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4章 只为奸佞以臣活,不起叛乱称帝死
    天下十一国,分别是:突厥、漓阳、西楚、西蜀、南唐、东越、北魏、大隋、西汉、南宋、北漭。

    其中,东越老帝勾差,残年风烛、无力政事、久居深宫。太子勾盛,年仅十岁,满朝文武视其为稚童。

    在戏文里,监国的皇叔,都是奸臣。可东越的监国皇叔、大司马勾辛,却是忠臣典范。只可惜,勾辛虽兵权在握,却性弱畏难、少谋寡断,整个东越皇族,仅靠长公主勾灵一人支撑。

    但长公主毕竟是个女人。中原天下,礼教规仪。一个女人,哪怕武力再强、谋略再高、身世再显赫,也逃不过一道名为婚姻的枷锁,长公主也不能例外。

    东越群臣,之所以对长公主多有妥协,坐视其日益崛起。就是因为他们知道,等长公主到了大婚之龄,终归是要嫁人的。

    而之前属于长公主的一切,不管长公主愿不愿意,都将会作为她的嫁妆,归夫家所有。

    这一年,长公主到了大婚之龄,东越的文武世家、豪门大族,也终于等到了稻熟归仓的日子。可是,长公主却迟迟不宣布,和哪一家定下婚盟之约。

    于是,图穷匕见。

    城外,御林军的主帅,被手下副帅以私通突厥,欲起兵变之名,先斩后奏,击杀于军帐之中。

    城内,城卫军统领,被手下副统领举报克扣军饷、暗卖弓弩刀甲,让刑部联同兵部一起把他给下了军狱。

    各部、台、省、府、衙,尉、衙、捕、兵、掌权之人,凡属长公主一脉,尽皆被以各种铁证如山的罪名,给削官问罪、下狱杀头。

    渐渐失去耐心的东越文武豪族,终于开始磨刀霍霍,逼宫长公主。

    只有守卫皇宫的禁卫军,如一支独木苦撑的孤萍,在乌云摧城之际,还没有什么异动。这是东越文武豪族,留给长公主,最后的体面。

    如果长公主再不决定下嫁何家。那么东越皇族今后,连当一个稍有体面的吉祥物,都没资格了。今后,东越皇族只能彻底沦为世家豪族手中的扯线傀儡。

    终于,长公主颁下了婚书。

    一日之间,东越南七北六,十三省,都有官职或大或小的署官、书吏向东越万民,宣读了长公主的婚书。

    “天下招婿!凡东越境内之民。无论贫富贵贱、高低胖瘦、无老丑少俊、只要身无婚娶、未犯不赦之罪,皆可于腊月二十八之日,进京一试,长公主设文武三试,最终胜出者,可为东越驸马,长公主之夫婿。”

    “神来之笔、哈哈哈、神来之笔啊!”

    “我们断了她的兵权,却没想到她会启用那些无兵无权的署官书吏,把我们这些执子下棋的人,硬生生拽到这棋局之中。”

    “如此临危有智的无暇美玉,与我家文曲星,真是相得益彰、相得益彰啊!”

    东越宰辅蔡倞,抚须浅呷了一口东越南省翎州特产的玉龙含翠后,开怀大笑道。

    “诸位,今年翎州那边可不太平啊。这明前的玉龙含翠,今年连宫里都断了供应。”

    宫里都断了供应,但是他蔡倞的府里却没断,臣贵于君,不过如此。

    “蔡相,茶不茶的咱先放在一边。如今匪患四起,宫里的贵人,少喝一口茶,也不是什么大事。”

    “都到这个份儿上了,长公主还敢反手一击。如此刚毅烈女,非我家豹龙之将,方能彻底驾驭啊。”

    大将军潘鎂,听蔡倞说长公主和他蔡家嫡孙,相得益彰,立马就不乐意了。你蔡倞就是把孙子夸上了天,甚至以权造势,把他吹成了文曲星转世,又能咋滴?

    有能耐,把你孙儿的名字,弄到天榜十名仕上去。老子用黄金打一个五尺高的‘服’字送给你。

    当然,这些只是潘镁心里所想,他还没傻到凭白无故的,就说这些得罪人的大实话,去招惹蔡倞那条老狐狸。

    “两位这么夹枪带棒的说话,累不累啊?”

    “咱们还是把话说在明面上吧。现在,举国皆知,长公主要选婿。”

    “我们拦得住千人、万人。却拦不住东越倾国之众。”

    “蔡阁老、潘大将军,您二位就不怕,真有人能力压群雄,过了长公主的文武三试?”

    “咱们几家的后生,要是没有一个人,能收了长公主。那这些年,你我可就是为别人,做了嫁衣啊。”

    东越第一豪族,宇文家的家主宇文奴,说起话来直来直去,面对东越文武两位大佬,也一点儿没有谦卑尊崇之态。

    别看宇文奴的名字里面有一个奴字。可他这个奴,却不是东越之奴,而是天下第一强国之主,突厥大可汗‘阿史那裕古’在东越的取富之奴。

    再说白些,宇文奴就是突厥,在东越的利益代言人。

    他把突厥的皮革金银,卖到东越。再把东越的药材茶叶、豆酒布油,贩回突厥。那银子,简直赚的如大河取水一样容易。

    再加上,他有突厥国主在背后撑腰。所以在东越,还真没几个能让宇文奴惧怕的人。

    “哈哈哈,宇文家主稍安勿躁。你的消息,已经过时了。”蔡倞得意洋洋、抚须大笑。

    “此话怎讲?”宇文奴不耻下问。

    “现在,是文武两试了。第三试,已改成军战之试了。”

    “就算真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个文武双全的万人敌。老子手下的十万御林军,在第三试的时候,也会把他给碾碎推平了。”潘鎂得意洋洋的答道,

    说起来,正是他潘大将军,以整肃京畿治安为由,派重兵包围了大司马和长公主的府邸,逼着皇叔勾辛和长公主勾灵,答应了更改第三试的考项。

    “恐怕这样,更顺了长公主的意啊。”宇文奴眉头微皱。

    “怎么个意思?”潘鎂也不耻下问。

    “宇文家主是担心,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我们在军战之时,打出真火。无论伤亡几许,彼此之间,都会产生龌蹉。”

    “万一我们三家的麒麟儿,在军战之时,被某个潜伏的死士刺客,给弄死了。让咱们误以为是彼此下了死手。”

    “到时,咱们可就不是彼此生隙,那么简单了。搞不好,就是当场翻脸,决一死战。从此后,咱们三家就会彻底决裂,给了勾氏皇族喘息壮大之机。”

    蔡倞不愧是老奸巨猾之辈,一眼就看出了长公主因势利导的暗棋杀招。

    “小丫头片子,可真够狠的!”

    “这样的毒妇,我可有点儿不放心让我儿子娶她进门了。要不咱们干脆。。。。。。”

    潘鎂听蔡倞一说,吓出了一身冷汗,说实话,他现在真不想让自己那个傻儿子,娶长公主进门了。

    ‘娘的,自己父子俩绑在一块儿,也没这个女人心眼儿多啊!’

    “大将军慎言!咱们和宇文家主不一样。说到底,勾氏一脉,也是东越正统。若是没了他们立在台前,其他十国,就有了兴兵来伐的借口。”

    “到时,你我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兔——死——狗——烹!”

    “乱臣可活,叛臣必死。这是天下帝主的底线!”

    一直温文尔雅的蔡倞,猛的站了起来,声色俱厉、咬牙切齿的瞪着大将军潘鎂低吼道。

    “阁老,休要发怒,大将军也是有口无心。”

    “阁老您也不必忌惮于我。咱们其实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您二位,怕没了勾氏一脉,会落得兔死狗烹。我宇文家,又何尝不担心,会被鸟尽弓藏呢?”

    宇文奴觉得这一次对于三家来说,能不能娶到长公主,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宇文家和蔡潘两家,终于把一些以前不能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挟勾氏以令东越!只为奸佞以臣活,不起叛乱称帝死。”

    “从此以后,三分东越,岂不快哉?”

    “老夫有一计,可解长公主,阳谋杀招。不知二位可愿听之?”

    “宇文奴,唯阁老之命是从。”

    “潘鎂,全听宰辅吩咐。”

    “这个东越驸马,咱们三家以抽签来决定,驸马之位花落谁家。”

    “抽签之前,每家皆拿出两份重礼,预作对另两家的补偿。”

    “抽签之后,得公主者,将预备下的重礼交出,另两家,则彻底退出驸马之争。不给勾氏煽风点火、浑水摸鱼的机会。”

    “善!”

    “好!”

    一国公主的婚嫁,就这样被东越文武豪族中的三大世家,以抽签这种儿戏的方式给定下了,以臣欺主,莫过于此。

    就在东越三大世家,定下同盟之约,以抽签来决定长公主,花落谁家的时候。

    距离东越国都千里之外的仲越山金砖寨里,整个东越最厉害的四十五家饷马,也在为选谁来做东越绿林总瓢把子,而吵的热火朝天。

    老汉先来举几个例子说说这四十五家的饷马,有何厉害之处?

    大鹏山,八百擅用瘟毒的毒兵毒将,打得周围三个共计四万人的寨子,一丁点儿脾气都不敢有。

    鹞子口,全寨上下,五千多个铁匠,整个东越绿林道,七成的兵器战甲,都是人家打的。

    金雕岭,百十个从西蜀逃难过来的读书人,落草为寇之后,不研究怎么打家劫舍,偏偏整了一个绿林学塾出来。还编了一套因材施教,专为绿林子弟订制的专科教材。

    然后又教出了九十多个在千人小寨,说一不二的绿林翘楚。

    现在金雕岭的绿林学塾,在东越那就是绿林国子监一样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大寨的寨主和当家,都想把自家的崽子往里面送。

    青鸾山,号称只有送不到的鬼,没有医不活的人。

    一群妙手回春、擅治内外伤科、疑难杂病的江湖郎中,放着好好的坐堂医师不做,竟干起了占山为王的买卖。

    黑鹳沟,当家的两位寨主,一个是鬼手神偷、一个是绿林活字典,整个东越绿林最大的消息贩子就是这二位。

    这四十五家寨主,相聚一堂,就是推选那位被尊为东越绿林第一人、仲越山八百里水寨、总辖大寨主、单通,做东越绿林道的总瓢把子。

    没想到这位单大当家,却是一个不行,两个不愿,坚决不当这个其他人求之不得的绿林龙头。

    众人问他“因何不愿坐这东越绿林道的头把交椅?”

    单通只说“再等三天,便知分晓。”

    再然后,就是任众人说破了天去,他也只是笑而不语。

    三日后,这把东越绿林道的头把交椅,终于不再空悬,被众人心悦诚服,推选坐上去的人,却不是单通。

    而是一个二十多岁,俊朗潇洒的年青公子。几个月后,一个差点让人惊掉下巴的消息,传遍天下。

    东越长公主大婚,所嫁夫婿,竟然是东越绿林道的新任总瓢把子!

    东越长公主竟然选了一个饷马头子做驸马?天下诸公,还没有消化完这件奇闻异事的时候,东越再生巨变。

    那位新晋的东越驸马,招安了东越绿林十三万饷马,组成新军。原东越绿林第一人、仲越山总辖大寨主单通,任东越新军兵马副元帅。

    身任东越新军兵马大元帅的东越驸马,又从新军之中选精锐奇才一万人,建驸马亲军,名为百怪军。一时间,无论在朝在野,以东越三大世家为首的东越文武世家豪族,尽皆鸦雀无声、噤若寒蝉。

    这些称霸东越多年的世家豪族,会怕了区区十三万的饷马吗?

    是的,他们真的怕了。

    东越军伍,几乎二十年没见过血了,平时所谓的剿匪,也只是收了对方钱财之后,虚张声势的做做样子,而这十三万由绿林饷马组成的新军,却是刀尖舔血的亡命徒。

    以前,他们分散于各地,如一盘散沙,各自为战。现在,他们兵合一处,将打一家,聚沙成塔,终于成了气候。

    更让三大世家绝望的是,那位新驸马,竟然还是一位一品天人境的高手。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天人境高手,而是天榜十强,天下最强十人之一!这下子就连暗中刺杀,也不可能了。

    紧接着,这位新驸马又是连连出招,他没有直接减赋降税,去动三大世家的根本利益。

    而是,从一众归顺了长公主的大小饷马处,募集了不少银子。先是兴建蒙学,无偿教授贫寒之家的孩子,识字算术。

    又广建孤老院,养无家可归之老人,以继天年。他又刻意对三大世家做出了些让步,以此换来长公主之前暗中培植一大批中下层文吏、军官的升迁。

    使得长公主所代表的东越皇族,在民间和底层文吏军官之中,威信大增。再加上,王叔勾辛本就执掌东越半数兵马,在驸马新军的呼应之下,东越皇族终于一扫颓势,重掌大权。

    民心军权、底层文武,尽入彀中。

    文韬武略、权谋心术、无所不精,

    东越驸马赢东床,东越风光,独占六成。

    ↖(^w^)↗:我是分割线

    《漓阳誌》记,所谓武庄者,闲时,授民壮以武,保属境之平安,护运财货于属境之内,以养虚耗,战时,辅军勇以靖安宁。

    锦州义县,有安平、三泰、鱼龙、勇字营,四大武庄。

    安平武庄,由大财主孙安平出资,高价雇请锦州本地的高手组建,总教头,左手惊雷傅家坡,三品武师,一手惊雷刀法,左手使出,更添七分凌厉。

    另有枪棒、刀剑、拳脚三位四品武者为教头,在四大武庄中,武力第一、气焰第一、嚣张第一,早有吞并其他三大武庄之意。

    三泰武庄,前锦州第一镖局的成名镖师,铁腿伏涂和其弟小算盘伏省所创。

    兄弟二人皆为四品武者,武庄中,多是锦州镖局里,厌倦厮杀而退出的镖师,伏涂、伏省二人,看似忠厚,实则一直利用其他三家的矛盾,左右逢源、从中渔利。

    勇字营里,多是锦州边军中的伤残退役老卒,

    大当家三品武师林虎角,原是锦州边军猛虎营的主将,为了给边军中因伤病衰老而退伍的老卒们谋一条生路,在正值壮年当打之际,主动向大帅袁华请辞退伍,在义县筹创了勇字营,边军大帅袁华,手书“军法六十七贴”赠之。

    渔龙武庄,其中多是渔夫猎户,四大武庄中,实力最弱的一家,全靠老庄主,四品武者,仁义大侠沈阳泉支撑。

    不久前,老庄主沈阳泉为了猎熊取胆,救治一个因家中独子在战场上,被突厥游骑射杀而肝火撞心的老兄弟,带病猎熊,重伤病逝。老庄主唯一的女儿,沈妮蓉接掌鱼龙武庄。

    就在鱼龙武庄老庄主沈阳泉出殡的前一天,安平武庄总教头傅家坡,亲自为武庄里的瘸腿马夫李二狗定了一门婚事。

    “谢庄主大恩!二狗做梦都没想到,我这等无田无钱的瘸腿赖汉还能够娶上婆娘。”

    “今后只要庄主您一句话,二狗我就是豁出去肩膀上这四斤半不要了,也要为庄主您拼死搏命,水里火里,万死不辞!”

    李二狗跪在傅家坡的面前,哭得涕泪横流,一边赌咒发誓,一边把干巴巴的胸口拍得砰砰作响,那张爬满了沟壑褶皱的焦黄老脸,因为情绪激动而憋得通红。

    傅家坡看着不停向他表着忠心的李二狗,深感人生无常。

    想当年,李二狗也是锦州府城内,佑家班的当家伶角儿,只是这厮,嘴下无德,有一年佑家班的当家班主过寿。

    李二狗在寿宴上,对着当家班主大放厥词,夸口自己养活了,包括当家班主在内的整个佑家班,让当家班主给自己行拜礼。

    要知道,生辰寿宴之日,过寿之人只对生养自己的父母行拜礼,这叫不忘本,也叫谢生养。

    李二狗让当家班主,在过寿这天给他行拜礼,就是把自己隐喻比成当家班主的父亲。

    结果,当家班主恼羞成怒,叫人打断了李二狗一条腿,并将他赶出了锦州府。

    安平武庄里,有一位颇好听戏的小头目,看李二狗可怜,就把他介绍到了安平武庄做马夫。

    昔时昂步优伶郎,今日瘸足养马忙。

    “我安平武庄,几百把刀,哪轮得到你去拼命。”

    “二狗,老爷我给你定下的这门亲事,你可曾满意?”

    “满意、满意、小人一千个满意,一万个满意。”

    “明日,就安排你娶她过门儿,你不会觉得仓促吧?”

    “不会、不会,不怕老爷您笑话,自从这条腿断了之后,小的我都憋了十多年了。小人我恨不得今晚就洞房。”

    “二狗啊,明天这小小的义县城里,可不止咱们一家办事,渔龙武庄那边,明日也会走官道葬。”

    “两边找的风水先生是同一个人,娶亲和下葬,被安排在了同一个时辰、走同一条官道。”

    “你虽然只是一介马夫,但咱们安平武庄的人,哪怕只是一个马夫,也不比任何人低贱。”

    “所以,明天若是两家真走了个顶头碰,你也不用害怕。”

    “有老爷我和全庄上下的几百口刀在,就绝不会眼睁睁的看你受了委屈。”

    “和你说这些,就是要告诉你,不管明天发生了什么,你只要记得“别怂”这两个字就行了,万事有老爷给你做主。”

    “小人记下了,明天就是渔龙武庄那帮猎户渔夫砸断了小人这一条好腿,小人也绝对不怂。”

    “好了,下去休息吧,明天是场好戏,你可是唱头牌的大角儿。”

    这一夜,有瘸汉,因娶不眠。

    这一夜,有孤女,失父垂泪。

    这一夜,有利欲熏心者,磨刀霍霍。

    这一夜,有抱打不平者,擦弓拭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