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藏宝图〕〔仙帝归来混都市〕〔我的神级选择系统〕〔退后让为师来〕〔二次元之真理之门〕〔极品透视医仙〕〔原始生存守则〕〔梁山事务所〕〔无敌枪炮大师〕〔我的分身能挂机〕〔女总裁的极品赘婿〕〔重生之巨变〕〔大唐腾飞之路〕〔首富杨飞〕〔妖夏〕〔神秘老公:高调宠〕〔终南隐士〕〔修仙之王者归来〕〔你跑不过我吧〕〔星际之宝妈威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一十章 算计
    ;

    到这里,伯爵夫人停顿了一下,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梅列格,然后接着:“里奥,你始终认为自己的祖先是康赛迪一世那个克兰尔王国前妻生下的儿子,所以你才是拥有撒哈拉真正继承权的合法继承人,对吗?”

    梅列格不耐烦的点头,他不知道为什么伯爵夫人要扯上这个:“当然,这是事实!”

    “好吧,我们不需要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结,现在更重要的是,我还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渴望到达神诞之地?”虽然伯爵夫人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是她并不很着急对方的回答,反而是又将话头扯向了另一个话题:“事实上,就和你想知道那些秘密一样。你的叔叔,我的继父也是因为想得到某个秘密才和我的母亲结婚的,这个秘密是我的家族从教廷东征开始就继承下来的,是关系到整个光明世界的秘密”

    “我知道这个时候需要向你坦白一些东西”她的双眼盯着车外的梅列格仔细看着他脸,神色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慎重:“但在此之前,你需要在父神的见证下向我发誓,里奥,向我誓你要为我保守这个秘密。”

    梅列格肃然注视着伯爵夫人:“在父神的见证下,我发誓,用我生命和我的骑士尊严誓。”

    “我想你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看着梅列格脸上严肃的表情,纳斯蒂娜夫人用压得更低的声音一字一句的:“不错,这个秘密,就是有关的传。”

    “在天的父神啊,你什么?!”即使梅列格再尽量约束自己,可他还是因为听到这个秘密而脸色顿时一片煞白,他犹豫了一下后,才筹措的问道:“你的是数百年前被那个赎渎神灵的家伙手中的?”

    不过,没等伯爵夫人回答,他就自己继续恍然下去:“对了,据典籍记载你的家族祖先曾经就在当时的军队中任职...”

    “是的,”伯爵夫人骄傲的点着头“在那个时候,的出现稳定了整个被围的圣叶环军的军心,使他们最终打败了围困他们的卡尔菲,这是父神威力。”

    “可是之后就失踪了...”梅列格开始一愣,然后就突然明白了,他凝视着眼前的伯爵夫人心翼翼的询问道:“难道在战后传言突然失踪的被你的祖先得到了?”

    “不,它并没有失踪,而是是被我的祖先保护起来了。”伯爵夫人神色不满的纠正着,并予了模糊的解释:“当时的圣叶环军里有很多人试图得到,为了让这件拥有无比威力的圣物永远守护神诞之地,我的祖先成为了保护秘密的守护者。而且这个秘密一直延续下来,成了我们家族传承的精神。”

    “父神在上,原来是这样...”梅列格终于彻底明白了过来,他喃喃的从嘴出一声感叹:“叔叔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和你的母亲结婚吗?还有被你阉割的那个贵族,他实际上是想利用控制博列尼最终得到关于的秘密,是吗?还有曼西力克,不论是他自己想这么干?还是有人指使,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同样都是为了...”

    “无论承认与否,我们都清楚人性是贪婪自私的,就算是父神的光辉也洗刷不掉这些恶习,是的,一切都是为了。”纳斯蒂娜嘴角流露出一丝干涩的苦笑,神色寂寥的道:“为了博列尼我可以做任何事,可为了我甚至可以牺牲掉我的儿子。我怕有人发现博列尼的秘密,借机要挟交出的秘密,到了那个时候我必须做出选择。里奥,我必须选择,是忠诚于父神,还是保护我的儿子!可是我不想做这样的选择,所以我必须铲除一切可能的危险。里奥,希望你能理解,我必须这么做。”

    “是的,必须这样做。”伊桑终于默默的承认了伯爵夫人的作为,纵然他知道这其中多少夹杂着一些私心:“纳斯蒂娜,父神的威严和神诞之地的安危是一切的基石,相信伊桑如果知道这些,他也会为了信仰牺牲自己的,我相信那孩子是虔诚的。”

    梅列格终于深深的吐出了一口闷在心头的长气。这个时候,不论是寻找借口的自我安慰,还是根深蒂固的信仰导致他产生这种念头,梅列格终于不再为伊桑可能遭遇的危险耿耿于怀了,他知道与圣器的安慰相比,某个人的存亡就显得有些渺了

    “让我们转回话题,你准备怎么对付你那个背叛的骑士吧,你早就知道他们的动机了,是不是吗?我甚至认为你这次的旅行,都和这个有关,”梅列格看着似笑非笑的伯爵夫人,将独自揣测的想法了出来:“直到今天我依然还记得叔叔对你的评论----穿裙子的骑士,而熟悉你的至亲们都知道这个评论可不单单指的是你不输男人的豪气与武力值,还有就是你的那些即使是很多男人也比较不了的智慧。既然这样,告诉我纳斯蒂娜,你想怎么做。”

    ============

    “到了如今的这一步,你们要怎么做?”伊桑面对着那些始终围着自己看的人逐渐平静了下来,他很庆幸自己死去的哥哥是他们的头领,加上自己展现的诡异能力,这让自己在众人的眼中越发的神秘莫测起来...

    当伊桑打破沉默,终于开口向那些人问的时候,这些人当中立刻出现了一阵哄哄的议论和喧闹。

    “事实上,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之前打过伊桑的家伙人开口了,他不知所措的看着旁边的几个人,极为迷茫的道:“咱们都在父神的见证下发过誓,所以不能告诉你咱们是哪位大人的手下。可是咱们发誓要为大人夺取...”

    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他的眼中逐渐恢复了那种近似狂热的欲w,他看着伊桑一步步靠过去,迅速的遮掩住了火热的激情,有些谨慎,更有些畏惧的道:“也许我们可以联合起来,要知道我们都是虔诚的光明信徒,父神赋予你的命运会让我获得好运。别忘了你也是个西门人,为了西门去夺,父神会保佑你的。还有大人,对,还有大人,大人看得起你哥哥,那如果你夺到了,我想你也一定会获得与之匹配的东西...”

    伊桑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刚刚还因为莽撞被自己哥哥打了一拳的家伙,他实在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并不怎么聪明而且脾气暴躁的家伙会出这么般具有蛊惑力的话来,起来如果身体中居住的真的是伊桑*纳德的灵魂的话,那他很可能就因为这几句煽动而动心了,毕竟这些话的实在是让人心动呀。

    可是,他却知道,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和这些用狂热的宗教信仰武装自己的教徒相比,伊桑更知道历史的走向绝对不是一柄虚无缥缈的能够改变的,纵然它是一柄真正的圣器.

    因为他依稀还记得,在本体世界的典籍中记载的东西,就在不久的一年之后,神诞之地、圣城---撒哈拉即将迎来它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变动,而这次巨变在历史上所产生的深远影响,甚至可以直接延伸到后世莫里生活的时代和世界里。但这一切难道是这些狂热信徒心目中的就能够改变的吗?

    但是,不可否认,在这个年代、被信仰与神权统治了的年代,的诱惑力对于每一个人都是超乎寻常的巨大,因为在这个时代,谁拥有了这件被神灵加持过的武器,谁就有机会成为这个时代的骄子甚至是父神宰,所以也的确能改变很多东西。

    思维越发清晰的伊桑,其脑海里突然莫名其妙的闪过一个念头:“也许,曼西力克的真正目标不是伯爵夫人母子,而是这柄流传于世的圣器-----?”。

    就在他的灵机一动无意间接触到真相的时候,突然,“轰!”的一个巨大的火柱鸣骤然从远处队伍方向升起!接着,伴随着地面的抖动,伊桑就听到了一阵既熟悉又陌生的连续巨响!

    听着传来的轰鸣声,伊桑失神了好一会儿,才极为惊讶的自语道:“火药””

    显然伊桑自语的惊呼已然被不住传来的隆隆轰鸣掩盖住了。

    “该死的,不可能,这个时代怎么可能有火药呢!”伊桑突然不忿的喊了一声,即使对现在的历史不是很熟悉,可是伊桑还是知道,至少要再过将近一百年之后,中界大陆与西方世界才会真正获得火药的秘密。甚至是在这个时候发明了火药的东方世界,这个时候也依然有很多人还不知道这种孕育着巨大威力事物的存在。

    “是的,肯定不可能是火药!”伊桑立刻否定了这个不现实的推测。而且这个时候从远处燃烧起来的熊熊火焰也立刻证明刚才他的推测是多么错误。

    “那是什么?难道是你们...?”伊桑看着远处的火光向那个家伙质问着,他这个时候既不关心所谓的,因为作为神眷者他太清楚所谓的圣器是个什么东西了。同时,他更不关心那些和他萍水相逢的朝圣者和骑士,他只关心伊洛蒂、还有....梅列格的安危,尽管对于梅列格隐瞒自己的事实让他愤怒,但是他依然还是不由自父神的关注这个曾经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的安危。

    “...不..,不是我们干的,我们也不知道,这是...这应该是地狱之中沃森溢出的邪恶力量...,看上去....好像是....地油火!”依旧是那个打过自己的家伙惊恐的看着远处燃烧的火焰,还不住的抽着鼻子:“闻上去也是,有浓烈且独特的味道,那是地油火呀,对,十有**可能是地油火...”

    “地油火?什么东西?”伊桑的心头飞快的闪过这个念头,随着一阵刺鼻且熟悉的怪味传来,他终于恍然大悟的喊了一声:“该死的,这是石油!”

    中界大陆盛产这种能源,这几乎是本体世界每个人都知道的常识。但是,在这个愚昧的年代,不论是西方世界还是中界大陆都对这种不时从地下喷薄流淌出来的黑色液体无比恐惧。甚至在很多传中,这种液体成为了典籍中沃森的血液,至于那些偶然燃烧的浮油,则被描述成是地狱之火。

    但是,事实上,如今的这个火焰却明显是由人造成的。听着从远处传来的轰鸣声,伊桑甚至认为那火焰里倒象是包裹了几百斤火药般在剧烈的爆炸着。

    “在天的父神啊,肯定是地狱的沃森发现了!”依旧是那个越发活跃的家伙,他突然大叫起来,他奔上土坡,捂着嘴巴出绝望的呻吟:“就在那里呀,决不能让邪恶的使徒抢走它,救救圣物吧!”

    “别再那里干吼了,父神只愿意将祝福赋予愿意伸手接受的人!”摆脱挣扎的伊桑,着嘲弄的语句从他背后传来,那个家伙转过身,看到伊桑已经骑上马背,随着马匹不安的躁动,他攥着在手里沾血的佩剑在阳光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

    “尽管我们素不相识,但如果你们还自认是个西门人,还是父神虔诚的信徒,那就去完成你的使命,因为圣物只在虔诚面前才会展现它的神圣,也只会属于虔诚者”伊桑对那些刚刚还想杀掉自己,现在却不知所措的“敌人”发出了极具诱惑的语言挑逗,他清楚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都是一次机会,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不论你们的目的是什么,现在都是要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完这些,他用力夹动双腿,随着一声嘶叫,他的战马立刻蹬动四蹄,带起一片沙土向队伍方向奔去。而在他的身后,那些人站在坡顶上看着奔驰而下的伊桑背影,楞楞的发着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