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九十七章:机会
    落到地上的伊桑一个侧翻,大叫着挥起了握在手里的手斧,随着乌亮的斧身带起的一片血光,辎重马的一个前蹄已经被他齐膝砍断,沉重的马身象座山似的轰然栽倒,同时伊桑已经飞快的伏在辎重马笨拙的躯体后面,用挣扎的战马在自己面前挡起了一道障碍。

    而博列尼显然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坐骑被滚木撞到发出的痛苦嘶鸣声,这还没完,下滑的坐骑身躯最终在撞到另一批战马的时候,才停了下来,这导致博列尼的身体被挤在两匹战马的肚腹之间。

    伴着几声象沉闷的刺破皮囊的声音很巨大震动,博列尼的战马突然在一阵剧烈颤抖后僵硬了下来。就在这时,从四周才又响起了惊惧恐怖的叫喊声。

    “父神在上!博列尼少爷!”

    “这下糟糕了,快救救少爷,他被挤在马中间了!”

    侍从和骑兵们疯狂的叫喊着,他们这个时候只有用比赛嗓门的方式掩饰自己刚才的胆怯。就在一瞬间,所有跟随而来的人都成了最忠实的封臣,甚至有人在爬前几步的时候还不忘摔上几个趔趄,来显示自己的忠心和对主人安全的恐慌。

    被一连串的波折与意外搞得头昏眼花的伊桑好不容易从那些争先恐后的侍从堆里爬起来,当他看到眼前的情景时,一阵不出的恐惧让他全身象掉进冰窟似的不住打颤。

    就在他眼前,被自己辎重马挡住去路的博列尼的战马四脚朝天僵直的躺在坡地上,它柔软的腹部上明晃晃的斜插着两根从山坡上落下的粗枯树干,也正因为常年失去水份,已经变得十分脆硬,所以从坡上一路撞击已经断裂成几段的碎木没有刺穿战马的腹脏,而被两匹马挤压在中间的博列尼,这个时候已经脸色苍白的昏倒在依然不住颤抖的辎重马与战马的中间,一大群侍从试图奋力拖开不住惨叫的辎重马,好把他们的少爷救出来。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 m..

    “父神在上,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愤怒、略显焦急的吼叫声从人群后面传来,迅速安抚下有些慌张心思的伊桑,扭头看到曼西力克骑士带着几个骑兵侍从向他们冲了过来。

    “大人,坡顶上有人偷袭...”伊桑毫不犹豫的出了其他人还没有想到的事。

    “...你是偷袭?”曼西力克瞪了一眼伊桑,然后反应极为迅速的催动战马向山坡上冲去:“该死的,还愣在这而干什么?跟上我!”

    随着他的命令,那些跟随他的骑兵立刻向山坡上冲击而去,看着那些骑士留下的一串烟尘,伊桑不由的有些楞然,难道未来封主的性命不应该更重要么?随即他的内心突然有种预感----也许曼西力克什么也不会带回来,更不要抓到那些伏击者....

    如自己所料那般,果然,没过多久,曼西力克就带着跟随他的几个骑兵返回了临时用马车和战马围拢起来的防御营地,而博列尼也被安置到了这里。面带愧色的他对着因为儿子受伤而痛苦哭泣的伯爵夫人跪下,请求她的原谅和宽恕,因为除了几条明显是因为慌张撕破的安德拉人的衣服碎布,和一把遗弃下的为了割断捆绑树干麻绳的安德拉人惯用的短刀外,他什么也没现....

    伊桑是跟在那一群侍从后面将博列尼抬回车阵圈的。

    而此时被紧密包围在车阵里的伯爵夫人跪在昏迷的儿子身边,原本豪爽、处事有方的夫人这时候变成了一个因为悲痛失去镇定的母亲。她焦急的不住询问随队的宫廷医师---儿子的病情如何,甚至她还紧紧抓住御医长满斑癣的双手哀求着。她恳求他尽力救治自己的儿子,并且毫不吝啬的做出让四周人嫉妒得眼红的许诺。

    “在天的父神见证,只要能拯救我的儿子,我可以做任何事,毫不吝啬的给予其任何赏赐...”纳斯蒂娜夫人跪在地上向着神诞之地的方向祈祷着。她的泪水合着灰尘在她的面颊上留下了两道明显的痕迹,但是这却丝毫掩饰不住她身上迸出的一个母亲的慈爱。

    “夫人,博列尼少爷...”有些慌张的宫廷医师在昏迷的博列尼身上摸索查验了好一阵之后,才抬头道:“爵爷现在这个样子,唯一能用上的治疗方法就是放血了,是的,也只有这个办法能够救他了...”网 手机端:https:/m../

    “放血?对,放血!”纳斯蒂娜夫人好像突然醒悟过来似的大声喊了起来,她先是突然站起来,也不管因为站起来太猛头昏的一阵踉跄,就推开搀扶的侍从向人群外跑。可才跑了几步就又站住回头看了看地上的儿子,然后她立刻吩咐一个随身的侍女:“赶快去我的车上,把那个最的首饰盒拿来,快点...”

    “是的,夫人,我这就去!”侍女伶俐的转身就跑,连豁然转身的时候直接撞到了刚刚走过来的伊桑身上都不管。

    “恩..,博列尼少爷怎么样了?”伊桑看着被围在人群中间的博列尼轻声问着旁边一个侍从。他只记得当博列尼被两匹坐骑夹在中间的时候曾经出一声惨叫,之后伙同着众人一起慌慌张张的一起将其抬下了坡地。

    “宫廷医师给出了治疗方法---放血,这是最有效的治疗方法...”侍从声的在伊桑耳边嘀咕着,这时候没有人敢出一声太大的声响,伯爵夫人固然为人豪爽仁义,但是当她怒的时候,即使是以胆大妄为著称的德泽尔主人,也是要对自己这位夫人回避几分的。

    可还是有人鲁莽的冒犯了这位情绪正处于极不稳定的伯爵夫人。

    “父神在上,你是放血?”眼神中闪过一丝一闪而逝的筹措的神色的伊桑,最终还是张嘴出惊了一声呼,显然这让他成为了众人的焦点,他的声音在四周的一片沉寂中显得无比高亢,甚至连他自己这伪装的“故意”之后的众人反应吓的心中一颤。

    纳斯蒂娜夫人皱着双眉回头看了看这个莽撞的侍从,可她的注意力立刻被捧着一个名贵饰盒跑来的贴身侍女引走。她大步迎上前去,从侍女手里拿过饰盒,然后很心打开,一个闪着银亮色泽的叶子环出现在人们眼前。

    “伟大光明之神,愿你在天上护佑我的孩子!”伯爵夫人虔诚的把叶子环从盒子里拿出来,这个时候,从人群的缝隙里,伊桑现,那个首饰和其他附着了圣叶子环首饰不同的地方,是它的底端并不是平滑或镶嵌着什么珠宝,而是一个越来越尖细的锋芒,这与其是一个首饰,不如是一个防身的利器更贴切。

    “医师,这枚首饰上镶嵌的叶子环是当初司爱泰*诺德大主教在莫门迪尔二世教皇圣墓前刻下训言所用的叶子环,这定然是受过父神洗礼过,定然能给世人带来好运。”纳斯蒂娜夫人双手捧着叶子环送到御医面前,尽量放缓声音虔诚的:“你就用这个给我儿子放血,被洗礼过的圣物会保佑我儿子的。”

    “愿在天的父神保佑!”

    “愿在天的父神停下流转的目光,将好运将领于此...”

    四周的祈祷声立刻此起彼伏,虽然人们尽量压着声音,可喧嚣的喊声,似乎还是让被围在中间的博列尼一阵难受,他的嘴里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同时随着一阵咳嗽,他的脸色立刻变得一片通红。

    “夫人,情况再恶化,我必须要立刻采取措施,我需要立刻放血!”满脸白斑的御医一边叫喊,一边动手拿过那个附着了被洗礼过的圣叶子环的首饰高高举起,那样子让四周的人不由一惊,显然在伊桑看来,真不知道他这究竟是要放血救人,还是想让博列尼干脆少受点痛苦,给他来个血窟窿。

    “住手!”一声呐喊从人群后面响起,寂静中突然迸的声音吓得正要进行治疗措施的医师一哆嗦,手中锋利的首饰竟然脱手掉落了下来,差点就直接插到博列尼的脖子上。

    人们顺着声音望去,看到的是伊桑绷得通红的脸颊和微微攥起的拳头。

    “该死的,我他妈的多什么事儿”事已至此,伊桑却恰恰有些后悔出身了,他不禁的在心底狠狠咒骂自己,他觉得自己就象个傻瓜,或干脆就是个傻瓜,不过看着眼前这场近似“完美的谋杀”,他还是决定予以制止。当然最重要的是在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在悄悄告诉他,这或许是个难得的机会。

    “该死的鬼,你要干什么?”医生,或是谋杀者正愤怒的瞪着不远处的这个子,他有些扭曲的脸上透露出一种恶狠狠的神态,这让所有人不由的发自内心的升腾起了一阵心怵。

    “侍从,放肆,是谁给你在这里发言的权利!”纳斯蒂娜夫人愤怒的向伊桑走去,她原本慈祥的面庞这个时候看上去显得一片狰狞,如同换了个人般的恐怖脸色让伊桑觉得从心底产生阵阵畏惧。

    此时的伊桑能够理解对方的心情,毕竟一个为了儿子的母亲,是可以做出任何可怕的事情,因为这个世界恐怕再也没有比母爱更加伟大的亲情了

    “我之所以阻止他,是因为他这是在杀人!”伊桑终于压下心下的忐忑不安,大声的斥责着,他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容他必须要伪装的更加有底气,已然走到了这一步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的犹豫了,一时的冲动让他无路可退,他必须勇往直前。而且另外一个声音也在心底不住诱惑着自己-----看,你已经跨出了这至关重要的一步,难道不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吗?

    “你在胡什么?”纳斯蒂娜夫人愤怒的站到伊桑面前,她绷得紧紧的厚实嘴唇微微张合,在手臂向旁边挥舞的时候,几个忠诚的卫士已经向伊桑走来。

    伊桑知道绝对不能让伯爵夫人开口,否则盛怒之下的伯爵夫人可能会出处死自己的命令,要知道这可是个人命如草棘的年代:“夫人,博列尼少爷的伤根本不能用放血这种方法救治,否则就会要了他的命,他会死的!”

    “你什么?这...是真的么?”纳斯蒂娜夫人吃惊的回头看了看昏迷的儿子,对她来,这个时候不论什么事情都不如儿子的生命重要,同时在儿子生死的面前,不由得她不犹豫起来

    “看他目前的情况,可能是骨折了,如果处理不当肯定会有大麻烦,如果再给他放血,定然会死人的!”在四周卫士包围下,伊桑再也没有时间犹豫,他大声喊着,同时乘着人们愣的机会大步穿过人群走到博列尼身边,毫不犹豫的驱散人群:“都让开点,病患需要空气流通的环境,这样围着他,会让他窒息的。”

    显然,人们被这个侍从大胆的行为震住了,但却又没有人敢去违逆这位侍从的忠告,他们不由自主的向两边退去,只留下焦虑的纳斯蒂娜夫人,以及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子搅得一时回不过神的。

    “父神在上,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到底是谁?”御医愤怒的对纳斯蒂娜夫人喊叫着,作为宫廷医师,他也是很少几个能这样对贵族大喊大叫的人之一,可是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威胁:“这个该死的鬼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想要干什么,他懂所谓的医术吗?难道不知道放血才是世间唯一对抗恶疾的方法吗?”

    “不...,放血是杀人的方法!”伊桑头也不回的驳斥着,虽然这个时候并不是磨嘴皮子最佳时机:“不可否认,如果是热症,你可以适量的放血,可是现在他的体温在下降,如果再放血,这会让他的体温迅速的流逝,同时也会让他更加的虚弱,这样会要他命的!”

    伊桑毫不客气的驳斥让正在质问伯爵夫人的宫廷医师的脸色一阵发青,可是还没等他再张嘴,伊桑已然毫不客气的进入了自己伪装的职业,同时毫不客气的对着旁边的侍从们大声喊着:“拿块毯子过来,把少爷盖好,不要随意翻动他的身体,这可能会伤及他的内脏。别呆着,我需要速度”

    原本就没有主意的侍从们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立刻找来了好几条毯子,在宫廷医师愤怒的叫喊和抗议声中,伊桑心的把毯子盖在博列尼的身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