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一十八章:骗子?
    艾尔兰德脸上不经意的表情让纳斯蒂娜夫人很生气,对这种刻意用礼仪和规矩掩饰自己的行为,她始终无法做到运用自如。和这些虚伪的做作比较起来,她更喜欢呼朋唤友的豪迈和直来直往的战斗,思绪厌恶的想着这些的同时,不禁的有让她不由得想起梅列格对她的那句话:“你是个正真的女骑士,那些所谓宫廷里的阴谋诡计并不适合你。”

    不过即使这样,纳斯蒂娜夫人还是耐着性子向艾尔兰德介绍着自己的随从。

    当所有人都被寒暄之后,伯爵夫人轻轻招手叫过了一直在等待在一旁的伊桑:“孩子,过来,到这里来。”

    她向伊桑微微点头,然后对着艾尔兰德和所有已经拭目以待的罗克马堡垒的人郑重的介绍道:“虔诚的骑士们,在这里我为你们介绍为了一个虔诚的人,他就是在危机时刻为守卫而战,而神圣的也用神迹来佐证及昭示,它将选择了这个人作为自己的守护----伊桑*纳德。”网 手机端:https:/m../

    随着伯爵夫人的介绍,不论是真是假,一阵抽气声立刻从四周响起。

    “这..孩子...就是的守护者,”艾尔兰德象是第一次听到似的惊愕的看着伊桑,他看得很仔细,甚至还走到伊桑的面前,几乎是一眨不眨的瞪着他的独眼盯着伊桑的脸看,至少表面上看的十分认真:“用神迹来佐证,这可真是父神的眷顾,想必这也是父神对光明世界赐予的福音...。”

    “大人,您过誉了,我不过是个的侍从。”伊桑立刻开口恭敬的纠正着这个辞。即使是对父神教义没什么深刻知识的人,也知道“福音”的含义。更知道这个听上去荣耀无比的词汇背后的深沉含义,捧杀可不就这般么,捧得高,摔的重呀。

    “不不不...,既然是神圣的选择了你,那你的虔诚肯定是被父神认可了的,这可是巨大的荣耀啊”艾尔兰德看似随意的摇着头:“既然如此,世俗的侍从身份自然是不会影响你对父神忠诚。除非你认为自己的这个身份,不适合承担守护圣物这种重大的责任。”

    即使不加深思也可以感觉到的挑衅令伊桑觉得有些意外,虽然知道肯定会遭遇到各种的质疑甚至是刁难,可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会这么明显甚至是当着伯爵夫人的面,从开始就直接质疑自己的身份。可当他想到葛磁和德泽尔之间那种几乎已经完全公开的矛盾之后,他就彻底明白了眼前这个掌旗官这种恶劣态度的由来.

    “大人,不可否认,我只是一名卑微的侍从...”伊桑依然用恭敬的口吻回答着艾尔兰德的挑衅,他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要守护好这个神圣的头衔:“虽然守护圣物是我的荣誉,但是我却绝对不敢认为这是持有圣器是我独有的权力。就如大人您的,这是父神奖赏我虔诚的恩典。我从来没有怀疑自己在伟大的父神面前是卑微的,旦我清楚我拥有高尚的信仰。这就如同神圣的本质是虔诚的本身,而非其他。父神的神圣则是我们所虔诚信仰的源头,而非其他一样,大人。”

    艾尔兰德的脸上在一刹那有些呆滞,甚至粗鲁的他有些懵逼,他没想到眼前这个侍从居然会出这么一大段让他不知所措的话。虽然他使用武器和安德拉人战斗的时间远远长于捧着不认识其中几个字的的时间,但是他还是很快就明白这个侍从在什么。

    不可否认,这些枯燥的教义方面的东西起来绝对不是艾尔兰德非专业人士的家伙所能理解,也不是伊桑能明白的,毕竟多年来西方教会与中界大陆教会的论战和纠结,即使是过了千年之后,依然还是让后世的人烦躁不休。

    对于这个诡辩,显然对刀剑更熟悉亲热的艾尔兰德骑士,居然因为一下子想不出一句能够反驳的话,这促使他迅速的变得满面通红。

    “父神在上啊,这是他在吗?这真的是一个孩子能够出的话么?”随行教士极为诧异的发出一声低叫,看到伯爵夫人不解的眼神,教士立刻激动甚至有点不知所措的低声解释着:“他这个话的意思就是他虽然是个侍从,可是这和他的神圣使命无关。他的身份卑微,可神圣的使命是直接通过父神展现的,因为是父神在通过他做这一切。所以他做的一切,就是神圣本身...”

    “父神在上啊,这可真是个...胆大包..”纳斯蒂娜夫人如同随行教士一样出低呼,她张开嘴巴回头看了看同样面带诧异的梅列格,从他脸上的表情伯爵立刻明白,这个侍从现在的这个样子,的确是没经过什么人授意,因为这些东西可是需要那些专业的人士才能顿悟出来,那这一切明什么呢?伯爵夫人不由回头看了看始终不离自己身边,由一个近侍始终抱在怀里安放着的橡木盒子。

    “这是对神圣的肆意曲解,甚至是恶毒的篡改。”一个大声的斥责从壁炉边传来。罗克马的住营教士握着胸前的叶子环大声的呵斥着,他脸上的那股愤慨让伊桑立刻明白,如果可以,这个人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推进火刑堆里去:“你作为一个卑微且凡俗的人,怎么敢去随意的,甚至是完全按自己的意愿去解释父神的话,难道你认为父神的神圣已经降临到你的身上了吗?还是你在试图欺骗?我想你就是在欺骗,想要欺骗这里的每个人!”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驻营教士的声音斩钉截铁,他高高举起手里的叶子环,眼里透露着现猎物的猛兽才有的光芒,然后他出了一声透着嗜血和狂热杀戮渴望的低喊:“因此我们需要对这个伪装者审判,也必须对他审判..”

    这个可怕的字眼在所有人的耳畔响起的时候,大厅里的人就如同一群立刻嗅到了血腥的野兽般振奋了起来,不论是罗克马的骑士,还是纳斯蒂娜夫人的手下,亦或是应邀参加宴会的朝圣团的几个领队的,他们的眼中都立刻透露出了一种本能的兴奋,亦或是另一种别样的贪婪..

    这个神权时代的审判是什么样子的?即使是并不熟悉它的人,也会立刻联想到那些充斥着死亡气息的刑法,至于伊桑,他虽然在前世并不精通这方面的知识,可他依稀从西方许多典籍中看到了这方面的记录,虽然那些场景都如同浮光掠影的一晃而过,但是那种未知且血迹斑斑的颤粟却始终刺激着他。

    现在,他自己就要即将面对这一切,但也是在这个时候伊桑意识到,他潜入到这个世界人生中第一个重大时刻就在眼前,如何避免这个迫在眉睫的难题...

    “教士,在您的眼里,我是个骗子吗?”伊桑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里平静下来,至少让其他人再表面上看着十分平静。他知道愚昧的狂热是这个时代的特点,可是这种愚昧的背后却有着轻易不为人所注意的原因。

    因为这个时代,知识始终被长时间的把持在少数的神职人员手里,即使是显赫贵族也有很多人不识字这一念头在伊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这种事情看上去十分荒谬,但是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也正是这种不正常的事实,让伊桑觉得自己可以抓住一丝奋争的机会。

    既然,知识的力量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那么自己难道不可以用这种力量来把握自己的命运?

    思维越发活跃起来的伊桑意识到了他所表述的意思被别有用心的人们所,但这并不妨碍他此刻的求生意志,走到伯爵夫人面前,向她深深的弯下腰,恭敬的:“夫人,当您的祖先在孟加尔德城被卡尔菲包围的时候,是什么让他们最终得到了救赎呢?”

    “是!”纳斯蒂娜夫人立刻大声的回答,虽然她不知道这个让她越来越不可思议的侍从究竟想干什么,可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只能无条件的支持他了,因为两者已然在不知不觉中捆绑在一起了,至少在短时间里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在天的父神见证,是的,是,我想即使是在罗克马的骑士们,你们当中也应该有祖先曾经参加过那次伟大的战役吧,”伊桑转身对着那些罗克马的骑士们询问着,他的话立刻得到了不少回应。参加过第一次东征的骑士后代遍布整个征服之地,这其实是人所共知的事,不过在这时这些人立刻成了伊桑为自己寻找生机的浮板:“的伟大奇迹让我们的祖辈获得了胜利,这难道是因为当初那个发现者么?亦或是?还是本身在等待着那个机会,在等待着被人发现,然后恰巧的创造出了那个奇迹?”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所谓的发现者不过是被选中的人,他被赋予了发现圣物的使命。然后他的使命就结束了,他回归到了一个凡俗的人。真正创造奇迹的,是,是父神的意志..”

    “对,的对,是,是是父神的意志..创造的奇迹!”附和声立刻从伊桑身后响起,纳斯蒂娜夫人的随队教士此刻立即转换了角色,他立刻向满腔热血斗鸡一般的瞪着罗克马的驻营教士,那架势大有随时会展翅而起,扑过去死掐一通的气概。

    “所以,尊敬的教士,我也一样,不过是个被选中的守护者,展现神迹的都不过是圣物的力量,同时也是来自父神的力量,也必然只能来自伟大的父神!”伊桑声音一声呐喊!

    就在驻营教士被这声呐喊一惊的时候,伊桑已经继续大声的质问:“那么为什么要质疑这个父神的意志呢?!为什么要否认这意志带来的神迹?!如果质疑和否认,这才是欺骗,是对父神的不尊和亵渎!”

    “该死的子,你这是狡辩,无耻狂妄的狡辩..”驻堂教士刚刚张嘴出不甘的低叫,就立刻闭上了嘴巴,因为他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伊桑的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本厚厚的《圣典》。

    伊桑把《圣典》捧到胸前,看着眼前的教士,轻声用只有两个人才听的到的声音:“教士,难道你要父神的神圣无法传播到人间吗?如果那样,光明世界中的教皇是如何与父神沟通的呢?难道,你在质疑记录在的《圣典》中的古老的神迹吗?亦或是更进一步的你想在教区中制造一些别有用心的矛盾...”

    “你这是污蔑,当然不是!”教士立刻出一声象要摆脱绞索般的嘶叫,他用和他身份完全不符的敏捷猛的向后一蹦,象是要逃离一团火焰般的退了两步:“我是...,是的,我只是想父神的神圣意志又怎么是我们能领会的,愿父神赐予的荣光在照拂的时刻也照拂我们每个人。”

    到这里,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诧异,随机立刻向旁边的人点点头,好像还要争取其他人同意似的,稍微一咳嗽,抬起瘦骨嶙峋的右手,放在已经低下头的伊桑头顶上:“父神是伟大的,辩驳神圣的教义令我们每个人都能倾听到父神的声音,你的虔诚也在辩驳中得到了证明”

    到这的时候,驻营教士似乎感觉到从四面投射过来的愤怒和鄙视的目光,可他干脆如在顿悟父神启示般盯着自己那只枯瘦的手,出了自己的祝福语:“侍从,愿父神的荣光与你同在,愿你守护之路永远...光明、坦途。”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