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女配是个娇气〕〔穆玄景顾青辞〕〔陆言遇白葭〕〔王爷是个妻管严〕〔异世箭主〕〔我是法则之主〕〔万象天劫〕〔幸孕小福妃:萌宝〕〔我有BOSS天赋〕〔独家蜜恋:宫少盛〕〔十国行周〕〔寒门帝尊〕〔史上最强血脉〕〔在名侦探世界当死〕〔我有BOSS模板〕〔废婿当道〕〔诸天村长〕〔隐秘事件录〕〔双叠世界〕〔魂天神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鉴宝黄金指 第十二章 一个鼻烟壶
    第十二章 一个鼻烟壶

    甩掉了那张粘人的狗皮膏药,方程、张啸天和朝夕的心里可都舒坦多了!看着四周围的人头攒动,朝夕终于可以安安静静的逛一逛这个全国闻名的古玩市场了!

    “行了,咱就沿着这一直逛下去吧,遇到熟识的店,我再跟你们说!”

    张啸天指了指这满市场的人说到。

    “好!”

    朝夕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咦,那边围了好多人,生意好像不错!去看看……”

    朝夕看到一个小摊子前围了很多人,她仗着自己瘦,转头就灵巧的钻了进去。

    方程也伸着脖子、垫着脚的向人群里面张望起来,他下意识的伸展了几下自己的手指,犹豫再三,然后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也钻进了人群之中!

    来到小摊前,方程看到这小摊的摊主正口若悬河的推销着自己摊位上的东西,方程低头看去,摊上不过是一些笔墨纸砚、茶碗茶壶、念珠手串之类的小工艺品,样式还真的挺多的!而这摊位前这么多人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摊位上的东西样式多,而是因为……便宜!

    方程只站了一会儿,就听见小摊摊主的嘴里就没闲着过。

    “明朝初期砚台一方,成交价格……1200元!”

    “清朝乾隆年间紫砂壶一套,成交价格……1400元!”

    “安徽徽州志诚堂木雕簪子一支,成交价格……900元!”

    听着摊主的报价,方程和张啸天有些哭笑不得。

    “这摊主是把自己这里当成拍卖行了吧,还真逗,居然还有这么多人来捧场,他那东西卖得那么便宜,怎么可能是真的啊?这些人还都信……”

    方程觉得特别好笑。

    “嘘……古玩这个圈子是有规矩的,可以不买,但是不能说!你当那些买东西的人是真的来买东西的啊?”

    张啸天捂着嘴对方程小声的说道。

    “那不买东西……来干嘛?”

    方程一脸的“傻白甜”。

    “他们是‘托儿’!”

    朝夕回头对方程解释道,古玩行当里的这点事儿,她可是门儿清。

    “哦……我说呢……”

    方程恍然大悟,越这么说他还越来了兴致,他使劲儿的向前挤了挤,开始在这摊位上扫视了起来,他的手指轻轻掠过了那摊位上一件件的物件儿,冰冷、冰冷、还是冰冷!方程撇了撇嘴,果然,在这种小摊上……没有一样东西是真的!

    可就在方程准备收回自己的手时,他的食指前端突然感觉到了那熟悉的灼热感,只是这一次,他手指中的热气并没有之前那几次来那么强烈!

    其实方程之前也大致的猜测过,自己的手指所触碰到的物件儿的年代越久远、越珍贵、越具有灵性,它的灼热程度就会越强烈、越滚烫,反之就会减弱!

    但是,俗话说得好,这蚂蚱肉它也是肉啊,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啊!

    方程将手移回到刚刚感觉到灼热那一片物件儿上,一个一个的去摸,终于,他发现了那件东西!

    那是一个被丢在角落里,很不起眼的鼻烟壶!

    鼻烟壶,其实指的就是盛放鼻烟的容器,它因为小可手握,便于携带而受到人们的喜爱。在明末清初,鼻烟传入中国,鼻烟盒渐渐的东方化,从而产生了鼻烟壶。现在的人们嗜用鼻烟的习惯几近绝迹,但鼻烟壶却作为一种精美艺术品流传下来,而且长盛不衰!

    鼻烟壶因为制作的材料丰富,有瓷、铜、象牙、玉石、玛瑙、琥珀等等,而且鼻烟壶上时常运用了青花、五彩、雕瓷、套料、巧作、内画等技法,而被众多雅好者誉为“集中各国多种工艺之大成的袖珍艺术品”!

    方程仔细地打量起手中的这只鼻烟壶,它看上去像是用玉石作为材料雕刻而成的,但至于是什么玉,方程一时半会儿还看不出来,虽然地质勘探也会接触到玉矿,但毕竟他还不是专业的!

    鼻烟壶的表面雕刻着几朵精美的菊花图案,因为壶体本身就很小,这几朵菊花更是雕刻的精致入微,墨绿的叶子、嫩黄的花蕊,画面栩栩如生,就好像真的是几朵傲菊在秋风中摇曳生姿!但可能是因为材质是软玉的关系,鼻烟壶的表面因为没有受到很好保护而稍微显得有些粗糙,颜色也有着些许的黯淡,这也说明了,这东西……应该是个老物件儿,于是方程去翻看鼻烟壶的底部,上面清楚地印刻着“乾隆年制”四个大字!

    “小哥,您太有眼光了,您选中的这只鼻烟壶那可是乾隆年间的物件儿,您看,这鼻烟壶连金属壶盖也还保存得这么完整,那可是非常不容易的啊!这……”

    “多少钱出手?”

    方程打断了摊主的自卖自夸,直截了当的问了价格。

    “2000,一分不讲!”

    摊主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喂,程子,你还真要买啊?”

    张啸天见方程开口问了价,看样子是要出手了,急忙拉着他问到。

    “这摊子可不靠谱,你可别犯傻!以为自己捡过漏,吃过甜头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方程当然知道张啸天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为自己着想的,但是他对自己的手指头还是有信心的。

    “放心,我心里有数!”

    方程按了按张啸天的手,示意他安心。

    朝夕见方程从摊子上寻了个鼻烟壶,于是凑上前去仔细的看了起来,突然间,她眉间一皱,抬起头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了看身边的方程,只见他正面不改色、一脸淡然的跟摊主谈着价格!

    “其实我不懂古玩,就是看着这个鼻烟壶挺顺眼,您这价格……能不能稍微……”

    方程露出一副为难的模样,其实方程还真不是不舍得那几百块钱,只不过他不想买的那么理所当然,那样容易让别人起疑心,好像自己就是冲着这鼻烟壶而去的。

    “小哥啊,我这儿的东西可不愁卖啊,您别跟我讲价了成吗?这可是古董啊,2000块钱卖给您,您到哪儿都是要翻几番的啊!”

    摊主的模样看上去比方程还要为难。

    “您说的不愁卖……就是找了一群托儿,在这儿假装……”

    “1500,小哥,真的不能再低了!”

    摊主急急忙忙的打断了方程的话,直冲着方程眨眼睛。

    “好,1500就1500!”

    估计这就是摊主最后的报价了,方程利索的从钱包里掏出了1500块钱,这是他昨天拿到85万之后从卡上取出来的!

    “清乾隆年间鼻烟壶一只,成交价格……1500元!”

    摊主接过钱,紧接着就开口吆喝开了,摊位上依旧人潮涌动,方程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便带着朝夕和张啸天,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走着走着,朝夕突然停了下来,她用一副说不好是什么情绪的表情,看着面前的方程。

    “朝夕小姐,你……怎么了?”

    方程突然被这么个绝世大美女紧盯着,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毛。

    “那么多的零碎物件儿,你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个鼻烟壶,你这鉴宝的功夫……是从哪儿学来的?”

    朝夕终于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鉴宝?我哪里会鉴什么宝啊?我就是觉得这只鼻烟壶挺好看的,买来自己玩玩的!要是知道,哪儿还能跟他讲价啊,早抱着就跑了!诶?朝夕小姐,听您这话的意思,我这鼻烟壶……难道确实是个宝贝?”

    见朝夕质疑自己,方程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急忙把话头岔开。

    朝夕仔细的想了想方程的话,觉得也挺有道理的,看他这毛头小子的模样,哪里像是有这能耐的,只不过就是年轻人手壮,运气好些罢了!于是她从方程手里拿过那只鼻烟壶,小心的看了起来。

    “是不是宝贝……我也不敢肯定,只不过看工艺和质地,肯定不止1500块的!”

    他们朝家虽然是收藏界有名的大户,但朝夕毕竟不是专业的,不比自己的父亲和叔叔伯伯那么精通,所以也不敢轻易断言。

    “诶呀,你俩就别在这儿猜了,要想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不是真的,那还不容易……”

    张啸天突然冲着方程笑嘻嘻的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