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女主宰〕〔重生后,我抱上了〕〔庶可嫡国〕〔大明文魁〕〔木叶之次元聊天群〕〔瘟疫医生〕〔都市灵剑仙〕〔在霍格沃茨的时光〕〔厌尔〕〔施法诸天〕〔慕少的秘宠甜妻慕〕〔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学神:封少娇〕〔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温若晴夜司沉〕〔都市最强仙尊〕〔超牛女婿〕〔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零九章: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天堂
    看着代替他死掉的哥哥,这个时候伊桑*纳德,亦或是更应该叫莫里,第一次产生了不再回避的念头,他心中暗暗的发誓:“如果真的有人要自己死,那就让他们知道,有些东西比死亡更加恐惧,而作为死神的代理人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再次死掉的!”

    被长久积攒的愤怒,孤独和对未来的恐惧如可怕的火焰炙烧着伊桑的胸膛,一股无法压抑的不甘终于令伊桑象疯了般挥舞着佩剑向那个射出暗箭的角落冲去,他需要借复仇的名义发泄这些负面情绪

    一阵激烈的吆喝声从山石后面传来,当伊桑冲过去的时候,看到的是那几个德泽拉的同伴正把两个背靠背的人紧紧围在中间,而伊桑的出现也恰巧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真是出乎意料,没想到居然是你们?”伊桑意外的看着那两个试图杀死自己的凶手,他们居然是纳斯蒂娜夫人身边的侍从,他立刻认出了他们,要知道在头天晚上,他们甚至还在一起吃过饭,虽然他一度猜测过,想要杀死自己的人很可能是来至于那个一直敌视着自己的曼西力克,亦或是他的同伙们,甚至是那个在博列尼面前威胁过自己的贵族...ァ新ヤ~8~1~中文.. 首发、域名、请记住

    “我想要知道伯爵夫人为什么要你们杀我?”伊桑的胸膛不住起伏,他一边强迫自己冷静一边慢慢的走向他们:“毕竟我们之间是无冤无仇....”

    “呵呵,你以为我们会告诉你么,这一切都是父神安排的,所以你得死...”一个侍从嘴角颤抖着向前迈了一步,可四周迎上来的利刃让他立刻停了下来。

    “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敢与虔诚,现在让我来看看...”伊桑缓慢的抬起手里的佩剑,锋利的剑尖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芒,压低了声音:“让我来看看你是否足够的虔诚...”

    乘着那两个侍从一呆的瞬间,始终在心里暗暗计算好距离的伊桑用足全力猛的挥起佩剑向对面那人的脖子疯狂扫去!随着沉闷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咯吱”闷响,那人的头颅立刻象个开启的盖子般向后折去,一股猩红鲜血直喷而出。

    “啊!”另一个侍从完全被这突然的恐怖情景惊呆了,他胡乱抹着自己被同伴的鲜血喷的一片模糊的眼睛不停的大叫着,可接着手臂上一阵刺骨的剧痛就让他的惊叫变成了哀号。

    “我的好奇心正在在消退,在我的耐心消退之前你最好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我?”伊桑慢慢把佩剑向地上移去,于是那个侍从被贯穿的手臂也随着佩剑的移动慢慢向下弯着,当他的胳膊终于不能再打弯的时候,随着伊桑用力把剑尖向地上一戳,那个侍从就伴着嘴里出的一声痛苦无比的哀号举着被贯穿的手臂一头仰倒在地上。

    “这个世界有比死亡更加恐怖的事情,也许我应该在你的身上实验一下!”伊桑怪异的声音连他自己都觉得可怕,看着在剑下痛苦呻吟的这个人,自己却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我会让你受罪的,告诉我为什么,否则我就让你明白,并不是只有死后才会见到地狱的。”

    “别再试探了,没有为什么...”那个侍从声音颤抖着回答着,他眼睛里的恐惧无以言表,但是对主人的忠诚让他做着最后的挣扎:“这一切都是父神的意志,是的,都是父神的意志...”

    “闭嘴,神灵的意志只赐予他选中的人。”伊桑愤怒的打断了那个人怯懦的呻吟,他双手持剑,慢慢的举到胸前,直指天空的剑身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终于下定了一个以前从没想到过的决心,看着眼前的敌人,伊桑用坚定的,能够让四周所有人都听到的声音毅然宣布:“而我则是被神灵选中的人,也只有我能领会神灵的意志!”

    到这里,伊桑轻轻的闭上了深邃的双眼,下一瞬间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空气中闪烁了一阵诡异的涟漪,从涟漪中走出了一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他默然的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人们,然后只顾自的走到了一具尸体的旁边,挥动缠在腰间的锁链,蕴藏在尸体中的灵魂被锁链捆绑牵引了出来,虽然那具被锁住了的灵魂乖巧的如同绵羊一般,但众人仍旧能从其朦胧的面孔上看到惊恐与迷茫...

    收割完了一具灵魂的冥兵,转身向另一具躺在血泊中的尸体抬步迈去,但是他在抬步将穿着漆黑的长靴迈出即将落步的时候,人们却诡异的发现他已经无视距离般的来到了目的地,随着他手中的锁链一抖,又一具朦胧的灵魂被束缚上了锁链....

    涟漪来的快,消失的更快,当收割灵魂的一幕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的时候,才有人惊叫这打破这诡异的宁静

    “啊..”充满惊诧且压抑的呼声立刻此起彼伏的响起,四周的人不安的看着这个刚刚认识神眷者。他们的确被刚才对方更多言语中蕴含的大胆和狂妄惊呆了。但是这之后的一幕却又给了他们极大的冲击

    侍从惊惧的看着俯视着自己的伊桑,在头顶阳光的刺激下,他觉得这个人简直就如同笼罩在阴影的光环里一般,直到伊桑伏下的身影挡住了阳光,他才恐惧的:“你,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敢,敢……”

    “我当然敢,你应该看到了刚才的一幕,这也佐证着我的身份。你们刚刚射死的是我的哥哥,但今天我的哥哥也试图杀害我,结果他代替我被你们射死,显然他遭受到来自神灵的惩罚,没有人可以伤害神眷者...”

    “不...不,这不是惩罚,而且虔诚的我,也不会下地狱...”侍从因为流血过多和恐惧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一片青色,他嘴里含糊不清的念叨着,神智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他念念自语的祷告着:“在天的父神上,宽恕我吧,我只是遵从命令,但我并不想下地狱...”

    附着着讥笑的眼神看着侍从绝望的脸,伊桑把身子伏得更低,他在那个侍从的耳边用低得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事实上,你会下地狱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天堂。”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父神...”伴着那个侍从嘴里出的一声惊恐的惨叫,伊桑手中佩剑的锋利刃边已经割过他的咽喉,冒着猩红泡沫的血水灌出了嘴巴似的创口,在一阵抽搐之后,侍从终于停止了呼吸。

    “愿在天的父神宽恕这个人”伊桑慢慢的站直身体,极为做作的向自己并不信仰的神灵祈祷了一声,看着这个被自己杀掉的敌人,他的心底并没有丝毫的不适,反而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四周的人呆呆的看着默然的伊桑,这种情况显然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作为他们头领的德泽拉的死让他们一时间变得无所适从。但面对的这位诡异的神眷者,他们又感到忐忑不安起来,毕竟遭遇到被神灵看顾的人,促使他们更加虔诚的同时,也不由的有些不知所措

    特别是当他们听到伊桑提到德泽拉试图杀死他的时候,他们完全被他那种近似审判的口气恐吓住了,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德泽拉最后没有动手,但是却并没有逃脱掉命运惩罚。

    不过他们绝对想不到的是,事实上这个时候的伊桑对于接下来的决定有些犹豫。虽然没有从那两个人嘴里得到直接的证明,但是他这时候已经能够确定是那位纳斯蒂娜夫人下令暗杀的自己,否则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对自己下那种毒手。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已经看过了射出暗箭的凶器,那是一把比那些骑士侍从使用的弓弩更精良数倍的钢环弩,这显然不是一般贵族能够装备的管制武器,如果没有伯爵夫人的允许,他们是不可能拥有私下使用这种武器的机会的。

    “该死的,为什么我就是想不通这些到底是为什么呢?”这时候的伊桑心里尽管有些抓狂,但同时也越发好奇的促使他要明白这个疑问。

    =========

    “你在不久之前答应我不伤害他,对么?”这个问题也同样从梅列格的嘴里问出,他骑在马上看着马车里的纳斯蒂娜夫人面带温怒的问道:“告诉我,纳斯蒂娜,你为什么让伊桑去找水?”

    “当然,让一个侍从为他的主人服务不是一种责任吗,毕竟现在他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侍从了”将视线从其他方向收回的纳斯蒂娜狡狯的辩解着:“我很好奇,你从来不差遣他做事情?那就难怪他那么不情愿了,在这样下去,你会把他惯坏的。里奥,我不能不,你对你的跟随们太好了,就快要把他们都惯成了你的主人了。”

    “我和你过,那个孩子救过我,而且你这么就显得有些片面了,当然这些都不重要.”梅列格并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和伯爵夫人纠缠,与这些相比,他更想知道她的真实目的,而熟知那个秘密的他不由的再次升腾起了不好的感觉:“告诉我,你是不是还在策划着什么?亦或是你从来就没停止过想除掉伊桑的念头?”

    “里奥,你在怀疑我对么?”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敲击声从车里传来,因为愤怒,纳斯蒂娜夫人手里的骨刻扇子已经被她砸成了几段:“我很好奇你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却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那么袒护这个侍从,难道博列尼的未来不是更重要吗?从某些方面来我们才是正真的亲人啊。亦或是在你心目中博列尼还不如一个的侍从?”

    “纳斯蒂娜,别断章取义,而且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做很危险吗?”梅列格稍微压低声音,口吻中已然充斥着不满:“你这样费尽心思的防御与手段只是徒劳的,博列尼不可能永远是个孩子,他不可能永远接受这种围堵式的束缚。对他来,如果不能让他摆脱那种邪恶的思想,即使没有伊桑也还有其他人让他产生那种邪念的。而你居然因为这个试图除掉一个无辜的人,难道你能除掉所有和博列尼接触的男人吗?”

    “这些我都知道,那怎么办,我不能失去我的儿子,他是我生命中的全部”纳斯蒂娜夫人痛苦的低声呻吟着,随即她将哀求的眼神再度投向了自己的:“里奥,在这个时候,我还能信任谁?帮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知道这样做会下地狱的,可我的挚爱---博列尼,我不能让我的儿子遇到危险!也许,这一切都是惩罚,这也是在惩罚我们的家族....”

    “你在胡什么?”梅列格不快的皱起双眉,他已经不想再在伊桑的事情上纠缠,虽然这个侍从和他一起出生入死,但是终究还是无法和亲人的情分相比,在加上如今面对严峻迷离的形势,他决定还是和伯爵夫人讨论更重要的事情才是关键,至于伊桑,他只能在心里无奈的叹口气,暗暗祝福着:“但愿他有个好运气,能躲过这次灾祸....”

    “父神在上,你现在应该考虑的还不是这些,”梅列格决定对伯爵夫人彻底摊牌,虽然眼前他的状态并不是太好:“和博列尼的事情比较起来,现在才是关键,我要你坦诚不公的告诉我,你究竟想怎么对付曼西力克那些人。他们可是一直在队伍中,难道到了现在你才现他们的阴谋?别瞒着我,纳斯蒂娜,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友谊,和对你家族的热爱。告诉我一切,别以为我会相信是听了伊洛蒂的偷听之后你才现他们企图的,我不信!”

    伯爵夫人仔细听着梅列格的话,直到他口气强硬的完,她才抿了抿厚实的嘴唇点着头回应:“是的,里奥,你很聪明,事实上,在整个家族里你始终是最聪明的。”

    “还记得我告诉你的那个引诱博列尼的贵族吗?”她微微拢了拢垂到额前的头,然后似乎犹豫着该怎么回答,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下了决心般的挑起眉头道:“我阉割了他,到现在我也不后悔。可是有个事实我没告诉你,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有着更大的阴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