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好甜:爹地诱〕〔重生之绝世废少〕〔我只想享受人生〕〔乡村小神农〕〔最坑军婚:我跟名〕〔我!最壕狂婿〕〔良奴为妃〕〔玉女派掌门〕〔她来时,南风撩弦〕〔带着智能横扫异界〕〔快穿之神级大佬别〕〔逆天灵变〕〔至尊道祖〕〔都市之仙医佳婿〕〔武道凌天〕〔神魔之上〕〔魔武大帝〕〔装一片海阔天空〕〔仙途大陆〕〔网游之破天邪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零四章:后悔
    事实上,在撒哈拉王国中,没有人不知道葛磁正和她的丈夫德泽尔势同水火,他们都在为争夺对年幼的撒哈拉国王――康赛迪四世的外甥康赛迪五世的摄政监督权而四处活动,,甚至其中还牵扯到了国王的养亲,那个很令人看不起的暴户————莱尔特丹*朱特公爵

    想到那个暴户,纳斯蒂娜夫人就不由皱起了眉头。如果在撒哈拉有两个人是最不受人喜欢的,那一个是自己的丈夫,另一个肯定就是现在的国王康赛迪五世的继父,诺菲丝*康赛迪公主的第二任丈夫----公爵莱尔特丹*朱特。

    纳斯蒂娜夫人从没喜欢过莱尔特丹*朱特公爵,甚至她连在旁人面前都懒得否认自己讨厌这个人。和诺菲丝*康赛迪那短命的第一任丈夫威廉的谨慎本份不同,莱尔特丹*朱特公爵这个突然出现在撒哈拉的西方贵族,是个彻头彻尾的暴户!

    不能不承认,莱尔特丹*朱特公爵的卖相不错。他初到撒哈拉的时候,也正是康赛迪四世的姐姐诺菲丝*康赛迪寡居三年的时候。于是在一次偶然机会遇到莱尔特丹*朱特公爵的诺菲丝*康赛迪立刻就被这个有着一副好卖相,其实也只有一幅好卖相的法国贵族吸引,没过多久就彻底被他俘获了那颗寂寥三年的芳心。

    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坏事,可是很快人们就意识到,这个到东方来冒险顺带攀裙带关系的法国人,是个根本不懂得守本份的家伙。

    成为诺菲丝*康赛迪公主的丈夫之后,一跃而晋身公爵的莱尔特丹*朱特公爵立刻到处拉拢人手,扩充势力,甚至是上蹿下跳的在撒哈拉大肆活动。

    他先是在公开场合直接质疑葛磁对外妥协政策的正确性,以报复当初葛磁反对他和诺菲丝*康赛迪婚事这一箭之仇。然后又用他那擅于煽风点火的言辞到处宣扬驱逐卡尔菲的功勋和伟德。

    自己的丈夫德泽尔,就是因为气味相投才和莱尔特丹*朱特公爵那暴户走到一起去的吧,纳斯蒂娜夫人无奈的想。

    自己丈夫对父神的忠诚和信仰,是纳斯蒂娜夫人深知的,她甚至以此为荣。尽管很多人都对他厌恶,可是纳斯蒂娜夫人从不认为自己的丈夫是个坏人。

    也许他脾气不好,也许他有些贪婪,可他做的一切却始终是虔诚的,是为了父神的荣光。

    可是对那个也和自己丈夫一样不时的总是把父神和信仰挂在嘴边的莱尔特丹*朱特公爵,伯爵夫人却从心里看不起他。

    他总是到处夸夸其谈,甚至到处惹是生非。如果自己丈夫的鲁莽粗暴和野蛮是让人不喜欢他的原因,那莱尔特丹*朱特公爵就是因为他那些不负责甚至不知死活的行为让人厌恶了。

    想到就在三年前,因为莱尔特丹*朱特公爵的无知和贪婪,自己的丈夫居然在他的怂恿下想去和那个可怕的鲁博汉达决战的事情,伯爵夫人就不由得感到可怕。当时如果不是康赛迪国王闻讯赶到予以制止,可能一切都已经不可挽回了!

    尽管几年来,因为宠爱姐姐而始终对莱尔特丹*朱特公爵的愚蠢不予追究的康赛迪四世,却又为了王国的稳定始终尽量维护着被莱尔特丹*朱特公爵和自己丈夫不住破坏的和平,可谁能保证这位在撒哈拉王国中拥有绝对权威的国王不是已经早就厌烦了这一切?

    康赛迪四世自己也许不忍心下手,可是难道他不会给辅佐自己外甥的葛磁下达什么“遗命”吗?难道他不会为了自己死后能制衡莱尔特丹*朱特公爵和自己的丈夫而做出某种决定吗?也许康赛迪国王因为亲情不会对他自己的姐夫下手,可能谁能保证他不会对德泽尔下手?甚至他可能会利用顿尔克基德的葛磁伯爵和自己丈夫的矛盾而下手呢?

    毕竟,那个虽然常年包裹得严严实实,而且已经升天的国王,是伟大的康赛迪一世的后人,是拥有着非凡的统率才华和高贵血统的天纵之才的家伙,一想到这些可怕的猜测,伯爵夫人的头有些疼,然后她就想到了刚刚生的可怕事情。

    刚刚不久前生的袭击让自己的儿子险些丧命,虽然这次袭击可能更多的是为了对付突然出现的梅列格几个人,可是最后受伤的却是自己的儿子。尽管这种临时起意的袭击也许并非葛磁的授意,但是纳斯蒂娜夫人还是把一切都按到了葛磁伯爵的身上,这让她开始憎恨这位也许面对鲁博汉达的时候很伟大,但是在背后却不见得那么光明磊落的圣叶环骑士骑士了。

    思绪就这般静静的衍生着,突然的吆喝声却打断了伯爵夫人的遐想,听到是在儿子马车的方向,她立刻惊惧的从车窗纱帘后向外看去,当看到只是车轱辘陷进土坑,伯爵夫人这才轻轻缓了口气,可接着就立刻又皱起了眉头。

    因为她看到自己心底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一幕-----那个让她十分忌讳的侍从向儿子的马车跑去,他灵活的在人群中间来回奔跑着,然后指挥着那些侍从用一根根的木头相互搭在一起,绞着车轮的缝隙很轻松的把马车拉出了深坑,这让那些侍从们出一声欢呼。

    然后,她就看到自己儿子突然打开车门向那个侍从招手让他过去,这让伯爵夫人的心中不由的腾升起一阵不安。

    如果她对梅列格有什么不满,那就是他顽固的拒绝自己杀掉他那两个仆人的要求,尽管这就如同一根刺扎在自己的喉咙中那般的不适,但最终伯爵夫人还是退让了,但这并不能妨碍她回忆起当时梅列格的辞

    “纳斯蒂娜,作为一个视信仰和骑士法则为生命的骑士,我不能做这种事,当你要求我不去告诉伊桑可能会被曼西力克施加不利的时候,我已经是违反自己的准则了,至于让我去杀掉他们,难道你不认为这是一种对我的侮辱吗?或我认识的那个纳斯蒂娜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你,更象一个在宫廷里耍诡计的阴谋家,不象一位有骑士风格的女豪杰。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我必须保持我的尊严,最关键的我并非是你的封臣,我没有义务为你篡夺掉一个孩子的性命...”

    对梅列格的态度,纳斯蒂娜既生气又失望,可是她知道现在正是需要他的时候。而且从内心深处,她对梅列格这种顽固却坚定着守持着最后尊严的行为有着不出的敬佩和惭愧,所以他不得不退让。可是,当她看到自己儿子和那个侍从接近的时候,作为母亲的担忧让她不由对梅列格的固执又是一阵恼怒。

    “父神在上,你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你永远是那么的机灵,看看那些笨拙的蠢货,这就是梅列格对你欣赏有加的原因么?”趟在车上的博列尼一边发问,一边拍了拍车门边的一块跨板:“坐到这上面来,躺在这里不能乱动让我很烦闷,现在又不能骑马,你过来和我会话吧。”

    听到博列尼的邀请,伊桑没有犹豫就在众多侍从惊诧的注视下坐上了马车跨板,显然博列尼似乎也对他这种随意的举动有些意外,可接着他就微笑着和伊桑起话来:“不得不,有时候从你的行为举止中能看得出你真是个奇怪的人。”

    博列尼兴趣盎然的看着伊桑,他觉得眼前这个侍从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特别是他那种经常在无意间流露出的对贵族的高贵不在意,让博列尼觉得很新鲜。毕竟在十几年的生活中,他接触的所有下人们都谨慎微的伺候着他,让着他,而恰恰这个侍从,则总能让他觉得自己并不是在和一个下人交谈,而是在和一个与自己身份一样的贵族交谈。

    “也许是吧,但不可否认,他是个优秀的骑士..。”伊桑并不很在意博列尼的感觉,至少他不认为眼前这个“孩子”会伤害到他,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和这个孩子接触的原因。也许在这样一个时代,也只有这样的孩子还不算危险...

    “我当然知道你的主人是个优秀的家伙,这一点我的母亲也和我过了,虽然在之前的一些抉择有些怪异,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父神的虔诚,这也间接的佐证你的优秀”博列尼似乎很愿意谈论伊桑的事,他挪动身体向前靠了靠,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些,然后他抬头看着伊桑饶有兴趣的问:“我十分好奇你们之前的经历,告诉我侍从,你是不是杀过卡尔菲,告诉我,他们是不是很残忍或很邪恶。”

    听到博列尼的提问,伊桑先是暗暗的沉思了一下,然后他用谨慎的口气淡然的回答:“是的,爵爷,我的确杀过卡尔菲,是跟随着我的主人做的。我们和他们作战,追杀和被追杀都经历过。一切都和勇气以及作战的技巧有关。”

    “但不可否认,他们当中也有很勇敢的人,甚至有的人比我们的一些骑士还勇敢,所拥有的战斗技巧也丝毫不逊色...”到这里,他看到博列尼脸上露出的诧异表情,立刻停顿下来。在警惕的整理一下思绪之后,他尽量让自己用不会触及到可怕后果的话心的继续:“事实上,那些卡尔菲对我们也是这么看的,他们当中很多人的确很残酷,甚至是残忍。但是也不是绝对如此,那些最普通的人依然是要接受命运安排的。也许作为一个卡尔菲并不是他们的过错,他们唯一的过错是生长在一个卡尔菲的家庭里。”

    “啊哈,不得不承认,你的可真有意思。”博列尼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地位低下的侍从,他很惊讶与这个人居然能出这种话来。尽管他心底觉得这些话很不妥当,可又一时无法找出这些话的毛病。

    “这些都是你自己想的么?”但是,多年来接受的教育还是让他本能的对伊桑的这些话感到诧异、不安、甚至是愤怒。

    “你这是在同情他们吗?”博列尼惊诧的看着伊桑,他突然觉得这个侍从简直是胆大妄为到了极点,居然出这些自己以前根本不可能听到的话,他觉得这个侍从是疯了,或已经被异端收买了?博列尼有些惊惧的看着离自己很近的伊桑,这时候他甚至有点后悔让这个人上了自己的马车。

    “少爷,我只是觉得他们可怜,”伊桑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很平淡,同时也对第一个问题避而不答,其实这个时候他比博列尼更后悔,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因为一时大意被吊死或被活活烧死在受刑架上,所以他尽量选择着委婉的解释方式试图弥补这个一时冲动:“成为一个被父神抛弃的卡尔菲并不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和过错...”

    “真是让人记忆深刻的论调,那我想知道,这些又是谁的过错呢?”一个让伊桑吓的几乎魂飞魄散的声音从后面突然传来,他脸色煞白的转过头,看到斯尔泰歌德的纳斯蒂娜夫人正用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盯视着自己。

    “我再次郑重的告诉你们,所有信仰所谓太阳神的卡尔菲,都是父神和我们的敌人,这一点不可更改。”纳斯蒂娜夫人用十分轻微的声音对车上的两个人着话,即使这样,她也还是为这些话题感到不安。这就更让她觉得这个侍从对自己的儿子是个巨大的可怕威胁,显然这个侍从有着常人没有的叛逆思维,在这个年代就是致命的...

    这不由的让伯爵夫人的心中升腾起冷冷的杀意,可是想到儿子那近似病态的嗜好和有时候固执得如同他父亲似的性格,纳斯蒂娜夫人决定还是谨慎的对待这个事情,毕竟她不想让儿子为了维护这个的侍从做出可能毁了自己的蠢事。

    纳斯蒂娜坐上马车,而且是坐在儿子的对面,可她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伊桑的脸,用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质问道:“现在,侍从,告诉我,你认为那些卡菲尔不信父神的罪责,到底是谁的责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