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六幕.胜负
    比试很快就开始了。

    罗森没有穿任何护具,还是保持着原本礼服的模样,仅仅解开了两个扣子以方便活动。

    布罗希亚也丢掉了面甲,身上穿着简单的护铠,单手持剑,右脚在前,小心翼翼地盯着前方的对手。

    由于不能使用魔力,两人之间便成为了最简单的黑铁阶的战斗,气机相交,双方的“觉”互相试探,空气中仿佛有火花四溢。

    可转瞬之间,随着罗森摆出了架势,整个氛围急转直下。

    在布罗希亚的感知中,眼前这人竟然如同一池无法估测的深潭,沉静却又暗潮汹涌,而他自己,就像是在暴风雨中摇摇欲坠的小舟,在那望不到边际的潮水中飘荡。

    而现实中,罗森只不过手上握着剑,以一个破绽百出的姿势站在原地而已。

    “这人怎么姿势这么奇怪?”

    “他真的懂用剑吗?”

    “怎么布罗希亚还不出手,他在等什么?”

    “快上啊,对付这种家伙还留什么手。”

    一群对于剑术没有什么理解的贵族在催促道,而另一边,他们的护卫以及略懂一些剑术的贵族,则纷纷沉默了起来。

    他们当然能看出两人之间究竟谁占据上风,他们所思考的是,如果现在面对罗森的人是他们自己,该怎么办?

    “有趣。”

    格雷修斯看到两人的互相试探,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个穿着护铠的男子底子还可以,不过基本功有些不扎实,一味追求剑术的杀伤力,他多次试图进攻,锋芒毕露,却徒劳无功。

    真正令格雷修斯感到有意思的,其实是罗森。

    这个人乍看之下摆出了一个稀松平常的姿势,但实际上却处处暗藏杀机,如果贸然进攻,很有可能就上了他的当,迈入陷阱之中。

    但犹豫之中不敢出手,又会令自己处于被动,只能任人宰割。

    可以说,罗森用剑的状态,已经从单纯的剑术上升到某种法则的高度了。

    剑术初期,手中握剑,能对招式运用自如,应变万千。

    剑术中期,人与剑浑然一体,招式已经揉入所有的动作之中。

    剑术后期,已经不需要握剑,一举一动皆是剑技,哪怕拿着一根木棍,也能力敌数人。

    而剑术到了真正的境界线之上,便是将“剑”这个概念融合到了自身之中,即便手无寸铁,也能够杀人于瞬息之间。

    格雷修斯觉得,罗森似乎已经触碰到最终的境界了,可令他疑惑的是,作为一名区区的黑铁阶,他是如何做到的?

    没有对元素的渗透,没有基于法则的理解,没有关于世界的认知,为何能够接触到这一个境界?

    格雷修斯自己觉得已经理解了世界的法则,成为圣者之后,就连神祇的秘密都能够窥探得到,但罗森这样的存在,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用剑的天赋并非基于罗森的身体,而是铭刻在灵魂之中。

    恍惚之间,罗森出手了。

    这一剑没有任何预兆,轻描淡写,随心一点,在虚空中甚至泛不起半点涟漪。

    那就是这一剑,布罗希亚只能愣愣地看着罗森逼近,而他却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中了对方的陷阱。

    在布罗希亚的主视角中,无数的银线自罗森的剑锋之上延伸,竟然构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布罗希亚接下来能够采取的所有变化,所有应对都被囊括其中。

    眼看那锋芒越来越近,布罗希亚心中早已慌乱不堪,下意识后退。

    罗森的长剑如同毒蛇一般缠绕过来,近在咫尺,布罗希亚无可奈何,只能迸发出魔力。

    嘭——

    一声巨响,魔力的激波透过他的剑扩散开来,而布罗希亚则依靠着瞬间的加速度逃逸出了罗森的攻击范围。

    罗森停在原地,保持着前刺的动作,布罗希亚用来逃跑的魔力激荡开的风正好到他的面前就消散,仅仅带起点点发梢。

    如果罗森也同样是青铜阶,那么此时的布罗希亚就完全将自己暴露在了罗森的剑下,一息之间,已经足够被杀死三次。

    不过两人都再没有动作了。

    因为胜负已分。

    在剑术的胜负中,布罗希亚使用了额外的魔力,所以自然是败北。

    他万万也没想到,一招之内,他就在自己引以为傲的领域输给了一个来自穷乡僻壤的乡巴佬,彻头彻尾,没有一丝翻盘的可能。

    “怎么会,那个布罗希亚居然输了......”

    “开玩笑的吧,就这么结束了?”

    “这个罗森,好像很强的样子......”

    “如果换我的话,说不定还有一点转机......”

    无视了小贵族们的七嘴八舌,罗森将剑往地上一插,接着走到了格雷修斯的面前。

    “格雷修斯阁下。”

    他行了一个礼,但语气依旧不卑不亢。

    “你在剑术上的天赋似乎很不错,完全看不出仅仅是一名黑铁阶的剑士,你的老师是谁?”

    格雷修斯问道,这样的剑术天才,完全依靠自己的悟性应该很难像罗森现在这样,所以他才好奇究竟是谁能教出这样的一名剑士。

    在刚刚迈入黄金阶,混沌尚未入侵,世界还一片和平景象的时候,格雷修斯曾经为了锻炼自己的剑术,行走天下,与所有的剑术名家切磋,历经百战而无一败,所以但凡是有点名头的剑士,格雷修斯都有所交流。

    可罗森的剑术却不像他们任何一人,真要说的话,倒是更像格雷修斯自己的流派。

    “我的老师不想扬名,只是一位默默无闻的爱剑之人而已。”

    罗森答道,他总不可能说自己的剑术实际上都是传承自格雷修斯,那恐怕就算是能够预见到未来的圣者也会觉得罗森是疯子。

    “居然还有这样的隐士,感觉我沉寂多年的胜负之心又跃跃欲试了。”

    格雷修斯爽朗地笑了,然后看着罗森,随意地说道。

    “既然你的老师不在,我能不能和你切磋一下?”

    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现场鸦雀无声,就连罗森也愣了愣。

    格雷修斯是如此自然,以至于表现得并不像一名圣者,而更像是一位单纯喜欢剑术的少年。

    “好呀。”

    罗森迟疑片刻,开口答道,再度让其他人惊讶地张大了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