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多元宇宙之执剑求〕〔神级大明星〕〔我的高端文艺人生〕〔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三界好公仆〕〔重生之最好时代〕〔重生奶爸之老实人〕〔救了冷傲班花以后〕〔谍海猎影〕〔淑苑〕〔瓷界无痕〕〔叶尘〕〔妖孽弃少在都市〕〔重生之吾不枉此生〕〔都市至尊狂兵〕〔我的创业时代〕〔影后的嘴开过光〕〔恋战新梦〕〔荣耀的华娱〕〔前任遍仙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6章 白衣僧人渡鬼王
    魍魉,凶暴之鬼神。

    上古有七国,分别为:齐、楚、燕、韩、赵、魏、秦。

    秦灭齐国,齐帝有三子,携无边怨愤,生而亡去,不入轮回,化为鬼神。

    其一者,居万恶苦海,是为恶神;

    其二者,居极暴凶荒,是为魍魉;

    其三者,居京邪帝宫,是为枭鬼。

    佛祖渡化三者,

    恶神被佛法感化,立地成佛,为佛门善法尊天菩萨。

    魍魉,轮回转世,常驻人间,为护佑万民百姓的护法金刚明王。

    枭鬼,冥顽不灵,佛祖封镇其于人间一寺,以无穷岁月,渡化其邪戾狰狞。

    每一轮回的魍魉,都居于封镇枭鬼的那座寺庙中,那座寺庙也因此得名,魉禅寺。寓意有教无类,凶暴如鬼神魍魉,亦可洗尽铅华,参禅成佛。

    如今的魉禅寺,可有趣的紧。它是漓阳境内,最小的庙。也是天下佛宗里,最大的寺。

    说它最小,是因为整个魉禅寺,只有两名僧人和佛堂、僧舍、客舍、厨舍,四间青瓦小屋。

    说它最大,是因为魉禅寺里的那两位僧人,一位是佛宗第一高僧、天榜十僧之首、天榜第三强者,珑树禅师;一位是在十二岁时,以童子之龄,名录天榜十僧的白衣僧人李铛心。

    虽无烂坨僧百万,却有魉禅佛两尊。

    这一日清晨,魉禅寺内,师父珑树禅师和徒弟李铛心,作罢了早课,正在用早饭。

    “铛心啊。”

    珑树禅师看着两三口就把碗内菜粥,倒进肚子里的徒弟,实在是有些无语,这个徒弟什么都好,就是太懒了。

    为了能在做早饭时,少忙碌一会儿,就在前一天烧饭时,故意多做些饭菜,然后,等到早饭时,把前一天剩下的饭菜,加点水,煮成菜粥。

    李铛心放下碗筷,双手合什后看向师父,那意思是‘师父,你有什么话就吩咐吧,弟子虽然懒得说话,但是洗耳恭听。’

    “公主坟的那个鬼王,为师可是足足给了你一个月的时间去渡化啊。今晚是最后一天了吧?”

    李铛心,点了点头,意思是‘师父,您记性真好。’

    “要是有难度,就先放一放,一会儿你收拾一下行李,陪我去一趟辽东锦州的龙泉寺,等回来再去渡化那个鬼王,来回也就千八百里的路程,要不了多少时间。”

    “师父,半途而废是不对的,我还是先去渡化鬼王吧,您自己路上多休息。”

    这回李铛心说话了,没办法,再不说话,就要和师父走千八百里的路去什么辽东锦州了,公主坟离这里只有不到百里的路程,自己都懒得走,千八百里,开什么玩笑啊。

    “铛心啊,你越来越有慧根了,那师父就先不去辽东锦州的龙泉寺了。”

    一个月前,珑树禅师交代李铛心,去百里外的公主坟,以佛法,渡化一个千年的鬼王,李铛心虽然在小事上极懒,但对师父的吩咐,是不会糊弄的,

    每一次都是师父有命,他就雷厉风行的完成。当然,珑树禅师觉得,那是他想早点儿完成差事,好继续懒懒的发呆。

    李铛心,当夜就去了公主坟降妖伏魔。结果,他到了之后,发现公主坟的地下,竟然是一座古时的地宫遗址,那个没有名字的无名鬼王,和他麾下的鬼兵鬼将,都是地宫里陪葬的兵将,死后所化。

    也许是因为这些兵将,都是忠心耿耿之人,死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不平怨愤,所以,就算死后为鬼,他们也没变成凶恶害人的厉鬼。

    既然对方没有干伤天害理的事情,李铛心见此,也懒得招惹他们,想着回去告诉师父一声,让他们继续人畜无害的在此修练就好了,将来是入地府为鬼仙,还是进轮回而转世,就看他们各自的福缘造化了。

    没想到,李铛心离开的时候,却惊动了那个无名鬼王,对方也是个爆脾气,以为他是来降妖伏魔的法师,二话不说就动起手来。

    这一动手,李铛心发现了蹊跷,那些在一旁助战的鬼兵鬼将,他们的鬼力之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丝凶戾煞气,

    不动手的时候,这股凶戾煞气会隐藏在他们的鬼心之中,很难察觉,一动上手就会显现出来。若是放任不管,日久天长,这些忠诚执念所化的善鬼,都会变成害人索命的戾鬼,

    那个鬼王已经戾气缠身,只不过他身上有可以遮掩天机之物。所以,直到李铛心和他动手的时候,才发现他身上,那已几乎化以虚化实的怨戾煞气。

    而且,李铛心还发现,那股凶戾煞气是隐藏寄居于众鬼的鬼心之中,已与鬼心融于一体。要么,碎其鬼心,让其魂飞魄散。

    要么,以无上佛法开鬼门关,送鬼入轮回大道,经忘川河水,洗其戾气、鬼气,超渡其轮回转世。

    也许,以佛祖的大神通、大智慧、大慈悲,还有其它的办法,但以李铛心的能力,除此两者,别无他法。

    “师父啊,您为什么总是交给我这种劳心劳力,又消耗时间的差事啊?”

    这一个月,可把李铛心累坏了。公主坟,无名鬼王麾下,原本有十万鬼兵、七十二先锋、三十六鬼将、九大鬼帅。

    经过李铛心的不懈努力,除了无名鬼王之外,只剩下三千鬼兵、三名鬼先锋、两名鬼将、一名鬼帅。

    “各位,你们打了小僧一个月,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吧?”

    “小僧对众位并无恶意,既不是要封镇各位千年万载,也不想让各位魂飞魄散。”

    “你们应该清楚,再继续下去,用不了多久,你们都会被鬼心中的戾煞所侵,那时候,各位就会变成只知杀戳的修罗恶鬼,你们此时心中的执念,也会被杀戳之心所吞噬殆尽。”

    “各位轮回转世,再修来生,心中执念若深,轮回转世之后,亦有可能再续未竟之事、再忆所思之人。”

    李铛心看着眼前这些公主坟最后的鬼兵鬼将,如往日一样,先礼后兵,万一能劝得他们主动投入轮回,自己不是也能省好些力气嘛。

    “我等虽为鬼类,但亦知晓善恶好歹。只是,每当禅师您渡化我等之时,我等均身不由己的被鬼心中的戾煞所控。”

    “禅师多日来,为渡化我等,所耗极多。今日,您还是直接以雷霆手段,让我等残存鬼物,魂飞魄散了吧。我等会以全身鬼力,保一刻之清明,束手待戳。”

    场中唯一的一位鬼帅,并没有像平时一样,不等李铛心把话说完,就提刀和李铛心厮杀在一起。而是,抱拳拱手,十分礼敬的回话。

    “也算小僧我这一个月来,没有白忙,放心吧,小僧还撑得住。”

    李铛心听了这名留到最后的鬼帅之言,心中颇感宽慰,自己这一个月,没有白白忙碌啊,总算他们还是领了情的。

    “我佛慈悲,贫僧李铛心,今日为公主坟一众鬼兵鬼将,独开鬼门关,望各位轮回转世,早得自在,南——无——阿——弥——陀——佛。”

    月光下,有一白衣僧人,双手合什、颂经施法、宝相庄严。

    一道幽黑无光的高大石门,从地底渐渐升起后,缓缓开启出一道缝隙。

    “鬼门关在阳间开启的时间有限,让贫僧再助各位一臂之力。”

    李铛心双臂展开,从他的左右双臂飞出一头金狮和一只青鸾。

    金狮身化百丈,飞到鬼兵鬼将之前,先是一声雄浑威严的狮吼,镇住了他们鬼心之中的戾煞。

    紧接着又甩动颈间鬃毛,一根根金色的鬃毛化做一条条金索,系在了所有鬼兵鬼将的身上。金索甩动,如闪电霹雳、将一个个鬼兵鬼将送入鬼门关内。

    “锵——锵!”

    青鸾一声长鸣,金狮猛一甩头,金索飞动,将一个又一个鬼兵鬼将,疾射向了已经在缓缓关闭的鬼门关。

    “锵——锵!”

    青鸾展开双翅,不见身躯变大,只见两翼暴涨,双翼拍打挥舞,刮起阵阵狂风。

    一个又一个的鬼兵鬼将,借着金索和狂风,飞进了鬼门关内。

    那个主动压在最后面,把转世轮回的生机,让给其他鬼兵鬼将先行的鬼帅,赶在鬼门关闭前的最后一刻,借着青鸾双翅挥舞的大风,落在了鬼门关内的轮回路上。

    ‘好风当借力,送鬼入轮回。’

    漆黑厚重的鬼门关,无声无息的沉入地底之中,就像它从来没有在人间出现过一样。

    茫茫杂草,丛生在荒野之中,铺满这片广袤无垠的土地上,彼此相倚相伴。

    唯有那地宫的入口,像一只孤独的眼睛,凝视着满天星河。

    ——咻!

    一道鬼影,划破夜空,从地宫里飞出,向着东北方向冲去。

    砰——哼!

    一声闷响,一声闷哼。前者,是鬼影撞到了李铛心布下的无形佛壁之上,发出的声音。后者,是鬼影在向布下这道佛壁结界的人叫板,意思是,小小结界,也敢拿出来献丑。

    青鸾金狮化为两道灵光,飞回到李铛心的双臂之中。

    砰——砰——砰——砰——砰——砰——哼!

    鬼影足足撞了一个时辰,都没有撞破佛壁结界,他最后一哼,颇有些大言不惭,被教训了之后,用恼羞成怒来给自己往回找脸儿的味道。

    “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鬼王您慢慢撞,小僧不急、不急。”

    “天亮之前,把咱们的事情了了就成。”

    “您不撞了啊,那咱们一起先晒晒月亮再说?”

    要不是这一个月来,无名鬼王已经清楚了李铛心的性格,换了个人,恐怕真以为这个白衣和尚是在调侃自己。

    除了超渡他手下鬼兵鬼将的时候,这个和尚还算是雷厉风行,没有偷一点懒,其余时间。。。无名鬼王生前也算阅人无数,可从来就没见过像这个白衣和尚这样懒的人,

    面南而来,面南而回,连个身都懒得转。

    亏得自己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个特立独行的得道高僧,要不是手下鬼兵鬼将,第一次和这个和尚交手的时候,那个擅使水土双法的鬼帅,用地水泥浆化成的泥龙,弄脏了这和尚的白色僧衣。

    在眼看着就要被他给斩妖除魔的时候,那个鬼帅福至心灵的喊了一声“大师,饶命,我给您把衣服洗干净,

    然后。。。。。。然后那个鬼帅就一直留到了最后,羞耻啊,堂堂鬼帅竟然靠着用水法来洗僧袍,才苟延残喘到了今日。

    看到无名鬼王斜瞥着自己身上的白色僧袍,李铛心的心中也很是无奈啊,自己也不想穿得这么清新脱俗啊,灰色的僧袍多好,脏个一块半角的,都看不出来,可师命难违啊,

    师父他老人家说了“咱们魉禅寺,有的东西,拿了出来,太过惊世赅俗。没有的东西,为师也变不出来。”

    “降妖伏魔,是我佛宗之人的本份,不能收钱。传武授徒,咱们师徒俩,除了力气大些,也没什么可教给人家的,想来想去,也只有把你打造成咱们魉禅寺的活招牌,这一个法子了。”

    “这年月,佛法再高,也得吃饭啊,没有些与众不同之处,众位施主凭什么到咱们这来敬香礼佛?”

    “和尚,你可敢与我打一个赌,我若输了,任凭你处置,你若输了,放我离去,如有违誓,魂飞魄散。”

    “阿弥陀佛,蒲博赌物,乃是犯了吉罗。所以,贫僧不赌。”(突吉罗,佛经用语,一切轻罪之源。)

    “此刻施主凭着千年修为,强压戾煞,再过三日,施主压不住心中戾煞,化身修罗,就会造下无边杀业。”

    “和尚,我知道你法力神通,俱都在我之上,既然,你不愿和我一赌,那我就只好......”

    “自爆元神!”

    只见无名鬼王的鬼身之上,猛然爆发出一股狂躁暴戾的元气波动,他竟是如此刚烈,说自爆元神就自爆元神,一点儿都不带犹豫的,宁可自爆元神魂飞魄散,也不愿放下心中执念去轮回转世。

    “南无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起,李铛心在千钧一发之际,运起佛宗神通神足通,瞬间闪现到无名鬼王身前,一指点在了无名鬼王鬼身上。

    无名鬼王体内的元神转瞬间风平浪静,在即将爆发出山崩海啸威能之时,嘎然而止。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非罪大恶极者,断不会施诛魂灭魄的霹雳手段。”

    “鬼王,你虽雄霸一方,但与麾下一众鬼兵鬼将,却没有杀生害命,妄造杀业,又何需自爆元神,魂飞魄散呢?”

    “不知鬼王你心中有何执念,但有一折中之法,可暂时化去鬼王心中戾煞,然后鬼王先跟我去魉禅寺修行暂居,我们共同参悟,如何彻底化去鬼心中的戾煞之源。”

    “至于鬼王心中的执念,解铃还需系铃人,就只有靠鬼王,你自己来化解了。”

    “和尚,你真能暂时化去我鬼心中的戾煞?”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那你为何要把我麾下鬼兵鬼将,都送入轮回?”

    “阿弥陀佛,他们根基太浅,经受不起贫僧这个法子。”

    “好吧,如果你真能暂时化去我鬼心中的戾煞,我就听了你的吩咐。”

    ............

    “和尚,你怎么还不施法?难道是骗我不成。”

    “施主可知道,一个月前,小僧每日都必犯我佛宗不勤之戒。”

    “你这和尚,神通虽强,但属实太慵懒了些。”

    “那施主知不知道,这一个月来,日间,小僧要打座颂经,为你麾下一众入了轮回的鬼兵鬼将,祈求佛祖护佑他们早脱轮回,洗尽因果。”

    “夜间,小僧要赶路百里,到这里唤出鬼门关,送他们入轮回转世。一个忙字,道尽了小僧这一个月来日月交替。”

    “和尚,你是在向我邀功买好,还是诉苦告勤?”

    “小僧说这些,不是给施主听的,是给小僧自己听的,这样一会儿,小僧化去施主心中戾煞时,会格外的卖力。”

    我打!

    李铛心没有运起神足通,仅凭肉身之力,一跺足,就猛窜到无名鬼王身前,一拳打在了无名鬼王的胸甲之上。

    轰!的一声爆响,无名鬼王被李铛心一拳打出了二十丈开外,还没等无名鬼王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李铛心已后发先至到无名鬼王的背后,双手结外缚印,重重轰在了无名鬼王的后背上。

    紧接着,一记又一记的外傅印,狂轰乱炸一般的砸在了无名鬼王的身上。

    无名鬼王觉得自己就好像狂风暴雨中,一叶飘荡在大江大河上面的小舟,随着风雨,不对,是随着那个白衣和尚的拳头,凌空飞舞,

    无名鬼王发誓,自己没有用上一丁点儿的神通法术,真的就是被那个和尚,打得飞了起来......呃,还是叫禅师吧。要不然恐怕不用自爆元神,也会被揍得魂飞魄散吧。

    怪不得禅师说,自己麾下的鬼兵鬼将,根基太浅,承受不住这个法子。就是自己,也得豁出命去,才能勉强挺住啊。

    呼!

    不知道打了多少拳,李铛心才收住了拳脚,深深呼出了一口胸中的浊气。

    无名鬼王,则双目无神的仰躺在地上。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虽然,鬼心中的戾煞,被拳脚给打化得无影无踪,可一想到今后,鬼心中的戾煞,再生出来的时候,还会来上这么一遭,无名鬼王突然觉得也许自爆元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月光下,一个俊朗神丰,眉目清爽的少年僧人,坐在一头金色的狮子上,双手合什,颂经赶路。僧人的身后,一只青鸾,凤爪上抓着一个身穿黑甲的健壮鬼物,御风而行。

    三日后,又是一个月圆之夜。一个带着面纱的黑裙女鬼,从已经鬼去坟空的公主坟地宫深处,走了出来。

    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她的黑衣黑裙和黑色面纱之上,黑裙女鬼的眼中,没有任何情感,仿佛在她的眼中,世间一切,都与她无关。

    黑裙女鬼的身上,只有微微几许淡淡的阴气,并没有什么凶戾煞气,也没有什么森寒鬼气,

    一个普普通通的月圆之夜,一个普普通通的黑裙女鬼。

    如果,不是她随手一挥,无数杂草化为千刀万剑,把一个赶到此处,想占了地宫的千年妖王,给万剐凌迟了。

    谁又能猜到,这个黑裙女鬼,是如此的深藏不露。

    黑裙女鬼,回身看了看身后的地宫入口,轻轻叹了口气。

    ‘地龙翻身’

    公主坟地宫,沉进了大地的深处。

    黑裙女鬼,身化一朵乌云,向着魉禅寺的方向,不疾不缓的随风飘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爆萌小兽妃:邪王〕〔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魔法塔的星空〕〔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好孕鲜妻,一胎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