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就是富豪〕〔最强赘婿..〕〔萌妻难追:总裁爹〕〔炼灵神之摘星〕〔暖妻乖乖受宠〕〔狂兵赘婿〕〔新婚计划:沈少,〕〔医妃难囚:王爷请〕〔随身山海世界〕〔都市之无限选择系〕〔苏离沈彦白〕〔顾念帝长川〕〔帝少,不知娇妻情〕〔郡主今日仍然在作〕〔重生八零悍妻来袭〕〔良缘喜配〕〔傲娇摄政王,你命〕〔重生2004〕〔女神的完美赘婿〕〔傅爷今天跪搓衣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鉴宝黄金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方程醒了
    第一百二十五章方程醒了

    疼痛,全身剧烈的疼痛,好像有千万匹骏马在自己的身体里奔腾一样,巨大的痛楚向方程袭来!自己不是已经昏迷了吗?可为什么还能感受到如此撕心裂肺的疼痛?就好像自己的全身被人整个敲碎、然后又重新组装起来一样的感觉,每一寸肌肉、每一块骨骼、每一条神经,就好像正在经历刀山油锅一般的酷刑!

    自己是要死了吗?这个想法一生出,便有一股苦涩的感觉涌上方程的心头,自己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就这样毫无意义的死去,实在是太憋屈了!可剧痛再一次汹涌袭来,实在承受不住的方程再一次失去了意识,沉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方程......方程......”

    遥远而又熟悉的呼唤声传入他的大脑,那是母亲连月蓉充满担心与伤痛的声音,

    也许是母亲充满爱意的呼唤声起了作用,方程慢慢从无尽的黑暗中恢复了意识,他惊奇地发现,之前那令人难以忍受的剧痛统统都已经不见了,此刻的他只有着历经磨难之后的满身轻松,他觉得自己的全身好像都泡在温泉里,周围缓缓流动的暖意紧紧的包围着自己,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舒服极了,就如同胎儿畅游在羊水中一样,既安全又幸福!这种全身通透、经脉顺畅的感觉让方程发现自己的感官好像都变得更加的清晰了,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还处于昏迷之中,可他却可以清楚的听到周围人们走动的声音、远处人们轻声说话的声音,可以闻到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还有隔壁病房飘来的饭菜香气,

    方程努力的让自己睁开眼睛,一次、两次、三次......大脑支配着眼皮努力了一次又一次,终于,方程突然感觉本来好像被压着千斤重的眼皮蓦地变得轻松,眼睛......缓缓的睁开了,

    待他散开的眼神开始聚光的时候,最先闯入他视线的是医院那洁白的墙壁,他盯着墙角里挂着的那一点微微、几乎不可见的灰尘,心里合计着,医院是不是该彻底打扫一下卫生了?

    “小程,你醒了小程,你终于醒了,你吓死妈妈了!”

    连月蓉红肿的眼眶里再一次充满了泪水,

    “月蓉,小程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一旁的婶婶安慰着连月蓉,

    方程听到母亲的声音,转过头像母亲看去,她的发间又多了许多的银发,眼角和额头的皱纹又增加了很多,母亲很憔悴、皮肤也很苍白,苍白得方程都可以看到她皮肤下面青紫色的血管,

    “吗妈,我没事儿,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真的什么事情也没有!”

    方程连忙用两只胳膊支起自己的身体,“噌”的坐了起来,可不知道是不是躺的太久、胳膊太久没用,所以才丧失了对力量的判断,他使用的力气过大,差一点被弹了出去,幸好他扶住了病床边的扶手,

    “哐当......”

    扶手被他拽掉了,连月蓉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儿子一系列的动作,急忙要去按病床上面的紧急呼叫铃,

    “妈,我没事儿,可能是刚醒过来有点掌握不好力度,你别担心,你看看我还有力气把这东西弄坏,那就证明我身体恢复了啊!”

    方程急忙拉住母亲的手,而母亲脸上突然痛苦的表情让他又立刻松开了手,

    “妈,弄疼你了?对不起啊......”

    连月蓉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儿子,他说的确实没错,脸色红润有光泽,力气又很大,看上去真的不太想有什么问题的,于是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你睡了整整三天,好不容易醒了,得让医生来看看的,妈去叫医生,顺便把你的朋友们叫进来,这几天他们天天都来医院看着你,这会儿他们在外面抽烟说话呢!”

    连月蓉起身向病房外走去,

    “妈......”

    看着母亲不再挺拔的背影,方程动情的叫道,

    “辛苦你了!”

    “傻孩子,辛苦什么,你是我的儿子啊!”

    连月蓉笑了笑,走出了房间!

    母亲走出病房不到三分钟,张啸天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进来,震得方程微微皱眉,

    “程子,你可吓死我们大家了!”

    紧接着门被打开了,张啸天、周言、白伟杰还有苏梦莹都从门外走了进来,而队伍的最后......朝夕安静的、不动声色的跟了进来,

    “你们都在啊!”

    方程笑了笑,心里顿时暖洋洋的,

    “老弟啊,别人我不知道,你是彻底把我吓傻了,在会场现场你就没有心跳了,十几个医生轮流给你做心脏起搏,还好把你救回来了......”

    白胖子回忆着当时那千钧一发的紧急场面,到现在还是手脚发抖、心脏“砰砰”直跳的,

    “不过你那气功练的可以啊,把主持人都震飞了!”

    他想起那个主持人被方程的气震飞的场景就觉得特别的振奋人心,

    “方程,你睡了整整三天三夜,所有医生都查不出你的病因,只是在做心脏监护时发现你的心脏时而跳的飞快、时而慢到令人费解,你再不醒,朝大小姐就要把你转到京城的医院去了,医院她都联系好了!”

    张啸天凑上前去乌拉乌拉说了一堆,

    “你少说两句成不成?让朝夕说两句!”

    苏梦莹拉住了讲个没完的张啸天,对他使了使眼色,

    “啊......我饿了,正好中午饭点,咱吃饭去吧!”

    张啸天的脑子转得够快,其他人也都不傻,于是几个人纷纷向病房外面走去,

    “方程......别太累!”

    周言一本正经、言简意赅的对病床上的方程嘱咐道,

    方程听了他的话一愣,然后脸上立刻晕起两团红晕,低声淬骂了一句,

    “滚......”

    周言被骂的一愣,可忽地也反应过来,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大家嬉闹的推搡着周言走出了病房,此刻,病房中只剩下了方程和朝夕两个人,气氛......突然有点尴尬,

    “对不起......吓坏了吧,我......”

    方程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朝夕突然起身,紧接着一股带着女儿香的气息就袭向了他,他的嘴唇蓦地被一种柔软给覆上!方程睁大眼睛愣了好半天,然后他倏地笑了,朝夕她......居然在吻自己!可陡然间,柔软的触觉消失了,这短暂的幸福让方程的心里倏地涌起一股失落,他不由自主的抬起手臂,抚上面前女人的背,微微用力的向前一带,那股叫他流连忘返的柔软再一次覆上了他的唇,而这一次,他便被动为主动,唇舌轻松的撬开了朝夕的防守,长驱直入,肆意而且贪婪的占领着她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份气息,一直到她被吻得瘫软在他的怀里,娇喘连连,他才依依不舍的停止了对她的征伐!

    朝夕的脸深深埋在了方程的怀里,期初,他还以为她是在害羞、不敢抬头看他,可当他笑着扶起朝夕的身体、看向她的脸庞时,他愣住了,面前的朝夕早已经泪流满面,此刻正一脸怒气的看着自己,

    “朝夕......”

    “才两天没见......你就把自己弄死了?”

    朝夕狠狠的开口,

    “我到医院的时候你苍白得就像是一具尸体一样躺在那里,你吓人也要有分寸的吧?既然你这么喜欢死,为什么不真的死掉算了......”

    朝夕越说越怒、越说越气,她一边擦着脸上的眼泪一边举起手臂作势就要往方程的身上去打,却被方程拉住顺势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谁担心你了?我的意思是......你这样吓唬人,阿姨......还有你的那些朋友都很担心你......我才没担心,你是我的什么人啊我要担心你?”

    朝夕别过头去偷偷擦掉脸上的泪,绯红的脸蛋暴露了她的谎言,

    “我是你的什么人?你说呢......”

    方程搂着朝夕的细腰,嬉笑着问道,

    “我不知道......”

    她故意摇头说不知道,

    “不知道?那好,那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

    方程手上用力,一把就将朝夕放到在病床之上,他躬身欺了上去,嘴唇狠狠的堵住了朝夕那张倔强的小嘴,

    “唔......我知道......知道了......”

    朝夕被吻得七荤八素、连连求饶,看着在自己身下求饶的小女人,方程的热血直冲头顶,

    “那你说说看......我是谁?”

    他抓着朝夕的小手,邪魅的笑着,

    “你是......是我的男朋友!”

    朝夕羞涩的声音传了出来,这声“男朋友”叫得方程特别的舒心,他轻轻地扶起朝夕,把她搂进怀里。

    “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他轻轻的对她说道,原来冰山美人朝大小姐也会害怕、也会紧张,只不过她紧张的对象是自己,这感觉......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最强医妃:邪王,〕〔大美时代〕〔重生女神:帝少的〕〔妃常难驯:魔帝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