫着他。

    “有时候,你你看上去真的有些蠢...”博列尼不满的抱怨着:“真不明白你昨天怎么会打赢的,像你这么迟钝的思维,我真的怀疑你是否像你的主人所的那般,如果你现在这个样子去和那些卡菲尔战斗,可能早已经去见父神了。”

    “也许吧...”伊桑有些无奈的敷衍着这个脾气暴躁,亦或是有点任性妄为的贵族少爷,不过一想到他那个出名的父亲,伊桑也只能感叹到底是血统遗传了性格,还是后天养成的这般性格,可又实实在在起着关键作用的东西了,但随即他便将这些无聊的思绪抛出脑海:“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博列尼少爷?”

    “我叫你是想让你随我到上面去看看。”博列尼用马鞭指着道路边地势逐渐向上的山坡,看到伊桑迷惑的神态,他有些得意的解释着:“我派出的斥候队伍去前面的道路探查了,现在我要亲自到山坡上去看看,要知道如果有危险,那上面可是埋伏的好地方。”

    着,他为了加重自己话的权威性,还不忘指了指身后:“你的主人---梅列格也这么认为,不可否认,就连我母亲也承认他是个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圣叶环骑士,还是他让我带上你去山坡上看看的。”

    梅列格的提议?伊桑心里微微一动,他向后面的队伍里看了看,这时候他才注意,尽管天气炎热,可是梅列格居然在罩衫外面套上了一件锁子环甲,而他的骑士剑也很少见没有向大多数骑士那样挂在鞍后,而是不嫌累赘的挂在的自己腰带的环扣上。

    这一切都明,梅列格也肯定发现了什么!那么,他们究竟现了什么呢?

    伊桑有些郁闷,他不知道梅列格和伊洛蒂有什么发现是自己不知道的,他不喜欢这种被排斥在外的待遇,这让他有种隐隐不安全的感觉,当然这种不能融入队伍中的排斥感也让他有些难受...

    可是,他还是按照博列尼,或干脆是梅列格的命令跟在这个大贵族少爷的后面向山坡上奔去。

    尽管此时伊桑的心里依然有些芥蒂,但是大男孩知道在这个对他来毫无依靠的时代和地方,他和梅列格之间的关系很可能决定着自己在这个陌生世界的未来,自己需要尽快的融入这个陌生的世界....

    在经过一辆马车的时候,他闻到了一丝属于伊洛蒂的熟悉香味。就在他刚刚一楞,一只有着健康的栗色皮肤的手已经掀起车帘,伊洛蒂的面孔出现在伊桑面前。

    “伊桑,别太急,当心点。”伊洛蒂对一晃而过的伊桑急促的低声嘱咐着,语气中毫不掩饰的充斥着浓郁的担忧

    已经无法再回应伊洛蒂的其他叮嘱的伊桑只是回首一笑,便跟随着博列尼的其他侍从已经飞快的从旁边经过,大男孩一边用力催动着自己所骑乘着的的辎重劣马,只好一边点头表示已经知道,天然的速度劣势让伊桑勉强跟在奔跑的博列尼以及他的其他侍从的身后面向着山坡上跑去。

    山坡并不陡峭,伊桑甚至怀疑即使从那上面向道路上的队伍投下石头,也不会有太大的杀伤力,因为众人拥有足够的反应时间,所以这让他很不明白为什么梅列格要提醒博列尼注意这个山坡,以致博列尼因为好奇要亲自去侦查探看,毕竟一个伯爵领地的未来继承人做这样的事情实在有些不合常理,尽管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但万一出现什么危机呢?

    所以,基于此判断,伊桑并不认为山坡上会有太大的危险,就在伊桑不以为然的想到这儿的时候,一阵沉闷的轰鸣突然从前面的高处传来,接着伊桑就看到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夹杂着浓重烟尘和碎石的大块枯树干从山坡上滚落下来!

    随着一声混在惊呼叫喊声里的马嘶,伊桑远远看到烟尘中博列尼的战马人立而起,接着战马似乎在一顿之后突然倾斜,伴着博列尼的惊呼,落下的树干狠狠的砸在他的战马身上。

    硕壮的战马立刻被这记重击砸得四脚朝天,它的脊背在坡地上滑着,已经完全扭曲的马蹄不住胡乱蹬踹。让所有人都惊恐的是,博列尼的手臂被飞舞的缰绳紧紧缠住,他的身体被迅速翻倒滑落的战马在坡上拖出一道痕迹,而就在他的正上方,好几根树干已经翻滚弹跳着向他砸来。

    “博列尼少爷!”一个侍从喊着向前冲去,可是山坡上不住滑落的碎石立刻把他带着向坡下滚去。看到这个侍从的惨象,其他侍从立刻停下前冲的脚步,他们只有对着已经被碎石树干和战马淹没搅合在一起的博列尼大喊大叫。

    这一切是如此的突然,当伊桑明白生了什么,从烟尘里先砸下的石头已经溅到伊桑的脸上,他的那匹笨拙的辎重马前蹄一脚踏在了一块碎石的缝隙里,随着辎重马摇头摆尾的嘶叫挣扎,混乱中的伊桑一个不慎一头从马身上栽了下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