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摄政权宠:王爷太〕〔二婚鲜妻美又甜〕〔杨明〕〔盛先生,彩虹边有〕〔躲在冷宫苟成大佬〕〔满级大佬她总是被〕〔家里来了个野原琳〕〔有种姻缘甜如蜜〕〔我真的在打篮球〕〔盈盈一笑我心倾倒〕〔快来夺舍我〕〔重生之最强人生〕〔宋医生,谈个恋爱〕〔陈黄皮〕〔我女友是up主〕〔不败神婿〕〔逆天狂妃:绝世魂〕〔巅峰辅助〕〔神祖纪〕〔麻衣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生死见闻 第88章.梦里啥都有
    . ,最快更新生死见闻最新章节!

    赵小程看着单膝跪地求饶的小伙,也就25岁左右吧,还满嘴上有老下有小的求饶着,真的是不耐烦了,皱着眉对他说道:

    “喂,你不用和我求饶了,不用怕了,我只是帮你一下,梦里啥都有!”

    说完一脚踢在半跪在地求饶流氓的头顶太阳穴旁,哐当一声,他也被一脚踢晕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随后赵小程扭了一下脚尖,淡淡的对地上倒着的流氓说了句:“好好睡吧,无痛无烦恼。”

    “花猫,我可打倒十七个了,哈哈哈哈,一会儿你可要罚酒哦!”叶明侧头看着赵小程笑道。

    “我才打了十三个,唉,我可不认输,没结束呢!”说着抬手指向最后一个带头大哥,这位前胸纹着下山虎的头目说道:

    “你看他是老大,要我说啊,那些小混混算一个,他至少算五个,你看行不行?这样我拿下他,就变成十八个了,比你多一个哈哈哈。”

    此时的老虎纹身男再也没有刚进屋时候的嚣张气焰了,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畜无害一般的年轻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这么能打!

    他只能抬起双手,做出一副准备拼命的架势,嘴里还不忘威胁说道: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和盛堂的罗平,你们俩不要过来了,我出了什么事,我哥罗印不会放过你们的!”

    赵小程和叶明二人已经走到他面前了,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我连忙高声喊道:“花猫,黑猿,不要打他,看看他能有什么说辞。”

    老虎纹身男看我发话了,眼前这两个凶神恶煞也没有动手的意思了,还侧身给后面穿休闲服的小子让路,

    估计是听过和盛堂的威名,被我大哥罗印的名号给震住了,于是喜从心生,得意的看着我笑道:

    “小子,算你识相,不过你打伤了我这么多小弟,还坏了我们的好事,你说吧,今天这事你怎么赔偿我们?”

    我听了他的话,不由得被逗的笑了起来,我抬着眉头,撅着下唇摇摇头说道:

    “你们这个和盛堂我好像是听说过,在各行各业里敲敲竹杠,爱伸手向别人要点零花钱,这都是你们的拿手好戏,

    至于你叫什么罗,你哥叫什么罗,我都没听过,不过你们公然抓人,这点上可就违反了多米尼亚国的法律了,

    我救了那边的少女也算见义勇为了,什么时候咱们亚国需要做善事的人给恶人赔钱道歉了?”

    “好小子!你牙尖嘴利没用,只要你还在这亚国内,我不会放过你,和盛堂更不会饶了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老虎纹身男气急败坏的说道。

    这时候门外又冲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位白胡子中年男子,看着也有五十多岁了,嘴里还在大喊道:“王小姐!你在哪里呢?”

    他一进屋扫视了一圈,也没管地下躺着的三十几人,还有之前的几名保安,他看到之前那名被推进房间的长发微胖女孩就激动快速跑了过去,嘴里又说道:

    “哎呀,是我来晚了,小姐啊,让你受苦了!”

    跟在白胡子中年男子身后的三四个人也一起跑到了这名叫王小姐的身边,全部一脸紧张的站在周围,等待着她们二人的吩咐。

    长发的王小姐指着我,对白胡子中年男子说道:“我没事樊叔,多亏了这位先生和他的朋友舍身相救,

    不然我早已经被这些坏蛋抓走了!”说着王小姐又指着地上躺着的这三十来人。

    “是嘛小姐!现在还有这样的好人,救了你就等于救了我,我一定

    (本章未完,请翻页)

    要好好感谢他!”

    随即转身带着朝我走来,并吩咐和他一起来的三四个手下照顾好王小姐,他自己过来就行了。

    白胡子樊叔走到我面前,没等开口呢,我身后的罗平便大声叫道:

    “好哇,樊浩,原来你这个老东西早就知道王萌在这里,田堂主早就有令,让堂内兄弟找到王占元的遗孀王萌,

    好让咱们和盛堂照顾好前任堂主的女儿,你却知道她的下落不往上报,你是何居心?”

    白胡子樊浩听了罗平的话,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跳了跳,冷这脸说道:“照顾好前任堂主的遗孀?

    你们说的比唱的都好听,是谁害死了王占元堂主的?难道外人不知道你们还不知道吗?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

    你们分明是想斩草除根,按照堂规,堂主死后位置是可以由他的子女继承的,而田万发却登上了堂主之位,这里面的事情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我警告你,樊浩,你没有真凭实据少在这里乱说田堂主的坏话!小心回堂里执行家法割了你的舌头,

    王占元堂主的死,是在监狱里发生的,和我们没有关系!再说了,田万发坐上堂主之位是堂内的众多老大推选的,堂规是死的,人是活的,

    这些年田老大为堂内做了多少事,摆平了多少麻烦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你最好一会儿和我一起去见田堂主,把王萌交给田堂主照顾!”

    我听了半天也明白了,原来我在最后行动里的救命恩人王占元是和盛堂的前堂主,而我要找的王萌就是刚才我救下的长发微胖女孩!

    我激动的朝罗平身前走去,抬起手指着罗平的脸,侧头对一旁的赵小程和叶明命令道:“给我按住他!”

    “你要干什么,你可别乱来啊!刚才你还是个明白人,怎么这么快就开始犯糊涂了?”

    罗平已经被赵小程和叶明左右按住肩膀和胳膊,豹子也来到了我身边,他已经将张萌交给了樊浩的几名手下。

    我对准罗平的脸就是一巴掌,接着反手打在他另一侧脸上,啪啪两声脆响。

    我皱褶眉问道:“你帮忙照顾前堂主的女儿张萌就是来一帮人抓她吗?抓她就是照顾她?”

    说着我撸起袖子,啪啪又是正反两个大耳刮子扇在了罗平脸上。

    罗平恶狠狠的看着我说道:“我们和盛堂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个毛头小子来管了?”

    “毛头小子?”啪的一声,我一边说一边扇:“和盛堂?”

    啪又是一声!

    “我今天就管了!”

    接近着啪啪啪一连串大嘴巴子打了过去。

    “我今天就让你长点记性!还有那个田堂主,我收拾完你再去汇汇他!”

    啪啪啪又抽了十多下,打的我肩膀有些酸,右手的手掌直发麻,一阵一阵的涨着疼。

    在看罗平的脸,已经肿起来一寸高了,红的就猴屁股一样。

    他嘴角往外溢着血,头上的背头发型已经被打的像鸡窝一样,零零散散的,因为有发胶的定型,凌乱中还有些支楞八翘的,要是给他换一身脏点的衣服,活脱脱就是一个乞丐!

    这时他也不再嘴硬了,而是用肿成一条缝的眼睛瞄着樊浩叫道:

    “你还看我挨揍吗?不快点帮帮我,让他住手?不然我被打死了,这事儿能这么完了吗?别忘了我哥罗印是谁?”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刚停手,放松一下麻木的手掌,打他嘴巴打的我都累了,当我听到他还在找救援,我更气不打一处来,

    左手运足了力,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拳头打到了他肚皮里的内脏,软绵绵的,像打在绒面的皮球上一样。

    呜哇一声。

    罗平被我一拳打的把今天吃的东西吐了一地,瞬间一股难闻的气味弥漫开来。

    我再朝地上一看,这个罗平的裤子上出现了一条黄水印,一直从裤裆延伸到裤脚,地上也滴上了不少尿液,这是被我打的尿裤兜子了!

    更有趣的是,他那些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手下,闻到了这呕吐物混合着尿液的味道,纷纷挪动着趴在地上的身子,朝远离发出气味的地方挪去。

    他的这些手下啊,也都是怕挨打在装死。

    这时候樊浩走到我身边,对我客气的说道:“朋友,谢谢你今天救了我们小姐,真不知道如何报答您的救命之恩啊,

    不过眼前这个人你不要再打他了,打死他会给你惹上天大的麻烦,并且你现在已经得罪了和盛堂,

    你还不知道他们的厉害,你快先走吧,这里我来处理,而且我上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有警察赶过来了,过不了多大一会儿他们就会上来的!”

    我笑着对樊浩说道:“没事的,我不用你报答我,我只想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好,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啊?”

    “我叫赵傲雄,你叫我赵队长就行。”我回答道。

    “好,赵队长,我叫樊浩,你叫我老樊就行,你刚才救的是我们家小姐,她叫王萌。”白胡子樊浩满脸感谢的对我解释道。

    “你认识王占元吗?”我疑惑的对樊浩问道。

    “王占元,我当然认识,他是我老大,你救的王萌,是我老大的女儿,不过我老大已经死在监狱里了,

    那个传说中只有活人进,死人出的山棺深狱,唉!到那里的囚犯,无论在外面什么身份、地位、有多少财产到里面都没有用,

    谁都营救不出来!”樊浩低着头老泪纵横的对我解释着,然后抬起头对我问道:

    “赵队长,你认识我们老大王占元吗?”

    我听了樊浩的话,确认无疑了,那个长发女孩就是我要找的王萌,樊浩的老大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王占元!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随即用右手伸进了衣领里,拿出了挂在脖子上用红绳拴着的银色挂坠,

    我回过头上前一步,左手拉着樊浩的右手,郑重的把银色挂坠交给到了樊浩的手里。

    我没有说话,只是激动的看着樊浩。

    樊浩本来好奇我拉着他的右手干什么,可当我把银色挂坠放在他手心的时候,很明显的看到他的手在颤抖,非常微弱,但确实是在颤抖。

    他抬起头红着眼看向我,眼眶中有泪光闪过,他比我还要激动,已经兴奋的合不拢嘴了,难以置信的对我说道:

    “赵队长你是王堂主的人?不对.........你到难道是!难道是从山棺深狱出来的!太不可思议了!”

    说着樊浩已经拿着挂坠跑到了王萌身边,激动的说道:“小姐,你看这个。”

    随后将银色挂坠交给了王萌继续说道:“有了你那条银色挂坠,加上王堂主的这条银色挂坠,我们就能开启老大留下来的遗产了!说不定你父亲没事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