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奋斗甜军嫂〕〔都市最强仙医〕〔神级最强系统〕〔陆少的暖婚新妻〕〔惹谁都别惹医圣大〕〔露西的试炼之旅〕〔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农女:捡个将〕〔绝色狂医:魔神大〕〔史上最难攻略的女〕〔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诸天嘴强帝尊〕〔快穿:我只想种田〕〔李教授的首尔悠闲〕〔我游戏中的老婆〕〔极品全能狂医〕〔最强终极兵王〕〔吞海〕〔文明之万界领主〕〔都市超级修仙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零二章 博列尼的秘密
    ;

    “克里特你应该知道如果让人知道了那件事情的真相会有什么事情生,更不要让我的丈夫知道了会怎么样。”纳斯蒂娜愤怒的扔掉已经损坏的扇子,她在梅列格面前来回踱着步,双手焦虑的相互揉搓着,这昭示着她内心的不平静:“克里特,我是个虔诚的教徒,我丈夫更是。也许他有时候并不招人喜欢,甚至我还知道有些盟友对他的憎恨比对鲁博汉达还激烈,可是我始终坚信他的虔诚是能宽恕他一切罪行的。”

    “可笑的借口,难道虔诚可以宽恕一切罪行吗?阴谋,背叛,杀人还有抢夺,这些都可以用虔诚换取到宽恕吗?”梅列格张嘴便顺出了这句话之后,这才突然意识到,这正是伊桑刚刚问过他的

    “但是我做的一切难道不是虔诚?”纳斯蒂娜夫人有些愤怒的瞪了梅列格一眼,显然这是个固执且被这种法毒茶极深的女人:“或这么多年来你已经找到了更能诠释虔诚这个词汇的方法了?我难道不够虔诚吗?难道我为了顾全大局,不去追究那些试图谋害我和我儿子的阴谋家的举动还不算虔诚?”

    “是啊,父神让我们虔诚,但你却用一个阴谋取代另一个阴谋,用一个谋杀取代另一个谋杀?”梅列格面无表情的站起来直视着纳斯蒂娜夫人有些僵硬的脸颊:“曾经的那些高贵的骑士现在已经不适合战斗,反而更适合和那些宫廷丑一起策划阴谋诡计了?”

    “你的讥讽有时候更应该去对那些习惯使用阴谋的人,应该去对那些被典籍中歌颂至今的每一个家伙去,去质问他们到底有多么的肮脏!”对于这种含沙射影的辞,纳斯蒂娜夫人不可抑止的暴怒起来,她用力踢着脚下的沙土,毫无顾忌的道:“我丈夫也许不是个好骑士,也许他的鲁莽和贪婪让人讨厌,可是他有一个他们所有人都没有的优点。他不会使用阴谋,他是个骑士,宫廷权术不适合他,他就象一头野猪,总是只知道向前冲!”

    “呵呵,难道这就是他的悲哀...”梅列格仍旧不依不饶的讽刺着,这也显露出他对于这个人执着的

    “在你们的眼中也许是这样,但在我的眼中却不是,这应该是他的荣誉!”纳斯蒂娜夫人毫不犹豫的驳斥了梅列格:“也许在你们所有人眼里他是愚蠢的,可对我来,他是个单纯的人。单纯到有时候和一些明显不值得交往的人保持友谊。”

    “呵呵,你是在谁?”听到纳斯蒂娜夫人的抱怨,梅列格再次嘲笑了起来:“纳斯蒂娜,如今看起来,事实上你也不擅长阴谋,你永远无法适应那些宫廷里的阴谋诡计。可是我去却始终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刻意的除掉我的那个西门侍从呢,难道就因为他他是个西门人?”

    “虽然你对西门帝国皇帝的愤怒是由你丈夫那里带来的,可是我还是不能相信你只因为自己的丈夫当初被他的第一任妻子抛弃,就恨上了她和他儿子的舅舅,甚至连一个的西门人都憎恨上了。”到这里,梅列格不解的看着纳斯蒂娜,神色中也满是犀利:“可是难道你不知道吗,博列尼是他救的,当我们认为我们完全可以控制和避免那些试图加害你们人的时候,博列尼的莽撞差点要了他的命,是伊桑救了他。”

    “这一点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当时是那么勇敢,甚至直面那个谁都不愿意轻易得罪的宫廷医师。可是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除掉这个对你和你的儿子明显忠诚的人呢?就在...刚刚,博列尼还让我替他把一件不错的上等短甲送给了伊桑,难道你不觉得让博列尼和这么一个忠诚的人在一起,比和那些浮夸、莽撞甚至更糟糕的侍从在一起更有利吗?”随着思绪越发的扩散,梅列格也越发的好奇起来

    “不!绝对不行!”当纳斯蒂娜听到梅列格到博列尼送给伊桑短甲的时候,她的脸上立刻一片惨白,甚至在一刹那伊桑看到一丝疯狂的眼神从她眼睛里流露出来“绝对不能允许那个人活着,不论他多么忠诚,我绝对不允许我的儿子和他接近。为了我的儿子,这个人必须死。否则,他会引诱我的儿子,他会让他做出蠢事,他会让博列尼身败名裂的,甚至遭到父神的惩罚...”

    到这里,纳斯蒂娜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她一下跪在地上,嘴里痛苦的出一声呻吟般的痛苦哀号:“父神啊,救救我的儿子,把他从渎神的罪责中拯救出来吧,!”

    梅列格呆滞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这位母亲,听着她撕心裂肺的痛苦祈祷。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喃喃的出一声低吟,随即质问道:“你到底在什么?”

    “....他...也许喜欢男人。”纳斯蒂娜夫人痛苦的跪伏在地上,任由沙土摩擦她的脸颊。她的双手紧紧抓进沙子里不住蜷攥着,不久,她的指缝间挤出的沙粒就染上了猩红的血色,但指尖上的疼痛似乎并没有停住自责:“在天的父神啊,一切都是我的罪过,可为什么要惩罚我的儿子!”

    “祈求父神的宽恕和救赎是我们的虔诚的表象,可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受经历这些,这并不是你自己应该承担一切的。”梅列格蹲下身子轻轻抚摸着纳斯蒂娜夫人的头,这个时候他看上去就如同一个敦厚的大哥,而不是一个固执的圣叶环军骑士。

    “不,那一切都是我的罪孽。”伯爵夫人突然停下来,她抬头看着梅列格惨然的笑了笑:“克里特还记得吗,你总是我的性格就象男人一样,你羡慕我总是喜欢交朋好友,总是喜欢接待那些从远方来的客人。”

    “对,我还过,如果你是一个男人,肯定是个充满了豪情壮志的骑士”梅列格微笑着把伯爵夫人凌乱的头捋顺:“这难道有什么错误吗?我记得甚至连你的继父----我的叔叔都过,纳斯蒂娜是个穿裙子的骑士。要知道死板的叔叔他可是轻易不会赞许一个人的。”

    “事实上,曾经的我也为自己这般的性格而骄傲,我甚至认为自己比那些骑士还骄傲。父神呀,我居然忘记了谦卑,所以,父神才会惩罚我,也许是我的傲慢让我付出了代价,”从回忆中挣扎出来的纳斯蒂娜夫人痛苦的摇着头:“我认识了很多人,也接待了很多人,我为自己的行为与能力而自豪。我一直是自豪的,真的。直到两年前的有一天....”

    到这里,伯爵夫人微微顿了顿,但这并不妨碍她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掺杂着痛苦和恶毒的恨意:“我接待了一个远道而来的落魄贵族,他他精通各种古代的诗歌和辩论,那时候我正为博列尼的教育愁,你知道他的父亲是不注重这些的,他从来都是尚武的,于是我就把那个落魄贵族留在我的城堡里,我希望他把自己渊博的知识教授给我的儿子。可是我却没想到,我把一个该下地狱的沃森引进了我的家!”

    “那个人...”梅列格似乎明白了什么,可他还是在犹豫之后停顿下来:“他...才是事情的源头...”

    “是的,他诱惑了我的儿子!父神...”纳斯蒂娜夫人痛苦的发出一声呻吟,随即满脸懊恼的道:“他诱惑他做了肮脏的事情,可我居然还毫不知情的把他当成一个好老师,这定然是父神在惩罚我,要知道,那时候我的儿子才十四岁呀,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

    “父神在上,然后呢...”梅列格轻轻的出一声叹息,随即预测的道:“然后你就杀了那个人是吗?你一定杀了那个人,对不对?”

    “对,我杀了他!”纳斯蒂娜夫人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她站起来轻轻拂好起了褶皱的裙子,也许是经过了一番的发泄,她的脸上居然逐渐平息了下来:“当我发现他们的事情之后,我就在心中暗暗的发誓要杀掉他。可是我没有立刻动手,我怕他的死会让我的儿子做出蠢事,我就在酝酿,直到有一天,在一次合适的机会,我把他骗到了一个地方...”

    到这里,伯爵夫人停了下来,她凝视着梅列格肃然的眼神,却露出一丝不明所以的笑容,可是她这个笑容却让梅列格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不出的冷意。

    “克里特,你没有孩子,所以也许你还不明白一个母亲会为了儿子会做出什么事来...”纳斯蒂娜夫人笑呵呵的叙述着,她的表情里渗透出的慈爱即使是没有子女的梅列格也可以感受的到,可越是这样,令他不安的感觉也越是让他觉得似乎就要听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果然,伯爵夫人开口用很平淡却让梅列格无比震惊的腔调了一句:“所以我必须先给予他一些最残忍的惩罚---我阉割了他。”

    “父神在上,你居然做出这种事情,你居然这么干?”脸上先是一阵呆滞,然后梅列格才出了一声无力的呻吟,中年骑士情不自禁的发出梦呓般的自语,他想斥责纳斯蒂娜夫人的行为,可是当他看到她脸上那种决然,他最终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无法斥责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甚至在他的内心里,纳斯蒂娜夫人的行为不但不是罪责,反而有一种让他想鼓掌叫好的冲动,这仿若让他又找回那个昔日玩伴的身影...

    “愿父神原谅她的罪孽。”梅列格暗暗祈祷着,他知道话题进行到这个时候,已然进入到了敏感时期,所以他不得不心的质问:“可是为什么你要那么憎恨伊桑呢?他并不是个能威胁到博列尼的人”

    “虽然我和他认识的时间不长,可至少我知道他并不是个...恩,并不是个有着这般怪癖的孩子,你知道他有个情人...”梅列格刻意心的选择着词句,他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刺激到伯爵夫人脆弱的情绪。

    “是的,这些我都知道,我还知道他的那个情人就是你的侍女,不可否认,她很漂亮。”苦笑了一下,纳斯蒂娜夫人又心的平拂着衣服上的褶皱“也许不会去引诱博列尼,可是不定博列尼会引诱他,我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父神啊,这可真是...”梅列格终于彻底明白了纳斯蒂娜夫人的心思,和她为什么要违背自己的良心的恶行:“你是那博列尼他,现在陷得很深了,是吗?”

    “...也许...,好吧,是的,这定然是父神对我的惩罚,”有些啰嗦的伯爵夫人紧紧的抓着裙子的下角,即使再坚毅的眼神,也隐匿不住她痛苦的颤粟:“那个该死的沃森把他毁了,从那之后,他从来没对任何一个女人生过兴趣,对我特意安排到他身边照顾他的那些女侍连看都不看一眼,有个我的贴身女侍告诉我,他有一次因为无意看到了她的身体居然大口的呕吐,我的父神,这简直是灾难呀,他总是尽量想去和那些男人接近,甚至有一次他强迫一个侍童,想和他生那种可耻的关系。当我赶到的时候.....我看到,看到我的儿子象个被施了巫术的魔鬼似的在拼命撕扯那个侍童的衣服。那个样子,那个样子……”

    她再也不下去,痛苦的泪水混杂着脸上的灰土滴落在裙子的前摆上,但她清楚这并非是痛快大哭的场合,所以她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失声...

    看着她那欲哭无泪的凄惨神态,梅列格深深叹了口气。虽然作为一个把荣誉和护圣作为人生目标的骑士,他无法彻底理解一个母亲的感受,但是他依然还是被纳斯蒂娜夫人那种对儿子执着的关爱所感动了。

    可是接着,一个冷静之后,衍生出来可怕的念头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这个念头甚至让他有一种掉进冰窟似的寒冷和畏惧。他脸色里了开始变得难看起来,甚至脸上的嘴角肌肉在都轻微颤抖:“纳斯蒂娜,告诉我,有谁知道博列尼的这个秘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