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北凉王前传 第18章 徐虓连升四级
    徐虓终于想到突厥人会怎么吃掉大雪营了。他们来时经过一处山谷,谷内两山夹一路,只有一条可供二马并驰的土路,是最好的设伏之地。

    突厥骑兵擅射,只要守住两山,待他们进入谷中,再推下巨石堵住两边的出路,那大雪营这一千来人就全成了突厥人的箭靶子。

    徐虓把心中所想告诉给了伍长冯渊,建议绕路而行,不走原路。冯渊做不了主,就禀告给了主将洪涛。

    刚刚洪涛已经注意到了徐虓,是他最先发现商队的异处,并出箭射杀了商队的首领,让这些突厥暗桩现了原形。

    要不是和意外出现的岑溪‘商议确认’明年那多加一成军需物资的事情,他早就叫徐虓过来褒奖一番了,也‘好好问问’他是如何看穿这伙突厥暗桩‘真实身份’的。

    现在听了冯渊的禀告,洪涛连忙把徐虓召到了马车边上,徐虓说完了自己之前是如何发现商队是突厥暗桩的前因后果之后,就连一直冷漠少言的岑溪岑侍郎,看徐虓的眼神也多了几分赞赏。此时,他已经重新带上了那张银色的面具,又变成了一个苍老马夫的样子。

    洪涛更是开心得不行,这回真是捡到宝了!之前看徐虓的军档役碟,就觉得这小子挺好,没想到这岂止是挺好啊,简直是宝贝疙瘩!就连一直满脸严肃的副统领荠武夫在看徐虓时,脸上都带了几分笑意。

    绕路可以,但绕哪条路,岑溪和洪涛却争论不下。除了山谷那条路,还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一条路上有一大片密林,虽然突厥人在林中不便骑马冲锋,他们的箭术也被林木所挡,但如果他们先是隐藏在林中或是附近,等大雪营和马车进去之后,再放火烧林,到时大雪营出林就和在山谷一样,成了突厥人的箭靶子,死守林中又会被烧死。

    另一条路,沿途皆是平原,没高山密林这样能让突厥人设伏的险地,但对擅长骑射的突厥人来说,平原就是最适合他们的战场。

    这一次突厥只要派出五百骑兵伏击大雪营,就能让大雪营全军覆灭。这是突厥能够在不惊动漓阳边游骑斥候的情况下,所能出动骑兵的上限了。

    如果超过五百骑兵这个上限太多,漓阳边军这边也早被惊动了,大雪营也不会只带三十六匹战马就出动。

    大雪营虽然悍勇,但他们一无重甲防护,二无战马,这次接应商队,本就是秘密出行,再加上是夜间行军,多数战马视力不佳,大雪营的士兵也怕看不清地上被田鼠钻出的坑洞,马失前蹄伤了战马。

    所以,除了主将洪涛、副将荠武夫,加上各‘标长’、副标长和骑卫斥候,这次大雪营一共只带出来三十六区战马。(中原军制,百人为一标。)

    岑溪主张走密林那条路,让斥候探路,就可以避免突厥人的埋伏。

    洪涛主张走平原,他指出斥候探路,大雪营在路上等侯,一样是处于平原地带,如果这时被突厥袭击,退走之时必然会经过那处密林,到时候你进,还是不进。

    进林,则会被堵在林中,突厥人以火烧林,大家不是被烧死,就是冲出去时,成了箭靶子。

    不进,那原地不动,没有战马,一样会被突厥的游骑‘放风筝’给玩儿死。

    “那在平原和突厥骑兵遭遇怎么办?”

    岑溪也知道洪涛说得都是金玉良言,其实他自己从一开始也根本没想过走密林那条路,只不过有些话,他不能说,有些选择,他也不能提。得让洪涛这个大雪营主将自己心甘情愿的说出那个决定、做出那个选择。

    “这次大雪营一千三百六十一人,全员而出。”

    “我会把今次所带出的三十六匹战马分给三十六名营中精锐,如果在平原上遭遇突厥游骑袭击,由他们快马加鞭护送你和马车中的贵人撤退。”

    “我则带着余下的一千三百二十五名大雪营将士,为你们垫后,只要我们还有一人活着,就绝不会让追击你们的突厥骑兵超过半百之数!”

    “岑兄,我大雪营就用全营一千三百二十五条人命谢您那明年多加一成的军需!”

    洪涛翻身下马,推金山倒玉柱向着岑溪深施一礼。他身边的荠武夫和那二十个标长、副标长也和他一样翻身下马,郑重的向岑溪致礼。

    他们说话的声音本就不小,包括洪涛做出要牺牲大雪营一千三百二十五条人命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周围许大雪营的士兵都听见了,有些离得远没听见的,其他听见的同伴也把主将洪涛的决定告诉他们。

    这些大雪营的士兵,没有任何抗议,没有任何畏惧,一个又一个的大雪营士兵单膝跪地,横拳在胸,面向着岑溪,献上了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尊礼’

    岑溪知道,无论是洪涛,还是这些大雪营的军官和士兵,都不是在对自己施礼致谢。

    他们谢的是那些能让整个边军将士不再口舌生疮的盐茶。

    他们谢的是那些能让整个边军将士不再合衣而眠的被服。

    他们谢的是那些能让整个边军将士不再病而无医、伤而无治的丸散膏丹。

    他们谢的是明年多加一成的军需物资。

    岑溪扪心自问,自己在京城兵部、在太子潜邸、在锦州府城,早已炼成了一副铁石心肠,可看到这些明知必死,却坦然无惧,甚至还施以最郑重的尊礼,来感谢那换了他们一千三百二十五条性命的一成军需。

    他的心中也仿佛燃起了一团火焰,有那么一瞬间,岑溪甚至想找人来代替他做这个车夫,他岑有绪也要留下来和这些大雪营的将士并肩做战。

    “我乃锦州岑家长房嫡长子、漓阳兵部侍郎、太子伴读、岑溪、岑子绪,今日在此立誓!”

    “只要马车内的贵人能平安无事返回锦州府城,明年多加一成军需之事,岑子绪必一力促成,如违誓言,当如此刀。”

    岑溪抽刀出鞘,一手握刀把,一手握刀背,猛一用力,将手中战刀一掰两断。

    岑溪,字有绪,是漓阳太子赵仁的亲信,亦是太子伴读、兵部侍郎。

    洪涛最早是在京中兵部任职,一次和同僚在酒楼饮酒,与太子府的管家起了冲突,酒后冲动,洪涛一拳把太子府管家的鼻子给打出了血。

    当天晚上,刑部就以‘攻诘太子、妄论诸君、意图杀人、致人重伤’这四条大罪把洪涛给下了大狱。

    洪涛的妻子尹氏,向娘家借了重金,托人求到了和洪涛份属同乡,又是同僚的岑溪那里。

    正赶上当时京中有五皇子一系,弹劾太子纵容门下之人妄法营私,岑溪就向太子建议‘刑奴钓誉,以退为进’。

    先治太子府管家的罪,还洪涛清白,来平息五皇子一系的弹劾。

    再轻判管家一个酒后胡言,杖责了事,收买人心。

    既让五皇子一系的弹劾落空,又让太子得了清名,还给底下的人敲了警钟,让他们今后做事要懂得分寸,别再轻易被人抓了马脚,同时也让他们知道太子‘重情义’,不会随便牺牲他们。

    一举四得,何乐不为。

    洪涛无罪释放之后,岑溪派人把尹氏送去的银子退了回来,并传话让他离开京城,太子为还你清白,重责了自己府上的老管家,你继续留在京城,是想给太子难堪吗?

    洪涛想到昔日好友陈卭在锦州边军为一营主将,就向上官申请调往锦州边军。

    第二日,史部的调令就批了下来。于是,洪涛就离开京城到了锦州边军。

    后来,他任职大雪营主将,也是为了让京中的太子府管家‘彻底消气’。

    所以,岑溪说自己是洪涛的救命恩人,倒也不算是假话。

    时过境迁,岑溪没有想到多年之后,自己与洪涛竟然会在关外相见。

    而且,如无意外,这也应该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冥冥之中,自有因果轮回。

    当初自己会救洪涛,是因为要帮太子对五皇子反戈一击。现在洪涛舍命赴死,是为了让锦州边军明年能多得一成军需物资。

    虽然,彼此在心里都没把对方当回事儿,但却都实实在在的互相救了对方一命。

    只是洪涛不知道,这一次和多年前一样,让他们护送马车安全返回锦州府,只是自己顺势而为的一个添头。

    就算这件事没有做成,太子殿下,明年依旧会给锦州边军多加一成的军需物资。

    因为,皇帝陛下在今年已经为漓阳的护国重宝‘山河社稷图’添入了下一个百年的‘染料’。

    按照漓阳皇室的‘规矩’,此事之后,五年之内,皇帝陛下就要退位‘另立新君’。

    新君之位,太子殿下必然是当仁不让。

    可除了闲云野鹤的二皇子和那颠三倒四的四皇子,无心帝位之外。三皇子和五皇子,一直以来对帝位都是虎视眈眈,觊觎多时。

    这个时候,太子就需要做一件大事,立一个不世之功,以此来彻底稳定自己的诸君之位。为漓阳开疆拓土,就是太子的‘定胜一子’。

    对其它中原之国开战,于礼义不合。

    因此,就只剩下草原上的北漭和突厥,但北漭的国土并不与漓阳接壤,而突厥不但与漓阳国境接壤,两国之间,几十年来,大大小小开战已超万次。世仇敌国,可战可征。

    和突厥开战,锦州边军绝对是主力中的主力。想让马儿跑,就得给儿马多吃草。所以,太子不但明年会给锦州边军多加一成的军需物资,还会把锦州边军的军需物资的总额翻上一倍。

    到时候,锦州边军就是太子殿下争夺新君之位的一张致胜王牌。

    可惜他洪涛‘位卑职低’,如果这一次领军的是边军大帅袁华,自己肯定会把真相如实相告。

    因为,千军易得,一帅难求。尤其是像袁华这种既懂得‘眉眼高低’又‘能争擅战’的统帅。和袁华相比,就是十辆马车,太子也能牺牲掉。

    但若是换了洪涛和大雪营这一千多人来和马车相比,他们就是全死绝了,也及不上车内的。。。。。。

    这人啊,还是得往高处走啊。要不然,不知道哪天就会像洪涛这样,因为身在低处,看不清真相,稀里糊涂的就枉送了大好性命。

    岑溪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继续向高而行,不能像洪涛和大雪营这些军士一样,到死还是个糊涂鬼。

    放下兵部侍郎岑溪大人在那里‘自我激励’不提,我们再来看看大雪营这边。

    在徐虓的建议下,洪涛改变了‘走平原’的决定,依旧走山谷那条路。因为徐虓说了,突厥人马不会太多,不可能将山谷两侧的山全占了去。

    山谷虽是险地、绝地,但如果我们不进山谷,而是从山谷外侧上山,依山固守,大雪营在规定时间内没有按时返回锦州边军的大营,大帅袁华就一定会派出大队人马前来查探。

    虽然,那个岑大人说马车里的贵人身染重病,不能离开马车,而马车又上不了山。但谁知道突厥是不是打了连大雪营带马车里的人,一举全歼的打算。

    主将您就算是想舍身成仁,也得突厥同意放行马车才行啊。那处山谷就是咱们让突厥同意放行马车的底牌,他们同意放行马车,咱们就在山谷下的平原和他死磕。

    要是马车里的人对他们更重要,他们不放行,那就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咱们上山固守,总不能做那‘卖一个搭一个’的赔本买卖吧。

    然后,洪涛又‘乾纲独断’的决定了由哪‘三十六个人’骑马护送马车返回锦州府。换句话说,就是谁可以活下来。

    副统领荠武夫、十名副标长、伙头军一标十人、精锐斥候十五人。

    整个大雪营,没有一个人对洪涛的决定提出异议。留下以命断后的人,没有抗议不公。分到马的三十六个人,也没有请命留下。

    因为,洪涛说得清楚,这三十六个人要让大雪营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重建,还要让大雪营在最短的时间内变得比现在更强。

    十名副标长,做为标长的副手,比标长还要熟悉如何训练、管理士兵。

    因为,不管在哪支军队里面,身为标长之人,都要敢打敢拼,身先士卒。而像训练、管理这些军务,则是由副标长来处理。

    伙头军,在之前就说了,他们是大雪营这群‘罪犯’里面的‘重刑犯’,也是大雪营中最精锐的所在。

    一支军队,如果说负责训练和管理的基层军官是他的骨,那像伙头军这样的精锐就是他的魂。

    斥候,是所有军队的宝贝,一百个普通军人,未必可以从中训练出一个斥候来。

    因为,斥候不仅要能杀擅战、还要精通骑射、懂得埋伏隐蔽、擅长追踪寻迹、能测绘堪舆地图、能潜入刺杀、懂得敌国的官话文字和各种哩语方言、会辨识和破解各种密语。

    大雪营是整个锦州边军中‘人尖子’的集中营,而这十五名斥候和伙头军的人一样,都是人尖子中的人尖子。有了他们,就可以在重建之后,马上能拥有大雪营巅峰时期七成的战斗力。

    荠武夫,这个勇力无双的亡命徒,之前洪涛总是压制他,因为他太猛、太拼了。猛到生死不顾,拼到宁可自损一千,也要伤敌八百。

    对于之前的大雪营来说,让荠武夫当家作主,会把家里的老底儿都拼光。可对未来即将重建的大雪营来说,反正也是一无所有,他荠武夫就是想败家,也没得可败。

    倒是他的那股猛劲儿、拼劲儿,反倒能激发出大雪营新兵的血性,带领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化蛇为蛟’的蜕变。

    而且,洪涛已经给荠武夫选好了一个副手,由他来代替自己继续在关键时刻‘压制’荠武夫,不让这头疯虎由着性子的犯疯玩命。

    此时此刻,徐虓感觉自己的大腿根儿很痛。因为洪涛选的那个人就是他。

    才参军不到一天,就从一个伙头军,一步跨升到了一营的都尉副统领。

    这一步,迈得有点儿大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