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万界送外卖〕〔顾少的亿万甜妻〕〔暴富人生〕〔花掉1000000亿〕〔史上最强小农民〕〔终极特种兵〕〔我不想继承亿万家〕〔快穿:我只想种田〕〔我就是超级警察〕〔天才校医〕〔奶爸的修真人生〕〔穿越之厨神影后〕〔兵之神〕〔穹顶之上〕〔谢家小婉〕〔盛世嫡女:医品特〕〔白少你家老婆又露〕〔神级美食主播〕〔穿越之庶女的逆袭〕〔最豪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七零律政俏佳人 第178章 我们白着呢
    “这是地窝子。”陆擎风介绍着,转头却看到周念念眼圈红了。

    他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默然片刻,低声道:“都会过去的,好日子会来的,你等会见了周叔,周婶可不能哭,他们会伤心的。”

    陆擎风想起她见到周常安时放声大哭的模样,提前打了个预防针给她。

    周念念揉了揉眼睛,有些意外陆擎风这家伙的细心。

    “嗯,我知道了。”她抿了抿嘴,深吸一口气,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那一排排的地窝子附近,一排排的地窝子都开着门,没有上锁,这样可以让阳光照进去一些,驱散掉里面的阴寒。

    “这个时候应该都在后面劳动呢,我先带你去周叔,周婶住的地方,你等一下,我去找队长请假,把周叔,周婶叫回来。”

    陆擎风领着她走进从东边数第三个地窝子。

    外面是寒冬,十分寒冷,走进地窝子里,更是觉得阴寒,周念念不自觉的把身上的大衣扯紧了些。

    陆擎风放下东西就出去了。

    周念念打量着这个狭小的空间,靠东边的墙上放着一张简易的木板床,上面放着两床被子,西边的墙上有一张破旧的柜子,柜子旁边有一张简易的木桌,是用木头搭建起来的,上面摆了几本书,还有一支笔。

    因为地窝子里面又阴冷又潮湿,所以书上面已经有了一些发黄的霉渍。

    周念念简单翻了放在的书,忍不住流下泪来,是父亲平日里爱看的书,也不知道他在这里是怎么淘到这几本书的。

    听到身后响起纷乱的脚步声,周念念迅速摸了一把泪,转过身来。

    屋子里瞬间涌进来两个人。

    先进来的李香秀愣愣的站在门口,看了周念念好一会儿,才一下扑过来,将周念念抱进怀里,“念念啊,真是我的念念啊,妈妈想死你了啊。”

    周念念偎依在母亲怀里,好不容易忍住的泪再也忍不住了。

    她抬起头,泪眼朦胧中看到对面站着的父亲周弘山也在揉眼,揉完眼忍不住又抱怨李香秀,“你看你,说好了不哭的,招惹孩子干啥?”

    李香秀转头一边哭一边反驳道:“我看到闺女忍不住啊。”

    说罢,放开周念念,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念念,让妈妈好好看看你,瘦了啊,也黑了些。”

    她疼惜的摸着周念念的小脸,“一定受了不少苦吧?”

    周念念看她说着泪水又忍不住往外流的样子,连忙摇摇头,故作不高兴的嘟起了嘴,就向以前在京都的时候撒娇一搬:“妈,我哪里晒黑了,人家明明还是和以前一样白,好不好?”

    “爸,你说,你闺女我是不是肤白貌美?”

    周弘山望着闺女娇俏的小模样,赞同的点点头,“嗯,念念说的对,我们白着呢,肤白貌美,对,这个词用得好。”

    李香秀被他们父女俩一唱一和的举动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摸着眼泪点了点周念念的额头,“不害臊,还形容自己肤白貌美,这么臭美的性格是随了谁啊?”

    周念念亲昵的搂着李香秀的胳膊,“你是我妈,我当然是随了你啊。”

    李香秀的胳膊微微一僵,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笑了,“是,是,我闺女随我。”

    周念念半垂下了眼眸,装作没注意到李香秀那一闪而过的僵硬。

    前世的自己一直以为自己是父母亲生的,直到带着白玉卿回京后,母亲看到白玉卿的面容,暗中生疑,托人在国外做了亲子鉴定后确定了白玉卿就是他们丢失多年的亲生女儿。

    那个时候周念念才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是父母在路边捡来的孩子,才知道原来这么多年,母亲郁郁寡欢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亲生女儿丢了。

    以前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对父母总是肆意的撒娇,重生回来,她对父母更多了一层感恩。

    明知道自己不是亲生女儿,但养父母却将她当作了亲生一般宠爱着,这份爱意与恩情,她一辈子都难以报答。

    这也是之前在泽州的时候,她无法对白玉卿完全漠视的原因。

    “念念,你怎么会来新城,擎风说你是来推销你们那个什么产品的,”李香秀拉着周念念坐下说话,迫不及待的问周念念一路上的事情。

    周弘山在旁边插嘴:“是火腿肠和肉干。”

    “对,对,就是这个,”李香秀点点头,“这一路上累坏了吧?今天早上吃饭了没?饿不饿,妈再去给你弄点吃的。”

    说着,站起身来就准备往外走。

    周念念被她这说风就是雨的性格弄的哭笑不得,拉住她的手,“妈妈,我早上吃过饭了,现在也不累,咱们坐下好好说说话吧,我可想你和我爸了。”

    周弘山被闺女的话说得心花怒放,忍不住点头附和:“就是,就是,好好和闺女说说话,我和你妈也总想你,怕你在泽州吃不好,穿不好,再被人欺负,毕竟你从小就没吃过苦。”

    他喃喃说着他们夫妻俩的担忧。

    周念念安静的听着他们说话,打量着旁边坐着的父母。

    父亲周弘山瘦了不少,原本白净的皮肤也变得黝黑,头发白了几乎一半,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粗韧了许多,唯有一双清亮的眸子依旧锋利,还保留着京都工作时的明亮。

    只是他说话有些缓慢,每说两句便停顿一下,吸两口气再接着说。

    再看母亲李香秀,原本丰润的身材如今十分干扁,脸上的法令纹也深了很多,形容有些憔悴。

    周念念强自压下眼底的酸涩,握住两人的手,低声道:“爸,妈,你们不用担心,其实我好着呢,我跟你们说哦,我现在可是一个副厂长了呢,怎么样?你们养的闺女了不起吧?.......”

    她故作俏皮,叽叽喳喳的说着自己在泽州的经历,当然都是挑好笑的来说,逗的周弘山和李香秀频频发笑。

    “我闺女就是了不起,都当副厂长了呢,”李香秀一脸与有荣焉的拍着周念念的手,“先前擎风说的时候,还把妈妈吓了一跳,以为他为了让我们放心,瞎编的呢。”

    刚刚走到门口的陆擎风猛然听到这句话,心塞不已,在周婶的心里,他人品这么差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超强吸妖器〕〔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三千铭契目录〕〔最强斗音〕〔女总裁的王牌助理〕〔踏天神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穿越种田,山野汉〕〔超凡医仙〕〔极品赘婿苏允〕〔穹平纪事〕〔张牧李晴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