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藏宝图〕〔仙帝归来混都市〕〔我的神级选择系统〕〔退后让为师来〕〔二次元之真理之门〕〔极品透视医仙〕〔原始生存守则〕〔梁山事务所〕〔无敌枪炮大师〕〔我的分身能挂机〕〔女总裁的极品赘婿〕〔重生之巨变〕〔大唐腾飞之路〕〔首富杨飞〕〔妖夏〕〔神秘老公:高调宠〕〔终南隐士〕〔修仙之王者归来〕〔你跑不过我吧〕〔星际之宝妈威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零三章:隐匿在虔诚下的自私
    “只有我和我的贴身女侍知道,她是我收养的孤儿,完全可以放心的。至于那个被博列尼侵犯的侍童,我把他悄悄卖给一个过路的安德拉商人了。”纳斯蒂娜夫人脸上闪过一丝决绝的神情,那样子看上去和刚刚为儿子痛苦哭泣的母亲截然不同。

    “父神保佑,那就好。”尽管还有着不安的恐惧,可梅列格终于稍微放下了心,“必须保守这个秘密,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让那些神职人员发觉,博列尼会被认为是沃森附体,他们会把他活活折磨死的,这可是光明教廷的典籍中决不允许的禁忌...”

    “是的,是的,我要保护我的儿子,绝对不能让他受到那种惩罚。”纳斯蒂娜夫人轻声回答着,然后她的脸上再度浮现出一丝决绝的冷意:“所以,克里特你要帮我。我能看的出,博列尼对你那个侍从很特别。他甚至把我给他的那件防身短甲都送给他,这也更让我担心。我绝对不能让我儿子遭受到任何危险,所以我必须铲除这个危险。”

    到这里,她突然站直身子,这个时候看上去,她完全恢复了自己的气势,转换成了一位掌握了他人命运的豪门贵妇,丝毫看不出一点之前的恐惧彷徨,“还有你那个侍女,她浓密的双眉皱了起来,若有所思的问道:“你那个侍女,她看上去似乎有些不简单,看起来有点本事呀。”

    纳斯蒂娜夫人斜着眼睛看了看梅列格,语气中附着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好奇:“她居然会去偷听曼西力克他们的秘密,这可不是一般侍女所能具备的胆色,悲哀的是我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敢袭击我的队伍,这些胆大包天的封臣...”

    显然封臣的不忠让伯爵夫人极为的愤怒,但现如今的处境又让她十分顾虑,最终她狠狠的拍了一下身边的一块石头:“我知道他们和撒哈拉的很多人有勾结,我甚至知道他们和顿尔克基德也有关系,虽然我不愿意相信顿尔克基德的葛磁家族会做出什么背信弃义的事,可他们之间的勾结也是千真万确的”

    “以前当葛磁还是撒哈拉王国摄政的时候,很多人就试图去依附他,可是我的丈夫不是这样!”伯爵夫人高傲的抬着头,似乎为丈夫的作为而感到骄傲,即使此时她脸上还残留着一丝泥渍,可她那种天生的高傲依然让梅列格不得不为之低叹:“我的丈夫也许不聪明,他也许真的很莽撞甚至有些傻,可他不会奉承,不论是葛磁第一次摄政撒哈拉的时候,还是第二次成为摄政,我的丈夫都不会去奉承巴结他不喜欢的人。”

    “但与之相反的是很多人却不停的去讨好葛磁和他那些手下,我知道这就是人性与权势造成的涟漪,甚至连斯尔泰歌德的贵族里都有这样的人。虽然我一直在安慰着自己,可是我没想到他们会吧事情做到了这种地步,这些该死的阴谋者们居然彻底的背叛德泽尔,背叛我丈夫,背叛他们的封主!他们是在父神的见证下向我丈夫宣过誓、效忠的骑士,可是却违反了自己的誓言,这些该下地狱的坏胚子们...”

    梅列格看着眼前这个因为愤怒脸色通红的女人。他对她是很了解的,因为两个人家族的关系,虽然他很久以前就离开了故乡,可是他还是记得这个被自己的叔叔对这个继女的评价,事实上,不论是她的武力值,还是她的魄力与能力都不比一般的骑士弱。

    但显然现在,这名明显十分愤怒,她因为呼吸急促不住扇动的鼻翼已然暴露出了她此时的愤怒,因为情绪激烈染上脸颊的绯红看上去简直如同两片燃烧的烈火。

    “但这些都不重要,纳斯蒂娜,我了解你,但你最终还是决定放过他们是吗?甚至在他们伤害了你的儿子之后,你也不想去追究吗?”梅列格轻轻询问着,对于这个问题虽然她这般的问,但在心中却没有太大的把握

    “是啊,我还能做出什么决定呢?”听到这句话,纳斯蒂娜夫人脸上激烈的情绪突然沉了下来,她的肩膀如同一条被瞬间抽去全身水份的鱼般塌了下去,紧攥的拳头也终于慢慢松了开来,她用苦涩的语气道:“这个时候我绝对不能为德泽尔招惹一点祸事,更不能因为那些人的恶行煽动起光明信徒之间的仇恨。”

    “就算是他们投靠了顿尔克基德的葛磁家族,可是他们毕竟还信仰父神,单单只因为这个,我也不能在王国即将和卡尔菲决战的前夕因为个人恩怨,去破坏原本就已经不牢固的骑士之间的团结。我只祈求,愿父神保佑我们,保佑我们不被鲁博汉达所侵害吧。”

    “纳斯蒂娜,我得你是个真正的骑士,而不只是个”梅列格从心底由衷的出赞佩,可接着,他的脸色一暗沉沉的问:“也仅仅只是因为这个,你想连伊洛蒂一起杀掉吗?”

    “是的,她知道的太多了。她听到了他们的密谈,为了大局,亦或是更多人的命运...”伯爵夫人阴沉着脸,语气坚决的道“所以,绝对不能让她把这些出去!否则就会在整个光明世界惹起轩然大波,我们必须在危机降临的时候,保持应有的团结,就算是浅表性的也是难能可贵的...”

    她绝然的从嘴里出一声沉“哼”,她愤懑的看着东方,心情无比沉重:“想想吧,就因为我的丈夫遵守父神的旨意对抗卡尔菲,他的那些政敌们就想致他的家人于死地?而主使还是那么多位身份高贵甚至戴着摄政冠冕的大贵族?这样事情如果传出去,至少在这个被光明笼罩了数百年的征服地的光明社会就会分裂,甚至不必等到卡尔菲的到来,我们自己就可能会毁灭自己了。”

    “可事实上,也许他们当时明显的动机只是想除掉我们而已,大概是我们的出现破坏了他们的安排,也许,他们只想囚禁你们母子,也许他们想利用你来威胁德泽尔,不过我想他们是不会愚蠢到想要加害你们母子的,否则他们跟随着你们走了那么久,应该早已经动手了。”

    “但无论如何,那都是之前了,而现在,因为博列尼的受伤,一切都变了。纳斯蒂娜,谁也无法保证他们接下来不会做出伤害你们的事,毕竟博列尼的受伤让他们走出了不可挽回的一步。”梅列格极力为伯爵夫人解释着,他被这位有着强韧性格和坚定信念的贵族夫人感动,也为自己这位多年来的熟悉的家族女性担忧:“并非所有人都能顾全大局,难道你不知道即使你为他们掩盖这一切,他们也可能会对你下手吗?要知道,虽然我并不喜欢你那个愚蠢的丈夫,甚至有些憎恨他,可是我不希望你们母子有什么危险,特别是不希望格尔丽的亲人有什么危险。”

    “对父神的虔诚也许会让他注视着我们,相信在天的他也会保佑我们。与此同时,为了拯救神诞之地的危机,一切都是值得的!”纳斯蒂娜夫人的声音越发的不容置疑、甚至斩钉截铁!

    “愿父神保佑,但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做些什么”对于纳斯蒂娜夫人的固执与坚持,梅列格并没有全盘的认可,亦或是否认,但他也极为自觉的担负了照顾这位亲人的责任及义务...

    =====================

    天空中缓慢移动的一大块云朵,在热气蒸腾的大地上罩出一片难得的阴凉。

    伊桑坐在一辆马车的尾部看着后面不远处始终阴沉着脸的曼西力克。自从重新上路之后,他就发现曼西力克被安排到了队伍的后面,而不再担任负责前方斥候队的守卫,而这样的安排也让这位骑士看上去很不高兴。不过即使这样,不论是伊桑还是曼西力克本人,也都没有想到事实上纳斯蒂娜夫人已经事先洞察了这位骑士的某个阴谋。

    这次看似无意的安排,实际上已经在无形中剥夺了曼西力克行动的自由,这个时候的他,再也不能随意的在队伍里到处驰骋了。作为保护辎重的领队,他只能无奈的跟在队伍后面,吃着不住扬起的尘土。

    一阵吆喝声传来,伊桑扭过头,看到前面远远的地方,博列尼坐着的那辆马车边正有几个仆人在奋力的推动着车轮,看样子车子是陷到坑里了,他稍微犹豫之后跳下了马车向那边跑去,虽然他并不很在意这个持旗侍从的身份,但他对博列尼倒还是有些好感,至少他觉得这个贵族少爷不象那些趾高气昂的老爷们那么让人讨厌,有时候看上去甚至还有点大男孩惯有的脾气。

    纳斯蒂娜夫人正透过车窗看着仆人们把儿子的马车推出一个深坑,这位有着无比坚定意志的贵妇人,能面对一切困难,甚至可以毫无惧意的面对那些来自中界大路上的卡菲尔的强敌,但是当关系到她唯一爱子的时候,她总是感到无比的恐惧和无助,特别是当她在意识到曼西力克的企图之后,她更是为自己儿子的安危不安。

    梅列格的偶然出现让她觉得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信任的人,对这位虔诚骑士的了解和他们之间多年的友谊,让她无所保留的向他出了一切。

    “克里特,你会帮助我吗?”伯爵夫人满怀希望的注视着问梅列格

    而得到的结果也并没有让伯爵夫人失望,骑士单膝跪下,拖着她长袍的下摆轻轻亲吻裙角的恭敬:“作为一名已然有了封主的圣叶环骑士,我不会向伯爵夫人效忠。作为一个朋友和亲人,我愿意在父神的见证下,向你发誓,我会尽我的一切力量保护和帮助你们母子,这是我的职责和荣誉。”

    “同时,这也是我对于格尔丽的弥补..”骑士最终还是没有出这句话,但不可否认那个名字也是自己唯一的牵挂及内疚的源泉

    想着自己终于得到一位可以信赖的朋友的帮助,伯爵夫人厚实的嘴唇终于挂起了一丝笑意,这让她从儿子的伤势和那些烦心事里解脱了不少。

    至于曼西力克,其实她对这个人并不很担心,伯爵夫人知道这个封臣是个鲁莽傲慢、甚至有些蠢的家伙。她虽然不是十分的明确这位家族封臣他究竟想干什么,可是她倒也知道,他还没有那个要真正加害自己母子的胆量。甚至从梅列格那个侍女偷听来的消息来判断,即使是主使他们的人,似乎也不会允许他们对自己干出那种事。

    “顿尔克基德的葛磁……”一想到会是这个人在暗中主使着这个阴谋,伯爵夫人就有一种不出来的感受。她实在无法想象这个人居然会使用那些令人不齿的阴谋诡计,难道沐浴在光明世界的撒哈拉王国真的坠落了

    顿尔克基德的葛磁伯爵,是顿尔克基德伯爵领地的世袭领主。和她的丈夫德泽尔一样,他们都是在娶了一个有地位和大笔财产的女继承人之后,成为了妻子领地的领主,而且他们都是在撒哈拉王国中,手握重权的显赫贵族,甚至作为医院骑士团的副团长,他也和自己作为圣殿骑士团副团长的丈夫德泽尔身份平等,不相上下。

    但是,即使是作为妻子的偏心,纳斯蒂娜夫人也实在无法在内心里把自己的丈夫德泽尔和这位顿尔克基德的葛磁伯爵相提并论。如果“毁约者”德泽尔是个到处惹是生非,甚至只会把撒哈拉陷入危险的祸根,那顿尔克基德的葛磁就是一个随时补洞,四处救火的支柱,这不但是一队天生的冤家,更是在政见上的死敌...

    不论是在以稳健驰名的康赛迪三世和多尼米次一世时代,或是后来以天纵之才着称的康赛迪四世时代,葛磁都可以是始终支撑着撒哈拉王国的巨大功臣,甚至在好几次直接面对鲁博汉达的时候,他几乎都是完全凭借顽强意志和无比的个人魅力一次次的化解了危机,以致即使是在卡尔菲的安德拉人当中,也有很多人对这位顿尔克基德的葛磁伯爵赞佩不已。

    但是,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骑士,高贵的贵族,难道真是试图对自己母子不利的元凶祸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