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九十九章 复杂的队伍
    ;

    “父神在上,真不知道你在些什么...”伊桑有些不满,尽管当初在利奥特的营地里浅表性的了一些无关重要的话语。但是,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虔诚的骑士居然把这个看得这么重。

    “你见到过我杀人,也见到过我曾经为了活命在奴隶船上干活,难道这些还不能明一切吗?这或许就是父神的为恩典,但这恩典也许是可以给任何人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父神似乎已然注视到了你,我们应该承认这是个奇迹,更何况,你还能妥善的治疗好博列尼的伤势。”梅列格向远处的博列尼指了指,略带好奇的追问道:“难道你想告诉我,你以前学过医术吗?”

    “事实上,我..没....”伊桑张了张嘴,可无法继续下去。他什么呢?难道告诉眼前这个骑士,自己曾经为了适应一些紧急任务时接受过一些急救生存的系统训练?或告诉他,他还有一些更加神秘的非常规手段,但似乎这些根本不肯能是一个农兵所能拥有知识、能力

    如果自己就这般坦白的承认了,却又在将来无法解释关于拥有这些东西而衍生出来的这样、那样的问题,自己可能会被立刻送上火刑架吧...

    展望到这个可怕前景的伊桑,立刻明智的闭上嘴。他先是用旁人看来很高深莫测的眼神看了看远处的博列尼,然后在梅列格探究的注视下理智的选择了沉默,或是默认了某个奇迹的存在。

    伊桑的表情动作显然让梅列格产生出了一丝意犹未尽,但这位拥有丰富阅历的骑士却果断的掐灭了好奇,转而用告诫的语气道:“伊桑,能被光明之神眷顾的人肯定是纯洁的,而一个能被父神凝视的人其本身也是纯洁的。即使他曾经不纯净,但是经过死亡洗礼,他的灵魂也已经被洗涤了。所以,不要试图去动摇这种纯洁,更不要愚蠢的随意玷污纯洁,因为这些东西才是你身上最珍贵的品质”

    “伊桑,也许有一天你已经找到为什么神灵的眷顾为什么会发生在你的身上而不是其他人身上的原因,所以你必须保持一颗干净的灵魂。只有那样,你才能有机会真正领悟那伟大存在的意志,就像当初在海上遇难的时候你对我过的----只要虔诚,每一个人都可以领略神灵们的意志。也许这恰恰就是你的命运,不要让沃森接近你,更不要让俗世的黑暗沾污你的灵魂,愿父神永远与你同在。”

    “可是你怎么会能肯定我能治好博列尼,他的伤看上去不轻,可实际上除了肋骨断裂,内脏到底有没有受伤暂时还不能确定。最让我困惑的是,你为什么要阻止那个宫廷医师?要知道如果他再多问我一些其它关于治病方面的事,也许我可能就要立刻出丑了。”

    “我只能,这一切定然都是父神的安排。”

    “还不如你是在打赌....”伊桑呆呆的看着似乎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的梅列格,随即压低了声音道:“要知道,你这是在用博列尼和我们自己的命打赌,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事实上,这样的选择未尝不是父神的意志,很多时候人们在做出这种选择的时候,更愿意相信是父神在安排自己的未来。但是我更相信那些所谓的奇迹,最终也不过是人们按照父神的暗示做出的选择。至少,现在看来我的选择是正确的。”梅列格低低的在伊桑耳边低吟着,他抬起手,揽着伊桑的脖子把他的额头和自己的额头抵在一起。

    “如果你现在弄不清一件事,那么我相信时间会然给你最终的结果,所以我们得耐心点...”随着喃喃的叮嘱,伊桑听到他在话的时候出的真正略显急促的呼吸,还有就是他额头滚烫的温度。

    “....你病了?”伊桑不安的抬头看着梅列格略带血丝的眼睛,停止了接下来的追问,而是带着些许担忧,他清楚从在奴隶船上与其相遇的时候,这个病怏怏的中年骑士的身体便有些糟糕,虽然到了如今有些好转,但似乎一直都没有痊愈的迹象,当下问道:“你好像是在发烧,为什么不告诉我,你需要尽快的治疗,否则,很可能会越来越严重的...”

    听到伊桑不安的声音,梅列格稍微深吸了口气,他用力舔了舔干裂热烫的嘴唇,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显得平静一些:“呵呵,别太担心我,如果我死了,可能会有很多人感到高兴...”

    “好吧,我们先不讨论这些了,你现在更需要治疗和休息..”想起了那张伊洛蒂手中的十元面值的冥币,伊桑不禁的有些踌躇是否要再赠送给对方一张,但随即他便将这个想法抛出了脑后,毕竟发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症...

    “不要打断我,侍从!听着,没有人比我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至少在短时间里,没人能要了我的命。”梅列格突然很严肃的指着伊桑,随后又笑眯眯的岔开话题道:“当然,也许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一个惊人的秘密,不过你必须对我证明自己的忠诚和对父神的畏惧。”

    到这里,身体严重不适的他有些吃力的从腰带上解下水囊仰起头喝了一口:“只有拥有经历的人,才会懂得畏惧,而只有懂得畏惧的人才会更加的警醒,也只有警醒的人才能明白所谓的命运是多么的....”

    “别话了,你现在要先好好休息,”伊桑打断了梅列格的话,这个时候梅列格脸上之前泛起的潮红已经褪去,取代那片异样潮红的,是额头上溢出的汗水和近似惨白的脸颊:“好吧,我得让伊洛蒂为你准备一些汤,同时应该找伯爵夫人要一辆马车,你不能再骑马了,同时,你也需要一些物理降温....”

    “这可是个糟糕的主意,千万别去!”梅列格一把抓住了伊桑的衣领,他的脸上甚至露出一丝恶狠狠的狰狞,语气严厉的道:“这个队伍里的情况比你想象中的要复杂,如果你想让我们死得更快些,就去告诉别人我病了!”

    “该死的,现在你还有闲心想这些,要知道这个样子的你是坚持不了多久的,一旦你晕厥过去了,到了那时候如果真有人想对付我们,我们一样没有办法,除非我们立刻离开他们,那样我们就和他们没有关系了。是的,也许我们贸然的到来,是真的妨碍了谁,那我们就走开好了。”伊桑给出了一个中肯的建议...

    听到伊桑的话,梅列格的眼睛突然闭上,他很认真的考虑着伊桑无意间提出的方法,而且内心里一个声音也在不停的提醒着他,告诉他明哲保身的重要。可是,当远处飘来的纳斯蒂娜夫人的话声传进他的耳朵后,梅列格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坐在儿子身边满面忧郁的伯爵夫人的身影,他在这个时候好像还看到了另一个始终让我无法忘怀萦绕内心的身影。

    “但是...我亏欠..格尔丽...”他干的嘴里轻轻蹦出这个名字,一丝透着无限感伤的微笑划过他的嘴角:“所以我不能离开,伊桑,我绝对不能离开,特别是当我知道我可能妨碍了谁的时候。因为可能正是我们的妨碍,阻止了他们对纳斯蒂娜的伤害,所以我必须留下来!”

    “你可真是头固执的,这也许会让你丧命的,你这个该死的...”在最后关头,伊桑终于忍耐住了要出的不敬的话,可是梅列格无疑已经猜到了他要什么。

    梅列格不由自主向营地一角的牲口群看去,望着那几十头竖着高高耳朵的意大利驴子,他的眼睛里闪动过一丝忿然,如果不是了解这个孩子的秉性,或许凭借着现如今烦躁难耐的他会毫不犹豫的暴揍这个家伙一顿。

    “好吧,我们可以不离开这里,但你该休息了,就算是没病也需要休息,毕竟贵族都是很会享受的,这种天气下即使你躺下不动也不会有人怀疑你。”不再强求对方更多伊桑飞快的岔开了话题,同时他借机抓住梅列格的胳膊,半拖半搀的把他按到遮掩着阴凉的毯子上

    “我不知道你究竟,难道你从来不把我当成主人吗?”尽管身上在不停出汗,可梅列格还是没好气的对伊桑抱怨着:“别忘记,你曾经誓,认我为你的主人,这个誓言除非是我认为不必遵守了,否则就要永远生效。不论任何人都不能违背这个习俗,即使是你这样身上附着了无数神秘的家伙,因为这就是时代的规则。”

    “当然大人,我是你的侍从,效忠你是我的职责和荣誉。”伊桑还象刚才似的半拖半搀的把梅列格向他休息的地方扶去,一边机械的背诵着那些在他想来就如同卖身契般的誓言“为了维护这一荣誉我将用我的生命和鲜血作为保证,除非有朝一日您不再需要我的服务,否则我会对你永远忠诚,万能的父神和主基督将证明这一誓言……”

    背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梅列格临时休息的地方。伊桑把一个很大的草料袋子铺平,让简易的床铺看上去更舒适些,然后他谦卑的对梅列格鞠躬,恭敬的问着:“大人,您还有需要我的地方吗?”

    “哦,你快走吧,”梅列格有些头疼的靠在草料袋子上,用一条还算厚实的毯子盖在身上:“别用那些誓言烦我了,我知道它们在你的心中也许一钱不值,当然,除非你有一天真的想遵守这些誓言。”

    丝毫不介意对方这般直白的伊桑微微笑了笑,他蹲下身子低声对梅列格:“也许我应该给你找一些消炎的蒲公英来,这他对你的病有好处,实际上,只要我们不刻意掩饰什么,那些人也许反而会疑神疑鬼,何况我们也没必要掩饰什么。”

    “的确,也许你的对,”梅列格动了动身子让自己更舒服点,烧让他觉得昏昏欲睡,他嘴里含糊的出不清楚的声音:“你知道吗,西门人,有时候我觉得,你真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

    “当然,我也越来越不像你的主人了...”接着,意识昏沉的梅列格又嘟囔了一句,看着逐渐睡去的梅列格,伊桑向四周看了看。尽管现在看上去一切平静,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一股隐藏的暗潮在队伍里激荡。

    当知道那位纳斯蒂娜夫人是德泽尔的妻子的时候,他就已经有种可能会被卷进麻烦漩涡的预感,但现在这种预感似乎已经开始成为事实了,但即便如此自己又有多少选择呢?想到这儿的伊桑不由的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

    当伊桑从沉沉的睡梦中被惊醒的时候,清冷的弯月已经高高挂在深邃的夜空里。是一阵急促的摇晃把伊桑惊醒,他睁开眼睛,恰好看到半伏在自己身上的伊洛蒂低垂的衣领下,露出的一片半个白皙浑圆坚挺的肌肤。

    “..嘘”伊洛蒂声的在伊桑耳边用嘴型制止他出声音,不过这么一来,耳朵上吹来的微热气息让伊桑的心不由一跳,随即她有声的接了一句话:“跟我来,”

    伊洛蒂显然并不在意这种让人心动的动作,她抓着伊桑的手悄悄的向一个比较僻静的角落走去。在那里,有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是属于伊洛蒂的。

    握着伊洛蒂虽然有些粗糙却很温暖的手,伊桑的心跳不由的有些加快了。他不能不承认,这个女人身上有着一种令他着迷的魅力,也许因为她是一个传奇般的女海盗,也许是这个世界被神灵眷顾者的神秘感,亦或纯粹是因为她的美丽,伊桑觉得自己对这个越发看不透的女海盗有了些莫名其妙的的心思

    “嘿,声点,傻瓜。”伊洛蒂就象是在教训个孩子似的叮嘱着伊桑,她微弯着腰引着伊桑走到自己的角落,双手按着伊桑肩膀让他坐下,然后转身紧挨着伊桑坐进了角落的阴影里。

    “听我,伊桑,”她微微的叠起眉头,表情略带些许疑惑及纳闷的轻轻的在伊桑耳边着:“别总是那么轻易的相信别人,事实上梅列格没把一切都告诉你,他隐瞒了一些东西。”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