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1章辽东风云起,大雪满弓刀
    漓阳历,天宝五年,八月初十

    养德殿,这座漓阳皇帝赵合自继位以来,未曾踏足过一步的修心养性之地,依然如往日一样静谧,空气中弥漫着与养德二字,南辕北辙的冽冽杀气。

    幽潭浮水静,锋寒暗刺骨。

    若是把漓阳皇宫平日里的守备,比喻成冬眠怪蟒。

    那此时此刻,这座帝王居所,便化作了峥嵘枭龙。

    日常驻守皇宫的卫南、靖中,两校人马与轮值守备的钜北、惕西、顾东,三营兵将,两校三大营,共2万兵马,尽皆驻守皇宫四门。

    皇城外,更有半年前从北路夏孟关、南路孙川关,调至漓阳京郊的六千金戈铁甲,只要城中信炮一响,六千悍骑在半柱香内,便能策马皇城。

    漓阳暗谍“七十二钩沉”蛰伏皇宫守军之中。钦天监八十一位供奉,驻守皇城内各处地脉节点,布下‘九九玄督龙铭大醮’,京城内外的一切异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中。

    漓阳十三洲府的十三位御总兵,同时接到了只有即武二字的密旨。一时间,漓阳十三洲的所有兵将尽皆执戈披甲、所有的战马都被挂鞍扣蹬——刀枪出库,枕戈待旦。

    而本应该在漓阳京城,以赵氏龙脉气运,炼合钦天监百年收集之天材地宝,用以为镇国重器——山河社稷图,添入下一个百年染料的漓阳皇帝赵合。

    此时却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辽东锦州,没有千军护驾,没有万马相随,只有一扬姓老者和一韩姓中年内侍,伴其左右。

    漓阳历,天宝五年,三月十七

    徐州,玉门关,桃花村。

    “郑杨柳,你挂剑离教,随我奔走流离,可曾有怨?”

    “吴羌笛,你断剑于陵,和我隐居关外,可曾有悔?”

    桃花树下,一对中年夫妻执手相依,喃喃私语,彼此之间,眼波流转,眉目含情,化不开的柔情蜜意。

    “无怨。”

    “无悔。”

    二人各自服下一枚赤红丹药以后,眨眼间,全身上下便由内至外的燃起了熊熊燃烧的火焰。

    本是含苞待放的满树桃花,刹那间芳华绽放,轻风拂枝过,天地桃花舞,远远看去,就如那树下男女周身燃起的熊熊烈焰,绚烂耀眼。

    杨柳羌笛玉门关,

    倒持太阿执手牵。

    无悔无怨浴劫火,

    一枝桃花继香烟。

    十日后,武林三大教派之一的九斗米教公示天下,昔日叛教而出的妙尊圣女郑杨柳和其夫吴羌笛被九斗米教副教主赵鹰寻得踪迹,二人服下天火劫心散,引体内真元心火,自焚于玉门关桃花村。

    三日后,武林圣地,吴家剑陵,当代剑首备选,天榜十美人之一的吴珟外出归来,本是一人外出的吴珟,回来时,身边却多出了一个叫郑太阿的小厮。

    那是一个怀抱桃枝,相貌平平,眼神晦暗如死了爹娘一样的寡言童子。

    漓阳历,天宝五年,七月二十一

    哈哈哈哈......“此生若无李淳风,剑道后学疑无路。”

    扬州红袖楼甲字第一阁中,传出一阵阵恣意不羁的朗朗笑声。这首“剑中仙”李淳风刚刚即兴所作,写到最后两句时,一时兴起诵读了出来。

    许多年后,无数剑道翘楚在早已改名为‘剑碣楼’的甲字第一阁中,见到这首李淳风亲手所作的’剑中仙‘都不禁对那位白衣剑仙,神而往之。

    有情亦有义,路见铲不平。

    白马与青牛,可为剑中先。

    出鞘仙人惊,归鞘鬼让行。

    人行云尽处,天门闭无声。

    剑入水晶宫,四海龙王惊。

    不求世人知我何所求?

    踏浪潮头留石碣,

    此生若无李淳风,剑道后学遗无路!

    无论是楼外路过的武林人士,还是楼中豢养的江湖高手,都不觉得出此言者是个狂放不实之人。

    十六岁便晋身二品宗师之境,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至少当下百年内,不足一掌之数。

    “冤魂缠腿、冤魂缠腿啊!”

    一袭白衣从红袖甲字第一阁电射而出,一抹绿袍紧随其后,两道人影眨眼间便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扬州百姓对此,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这是本月第十六次了吧?”

    “哪呀,都第十九次了。”

    白衣剑仙李淳风,在扬州城,以青牛、白马,两柄符剑为彩头,摆下赌局斗剑,连赢十六位剑道高手。

    每次胜了对方,李淳风都会在扬州有名的琴楼舞坊中饮酒留诗。每次也都会有一个身穿绿袍的娇俏姑娘紧随其后而至。

    这个绿袍姑娘,没有做过任何打扰李淳风的言行,她只是与他同席而坐,痴痴的看着这位江湖上声名初显的英俊少年。

    少年英俊,少女娇俏,两相静坐。对于外人来说,这是一副极美的画卷。

    但李淳风只想说美个屁!

    吃饭、喝酒、调戏姑娘的时候,有个不认识的女人,在身边一言不发的盯着,那感觉就跟白日里活见了鬼一样。

    而且,这绿袍丫头的功夫还高的出奇,竟然也是二品之境,更重要的是,人家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而已,李淳风也实在拉不下脸,去和一个楚楚可人的小娘子,生死相搏。

    算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反正,扬州地界的剑道高手也都拜访的差不多了,索性离开这里。

    听说辽东锦州,天寒地冻,我还真不信你个皮肤水嫩的美娇娘,能一直追着李某人,到那个风沙吹破脸的苦寒之地去。

    那一日,李淳风“御剑化长虹,白衣赴辽东”,一袭绿袍紧随其后。

    漓阳历,天宝五年,八月二十五

    龙虎山,斩魔台,劫云压顶。

    有一赤膊上身,肌肉虬结欲爆的魁梧巨汉,跪伏于斩魔台正中。

    巨汉胸前,有一道长约九寸的剑痕,伤口中流出金色血液,诡异的是那金色的血液落到地上,竟化作阴邪黑煞,萦绕不散。

    一柄赤红剑鞘,悬立在巨汉脑后,仿佛有一股无形之力压伏巨汉,让他以额触地,难动分毫。

    “齐玄真!我乃西瑶仙母御下‘卷帘仙将’,奉仙御行走人间,你羁押仙躯,困镇于斩魔台,就不怕天人震怒,龙虎山千年道统,化为齑粉吗?”

    巨汉虽身不能动,口却能言,仙音愤愤,引得满天劫云涛涛、天雷滚滚。

    “仙躯?滥杀人间武者、修士,各三千余人,拘生魂,炼邪丹,域外天魔,也不过如此。”

    “今日,你既然上了这斩魔台,便唯有魂飞魄散,身死道消才可赎你之罪。”

    斩魔台上空,有一中年道人,身披金色云纹素白道袍、面如冠玉、目似星辰、手提青锋剑、足踏阴阳履、虚空而立,仙威凛凛。

    “我造杀孽,自有天规戒罚,你齐玄真一介凡夫,妄斩仙躯,必身死道消,断绝道统!”

    六千人命,魂飞魄散,在巨汉口中的天规里面竟然仅是只罚不斩的戒罚,如果这句话,被人间无数敬天拜神之人听到,不知那些虔诚信众们,会作何感想?

    一柄金色飞剑,自天上劫云之中电射而出,刺向悬于巨汉后脑处的赤红剑鞘。

    巨汉心中一喜,只需剑鞘稍有移动,他马上就可以架起‘天人仙桥’,瞬息之间逃回天上。

    这次要不是自己托大,遇见这姓齐的这个斩仙屠夫时,想着和他抻量个三招两式,回到仙界好吹嘘一二,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魂飞魄散,仙死神消的危局之中。

    白衣道人右手掐决,遥指自天外而来的金色飞剑,一指剑芒蓄势欲出。

    那柄本是‘气势汹汹’的金色飞剑,突然掉转回头,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窜”回劫云之中。

    齐玄真飘落到巨汉面前,手中青锋古剑,自下而上挥斩。

    一剑之后,巨汉魂飞魄散,漫天的劫云天雷,片缕不存。朗朗人间,干干净净。

    竖日,斩魔台上空,天门大开,一金甲仙将,手执银枪,立于天门之外。

    “传西瑶仙母,仙御神旨:卷帘仙将,为祸人间且妄造杀业,已入魔道。天罚其罪,罢其仙位并除其神籍,碎庙宇金身,永除道统。仙恩御赐齐玄真为,荡魔平靖玄法剑威大天师,位列仙班,尔袭千载。”

    未罚却赏,龙虎山一众张姓天师们,顿时转忧为喜。齐玄真却拒不接旨,并言人间行事,无须天赏。张姓天师们,一个个如丧考妣的扼腕长叹。

    金甲天将凝眉怒斥齐玄真是狂妄无礼之徒拒。齐玄真只祭出了四字真言,便吓得金甲天将转身关闭了天门,掩面而去。

    那四字真言便是“你下来啊!”

    再竖日,齐玄真驾鹤离龙虎。临行之前,他把佩剑澄清明与剑鞘何辞死,留在了龙虎山的正一大殿和斩魔台。为人间镇压天上地下,各路魑魅魍魉。

    同日,龙虎山专为张姓天师贵人,备膳的小斋堂,耗上品玉液百壶。

    边境上的军汉,整日里和那些犯境侵边,烧杀抢略的突厥恶狼,杀的天昏地暗,有几个江湖侠客过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他觉得像徐虓这样的宝贝疙瘩,可得禀告大帅,好好的培养重用!

    漓阳历,天宝五年,十一月初八

    辽东锦州边境,边军大营,募兵校场。

    漓阳边军的招募极为严苛。无论是服徭田兵役的适龄男子,还是自愿投军的英雄好汉,上数三代必须居一地而满十年。

    并由十户,同样在本地居满十年的乡邻作保、再由户籍所在之地的一文一武——两位属官在服边军兵役之人的军档役碟上面,联名签押官印。

    然后再由募兵官吏,带队将服边军兵役之人,护送至边军募兵大营。在边军募兵武将为其验明其正身后,把其军档役碟交由军役司归档,并上报漓阳兵部入册造籍。审验之严,可见一斑。

    “老冯,你个狗顶的,上次你送的全是孬瓜蛋子,练军营那几个混球,没少在大帅面前给老子上眼药,说我的募兵营,是专收羊枯的食寮酒肆!”

    募兵营的冯大头见到锦州义县送兵过来的冯四,二话不说就破口大骂。

    “老表,消消气儿,消消气儿,你也知道,咱边军募兵的门槛有多高,你让兄弟我上哪找那么多,既知根知底,又凶猛敢拼的安善良民啊!”

    冯四只是一个不入品的小吏,要不是和冯大头有那么些砸断骨头,还连着筋的血缘之亲。恐怕脾气暴躁的冯大头,早就揍他个满脸桃花开了。

    这也是为什么无钱无势的冯四,能当上这个免捐税徭役,还有500钱月奉的募兵小吏的根由。在他之前的五任前辈们,每次送兵都被冯大头打骂一顿,甚至有一人,被冯大头打断了腿,拄着拐,在家里足足养了半年,才能下地。

    “老表,这回我带来的可不全是羊枯,那里面可是有一头插翅虓虎啊!”冯四把冯大头拉到一旁小声说道。

    “放屁!都是山里的猎户,别给老子下那个套!便是大帅帐下第一勇将秦虎臣、秦将军也不敢自称虓虎,合着你小小的义县还藏着个宝贝疙瘩?要真有这样的宝贝,张三郎还不巴巴地举荐他去考州府武举试。”

    张三郎是锦州义县的武备督管郎将,六品武官,有举荐民间武夫,参加武试科考的职权。他举荐之人,能考中武试,那在他的功绩考评之上可是会加分不少。

    若是他举荐之人,能高中京试三甲,他张三郎的官阶,甚至都可以平地升上一阶。所以,要是真有什么人才,张三郎怎么会便宜了外人,早自己留下了。

    冯大头一脸我读书少,但你骗不了我的表情,眼神不屑的眯眼斜瞟着冯四。

    这可把冯四吓得出了一身的白毛冷汗,他知道,自己这个表哥,每次准备狠狠揍人的时候,就是这副睁不开眼的鬼样子。

    “祖爷太公在上,要是有半句虚言,就让我冯四入不了祖坟!”

    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冯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竖起左手三指,高高举过头顶,赌咒发誓。

    “哦!?仔细讲讲。”

    冯大头也是一愣,他知道,冯四这次敢拿入不了祖坟发誓,肯定是言之有物,没有忽悠自己。

    而且,冯四早年间干过镖师,走南闯北,也算见过些世面。所以虓虎这两个字从他的嘴里崩出来,这里面蕴含的份量,自己还真要好好估量一下。

    就算冯四口中的那人,够不上虓虎二字,也必然是难得的猛将良才,可惜自己的三叔犯了军法,被发配到了大雪营,看来这次,是要便宜其他人了。

    “此人,勇如疯虎、智如狡狐,忍如独狼,秦将军是武道三品大圆满的半步宗师,我说的这个人,现在只是武道四品,但他今年才十六岁!秦将军十六岁时,好像才五品吧?”冯四眉飞色舞的说道。

    “五品大圆满。”

    作为锦州边军第一猛将秦虎臣的铁杆拥趸,对于秦将军的过往经历,冯大头绝对是如数家珍、耳熟能详。

    “而且,这个人可不是一般的武道四品。”冯四继续神秘兮兮的说道。

    “看把你吹的,他还能打得赢二品宗师不成?”冯大头怼了冯四一句。

    “呃,还真让你说中了,前段时间,他在山里,真就靠着地利,阴死了一个二品中境的宗师。”

    冯四被冯大头怼了一句,也不气恼,只要这位大表哥不揍他,那就蛋事儿没有,怼几句也掉不了肉。

    “你亲眼所见!?他一个人,光是靠着地利,就阴死了一个武道二品的宗师?”冯大头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虽然只是五品境界,可好歹也是在秦虎臣麾下当过亲兵的人。四品对二品?开什么玩笑!

    别扯什么熟悉地利,秦将军说过,二品宗师,除非遇到了一品天人境的大高手,否则哪怕是二品对二品,那也是败得杀不得。二品打四品,就算真的打不过,他还跑不过吗?

    “我哪有那个胆子去深山老林看生死搏命的热闹啊。”冯四吐了吐舌头,好像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肯定是有高人出手相助。”

    冯大头始终无法相信二品宗师会被一个四品的武夫借助地利给阴死。

    “有没有高人相助,我不知道。但几乎全义县的人,都看到那个使短刀的二品宗师,从县城温家酒楼,一直追杀那人进了凉亭山,从温家酒楼到凉亭山,十好几里的路程,不但没伤到那人一根毫毛,还在城门口被那人用弓箭射伤了左脸。”冯四至今回忆起来,都是心有余悸。

    “后来呢?”冯大头继续追问道。

    “后来,山里时不时的,就传出一阵阵鬼哭狼嚎的怒吼。三天后,山里没了动静,大概天快黑的时候,那人就孤身一人,从山里出来了。”

    “他可是身家不清白?”

    冯大头觉得这样一位英雄好汉,张三郎没有举荐他去参加武试,极有可能,是因为此人是罪囚之后,禁入武试。

    “父母为本地猎户,双双死于雪灾,山野弃婴,未足满月。幸亏被一位路过的三品老武师将他收养,后来那个老武师冲关二品失败,武功全失。”

    “此人便从八岁起,入山采药渔猎,供养那位老武师。不久前,那位老武师离世入土。”

    “虽性格不羁,但却是至善大孝之人。这是县学夫子的定评,已录入军档役碟。”

    冯四想到那些年,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好吧,就算是那个孩子会点儿武功,可那又能有多厉害?冯四觉得,那个人能以区区四品的武道修为,在山林中凭借地利阴死了一个二品宗师,是他从八岁起,便在猛兽蛇虫聚集的山林中,一次次的历经生死,半只脚踩在鬼门关上,用命换来的。

    “你就直说张三郎,为什么放着这样的好肉不叼,反倒便宜了咱们吧。”冯大头实在是猜不出其中缘由。

    “呃,老表,我就一打杂跑腿的碎催,那些当官儿的,肚里的道道儿,我哪知道啊!许是他得罪了什么江湖大豪,官宦人家,来边军求个庇护吧。”冯四嘬了嘬后槽牙。

    冯大头不关心什么江湖恩怨,在他看来,那些江湖上,所谓的大侠高手,绝大部分,都是一群以武犯禁,被窝里耍狠的匹夫。

    两个人一阵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之后,冯大头就扔下冯四,转身牵过一匹战马,跨马直奔锦州边军的主帅大营而去。

    当天晚上,一个小道消息,经由护卫大帅的值卫亲兵之口,传遍了锦州边军的各个大营。

    据说,募兵营的冯大头,招募到了一个了不得的宝贝疙瘩,兴冲冲的去找大帅邀功讨赏。可爱才惜将的大帅,却连见都没见,直接就把冯大头口中的宝贝疙瘩,发配到大雪营,当伙头军去了!

    没错,就是那个由死囚军犯组成,每次战损高达九成,又名必死营、冬田营的大雪营!

    每次打仗,那些伙头军都被逼着冲在最前面,打起仗来,第一个死的是他们,平时在营里干活最多,受气最多,挨打最多的人还是他们。

    大雪营是由罪囚军犯组成,大雪营的伙头军,则是由那些罪囚军犯中,罪不容赦之人担任。

    当晚,锦州边军的军役司收到了一份,由大帅袁华亲自派人送过来的军档役碟。

    徐虓,字北凉,十六岁,锦州义县人士。父母死于雪灾,自幼被武师徐良收养,养父徐良于天宝五年十月初九病逝。

    武道境界四品。曾为猎户,熟悉山林渔猎,草药采摘辨识。善步弓,猎刀,拳脚。

    识字,能粗浅绘制、堪舆地理标图。

    天宝五年十一月,徐虓投军辽东锦州边军。

    乡邻鱼龙武庄的庄主沈妮蓉、沈氏家主沈从文、沈氏大掌柜沈从礼、三品武师丁潢、安平武庄的庄主傅家坡、孙氏家主孙安平、温家酒楼掌柜温和、退役老卒林虎角、天宝五年锦州乡试解元张钜鹿、锦州杨氏族老扬巍,共有乡邻士绅十人为其联名作保。

    军档役碟上还签押着锦州义县六品武备郎将张三郎、七品县令寇凖,两人的官印。

    身为锦州军役司五品同知的刘婴,没有想到,至今而始,那个被称为必死炭灰的大雪营,将会涅槃重生。

    那一夜,鹅毛大雪,漫天翻卷,好似要将天地反转。

    大雪营,雪中一人,背弓挎刀,孤身入营。

    ps:尨,一个四音四意的多音多意字。

    1。mang杂色杂毛,生存能力奇高的土狗。

    2。meng狼狐野兽之毛,严寒酷暑,生死搏杀之后,依然生机勃勃。

    3。pang庞大,狮虎见之,亦叹庞然大物,非生死之劫,不可与之正面为敌。

    4。long大威天龙,所向无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