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斗罗之开局签到老〕〔绝世唐门之牧星银〕〔务农师(疯了吧!〕〔斗罗之熊熊斗罗〕〔电竞女主播是狙神〕〔重回70年从放牧开〕〔同桌竟是我的病娇〕〔凌风李诗云〕〔万千世界许愿系统〕〔医判〕〔医路坦途〕〔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叔他宠妻上瘾 第208章 来一道雷劈死苏小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小沫瞳孔收缩,“然后呢?”

    “他可能见到你就总能想起那个丢了的妹妹,所以对妹妹的好,就用在了你身上。”

    室内,姐妹俩都沉默。

    苏小沫摇头,她想赶掉脑海中那个男孩儿浑身是血的记忆,她不想听到自己哭着喊“二哥,救茉茉”的声音。

    “烦死了。”

    古暖暖开了个冷笑话,“你抢人家孙悟空的口头禅干什么?”

    苏小沫:“没事。”

    她拿起衣服开始去浴室更换。

    古暖暖拿着小姐妹的一套换洗的贴身衣物,问:“小沫,你别告诉我这是你哥去你衣柜中找出来的?”

    苏小沫一把夺走

    a和与之配套的里裤,“我妈给我找的不行。”

    记住m.42zw.cc

    等她换好衣服出门,江苏也在外边老老实实的站在江尘御的身边。

    “沫姐,你怎么样了?”

    苏小沫对着几人蹦跶了两下,“我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几人都同意。

    于是,聚会未终,三人便被家中的监护人带着离开了聚会。

    车中,江总开始记仇了,“小苏,那个陈奇和宋嘉树的情况你详细给我讲讲。”

    “哦,宋嘉树就是个狗腿子,巴结陈家呢。陈奇真的是一只狗,他喜欢沫姐,但是追不上,有一次他还被古暖暖给揍了,但是古家和陈家势力想当,陈家就没找暖姐的茬……”

    “今天小暖打人了吗?”

    副驾驶的暴力暖暖辩解,“我没有打人。”

    了解妻子的人只有丈夫,“你没把他们扔到水池子里?”

    古小暖睁眼说瞎话,“那是他们自己脚底滑,掉下去了。”

    “是吗?”江总反问。

    小娇妻坚定的点头,“是”。

    反正,她不记得自己打人了。

    如果被丈夫查出来自己又动手,大不了自己赖账,死活不承认。

    或者,把锅推给灵魂出窍也可以。

    “小苏,你婶婶……”

    “我不知道,我喝断片儿了,我什么都不记得。”江苏立马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古暖暖对后座侄子的反应十分满意。

    江尘御冷哼,他之前给妻子规定过,不许打架,她就记不住。

    另一边,苏凛言路上带着妹妹,“怎么不说话?”

    平时路上苏小沫话多的苏凛言想给人踹下去,今天却异常的安静。仿佛落水一次,让她傻了。

    苏小沫手挠挠耳朵。“没话说。”

    苏凛言等路灯期间,他侧头看了眼有心事的妹妹。

    “哥,我问你个事儿。我胳膊上为什么有一个伤疤呀?”

    苏凛言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你自己给自己咬的。”

    “我为什么要咬我自己?”

    “许是小时候傻吧。”

    车子到了海花公馆。

    苏小沫发现家中没有一个人,连佣人都不在家。

    “爸妈呢?爷爷奶奶呢?佣人阿姨呢?”

    “都不在家,怎么了?”

    “那,我……”难道她的贴身衣服,真的是她家敬爱的哥哥去衣帽间翻箱倒柜找出来的?

    omg!如果真是这样,请来一道雷劈死她吧!

    “那个哥,我困了,想去睡觉了。”

    “没吃饭吧?”苏凛言刚才都了解了这些人去后都在喝酒了,没有吃饭。

    苏小沫的肚子偏偏这时候咕咕咕的在叫嚣。

    苏凛言解开外套,他搭在沙发上,挽起袖子去了厨房。

    “过来陪我说说话,我给你下面吃。”

    “好。”

    苏小沫迈着小步子跟着苏凛言。

    古暖暖和江小苏回家后,江尘御命厨房给这二人准备晚餐。

    江老十分嫌弃的问:“你俩出门聚会,连一顿饭都没混到嘴里?”

    古暖暖:“那我们不是想着空着肚子,晚上回来吃饭,这样你还能再多吃一顿夜宵嘛。”

    “没本事就没本事,爸又不会说你,何必拿爸当借口。”

    江老去到餐厅,他和两人面对面坐下。

    江苏喝酒加上落水,江尘御让厨房的人提前再给他准备一份解酒汤,还有姜汤驱寒。

    古暖暖虽然没有落水,但是江总别样想法,占便宜似的,也得让妻子喝点姜汤驱寒。

    古暖暖看着那一大碗的姜汤,不美好了。

    她看着对面坐着淡然自若的丈夫,鬼主意腾起,“老公,你爱我吗?”

    “不爱。”江尘御说的迅速。

    古暖暖咬唇:大爷的,不按套路出牌。

    “可是老公我很爱你,我想把我一切好东西都分享给你~”她甜甜的给丈夫挖坑。

    聪明如江尘御,看到坑直接避过去。“姜汤不喝,今晚不睡。”

    古暖暖饭饱后看着一碗辛辣的姜汤,她皱着小脸儿,“老话说冬吃萝卜夏吃姜,我要喝萝卜汁儿,就不喝姜汤。”

    江总再也搞不定不听话的小娇妻了,江苏都老老实实的将姜汤喝的干净,她却在餐桌上和自己谈判起来。

    “要不~老公,咱俩你一口我一口,你再一口?”

    在谈判桌上,没人能谈的过他。

    小妻子有些不自量力。

    江苏撑着脸,看着谈判的两人。他和爷爷凑一块儿,私下下赌注,看最后听谁的。

    江老在孙子耳边,对他小声说:“我觉得暖娃子在你叔这里,气势完全被碾压。”

    江苏小声在爷爷耳边说道:“那你是你低估了古暖暖的磨人功力。”

    江尘御恐吓:“时候不早了,别让我去灌你。”

    古暖暖低头丁香小舌舔了下姜汤,她的小表情立马皱起来。

    太难喝了。

    “你灌我,我也不喝,难喝死了。”

    江老看着儿媳挤眉弄眼,“有这么难喝吗?”

    江苏坑爷爷,“没有,她装的,爷爷你可以尝一口。”

    于是,好奇心比谁都足的江老面前也如愿放了一碗。

    古暖暖没见过还有这种人,也跟着她喝姜汤,“爸,你为啥想不开?”

    江老说:“我尝尝。”

    他刚端起来喝了一口,江老直接一口吐在地上。

    然后拎起拐杖,追着孙子跑。

    爷孙俩消失在餐厅。

    只留下夫妻俩。

    古暖暖看着面前黄水水犯愁,江尘御看出妻子真的浑身抗拒。

    他坐在小妻子身边,端起她的碗,放在嘴边喝了一口,尝了尝。

    果然,味冲、辛辣、还很刺激。

    古暖暖扭头,一双水灵灵的眼眸中写着小可怜三个字。

    “老公,能不能不喝,我没一点事儿。”

    她撒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她真的不好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六女仆〕〔我顿悟了混沌体〕〔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