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好甜:爹地诱〕〔重生之绝世废少〕〔我只想享受人生〕〔乡村小神农〕〔最坑军婚:我跟名〕〔我!最壕狂婿〕〔良奴为妃〕〔玉女派掌门〕〔她来时,南风撩弦〕〔带着智能横扫异界〕〔快穿之神级大佬别〕〔逆天灵变〕〔至尊道祖〕〔都市之仙医佳婿〕〔武道凌天〕〔神魔之上〕〔魔武大帝〕〔装一片海阔天空〕〔仙途大陆〕〔网游之破天邪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零一章 虔诚
    ;

    “你们这些该死的落魄者,赶快给我滚蛋...”着,他又用力向怀里一拽,可是他的手腕立刻被伊桑紧紧抓住,就在他诧异于这个年轻的西门人居然也有着一份不的腕力的时候,伊桑已经用同样很低却毫不畏惧的声音反驳:“骑士大人,你这么着急的想赶走我们,难道是你有什么不想让我们知道的秘密吗?请不要忘了你的主人是谁?更请你不要忘了,东方教廷的圣殿骑士的副团长德泽尔是个多么可怕的人物。”

    完,他突然手上用力,趁着曼西力克一时失神,硬生生的掰开了抓在胸前的双手。然后看着曼西力克的脸上升腾起的愤怒血色,他微微鞠躬用平静的语气淡淡:“大人,请原谅刚才没有告诉你,因为我为博列尼少爷的服务,伯爵夫人已经授予我持旗侍从的称号,我想这个名誉头衔,可不是摆设。至少在斯尔泰歌德的领地和队伍里,我有权为了卫护封主的旗帜与尊严战斗”

    “这是我得到的奖赏,是纳斯蒂娜夫人以持剑礼授予我的权力。在这个世界上,我想除了纳斯蒂娜夫人和加仑蒙非烈的牧大人以及所有领导教区的神职人员外,没有任何人能剥夺我的这个权力,请您明白这一点,大人!”看着对方楞然的表情,伊桑再次微微鞠躬,然后转身走去。这次,他的身体挺的很直。

    ==============

    “啊哈,真是令人意想不到,一个持旗侍从,这可真是了不起的奖赏。”伊洛蒂夸张的出一声“惊呼”,甚至还拖着裙角向伊桑微微躬身行礼。不过当他微弯下腰的时候,伊桑因为看到她领口里的**,心底不由一阵急跳。

    “可以这么么,现在的你是在为纳斯蒂娜夫人干活了?”用特有的讽刺讥笑过伊桑之后,伊洛蒂干脆一下坐到一个木桶上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持旗侍从”。

    “当然不是,这可不是实封的爵位,不过就是一个荣誉,或是一种象征。”伊桑微笑着望着对方,语气中没有丝毫恼怒的道:“就好像你客气的某人就如同你那条船的船长一样应该得到尊重,可是你却绝对不会真的指挥你的队伍一般。”

    “好吧,那就是,你拼命得到的不过是个虚名?”伊洛蒂若有所思的用自己的指尖揉捏着太阳穴:“你不觉得,这样的奖励是否有些吝啬了呢?”

    “不,那是一种荣誉和尊严!”梅列格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他一手提着把带鞘佩剑,一手拿着个的布包。

    “是的,就像我所的那般,荣誉,尊严,忠诚还有信任和责任,这是每一个封主封赦封臣时需要顾虑的东西,而伊桑,你能承担这些东西吗?你必须想清楚,要知道当你誓接受这些的时候,你必须用自己的生命和一切遵守这些约束,这也是进阶实权封臣的阶梯。但其中会付出高昂的代价,对你来,这些是不是太沉重了呢?”

    伊桑看着脸上依然透着潮红的梅列格,他的精神似乎好转了一些,可是脸上那种病态的红润却让人更加不安。

    这个时候实际上伊桑是不知道自己应该什么的,对他来不论是神权骑士、亦或是贵族们必须遵守的严谨法则,还是这个时代那种执拗的宗教冲突都并不能让他有多少太多的认同感,亦不可能让他为此献出珍贵的生命。

    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依然不短了,在此时此地他的眼里,既不认为圣叶环军的虔诚多么高尚,也不认为安德拉人的顽强多么固执。当之再次被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他唯一想的只有在这个混乱的年代里怎么生存下去,继而去完成那个束缚在自己身上、且该死的任务...

    所以,他这个时候的心理是迷茫的,特别是当他知道了梅列格对自己隐瞒了很多事情之后,这种迷茫更加深浓,他无法想象自己怎么在这个时代顺利的存活下去,他更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信任谁,这显然与自己的的眼界及所谓的智慧没有多大的交集,因为愚昧的最大敌人恰恰是超前的思维文明,只要一个不心,自己就会被溟灭在这个大众型的思维潮中,因为这才是这个世界的正真的思维趋势....

    “过来,孩子,让我告诉你些事。”梅列格把手里的剑和布包都放在身边坐下来,拍了拍身边的一块毯子示意伊桑过去。然后他又转头对伊洛蒂没好气的道:“走开点,你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女人,去和她们随便闲聊点什么,顺便打听一些你想知道的事。”

    对于梅列格这般直白的赶人,伊洛蒂似乎不很情愿的瞪了梅列格一眼,可最终她还是转身向远处一群正叽叽喳喳的女人走去,

    伊桑的心不由轻跳,他不知道为什么,可从内心里他不希望眼前这两个人欺骗自己,而显然此时的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然开始丧失了往昔的判断能力。当他走到梅列格跟前的时候,他不住的在心底暗暗喊着:“告诉我一切,告诉我你没想欺骗我!”

    沉默了一会儿的梅列格用双手托着自己长满胡须的下巴仔细看着伊桑年轻的脸,然后他拿过佩剑横到自己的膝盖上,心的抚摸着:“伊桑,你知道为什么每一柄骑士的剑都要镶嵌着圣叶环吗?哦,你当然知道,因为这剑代表着神圣的叶子环,代表着父神、以及教廷的权威,也代表着父神对世人的恩典以及时刻提醒着我们必须守护的神圣,所有的骑士当他们手握圣叶环剑的时候,就是在为父神而战!”

    到这里,梅列格脸上露出了一丝不着痕迹的讥笑,随即伸手一拔,“呲”的一声,佩剑从剑鞘里应声抽出:“伊桑,要知道为了父神而战有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些代价不只是生命,甚至有时候还有你所坚持的信念。也许你无法接受一些事情,但是你必须知道自己是不是出于信仰和虔诚才做出某些违背骑士法则的决定。”

    “恕我冒昧,你的语气有些....,好吧,骑士准则难道不是每个梦想成为骑士的人都应该遵守的吗?”伊桑故意用不理解的语气疑惑的问着,他的心不停的跳动,期待着从梅列格嘴里听到合理真实的解释。

    “有时候,遵守这样的准则,是需要做出很多痛苦抉择的。”梅列格回身拿起那个包袱,打开之后,露出里面一件的半身短甲。那短甲是在牛皮外面镶嵌上锁环编制成的,一层棉布的白色内衬露在无袖的肩缝里,看上去很厚实,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护具相比也非常的精致,这也同样也让人产生了一些安全感。

    梅列格把短甲在伊桑身前比了比,点着头放在了一边:“这是博列尼让我给你的,实话我没想到那个孩子还是很慷慨的,这点和他那个该死的父亲不一样,那个人简直就是吝啬和贪婪的化身,也许这遗传了他母亲的一些性格吧...”

    他一边着,一边向着东方稍微撇了撇嘴,那样子就好像德泽尔就在那个方向似的。

    伊桑看着梅列格始终透着一丝疲惫的脸,看上去他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尽管从认识他的时候起,他就被某种疾病的痛苦缠绕着,可是最近的某些特征都在表明,他身上的病患变得严重了,甚至伊桑觉得他的精神状态几乎是每天都在衰弱下去。

    “我得,此时此刻的我也很迷茫,伯爵夫人授予我持旗侍从的称号和荣誉,大人,你认为我真的有资格可以拥有这个荣誉吗?”伊桑有些言不由衷的询问着,事实上,他知道他需要抓住这次机会,但内心之中,他却又希望获取同伴的意见

    梅列格歪头看看伊桑,他似乎想什么,可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他站起来有些情绪低落的向外走去,可走出几步之后,他停了下来。中年骑士转过身站在阳光下,明亮的阳光似乎让他有些不适,他抬手遮挡在额前,眯着的眼睛仔细的看着阴凉里的伊桑:“孩子,也许有时候你会觉得迷茫,不知道为什么父神会给你一条荆棘之路。如果那样你就要自问自己所做出的一切是否是为了父神的意志得到宣扬,是否是出于个人卑微的私心和**。”

    “伊桑,父神的审判是最公正的,只要你是为了虔诚和父神做事,当你站在最终审判的天平前的时候,不论你做过的事情曾经多么违反甚至破坏世俗准则,你都会因为这份虔诚而得到救赎的。”

    “可是,虔诚真的可以宽恕一切罪恶吗?”伊桑抚摸着那件短甲轻轻的问着,他不知道是在问梅列格还是在问自己,但他清楚这大概就是这个世界上人们的普世与价值观吧,但不可否认,他敏锐的察觉到隐匿在这种可笑的普世价值观的下面仍旧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利欲熏心的自私,思绪外放的同时,他不由的怔神道:“难道,阴谋、背叛、杀人还有抢夺,这些都可以用虔诚换取到宽恕吗?”

    “你可真是个...另类的孩子”显然梅列格没有想到过这个孩子如此的聪慧,他也许察觉到掩盖在这些被附着了光明与神圣外衣之下的东西是多么的丑恶,他无法予以置评,只能转身离去,留下了含糊的应答:“一切都是父神的意志,将来你会明白这些,当你有一天真正明白为什么需要选择前进方向的时候,你也就理解这一切了。”

    直到看着梅列格的背影消失在一排车墙之后,伊桑才有些沮丧的坐了下来,他为最终还是没有得到梅列格的坦白而沮丧,也为在这个时候失去了一个同伴的真诚而沮丧。他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究竟是什么,更不知道即将面对的究竟有多危险。

    他似乎看到,在自己面前,那个该死的任务会让他前方的道路上弥漫着的迷雾会越来越浓,以致他有种自己会被那迷雾吞噬的担忧,以至于让他不禁的想起一句话----当你在这个世界上无法用眼睛辨别、看透一个人的时候,那么就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它会帮助你剥离掉附着在其上所有的伪装....

    梅列格并没有走出多远,虽然他始终用毅力压制着身体上的不适,但是一阵阵的痛苦还是让他在走到一个横沟下面之后就坐了下来。但心神警惕的中年骑士很快就听到一阵衣服摩擦的声音掺杂在踩着沙地的脚步声里向他靠近,梅列格立刻机警的抓紧佩剑,可当他看到走过来的人之后,他疲倦的松开了抓着的剑柄,然后无力的靠在沟边的沙壁上。

    也许是梅列格掩饰的太好,以至于纳斯蒂娜夫人并没有发现对方异样的身体状况,她抬脚踢了踢闭着眼睛的梅列格的脚跟,用一种带着责备的语气问着:“你还是没有下手,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你应该杀掉他们两个,特别是你那个侍从!”

    “为什么非要这么做呢,父神让我们从西方来到这遥远的东方,可不是为了让我们屠杀和我们一样信仰的人的,要知道他救了我的命...”梅列格不高兴的睁开眼,他用异样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纳斯蒂娜夫人,有些失望的摇着头:“纳斯蒂娜,你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虽然你的豪爽没有改变,但是你内心里某些比豪爽更宝贵的东西已经不存在了。难道这就是德泽尔给予你的影响么?如果是那样,这简直就是斯尔泰歌德的损失,更是这个家族的损失。”

    伯爵夫人的脸上因为听到这句话立刻浮起一层不知道是羞愧还是愤怒的殷红,她紧紧咬着厚实的嘴唇,甚至因为手上用力攥紧,随着一声“嘎巴”的脆响,她手里拿着的一把精致的直柄扇立刻应声被他折断,显然这个时候任谁都能感受到其心中隐匿着一些东西...

    “梅列格,我们一起长大,我了解你的品性,你也了解我的,不可否认,人们都会在时间的流逝中慢慢改变,而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丈夫和儿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