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2章 徐虓退亲,沈失佳婿
    “退婚!必须退婚!父亲,您不能再犹豫了!”

    “不行,我沈家岂能行出尔反尔之事!”

    义县沈家的大小姐沈娥义正言辞的向自己的父亲发出了最后通牒。沈娥的父亲,也就是沈家的家主沈从文,严词拒绝了宝贝女儿的要求。

    “大哥,此时此刻,徐虓确实非我沈氏佳婿之选。”

    “二弟,你此言差矣!”

    沈家二爷沈从礼,也在一旁帮着侄女来劝自己的亲大哥。沈从文先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准备跟自己的二弟,好好讲一讲道理。

    “父亲,二叔哪里说错了?那徐虓在义县是个什么名声,您心里不清楚吗?锱铢必较、好勇斗狠、狡诈诡辩!女儿可有冤枉他一字一句?”

    “娥儿,你说徐虓,锱铢必较,对,他是吝啬抠门。”

    “可他从小到大,自己一年四季只穿粗衣麻鞋。却把用命挣来的钱,都给你徐良叔叔买了锦衣贵药,这些你不知道吗?”

    “你说他好勇斗狠,哪一次不是别人欺他年幼,挑衅在先?”

    “你说他狡诈诡辩,他可曾欺骗过一个良善之人?”

    沈家大爷与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的沈大小姐,据理力争。

    “唉,二叔也说句公道话吧。”

    “八年前,徐虓一个八岁的孩子,既要入山采药打猎、又要进城买购卖售、换取家用。”

    “城内城外、三教九流、五行八市,又有哪一个是好相与的?”

    “他要不像娥儿你刚刚说的那样,恐怕他徐家父子两个,也活不到今日。”

    二爷沈从礼,看大哥气得有些脸色苍白,赶忙替徐虓说了几句公道话,来顺顺大哥的心气儿。果然,沈从文听了二弟说的公道话后,气色好了不少。

    “二叔,您刚刚还说徐虓不是佳婿之选呢!”

    沈大小姐见刚刚还帮着自己的二叔,一转眼就替那个徐虓说上话了,心里是别提多不高兴了。

    “沈二叔的意思是,你沈家此时内忧外患,给你找个有钱有势的好婆家,就算帮不了沈家,至少也能保你一命。”

    “我徐虓无权无势,解不了沈家之危。娶你进门,更是买一赔二,更可能害得我和义父,性命难保。”

    “不是我徐虓不好,而是你沈大小姐的命太硬。他怕我父子二人福薄,耐不住你尅。”

    沈家三人吓了一跳,看着书房外,推门而入的徐虓,心思各有不同。

    沈家大老爷沈从文,既羞又愧。十三年前,沈家一批价值万金的货物被城外山匪给截了。是徐虓的养父,三品武师徐良,连夜出城进山,攀爬悬崖绝壁,潜入匪寨,力毙山匪十七人,打开寨门,放官军进寨,这才夺回了货物,保住了沈家。

    自己见当时只有三岁的徐虓,机灵聪慧,又孝顺懂事,就和徐良商议,给两个孩子订了娃娃亲。

    现在,女儿看不上徐虓,想要退亲。二弟因为家里的困境,也支持女儿。徐虓说的也是事实,他娶了自己的女儿,的确是有害无益。

    可自己的女儿背着徐虓,说他的不是,还吵嚷着逼自己跟徐虓退亲。这事儿本来就做的不地道,结果,还让正主儿听了个足本全套!

    二爷沈从礼,想的却是,正好借此机会和徐虓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徐虓主动退亲。

    大小姐沈娥在意的,却是徐虓不请自入在先,话里话外的嘲讽沈家嫌贫爱富在后,最可恨的是,他还说自己命硬,这话要是传出去,自己还怎么嫁人?

    “徐虓,你不请自入,不是君子。”

    “睡糊涂了吧你?全义县都知道,我徐虓就是一个打猎采药、宰狼剥兔子的的粗胚。”

    “徐虓,兔兔那么可爱,你怎么可以杀兔兔!”

    “沈大小姐,你连饿五天之后,要是还能忍住不吃可爱的兔兔,我徐虓任你打骂,屁都不放一个。”

    “徐虓,你无耻!”

    “我牙好,胃口也好,可爱的兔兔,一顿吃仨,骨头都能嚼得稀碎,怎么就无齿了?”

    “你。。。。”

    沈娥见父亲和二叔都不说话,索性也不顾什么男女之防,直接和徐虓当面锣、对面鼓的呛了起来,徐虓也不是善茬,怎么可能让一个自以为是的丫头片子,在他义县第一吵架王的面前,龇牙咧嘴。

    两个人针尖对麦芒,唇枪斗舌贱。最后,还是沈娥,贱不如徐,败下阵来。

    “贤侄,娥儿自小被我宠坏,她是有口无心,你看在伯父我的面上,别和她一般见识。只是,你也知道我沈家现在。。。唉。。。”

    “沈大伯,您也不必为难,我这次就是为退亲而来。”

    “义父说了,所谓定亲,本就是当初酒后的玩笑。至于婚书,他那份已经烧了,您家里的那份也可一炬而焚。”

    “沈大小姐,知书达理,心地良善。义县城里的贫穷孤老,没少受小姐恩惠。我刚刚说的那些浑话,并无轻薄冒犯之意。”

    “只是沈家遇困,沈小姐心里,有苦难言。和我吵上一架,把心里的火气,吵出来,你也能清爽不少。徐虓还有些事情要办,就不叨扰了,告辞。”

    徐虓说完这些话,转身就往外走。他这番话,让沈从文惭愧的无以复加,一时都忘了和徐虓说另一件大事。只不过,他忘了,二爷沈从礼却没有忘。

    “贤侄留步!”

    “说来惭愧,徐良大兄为人高义,贤侄你又明晓事理,我沈家本不该得陇望蜀,再要求大兄和贤侄你雪中送炭。”

    “说实话,沈家外忧,已有贵人相助解决。但沈家内患,就算是那位贵人也鞭长莫及。沈二我厚着这张老脸,求贤侄你能将黄尘弓和清水箭,借我沈家一用。”

    二爷沈从礼说完之后,大爷沈从文的心里长出了一口气,这番话,终究还是要靠二弟来说出口啊。等这次沈家危局一解,也该是把沈家大小事物,都交给二弟了,自己这个性子还是在家里安心赏画练字吧。

    徐虓面色一沉,眼神不郁的打量着沈家三人。

    沈家外忧,是远在京城郊外的酒庄分号,被高官相中,要强取豪夺、强买强卖。沈家在京城也是有根脚的,所以能如此快的解决此事,他并不意外。

    可是,外忧好解,内患难平。

    沈家的内患,是得罪了义县城内,三大三品高手之一的丁潢。

    那丁潢,自己是三品高手不说,还有一个亲叔叔,在锦州边军中,出任边军大帅袁华的亲兵总领。黄尘弓和清水箭,是义父徐良的传家之宝。

    沈家准备花重金,请锦州府城的三品弓箭高手和丁潢比武。有了徐家这两件利器,沈家能不能胜得了丁潢,先不说。

    但不论沈家是胜是负,徐虓把弓箭借给沈家,就等于彻底得罪了丁潢。

    沈家,家大业大,尚且怕丁潢三分。他徐虓一个武道四品的猎户,只有一个武功全失的义父和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死党。敢惹丁潢吗?能惹丁潢吗?

    “贤侄放心,我已经请了武备督管张三郎,去和丁潢的叔叔说项。”

    “同是锦州军武,丁潢的叔叔,想必也会卖张三郎几分面子。”

    “另外,我听说丁潢的叔叔仁义宽厚。当初,虽然是我沈家有错在先,但毕竟丁家到最后也只是虚惊一场。”

    “丁潢父母早亡,最是孝顺这个叔叔。有他说和,丁沈两家的疙瘩也就解开了。”

    “丁潢若因借弓一事,怪罪贤侄,我沈家必然一力承担。”

    沈从礼看出了徐虓的不快,也想到了徐虓的顾忌,因此把话给说了个通透,想让徐虓放心。

    “沈二叔,你要是找了别人去说还好。找张三郎?您还不知道吧,他一个司职选兵、送兵的六品武备督管郎将,都三年没去过锦州边军大营了。”

    “这三年来,他把好汉子,都私留了下来,选送他们去参加武试,为他自己加功升评。”

    “把老弱病残,却全都送去了锦州边军。我听说,边军大营那边放话出来,大帅酒后许诺,边军之中,谁打断张三郎的一条腿,立马儿官升一级。”

    “张三郎去锦州大营为您说和?呵呵,他是嫌两条腿走路太累,想给自己配个拐吗?”

    “沈二叔,我是真的与人有约,错过了时辰,让人久等,便不好了。借弓一事,咱们改日再说,告辞。”

    徐虓觉得沈从礼这个人是很聪明。但很多时候,聪明却反被聪明误。

    “二弟,借弓一事,今后休要再提。徐虓,有何事为难,你跟沈大伯讲,我沈家必定倾力相助。”

    沈家三人听了徐虓的话,才知道自家被张三郎给蒙了。沈娥更是心里暗骂张三郎黑心贪财,诓了自家十两金子。倒是沈家大爷沈从文,不但没有因为徐虓婉拒借弓一事而心有芥蒂。相反,在听说徐虓有事求人之后,还主动开口,提出要帮助徐虓。

    徐虓听了沈家大爷的话后,脸上的不郁之色渐去,本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苦笑了一下,欲言又止的摇了摇头,拒绝了沈家大爷的好意,离开了沈家。

    临走之时,他顺手带走了,他翻墙进来后,那头向他呲牙咧嘴,被他一脚踹昏了的沈家护院犬。

    “有人翻墙进院,都不咬不叫,这样不称职的狗,晚上我替沈家把它炖了吧。”

    《漓阳前史》记:漓阳历,天宝五年。北凉蛮王徐虓,于义县沈家内忧外患之际,登门退亲。

    《漓阳后史》和《沈家族誌》却记:漓阳历,天宝五年。义县沈家内忧外患之际,北凉贤王,徐公,登门退亲,先解沈家外忧。同日,徐公以四品武者之境战三品武师丁潢,舍命斗箭,再解沈家外患。沈家浅视,失此佳婿。沈氏后人需引以为鉴,浅视之家,必失佳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