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九十八章 顾虑
    ;

    “哦,父神在上,瞧瞧,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夫人,难道您宁愿相信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侍从的随口乱,也不相信我?”主动权的丢失让宫廷医师越发的恼怒成羞起来,他加大力度的对紧张且不知所措的伯爵夫人不满的质问着,毕竟作为整个队伍里唯一的医生,夫人是不会、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就忘记自己的存在的。

    果然,纳斯蒂娜夫人似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似的,她看了看开始在博列尼身上心检查的伊桑,就在她要张嘴阻止这个莽撞侍从的时候,神色越发疑惑的梅列格突然一扫满脸的困惑,他适时且沉稳有力的声音从纳斯蒂娜夫人身后响起:“纳斯蒂娜,你要相信这个孩子,也许他真的能够做到,我可以用父神的名义发誓,他...。”

    纳斯蒂娜夫人夫人转过头有些惊诧的看着梅列格,虽然梅列格以前近似胡闹的行为让她很不感冒,但是她知道作为一个曾经虔诚的圣叶环骑士,他是绝对不会以父神的名义撒谎:“你到底想什么?”

    “我是,他也许比我们想象中还要神秘一些,不过难道你不觉得他并不是在胡闹吗?”着,梅列格压低声调的同时,用下颚向着忙碌的伊桑示意了一下,这让纳斯蒂娜夫人不由转头看向正轻手检查着博列尼身体的伊桑。

    “至于现在的你...”这头的话吧刚断,梅列格便视线一转,在那个愤怒的宫廷医师耳边声的警告道:“最好你别在出任何声音,也许你的放血能救人,可事实上,我能猜的到,也许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这所谓的对抗恶疾的治疗方式是不是会真的有效吧?”

    听到梅列格略带嘲弄的话,宫廷医师有些扭曲的脸上立刻一片煞白,在挣扎了好一阵之后,他终于缓缓的压下嘴边的话,沉默了下来。在他看来,也许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冒失鬼会给自己挡灾也不定呢....

    =============

    “父神保佑,但愿不是内出血,否则就棘手了。”伊桑习惯性的将事情预测到最糟糕的程度,这些日子来的耳濡目染,已经让他和这个时代的人一样,不知不觉中已然开始习惯向父神出各种愿望和要求了。

    他一边在心底不住的念叨,一边心翼翼的触摸着博列尼的身体,当他的手触摸到肋骨的时候,博列尼的身体突然一阵颤抖,一声轻微的呻吟从他嘴里传了出来,这让伊桑能够大致的判断出一些情况:“大概是肋骨断了!”

    尽管伊桑表面上表现的极为平静,但其心里却不可避免的突突的跳着,尽管还对刚才的莽撞干预觉得后怕,可他现在更担心的是,自己前世学习的那点急救知识,能不能对这样的病情予以救治呢?如果不能,那等待自己的可能就是绞架,也许更干脆的就是一柄砍掉脑袋的长剑或抹过喉咙的匕了。

    “冒昧的问一下,你能治好吗?”纳斯蒂娜夫人虽然尽量的让自己矜持稳重起来,但话语中仍旧能听出焦急,虽然她不知道这个侍从到底附着了什么秘密能让自己的发这般信任,可是事实上当她想起那位宫廷医师的时候,就不可避免的想起了以前从来都是动不动就用放血这种“万金油”似的方法,治疗几乎一切他知道的病症之后,夫人也不由之主的开始对他是不是真的能救治自己的儿子产生怀疑了。

    所以当伊桑出肋骨断了时候,不论他的对不对,夫人都有一种新的希望在心里升腾起来。毕竟,放血她见的太多,可治愈比例却实在有限。

    “我需要一些直的木条来,最好能找一些足够宽的木板,最好类似于门板之类的东西,要快!”已然进入角色扮演的伊桑毫不客气的大声命令那些侍从,不过在他内心却是坎坷不安,他却在暗暗苦笑,也许这是自己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耍威风呢,这让他不由的捏起了装在自己兜里的几张治疗冥币..

    显然这个时候,没有人愿意拖拉,一块从车上临时拆下的挡板和几柄撅断了的矛杆很快就送了过来,伊桑心翼翼的用皮带把矛杆固定住博列尼的肋骨。博列尼不住出令人不安的呻吟,这个时候伊桑在心里祈祷着----博列尼千万不要呕血,如果是大量内出血,那可就完了!

    也许真是神灵听到并应允了伊桑的请求,尽管不停的呻吟,但是博列尼并没有吐血。而且虽然肋下出现了大片淤青和出现了肿块式的大包,但是却没有出现令人可怕的聚血孢。这让伊桑暗中松了口气。

    “父神保佑,如果真的按那个兽医的方法放血,估计这时候你的命已经没了。”伊桑一边谨慎的固定了博列尼的身上的矛杆,一边低声在他耳边低声着,然后,他就现听到他话的博列尼,眼皮一跳,随即从他嘴里出的一声痛苦的呻吟,被战马夹昏的博列尼终于缓缓的苏醒了过来,伊桑不得不临时嘱咐道:“不过,你最好别乱动...”

    随着在山坡的高处设置骑哨,队伍无奈的只能在山谷里建立起临时营地,用帐幕搭起来遮盖阳光的棚顶罩在头上,带来了一丝暂时的阴凉。博列尼被放在一块结实的马车挡板上,当有个侍从好心的想给他一个枕头的时候,立刻被伊桑严厉的制止:“这个时候抬高他的头会让血液聚到胸腹之间的,记住,以后不经我的允许你们什么也不要做,最好不要让他乱动...”

    可怜的侍从被他声嘶力竭的可怕样子吓到了,他一边祈求着向夫人保证自己完全是一片忠心,一边向扔掉霉运一样把那个枕头远远的扔出去,以至差点砸到恰巧走过来的梅列格,这让那个侍从又被吓的一声惊叫。

    “父神在上,真想不到你还精通医术。”梅列格在伯爵夫人听不到的地方低声询问,他轻轻咳嗽着,不知道是因为天气还是什么原因,他的脸上泛着一片异常的昏红。他迎着伊桑注视他的奇怪眼神低声,口吻有些怪异的问道:“你想问我什么吗?或你在怀疑什么?”

    “没有什么,我只想知道这些到底究竟是怎么回事?另外你怎么知道山顶会有人袭击,最关键的是...伊洛蒂也过,今天会有人袭击队伍。无论是在海上逃亡,亦或是在沙漠中逃亡的时候,这也算是有一些过命的交情了,我就是想知道你们究竟在瞒着我什么?!”大男孩有些啰嗦的话语中流露出了一丝忿然,他凝视着眼前的中年骑士,希望能从他的嘴里得到一些可信的答案...

    “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实际上最后一个问题才是你真正关心的,对吗?”梅列格抚摸着唇边的胡须有些好笑的看着忿然盯着自己的伊桑。

    “我想知道真相。”伊桑沉着脸色重复着“这孩子差点死掉,就因为你让他去侦查山顶!”

    “不可否认,这些事情会发展到这个程度也的确是我的错,”梅列格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无奈的懊恼,他向躺在挡板上的博列尼看了看,带着些许庆幸的口吻叹了口气:我只是想提醒他可能出现的危险,可是我没想到他会自己去山顶。至于我怎么会知道...”

    有些顾虑的梅列格看着伊桑稍微迟疑了一下,可是最终他还是下决心般随手拍了拍身边马车的车身,压低了嗓门挑出了一个线索的开头:“事实上,你难道不记得当你和那个骑士侍从决斗的时候,有人并不在你的身边吗?”

    “伊洛蒂?”想到了什么的伊桑立刻脱口出,他有些疑惑的回想一下,然后终于确定自己这个本能的回答并没有错误,并隐隐疑惑的道:“当时伊洛蒂并不在我们决斗的地方。她....好像是在过了很久之后才出现的,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特别的吗?”

    “当然有,西门人,别忘了,她可是一个海盗,而且还是一位被海神眷顾的海盗。在陆地上,不,至少在这里对她来没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随时随地的警惕才是让她能长期活下去的手段。”梅列格眼神深邃的着,尽管对方是一名信仰异神的异教徒,但他并没有想要将这个秘密公之于众的打算...

    “照你这样,那也就是她很可能发现了什么?”伊桑越发疑惑的深沉的质问道

    “的确是发现了一些东西,在别人都被你们的决斗吸引的时候,她接近曼西力克和他的那些所谓的朋友们,并听他们为什么要怂恿自己的侍从向你挑战。而且在他们走后,她还潜伏到了他们帐篷附近,所以她听到了他们的一些他们谈话的内容。可惜,很多话语她不明就里,但唯一能肯定的只有那些人似乎在准备做什么坏事。而且....”到这里,梅列格停下来用和伊桑刚才同样沉沉的声音,言语中满是警惕的厉色:“她听到他们不住的提到我们的名字,很显然,这些人想除掉的也许不是纳斯蒂娜,而是我们。”

    “该死的,这到底都是为什么,我们不过是偶然和他们相遇的,甚至连他们当中很多人我们都不认识。”伊桑若有所思出了自己的疑惑,并间断的猜测道:“难道我们妨碍到他们什么了吗?可我们能妨碍他们什么呢?”

    “也许我们真的妨碍到他们什么呢?看样子,似乎还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梅列格或许是被伊桑的思绪传染,同样若有所思的点着头:“伊洛蒂虽然没有完全听到他们什么,可至少知道了他们的阴谋。所以,她才会提醒你...”

    “可是……”

    梅列格没有等伊桑出来,就伸出一个手指抵在他嘴唇上微笑着:“可是为什么她完全告诉了我,却没告诉你是吗?伊桑,难道嫉妒了吗?”

    听到梅列格直接点出了自己内心里的猜忌,伊桑的脸一下发热起来。事实上,这也是他有点想不通的地方,以致都忽视了伊洛蒂不久前提醒他的时候还透露出的关心。

    “父神在上,可怜的西门人,嫉妒是不是让现在的你很难受吧,”梅列格好笑的拍着伊桑的肩膀:“你要知道,不论是我还是伊洛蒂都可以做到不动声色的观察,然后伺机出动。而你,伊桑,你还做不到这点,你太年轻了。你会因为紧张或其他什么原因露出破绽,甚至可能因此坏事。”

    显然这一次,梅列格同样没有让伊桑有反驳的机会:“别争辩,家伙,你知道我的是事实。你不是不够聪明,而是还无法体会到我们曾经经历的东西,也许有一天当你亲身经历一次让你刻骨铭心的事情之后,你才会真正肯于去挖掘内心里的另一个自己,事实上,到了那个时候,你已经蜕变成了另一个并不属于‘善良的伊桑’。”

    “另一个并不属于‘善良的伊桑’?”伊桑对梅列格突然出的这些话有些意外,而且依稀的,他觉得自己好像在许久以前或是在前世的什么时候,听到过这种十分独特的言论,但是一时间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哦,这些不是现在的你用得着明白的事,事实上,这里有比你想象中要多的人能明白呢,所以,我们不需要再过多的操心了...”

    显然梅列格神神秘秘的话语,打断了伊桑逐渐清晰的思绪,这让他有些烦躁,他相信如果再稍晚一点,他就可以从这些似是而非的话语中捋出一些东西来。

    “伊桑,时间会让你慢慢的了解父神创造的不同的世界,”梅列格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凝重的严肃:“但是伊桑,你又实在不该接触这些肮脏的事,虽然你有些神秘,但终归来你还是个善良的孩子。也许阴谋和暗杀不该属于你...”

    “那你准备怎么办?告他们吗?”

    “告谁呢?这一切都不过是伊洛蒂偷听到的,而且她还没有听全,难道就这么去告发吗?”梅列格有些沮丧的靠在马车上:“不会有人相信的,他们是德泽尔派的人。虽然我和纳斯蒂娜的关系不至于让我们的情况更糟糕,可是这并不能保证我们的话就能被所有人接受,而且如果他们还有更大的阴谋呢?”

    “不过西门人,也许你已经发现了,你自己身上附着的神秘感,已然让我越发的好奇起来了...”到这里,梅列格似乎意识到什么停了下来,然后转变话题笑呵呵的:“大概这也许就是父神对你的宠爱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