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牧野丽丽〕〔井泉传〕〔浮尘之外〕〔重生现代之最强女〕〔清穿小萌后:霸道〕〔任女〕〔豪门蜜爱,重生天〕〔妃要爬墙〕〔金粉〕〔不负相思便染尘埃〕〔天外来客之苏满〕〔重生之苍莽人生〕〔玄医暖婚:腹黑靳〕〔我的理由老公〕〔医武兵王〕〔黎隐传奇〕〔重启修仙纪元〕〔我的1982〕〔我的佛系田园〕〔星网帝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16章 大雪营
    徐虓在义县的时候,就听说过大雪营的恶名。在他想来,一群罪囚军犯呆的地方,肯定是又脏又乱,里面的罪囚军犯也必定个个出口成脏,暴燥易怒。要不然,就是死气沉沉中透着绝望和压抑。

    徐虓心里已经盘算好了,进入大雪营以后,如果有人敢跟他炸刺儿,想欺负他这个新兵,他就用自己沙锅大的拳头,告诉那些英雄好汉,这个叫徐虓的新兵,你们惹不起。

    可到了大雪营之后,徐虓发现,这里与他之前心里所想像的,竟是完全的不一样。

    营地里干干净净、整整洁洁。雪还未停,就有人出来扫雪清路。

    军营里,一座座军帐错落有序,那些扫雪清路的人里面,既有士兵,也有军官。尤其是那些军宫,竟然拿着大扫帚和锹铲,跟士兵们一起干活儿。军官对士兵不摆架子,士兵对军官也没有什么畏惧。

    “喝碗酒,撒泡尿,大雪营的汉子披征袍(那个披征袍、嘿、披征袍)。。。。。。。”

    那些军官和士兵,一边一起清雪,一边还一起吼着“号子”

    在营门内,接徐虓去见大雪营主将的军官告诉徐虓,他们唱的是大雪营的军歌。

    徐虓从这些传说中,罪大恶极的罪囚军犯身上,没有感觉到一丁点儿因为被发配到必死之地的绝望和压抑。更没有遭遇到自己想像中的辱骂和挑衅,这让他这个义县第一好汉‘沙锅大的拳头’没有了用武之地。

    那些军官和士兵看他的眼神,都透着一种让人感觉非常舒服的东西——友善亲切。

    那个军官把徐虓带到了大雪营主将的军帐前,让徐虓先在帐外等候,他进去通禀一声。

    徐虓在帐外等了没多久,那个军官和一个身披黑甲、不苟言笑的精壮汉子,从营帐里迈步走了出来。

    黑甲汉子在徐虓前面停住了脚步,看了看徐虓,目光在徐虓脖子上系的汗巾上略作停留。然后,把他自己脖子上的汗币摘下来,放到了徐虓的手上后,也没说什么别的,就迈步离开了,由始至终都是一脸的严肃。

    军官告诉徐虓,那个汉子是大雪营的副统领荠武夫,别看他一脸严肃,挺吓人的。其实是个面冷心热的好人。徐虓的汗巾是新领的,没有经过去浆过水,会很硬,带在脸上遮挡风沙时,既不透气又憋得慌,风一吹,还特别的凉,就跟脸上带了块冰一样。

    军官带着徐虓进了军帐,大雪营的主将是一个叫洪涛的中年胖子,慈眉善目,说话没有一点架子。

    他一边穿铠甲,一边告诉徐虓,徐虓的军档役碟,他都看了。现在营里接了大帅密令,要连夜行军去关外接应一支商队,等回来以后,再和徐虓好好聊聊。

    他还告诉徐虓,自己和林虎角还有丁横(丁潢的叔叔)是老兄弟。徐虓人还没到,这两位的信就到了,在信里把徐虓是好一顿的夸奖。

    洪涛嘱咐那个军官,先将徐虓送去伙头军那边。

    “在募兵营那边儿,连验明正身再录入军档,折腾到现在,还没吃饭吧,一会儿全营开拔,也没时间起火做饭了,这些给你先垫巴一下。”

    徐虓和军官,刚准备转身离开,洪涛又叫住了他们,扔了两块玉米饼子和一块卤猪头肉,让徐虓先垫巴一下。

    “谢统领大人关心,吃完东西跑起来身子沉,也容易岔气儿,我下午的时候嚼了两个自己带的饼子,现在不饿。”

    “不愧是义县出名的好猎手。拿回去给你们伙头军的伍长,等这次回来,你们自己开个小灶儿,让他炖野菜汤时,把这些肉加进去,也算是大雪营给你这个新兵接风了。”

    徐虓没有再矫情,抱拳谢过洪涛后,和军官离开了洪涛的军帐。

    路上,军官告诉徐虓,洪涛也是义县人。前几天,将军夫人给他生了个儿子,把家里快要出圈的年猪送了两头过来。

    一共四大扇猪肉和下水,洪将军分给其他各营三扇,给大雪营的兵将们炖了一扇肉和下水,四个猪头给大帅和其他几营主将送去了。洪将军自己就留了这么一块儿猪头肉,没想到还没等吃呢,就接到了大帅的密令,要去关外。

    徐虓想起在义县时,那些乡军的统领有什么吃的喝的,都是被窝里放屁——独吞。没想到在大雪营这里,却反过来了,主将竟然把好吃好喝的,都让给底下当兵的了。

    军官把徐虓带到了伙头军的军帐,把他交给伙头军的伍长‘冯渊’后,告辞离开。

    简单聊了几句,徐虓才知道,这个冯渊竟然是自己在募兵营遇到的那个冯大头的亲叔叔。

    伙长冯渊让徐虓把行李先放在营帐最靠里的铺位上,徐虓知道在军营里,最靠里的铺位都是军官和老兵的专位。因为那里离门远,背风又暖和。而新兵一般都是睡在靠门,风大的的位置。

    这大雪营和传闻里简直完全不一样;

    主将慈眉善目、和和气气。

    副统领面冷心热,关心下属。

    军官和士兵相处融洽。

    环境干净整洁,

    每个人都那么友善亲切。

    没有粗俗暴戾,

    更没有想象中的那种身在必死之地的绝望和压抑。

    半个时辰后,大雪营全营出发,一千三百六十一人,秘密离开了锦州边军大营。去往关外一百三十里处,接应一个约二百人左右的商队。

    “哟,能跟得上咱们大雪营的急行军,你小子不错嘛。”

    “在外面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啊?”

    “给大家伙讲一讲。”

    “咱们兄弟帮你咒他几句,替你解解气。”

    行军的路上,伙头军的伍长冯渊和其他几名军兵见徐虓这个新兵,竟然能轻松跟上老兵的急行军,不由得对徐虓的好感大升。

    “伍长,你们怎么知道我在外面得罪人了?”

    徐虓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冯渊。

    “今后都是一个锅里搅马勺的弟兄,我不说,你早晚也会知道。其实外面说的那些关于咱们大雪营战损九成九,是必死营。大雪营的伙头军更是必死中的必死。这些都是骗人的,都是咱们大帅袁华,故意放出去的谣言。”

    “咱们大雪营里都是罪囚军犯不假,可咱们这里却连一个做奸犯科、为非作歹的坏人都没有。其实,咱们这里全是些因为‘骨头太硬,做人正直’得罪了那些权贵豪族,被他们整治陷害的英雄好汉。”

    冯渊这话,徐虓是信的,他到大雪营的时间虽短,但大雪营从军官到士兵,给他的感觉。该用个。。。。。。什么词儿来形容呢?。。。。。。一腔正气!对,就是这个词儿。

    “而且,咱们这里可不像其他军营,都是一群斗大的字儿,认不全一箩筐的粗汉。咱们大雪营里识文认字的书生,可是不少呢。你进营时应该听到那些扫雪清路的军汉们吼的‘号子’吧,那就是一个在我们这里呆过的读书人为大雪营写的军歌,听说他还中过状元呢。”

    徐虓回想那首所谓的大雪营军歌,觉得那位状元郎写得军歌。。。呃。。。挺接地气儿。

    两人聊了一路,冯渊告诉徐虓,在大雪营的名册上,不管是文是武,那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

    大帅放出这些谣言,是为了让那些权贵豪族的大人们,以为那些得罪了他们的‘罪人’已经命不久矣,不再惦记着继续祸害他们。

    就算真有‘那小心眼儿’的权贵豪族非要‘斩草除根’,就让大雪营的这些罪囚军犯们,顶替锦州边军中其他阵亡将士的名字,继续活着。

    在漓阳,将士们阵亡了,朝庭的抚恤都是一次结清,再之后就没了优待,他们的家里,也不会再因家中有人参军而被减免赋税徭役。大雪营的人,顶着阵亡将士的名字活着,他们的家人就能一直得到朝庭的优待。

    大帅把这些‘罪人’的名字报到大雪营的阵亡名册上,瞒天过海。

    那些得罪权贵的文人,基本都是先把名字写在大雪营的军册上,有人在大帅那边做书记参赞,也有人来大雪营里卧薪尝胆。

    一般半个月左右,他们就会阵亡。因为这些读书人得罪的都是那些讲究斩草除根的大人物。

    大雪营的伙头军之所以被外界称为必死中的必死,在大雪营里天天挨打、受气、干累活,就是为了让那些‘大人物’听到这些文人书生被‘发配’到这么个挨打受气的苦方,能够先解解气。

    这样等到过段时间再传出他们死讯的时候,那些‘大人物’就不会再费心详查了。

    不过,战损极高,倒是不假。

    大帅和各营的主将为了咱们这些罪人,顶着丢官砍头的危险,去蒙骗朝廷和那些权贵。大雪营的汉子们,打起仗来,当然不会怂。

    不管再硬的骨头,大雪营就是豁出去崩掉一嘴牙,也会把它给啃下来。

    越是有本事的人,心气越傲。

    大雪营的人都是那种‘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的耿直男儿。

    这种人也是那些权贵们最讨厌的人。

    但他们也是那种‘受人点水恩,会当涌泉报’的人。

    锦州边军的大帅和各营主将顶着杀头的危险,救了他们的命不说,更是认同了他们心中坚持的正、坚持的直。

    士为知己者死,更何况这个知己还是冒死救自己活命的救命恩人。

    严格意义上来说,大雪营里的人不是那种不怕死的亡命徒,他们是一群‘将死亡视为最高荣耀的卫道者!’

    为了守护他们心中坚守的人间正道,他们‘向死无惧’。

    徐虓半真半假的告诉冯渊,他在义县和一个二品宗师境的武者赌斗‘林中猎杀’,结果那人被抹了脖子,虽说都知道他徐虓一个四品武者,根本杀不了二品的宗师,但毕竟是因为和他赌斗‘林中猎杀’,人家才丢了性命。

    那个死了的二品宗师,在锦州府那边也是家大业大,他是怕被报复,才来投军的。

    书中暗表,徐虓心中也很是奇怪,为什么大帅会知道自己得罪了非常厉害的大人物,把自己‘发配’到大雪营来做伙头军呢?

    说起这位锦州边军的大帅袁华,那可不是一般人物,徐虓和龙虎山小天师的恩怨,他虽然不知详情,但心里也猜出了一些个眉目;

    一个二品宗师找徐虓这么个四品武者比的什么武?

    赢了脸上能有光啊?

    用后脚跟想,都知道那个二品宗师肯定是受人指派去杀徐虓的。

    而且,他在义县城中,当街持刀追杀徐虓,那些乡军和衙役在事发时,没有一个敢管这件事的,事发后又对此事‘只字不提’。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要杀徐虓的人,不但能让一个二品宗师放下武者尊严,去杀一个只有四品修为的猎户。

    还能让义县的县令、县尉、乡军统领,统统都装聋作哑。

    这样的人,最少也是一个手握实权的三品高官。

    整个锦州府就两个四品以上的官儿,一个是他袁华自己,另一个是州牧大人,可这位大人,师出名儒,一向看不起那些江湖人,从来不与他们来往,收拾徐虓还用找一个江湖武师出手?随便安一个罪名,州牧大人就能把徐虓下了大狱。

    就是说,想办徐虓的那个大人物’肯定是来自京里。要不然,别的州府,就算手握实权,也管不到义县的县衙和乡军。

    所以,大帅袁华断定,徐虓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京里的大人物。

    因此,他才把徐虓‘发配’到了大雪营的伙头军。

    再有就是林虎角和丁横,(丁潢的叔叔)两人联名向大帅袁华力荐徐虓。大帅袁华看了他们的细报之后,也觉得徐虓这小子是个可造之材。

    大雪营主将洪涛,人望厚而威不足,荠武夫又太刚正。

    刚极易折,这几年要是没有洪涛这个‘老好人儿’压着他,大雪营在荠武夫这个亡命徒手里,可就真是九死一生了。

    大帅袁华觉得徐虓是个好苗子,让他去大雪营,也是想让徐虓在大雪营历练两年,然后接了洪涛的位子,做大雪营的统领。

    之所以没和徐虓详谈这些,是袁华想再亲自观察观察徐虓在大雪营的表现,看看他是不是真像林虎角和丁横说的那么厉害。

    另外,袁华还有一个顾虑,那就是军中的五品‘同知’刘婴。

    这几年,这个‘刘同知’虽然没惹什么麻烦,但他毕竟是京中调来的文官,今年考功又拿了一个中上,明年考功要是再得个中上,就能回京了。保不齐他会有什么别的心思。

    所以,这个时候,最好是静观其变,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也不可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