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宫重生升职记〕〔佞妃成凰:重生符〕〔丹宫之主〕〔征服世界的正确打〕〔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重生之都市狂仙〕〔我是神界监狱长〕〔我的高冷女老板〕〔追婚99次:宁少,〕〔千帆掠过只为君〕〔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农女殊色〕〔快穿:boss大人,〕〔茵魂不散〕〔种田神医:小媳妇〕〔护身保镖〕〔异灵妖域〕〔反穿第一妖女〕〔七零甜妻太撩人〕〔戏闹初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一十五章 被神权笼罩的年代
    ;

    这是根本无法拒绝的建议,正如梅列格所的道理,伯爵夫人在连遭侵袭之后,终于深深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此时的她已经毫无选择余地!

    选择是向世人公开的下落,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撒哈拉圣城,或对那些早就对垂涎三尺的敌人担惊受怕的日夜防备?

    在挣苦苦挣扎了一番后,纳斯蒂娜夫人毫无办法的选择了前者。

    无论这抉择是多多么的艰难,但理性的伯爵夫人知道自己做出的是无奈却又唯一正确的选择,可是这并不意味她就同时选择了妥协。恰恰相反,在接受这个建议之后,她就一直在想象着该如何去利用这个侍从的愚昧无知和低贱的身份牢牢的控制住他。

    “你的家族,被人夺取走了,这就明父神对你们的眷顾已经不复存在,那么父神的选择是什么?我想应该是更适合的,更能在危险时刻为了父神荣光不惜战斗的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成为圣物的守护。”可是梅列格提出的另一个建议却让纳斯蒂娜夫人感到莫名的沮丧:“而那一幕的收割灵魂的神迹,恰恰也佐证了父神对所有窥伺出警告,让他们知道:无耻的窥伺圣物就是对父神和父神基督的侵犯,这需要一个特别的被眷顾的人来完成。这个人是受到父神眷顾的,是父神为了圣器安排的,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人守护圣物的权力,是父神赐予的,也只有父神才能收回。侵犯这个人守护的圣物,就是侵犯神灵的意志!这是凡人们不可能承受的起的代价...”

    但让伯爵夫人耿耿于怀的是这个人,就是眼前的这个侍从,这个自己不久前还一直忌讳、憎恨的人,却要在这个时候从自己手里接受守护的光荣!

    更令伯爵夫人畏惧的是,这个人,显然知道了自己的无奈,这让她觉得简直是个灾难。

    看着这张完全对自己透出同样敌意的年轻的脸,纳斯蒂娜夫人在心底不由暗暗出一声苦涩叹息:“这难道是父神对我的惩罚,愿父神饶恕我的罪吧..”

    “门罗的伊桑*纳德。”伯爵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她尽量把声音放的平缓,好让自己能把下面的话完:“在父神的注视下,当遭到偷窃的时候,是你守卫了圣器的安全。而的力量赐予了你勇气,使得你完成了一个侍从无法肩负的使命。”

    一直凝视着这个侍从的伯爵夫人,能从男孩的眼中察觉到一些东西,那是他似乎根本没有对对父神人,对贵族,对圣器产生敬畏。唯一有的是一丝迷惑和有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

    “侍从,面对这一父神的恩典,你能誓永远守持虔诚的心吗?”这让伯爵夫人越发烦躁的同时,也越发的疑惑起来

    “是的,夫人,我能。”

    “在父神的见证下,侍从,面对一切父神和光明世界的敌人,你能誓永远为了荣光而战吗?”

    “是的,夫人,我能。”

    “在父神的注视下,侍从,当神圣的审判最终到来之前,你能誓用生命保卫这光明世界中最神圣的圣器么?”

    “是的,夫人,我能!”

    “愿在天的父神在赐予你这守护奇迹的权力和责任的同时,愿你你找到这神迹赋予你应得的信仰和对领悟父神意志的智慧....”

    随着伯爵夫人声音的低落,随行教士把一个的银盘送到了夫人的手上。

    纳斯蒂娜夫人深伸出手指轻轻沾着银盘里的圣水,然后她虔诚的在胸前划了个圣叶环,然后再次沾了圣水,随着她手指在伊桑头顶的划过,一丝清凉的水滴滑下了伊桑额头。

    “在父神的见证下,在这里我以我家族和领地封号的名义宣布,门罗的伊桑*纳德,你将成为圣器的仆人,守卫者和见证者。作为你的授名领父神,我承认你守护圣器的权力,作为圣器的仆人,我承认你守护圣物的身份,愿父神赐予你力量,勇气,好运。”

    随着纳斯蒂娜夫人誓言的结束,教士捧着叶子环走了过来,他先是把叶子环高高举起,然后在一阵低沉的祈祷声中把它挂在了伊桑的脖颈上。

    “孩子,父神赐予你勇气,好运,愿你对父神的信仰更加的虔诚”

    “如父神所愿,……**()*……”

    始终低着头的伊桑突然抬起头,两眼看着教士胸前的硕大的叶子环,开口出了一句令教士、伯爵夫人和站在不远处的梅列格都呆若木鸡的古老的发源语法式的祈祷词。

    “父神在上,这可真是...”年老的神甫的神色微微一愣之后,便激动异常的用变调的低叫了声光明之神的名号之后,差点一头栽在地上。

    看着眼前这几个象看怪物的时候盯着自己的贵族,伊桑的心里这个时候却无奈的苦笑着。只有他自己明白,他所知道的极为古典的发源语法式的祈祷词,也就有限的那么一点,要知道这可是当初苏芮告诉自己的,传这种怪异的语种是用来沟通神灵们在世间行走的英灵的,随着诸神黄昏的到来,神灵们的规则之力的溃散,这种沟通英灵的语种也在迅速的褪色,但不可否认就算是如此,这种语法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接触到的,所以对于这种现象,再场的一些人不得不惊讶...

    “不能不,这还真是个‘奇观’。”伊桑看着眼前几个面色呆滞,举止失常的贵族,心里突然升起一股讥讽般的宣泄感。

    在自己的队伍里!自己是在跟随着守卫着的家族前进!那柄传中可以感召到父神的威严和荣光的圣器,以及之前的那募神迹,这都令人激动不已,人们不停的诉着这个让他们振奋、惊喜、痛哭、疯狂的消息。

    所以之前亲眼见证了那个神迹的骑士迹侍从们,这个时候更是挺直了腰板,他们的眼睛是向下看的,对于任何一个接触和试图向他们打听消息的外人,他们都是先警惕的盯上几眼,然后在对方赌咒誓表白自己虔诚之后,才稍微屈尊降贵的向对方点点头,然后就开始叙述起那个自己亲眼所见的“奇迹”。

    至于那些偶然和这个护佑圣器的队伍一起走完这段路程的朝圣者,则更是把自己的这次际遇当成是父神对自己最后的考验,甚至有人已经高喊着,这就像是父神在用苦难和煎熬试炼他们的虔诚和坚定。

    至于那些在不久前在袭击中的死,在所有人嘴里也成为了护圣之旅路途上伟大的殉道者,以至已经开始有人私下议论是不是在曼西力克的姓名前添加一个的缀名了。

    “圣曼西力克?”坐在一辆半敞着帐幕的马车上的伊桑,念叨着这个称呼出低低的微笑,实际上他有一种想大笑的冲动,尽管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那么做,事实上连他自己都必须承认这个可笑的“事实”。

    “父神在上,不可否认,这可真是一个讽刺。”梅列格看着伊桑脸上抑制不住流露出来的笑容无奈的摇着头,然后他又转头看着自己的这个侍从。

    的确,如今的伊桑*纳德依然是他的侍从,甚至就在伯爵夫人以仪式的方式承认伊桑守护身份之后,梅列格还用父神人才有的权力授予了他一柄骑士副剑和成为自己决斗见证人的资格。

    但是,在内心里梅列格却不能不承认,眼前这个和自己一起落难,一起被俘,一起逃亡过的西门人,已经开始变得让自己有些认不出了。

    但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也许是从得到的时候才开始的吗?梅列格暗暗沉思,可他很快现,事实上自己从来没真正了解过眼前这个西门人。

    当在奴隶船上第一次看到他从手无缚鸡之力的大男孩变成了一位能够把觉醒者海盗打的处处被动神秘者,梅列格虽然困惑不已。至于后来的一起同生共死的过程,则更让他认为眼前这个西门孩子并不是那么令人感到神奇的存在。

    但是现在,当他想到这个孩子在得到之后的那种行为,还有仪式上他居然不可思议的出了一句连很多贵族都不懂的古老的发源语法式的祈祷词之后,梅列格突然觉得自己始终自认还算熟悉的西门人,原来那么陌生。

    “父神无疑是伟大的,而他降临的神迹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发生的,否则就不会体现出这是父神的意志..”伊桑毫不回避的迎着梅列格的眼睛看过去,然后神色肃然的质问道:“大人,我想知道真相。”

    从仪式结束的那时起就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时候的梅列格,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始终拥堵在胸膛里的郁闷这个时候终于有种即将疏散的快感。

    “我会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但你想知道什么呢?”他抚摸着胡须微笑了起来,既然已经无法回避,作为一个骑士的尊严和自信,让他觉得也的确到了一个该了断的时候了。

    “一个关于和我切身相关的真相,”伊桑并不认为自己现在的口气有多么无礼。勇气是随着身份地位的变化而变化的,现在的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所拥有的奇妙身份,或是扮演的奇妙角色:“大人,告诉我关于曼西力克的事,还有关于伯爵夫人的,告诉我为什么她要杀害我,为什么我在拯救了她儿子性命之后,还会被她恩将仇报!”

    “不得不承认你是个聪明且罕见的孩子,伊桑,我知道你的愤怒,甚至在仪式上就看出来了这一点,可是我要求你,或是请求你原谅纳斯蒂娜。她的行为的确过于让人愤怒,可这都是,都是出于一个母亲的爱……”梅列格无奈的叹息着,他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要面对某个侍从的质问,更没想到出这个质问的会是自己的侍从,但这又让他无法呵斥,甚至是回避:“一个母亲的爱,伊桑,以你现在的年纪你也许无法理解,甚至一辈子都无法理解,事实上就算是如今的我也无法理解,可是这种爱的力量是巨大的。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父神在上,原谅她和他的自私吧。”

    “自私?但这究竟是因为什么?”伊桑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的骑士,他知道自己可能要真要听到稀奇古怪的理由了。

    “博列尼...他..可能...是同性念”脸色苦涩的梅列格压低的之的声调

    伊桑看着面前的中年骑士,先是有些意外,然后才出一声“扑哧”的笑声。他实在没有想到那个脾气暴躁膀大腰圆的博列尼居然有这种性倾向。不过来自后世的习惯让他觉得这也不过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事而已。而且回忆起来,伊桑还依稀记得自己在后世也曾经接触过同性恋,这让他只觉得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看着梅列格那如灾难降临的表情有些好笑,可当他突然想起这个被神权统治的年代里对于这种违反正常人性关系的残酷事实的时候,他立刻意识到,这实在是危险无比的一个理由。

    “好吧,我可以这样理解么,在大人你和夫人的心目中,难道你们认为那个贵族少爷会对我有兴趣吗?或,你们认为我也是个和他相同的人?”

    “父神在上,你可是被父神眷顾的孩子,当然不是,”梅列格有些窘,他觉得很纳闷,以前怎么没现这个子话这么咄咄逼人呢?或,这一切真的都是的原因吧:“不过,伊桑,你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危险,也许作为一个被父神眷顾的幸运儿,你不会被沃森诱惑,但是沃森却可以诱惑任何一个普通人。博列尼是这样,我们也是。”

    “沃森的诱惑?”伊桑轻轻念叨着这句曾经贯穿了整个神权年代的话,就是在这句话的引导之下,无数的人遭到审判,残酷的火刑和血腥的铁处女在被光明照耀的世界里肆虐。多少人因为所谓被指控沃森附身和巫妖附体的理由受到摧残,灰暗阴冷的宗教审判所的深处,如人间地狱般的可怕刑罚,即使是在千年之后也为后人所诧异。

    这个被神权笼罩的世界,或许才是一个真正魔鬼横行的恐怖时代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