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骨宠婚:误惹天〕〔校园仙帝〕〔绝世傻妃:战神王〕〔帝君的火爆妖后〕〔万界仙王〕〔奶爸的娱乐人生〕〔最强炊事兵〕〔邪帝缠宠:神医九〕〔我有一张小地图〕〔时光剑主〕〔重生修仙之饕餮赘〕〔全能影后:云少,〕〔一剑飞仙〕〔试婚100天:帝少宠〕〔重生八零:家有媳〕〔镇魂风云录〕〔从1983开始〕〔武灭阴阳〕〔我的神秘老公〕〔复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17章 神探徐北凉,太子金令
    冯渊告诉徐虓,他那点事儿,在大雪营这里根本就不叫事儿。

    估计也是那家在官府使了钱,想让你在军中遭些罪,大帅顺手黑了他们一笔银子,补贴咱们边军,所以,才把你放在咱们这个穷山恶水的地方,让对方消消气。

    放心吧,用不了一个月就能把你调走。伙头军可是多少人求爷爷告奶奶都来不了的好地方。要是外面没人出银子‘害’你,你想来这里可不容易。从伙头军出去的兵,都是各营争抢的宝贝疙瘩。

    “那他们要是不依不饶怎么办?”徐虓低声问道。

    “那你就有福了,他们继续使银子折腾你,你就能继续在伙头军里学能耐。

    要是在伙头军里能呆上一年,出去最少能干个伍长。他们要想花银子买你的命,就算给座金山当买命钱,大帅也不会收。“

    “咱们可不是谁的钱都收,大帅说,这样才能让那些真正的权贵豪族,觉得有面子,觉得咱们边军和大帅懂事儿,才会继续把他们讨厌的人往咱们这送。”

    冯渊提起大帅袁华来,那真是心服口服,外加佩服。

    “大帅这招还真高,能保下更多的好汉子,虽然少捞了不少的银子,但那些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对我们的照顾,可是千金难买啊。”徐虓也十分佩服这位大帅。

    “就是这个道理,漓阳有北、东两路边军。咱们是北路边军,鲁州那边是东路边军。”

    “朝庭每年拨下的粮饷军需,东路边军会被扣去六成。咱们这里却只被扣去四成。这可都是亏了那些大人物们的‘照顾’。”

    “再加上那些大人物用来买‘面子’的银粮物资,也能补贴一成。咱们锦州边军,每年能到手的粮饷军需就是七成。”

    “有了这七成军需,弟兄们就能吃得饱、穿得暖。手上有刀,刀上没锈,弓不断,箭不缺,守得住突厥的进攻。”伙头军里另外几个士兵看徐虓和冯渊聊得起劲儿,也低声插了几句。

    “要是有十成的粮饷军需呢?”徐虓随口问了一句。

    “十成?你也真敢想,这七成还是咱们大帅冒着掉脑袋的风险,连坑带骗,外加装孙子,才弄来的。谁敢动要十成的念头,非被那些大人物把骨头渣子都给嚼了不可。”

    “不过要真是有十成,别说是反攻突厥,就是那九国,老子们都能给他灭了。”

    “多出三成,就能灭十国?”徐虓倒不是故意抬杠,他是想多了解一下这里面的门道。

    “你别小看那三成,那三成就是后援军需,咱们之所以一直在关内防守,不是打不出去,而是打得远了,后援跟不上。到时孤军奋战,没有粮草援兵补给,就等着死球吧。”

    “战时的军需银子是一百两,非战之时就只有十两。十两和六十两,你说朝里那些大人们会怎么选?”

    “这打仗啊,就是一只天天下金蛋的鸡,把突厥和天下九国都灭了,那就是杀鸡取卵,朝里那些大人物们,个顶个儿的‘聪明’,他们才不会做杀鸡取卵的事呢。”

    “别聊了,那支商队就在前面,加速前进。”冯渊打断了伙头军这个十人小队的讨论。

    。。。。。。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和那只商队刚一照面儿,徐虓就发现这支二百人左右的商队,每一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名为‘危险’的信号。

    虽然,一时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儿,但从八岁开始就在山林中打猎的徐虓,对危险有种超越本能的直觉。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呢?

    鞋子?

    抓地虎的快靴,行商出远门都穿这种鞋子,没问题。

    衣服?

    领窝、袖子、裤角都有污绩,长途跋涉,在所难免。没问题。

    手?

    虎口上有茧子的是护卫,指尖和掌根有茧子的应该是帐房先生,掌心有茧子的是干杂活的伙计,都没问题。

    脸?

    没有异族特征,声音都是字正腔圆的漓阳京城口音,眼神轻松,没有东张西望,也没有左顾右盼,还是没问题。

    徐虓脑子都快想炸了,也没发现这只商队有什么问题,可他心中那种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了。

    徐虓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他六岁的时候,那个给自己留下黄尘弓和清水箭的人,第一次带自己进山打猎。

    刚进山没多久,那个人就一箭射向一处一人多高的蒿草丛,一只躲在蒿草后面的梅鹿被他一箭射中。自己问他为什么知道那草从里有鹿?

    他告诉自己,刚刚刮了很大的风,其它地方的蒿草都被风吹的几乎贴了地,只有那里的蒿草是拦腰而倒,说明有东西藏在后面挡住了蒿草,让它没有像其它蒿草那样被大风吹的贴了地。

    进山打猎,不只要看哪有里有什么,还要看哪里没什么,这叫‘反其道而思。’

    这一刻,徐虓仿佛化身为‘明察秋毫’的神探。

    这支商队没有弓箭!

    一张弓箭都没有。从他们的面色和衣服还有靴子上污渍和灰土来判断,他们走了和很远的路,这一路上有突厥游骑、有草原流寇马贼、还有缺衣少粮的乱民。

    别说是商队,就是军队,也需要弓箭来震慑外敌和防御自身。

    一个二百人的商队,也不算小了,竟然没有一副弓箭。

    而且,这些人把那辆据说坐着大人物的马车留在了大雪营队伍的最后方。他们自己却跑到了最前方,可以说他们是思乡心切,也可以说他们故意把马车留在队伍后面,他们走在前面,故意把大雪营夹在中间,来拖慢大雪营的行军速度。

    如果他们没带弓箭,是因为一路上另有一只带了弓箭的队伍护送他们,那么那只带了弓箭的队伍在哪里?

    如果那只带了弓箭的队伍突然出现袭击大雪营,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他们,会不会在大雪营应付身后之敌的时候,从大雪营背后捅上一刀呢?

    当然这一切只是假设,单凭这些,自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危机感。到底自己还忽略了什么呢?

    刀把!对,就是刀把!这只商队的每个人都带着刀。

    漓阳人用刀,都只握刀把的上半段,这样握刀稳,劈砍有力。

    突厥人握刀,则只握刀把的下半段,因为他们用的是弯刀,握着刀把的下半段,在甩腕、抖腕,劈砍的时候,不但更快,而且出刀的角度更刁钻。

    这只商队每个人的刀把,无论是上半段,还是下半段,都磨得发亮,这就说明刀把的上下两段,他们平时都会握。

    而这种上下两段都被磨得发亮的刀把,徐虓不久之前见过一次,

    在虎口关,他见过九把!

    三泰武庄那些卧底漓阳的突厥暗桩,他们的刀把就和这支商队一模一样。

    再结合他们把坐着所谓大人物的马车留在了队伍后面,他们反常的走在前面,方便大雪营和后方来敌作战时,从后面捅大雪营一刀,和那支隐藏在暗中,一路护送他们,带着弓箭的队伍。

    徐虓敢断定,这支二百人的商队,他们所有人都是突厥人的暗桩,而且他们这一次是准备里应外合,吃掉大雪营。

    “狼崽子,你们中计了!”

    徐虓决定再最后确认一下,没跟任何人商量,他怕会被那些突厥暗桩发现,没有任何预兆的突然暴起,弯弓如满月,一箭射向了商队头领的咽喉。

    那个本来行动迟缓的胖子头领,突然变成了一个身手凌厉的高手,电光火石间完成了抽刀和甩刀,一刀甩向射往他咽喉的那枝箭。

    他的动作极快,但徐虓的连珠箭比他的动作更快。他的刀刚碰到徐虓射出的第一只箭,还没有把箭砍落,徐虓射出的第二只箭就已经射穿了他的咽喉。

    其实,第一只箭是诱饵,如果那个商队首领对徐虓突然射来的第一枝箭反应不过来,那第二只箭就会把第一只箭射落。

    如果他真是突厥的暗桩,必然时刻保持警惕,那徐虓这一吓唬,就能把心怀鬼胎的他给诈惊了。

    第二只箭就从救人箭变为杀人箭。

    其他的突厥暗桩见死了人,就会以为自己中计了,被大雪营埋伏了,势必不会坐以待敌。这就是徐虓想出的‘打草惊蛇’连环计。

    果然,商队里的人并没有被吓得站在原地不动。也没有对徐虓这个暴起杀人的狂徒群起攻之。而是三人一队,五人一伙的扑向了他们身后的大雪营众人。

    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支商队有问题了。

    大雪营的这群士兵是什么人?

    那都是有“重案在身”英雄好汉。

    刚刚经过三十里急行军的他们,此时正处在刚刚热身后的巅峰状态。看到徐虓之前的两箭和那个商队头领前后判若两人的身手、还有商队里其他人的反应,大雪营的各位好汉们哪还不知道这支商队‘是敌非友’。

    所以,商队发起的突击,没伤到大雪营将士的一根寒毛。

    反倒是他们自己落了个团灭的下场,大雪营本来准备留下几个活口,问问口供,没想到那些人一见大雪营有活捉他们的意思,没有任何犹豫,纷纷横刀自尽了。

    这支由突厥组成的暗桩,很快就被消灭了。

    可徐虓心里的危机感,却不减反增,更加强烈了。

    大雪营众兵士将那驾奢华的马车团团围住,赶车的‘老马夫’挡在车厢前不让他们靠近。

    老马夫的脚下有十几具商队突厥暗桩的尸体,都是一刀毙命。

    这些尸体都是想趁乱冲进车厢,被老马夫杀死的。正是因为他毫不犹豫的杀了十几个突厥暗桩,大雪营的人才对他和马车只围不杀。

    “洪胖子,你真是好大的虎威,我这个‘你昔日的救命恩人’是不是得多谢你今日的不杀之恩啊?”老马夫声若洪钟,冲着骑在战马上的大雪营主将洪涛高声问道。

    “有绪兄?”

    洪涛听到老马夫的声音,脑子里马上想到了一个人,于是出声问道。

    “洪将军贵人多忘,记不清我的声音,总不会连岑某的样貌也不记得了吧。”

    老马夫抬手在脸上一抹,手上多了一张银色面具,样貌也变成了一个丰神俊朗的中年男子。

    “岑侍郎不在京中兵部任职,怎么跑到关外来了?还和这些突厥暗桩混在了一起?”

    洪涛并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的旧识,便放松警惕,依然坐在马上,手中的战刀也握在手中,没有入鞘。

    “岑某在此,是为了护卫马车中的贵人。这些突厥暗桩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岑家在漓阳五代为官,你自己想想,就算岑某是突厥奸细,收拾你们小小一个大雪营,用得着岑某亲身犯险吗?”

    “你什么也不须知道,只要记住一件事就好,护送这架马车,安然无恙的回返锦州府城,明年北路边军的粮饷军需,再给你们多加一成。”中年男子冷冷的说道。

    “此话当真?”

    洪涛知道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份,也知道他背后站的是谁,但涉及到锦州边军明年多加一成的粮饷军需,洪涛不得不问,也不敢不问。

    那可不只是几百万两银子的事情。数以巨量的粮草、军防器械、战马、药物、被服军帐、盐茶,这些可不是光有银子就能买来的。

    中年男子,没有和洪涛解释什么,有些话、有些事,只能点为止。莫说是洪涛,就是锦州边军的大帅袁华在此,他也不能再多说什么。

    他从怀中珍而重之的取出了一面令牌,确认洪涛看清了令牌之后,就又恭恭敬敬的将令牌收入怀中。

    “干了!”

    洪涛看清了,那面令牌的正面,刻了一个‘忎’字(读音:仁;意同仁。)背面刻着‘从千心作,仁言利博’八个字。这是漓阳太子‘赵仁’的太子金令。

    ‘仁言利博’是什么意思?

    书中释义为:仁德之人说一句话,别人就能得到很大的益处。说直白些就是听太子的话,就有好处拿。

    岑家五代为官,岑溪的父亲‘岑本’现任‘锦州牧’,就算他真是突厥奸细,收拾一个千把人的大雪营,也不用他这样的大佬亲自出面。

    能让漓阳兵部侍郎、太子伴读岑溪亲自易容赶车护送,看来马车中的人,当真是重要至极。

    想到明年整个锦州边军能多出一成的军需物资。

    主将洪涛、副将荠武夫、伙头军伍长冯渊,大雪营几乎所有的人心里都暗暗发誓:“不管马车里的人是谁,就是大雪营的人都死绝了,也不能让车里的人受半点伤害!”

    只有徐虓一个人没这么想。

    不是因为他刚入大雪营,对边军没有感情。而是徐虓脑子里压根儿就没想什么‘一成军需’和怎么保护马车安全进入锦州府的事。

    眼前的麻烦事儿还没结束呢,想那么远干啥。

    徐虓现在脑子想的全是‘那只暗中护送商队的突厥护卫队在哪里?’

    ‘对方会怎么吃掉大雪营?’

    (老汉祝各位书友,今天一天都有一个好心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