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奋斗甜军嫂〕〔都市最强仙医〕〔神级最强系统〕〔陆少的暖婚新妻〕〔惹谁都别惹医圣大〕〔露西的试炼之旅〕〔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农女:捡个将〕〔绝色狂医:魔神大〕〔史上最难攻略的女〕〔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诸天嘴强帝尊〕〔快穿:我只想种田〕〔李教授的首尔悠闲〕〔我游戏中的老婆〕〔极品全能狂医〕〔最强终极兵王〕〔吞海〕〔文明之万界领主〕〔都市超级修仙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章 莫名的敌意
    ;

    “你什么?这是不是....”虽然猜测可能梅列格隐藏了什么,可是当听到这个的时候,伊桑的心底还是有些不出的难过。难道自己真的把这个时代的骑士当成自己的朋友了吗?伊桑心里这样问自己。所以自己才觉得不能接受这种隐瞒,甚至是背叛?

    “你知道他们在交流的时候,用了一些其他的语种,很可惜的我听不懂这些语言,可是我能确定这不是西方世界主流语言。”伊洛蒂把头靠在伊桑肩膀上,这样子即使被外人看到,也不过是两个侍从和侍女在暖昧的偷偷幽会。

    “我能确定,那些怂恿自己的侍从向你挑战的贵族,他们到了我们几个人。他们让那个人向你挑战,其实不过是为了羞辱和赶走梅列格,他们认为你肯定不敢迎战,或会被打死,那时候梅列格也许会因为恼羞成怒做出什么蠢事。可惜的却是你赢了,所以他们回去之后就不停的相互抱怨,结果他们当中有人在生气的时候提到了一个人的名字,他们如果因为出现了梅列格而不能向那个人交差,大家就都要倒霉。所以,他们提到了袭击,不过我想他们只是想给队伍制造点麻烦,然后乘乱干掉我们吧。”

    伊洛蒂就如同家常一样笑嘻嘻的挽着伊桑的胳膊着这些透着血腥的话题:“可他们没想到,博列尼的莽撞打乱了他们的计划,那些人看上去虽然有阴谋,可是他们显然并不想伤害伯爵夫人母子,所以他们就有些慌了。甚至是连接下来乘乱下手都不敢干了,所以我们亦或是因祸得福的躲过了一劫,大概,可能就是这样的吧。”

    “我得我的思绪有些乱了...”伊桑松了口气般向后靠了靠:“这些梅列格已经告诉我了,他显然没有想隐瞒我什么。”

    与此同时,伊桑也很欣慰的向伊洛蒂解释着,内心中升腾起一种并没有被背叛的欣慰让他一阵放松与欣慰:“不过,他没提到你的那个人,也许他认为这对我并不重要吧。”

    “是吗?”伊洛蒂转头用一种嘲笑的眼神看着伊桑,在黑暗中,她明亮的蓝色大眼如同两颗闪着迷幻光芒的神秘宝石吸引着伊桑,用她那别具魅力的嗓音质问道:“那他告诉过你,他想其实也许已经知道是谁在背后指使的了吗?亦或是他根本就不信任你!”

    “你到底想要...”伊桑几乎喊起来般出惊呼质问着,不过早有准备的伊洛蒂立刻投过来了凌厉的眼神。

    “呵呵,我只是想,看来,你的这位主人,并不真正的信任你呀..”伊洛蒂看着伊桑震惊的样子幸灾乐祸的讽刺着他:“难道,你真的以为像他的那样,只是几个队伍里的骑士想除掉你们?也许,你认为他是个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父神的高尚骑士?可实际上,他不但欺骗了你,亦或者是我们,而且还不让你知道可能我们已经真的陷入什么大阴谋里了。”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伊桑的思绪似乎被其牵引着一般,如果真的如伊洛蒂所的那般,那么自己可能就很危险了。因为作为外来的入侵者,自己拥有着天生的劣势,最关键的是他无法看到阴谋后面的真相,而自己对梅列格的信任,也许就可能成为引导自己走进地狱入口门票,甚至可能自己已经有一只脚踩进了地狱。这一切只因为梅列格对自己隐瞒了些不该隐瞒的东西。

    但是,他的内心还存在的一丝疑问让又无法立刻知道这些危险究竟到了什么地步,这也越发的让他困惑起来:“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为什么认为他已经知道是谁在背后的指使?”

    “那天,那些骑士在密谈的时候,提到的那个指使他们的人,他们出了他的姓名,或也许是个绰号,可是梅列格却不让我告诉你这些,他他会自己告诉你,可事实上,他根本没有对你一个字对吗?”伊洛蒂抚了抚眼帘前的几丝碎发。

    “是的,他没有。”伊桑声音僵硬的回答着,他一直之间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无法想象梅列格会故意隐瞒自己,然后让自己独自去面对那些可能天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的致命危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也许,他真的不想让你知道那些所谓的肮脏吧,”伊洛蒂看着黑暗中伊桑失神的眼睛故意用轻松的语气着,可即使这样,她也还是和能感受到伊桑那种失落的,或是觉得被背叛后的愤怒情绪。于是她决定还是尽量不去触及这个话题。而且她在半夜里把伊桑唤醒,也的确不是只为了让他知道这些而已。

    自幼经历的海盗生活已经让她对危险有着一种近乎本能的反应,虽然她还不知道可能即将出现的会是什么样的危险,可是她却已经嗅到了一丝令人不安的气息,所以她必须尽量让伊桑也警觉起来。

    伊洛蒂始终相信,只有抱团的银鱼,才能躲避鲨鱼的进攻。

    “那个人,就是曼西力克他们的主使他们的人,他们称呼他什么来着...”伊洛蒂突然一皱眉,稍微想了想,然后用很重的音念出:“哦,对了,他叫...”。

    ====================

    纳斯蒂娜夫人斜靠在儿子的病床边沉沉的睡着,她原本由于旅行疲惫的身体因为照顾儿子终于承受不住睡的很沉,可是她还是立刻被“床上”传来的声音轻微声音惊醒了。她睁开有些朦胧的眼睛,看到就在离她不远的床头边,那个古怪的西门侍从正在清理一一折灰烬,然后正把一片黑乎乎的东西心的贴在儿子黑紫肿胀的肋下。

    博列尼因为疼痛出的呻吟一抽一抽的,可是让她惊喜的是,她听到了儿子因为疼痛嘴里出的愤怒的咒骂声:“你这个笨手笨脚的家伙,难道你就不能轻些,该死的,这可真疼!”

    而这咒骂声让正在忙碌中的少年出现了一丝机警,随即便一闪而逝..

    “博列尼,我的儿子!”纳斯蒂娜夫人站起来伸手轻轻抚摸着儿子的脸颊和肩膀,她奋力从疼痛的喉咙里出略带沙哑的轻呼,可难以忍受的火辣辣的疼痛立刻让她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夫人,您现在很劳累,而且您的喉咙似乎好像发炎了,也许,您应该去休息一下,至于,博列尼少爷,我会照顾好他的。”伊桑回过头对探看着的纳斯蒂娜夫人恭敬的,对这位充满豪爽之气和母爱的贵族夫人,伊桑还是很有好感的,为了让其安心,他不得不解释道:“博列尼少爷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了,也许是得意于父神的保佑,现在看来他的伤势不是很重,虽然受了重击,可是没有伤到内脏,这真是个奇迹了。”

    “感谢在天的父神!”纳斯蒂娜夫人双手紧握抵着额头低声祷告着,然后她有看着伊桑贴到博列尼患处的那块黑乎乎的东西疑惑的问:“这是什么,看上去很....很奇怪。”

    “夫人,这是一种简单的膏药,是用一些简单的材料制作的,”伊桑不在意的回答着。

    “该死的,你是巫师么?竟然制作出了这么难闻的东西,你快把这东西从我身上拿走!”刚刚平静下来的博列尼暴跳如雷的喊着,可是还没等他动起来,伊桑已经提前一把按住他的肩头,同时用力带动伤处传来的剧痛也让他立刻老实的躺了回去,可他嘴里还是不停的喊着:“快把这该死的东西拿走,这是巫术,是卡尔菲才用的玩意!”

    “不...,这是医术,即使是圣母----艾伦依也曾经在一次意外受伤之后使用类似的手段,要知道这可是一位被典籍记录在案的正真的神眷者,博列尼少爷。”伊桑微微的叠起眉头,胡掐着引述一些东西为自己的治疗手段背书

    “这...,是这样吗..?”博列尼有些迟疑的看着肋骨下那一大片粘呼呼的东西:“你发誓神眷者艾伦依用的真是这个东西?”

    “当然,我发誓。”伊桑好笑的举起手,看着博列尼脸上松懈下去的表情,他暗暗摇头,心里嘀咕着:“所谓的神眷者艾伦依是不是真的使用过这东西,大概你只能死后去所谓的神国向她求证了。”

    “好了,别再争执了,我的儿子”

    “侍从,你应该得到奖赏,不过这个奖赏不应该只是财富,”纳斯蒂娜夫人突然站起来向后退了几步,她拿起了一柄靠在“床边”的长剑,对伊桑点了点头:“过来,侍从,到我面前来,我想我得给以你另一种奖励”

    听到纳斯蒂娜夫人的话,伊桑有些疑惑的望了望“床上”的博列尼。看到他鼓励甚至有些兴奋的眼神之后,伊桑走到伯爵夫人面前,按照已经熟悉的习俗单膝跪下。

    “以神圣且伟大的西门帝国皇帝赋予我的权力为证,我授予你持旗侍从的称号。”纳斯蒂娜夫人平静中透着威严的声音让伊桑觉得有种强烈的沉重感:“在我的领地,你有权和我最好的侍从一起为我的家族持旗,在战斗时候,你有权为我的军队持旗,在和平的时候,你有权卫护我家族的旗帜不受侵犯。愿在天父神护佑你,并赐予你虔诚,勇气,好运。”

    “在天的父神见证,愿父神佑我,愿你的目光注视着你最虔诚的信徒...”

    伊桑低下头,感受着夫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剑的分量,清冷的剑身出的凉气滑过伊桑的脸颊。锋利的剑刃几乎是擦着伊桑的脖子晃过,在刹那,他居然感觉到从伯爵夫人身上透来的一丝令他不出的异样的凛冽气息,这气息中似乎蕴含着一种莫名的敌意...

    可是这种感觉立刻就被夫人干净利落的声音打断了,她在念完最后的授礼、封赦词句之后,然后就顺手把沉重的长剑插到了沙地上。

    看着伯爵夫人直爽豪迈的样子,伊桑暗中为自己的胡思乱想一阵难堪,自从知道梅列格对自己隐瞒的事实之后,他已然不知不觉的开始对任何人都产生了不信任的感觉,甚至他有时候觉得就是告诉他这些真相的伊洛蒂,似乎也对自己有所保留,这让他真正开始认真审视起自己的处境来。

    “这很好,西门人。”博列尼刚出一声叫声,可立刻就牵扯到伤处,他的嘴角一裂痛苦的呻吟了出来:“父神在上,这可真疼,它什么时候能好?”

    “这取决于你的配合与否,所以你不要乱动,不然会让你的伤势加重的。”

    听到一旁的侍从这般,纳斯蒂娜夫人立刻冲上去,她完全不顾作为一位伯爵夫人应有的矜持,半跪在儿子的身边不住的叮嘱着,直到博列尼因为不耐烦闭上眼睛,她才微笑着整平了长裙上的褶皱,转身对一旁的伊桑低声:“好了,侍从,你可以下去了,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当然,在走之前,你还有什么需要嘱咐的么?”

    “遵命夫人,别乱动就好,有什么异常可以来喊我”伊桑弯腰行礼,转身走出帐篷,向梅列格休息的地方走去。

    他没想到,在他身后,纳斯蒂娜夫人这时正用一种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眼神死死盯着他的背影,那眼神里面,透着一股令人不安的冷意。

    离开了博列尼帐篷的伊桑没走几步,就看到了从营地外走来的曼西力克骑士。他的头盔夹在腋下,合着灰尘的汗水把脸上染的一片脏兮兮的。已经除去外面罩衫的锁子甲半披在身上,混合着汗渍的锁甲皮带紧紧的绑在腰上,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落魄的战士,而不是一个斗志昂扬的圣叶环军骑士。

    看到伊桑走来,曼西力克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可他还是接着向前走去。当伊桑和他错身而过的时候,他突然一把抓住伊桑的肩膀,把自己高出半个头的魁梧身材笼罩住伊桑,低沉且厉声的警告道:“该死的子,听好了,告诉你那个穷光蛋主人,最好赶快滚远点,别想在这里沾到什么好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